分享

济南图书市场变革记 实体书店难掩文化失落感

 智能人做超人 2020-07-22


英雄山图书市场一角

  在电子科技不发达的时代,逛书店、读好书是很多人工作之余的休闲方式。济南这座文化古城中,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种风格和类别的书店,给城市增添着浓浓的文化味儿。
  这几年,书市也在经历着网购冲击的寒冬,济南人文书店经营屡遭重创。为了维护内心的文化净土,不少民营书店店主负债累累,虽然苦苦支撑仍挡不住关门趋势。2012年10月,在济南坚守19年之久的三联书店,在几经搬迁后无奈选择歇业;随后,成立于1996年的致远书店因经营不善从文化东路上消失,作为省城为数不多的知名人文类民营书店,它的关门让不少读者感到惋惜。一时间,济南实体书店可谓“哀鸿遍野”。
  从去年起,借着大型商场的人气和“混搭”经营的模式,实体书店以一种新的形式悄然回暖。实体书店通过搞活动、做讲座,同时销售文具、饮料等相关产品生存。这种独立经营模式是否能让线下书店迎来“第二春”,一茬又一茬的爱书人还在探索中。而随着智能手机、自媒体等等的发达,很多人的买书方式已经变成“拿出手机,动动拇指”,“拇指时代”,书市变革不可避免。
  你有多久没有走进实体书店了?想必即使平日手不释卷的人,也有很多时日不去实体书店“淘书”,转为网购或者阅读电子书。与此同时,支撑不住的实体书店迎来关门潮或痛苦的转型期,很多老书店几经辗转关门歇业。这两年,实体书店集展览、讲座、夜读甚至“咖啡吧”等耳目一新的形式,呈现在市民面前。

  人文社科书店转型卖教辅
  7月29日,周五。中伏的济南酷热难耐,马鞍山路两侧高大的法桐树撑起了浓浓的绿荫,却也抵挡不住骄阳照射下的热浪阵阵。从英雄山北广场顺着一条并不宽敞的小路往里走,树上响彻着热闹的蝉鸣声。两侧墙上各路画家、书法家的海报上,被人写上了“刻章办证”的电话。凡是来过英雄山市场的人都能记住这里的热闹场景,市井烟火气十足。
  这天并不是周末,以往热闹非凡的书市人少得可怜。远远望去,修葺一新的大红色仿古建筑下,长长的书市一条街一眼望到头。书市西头,几家古玩店老板坐在店里,和偶尔进门的顾客聊上几句。越是往里走,越是几乎看不到顾客,空旷的书市里,四五名身着制服巡逻的保安显得格外显眼。上午十点左右,不少书店的卷帘门还没拉起来;一楼开着门的几家书店里,老板坐在门口百无聊赖地摇动着蒲扇打发时间。
  不过,书市也不是永远这么寂寥的。每到周末,这里依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只不过,热闹仍然是在书店门外,很多卖古玩、文房四宝和小东西的生意人在这里摆摊。这几年兴起的古玩热,很多年轻人也加入到“玩珠子”的队伍中,周末的小市场上人们讨价还价,你来我往,着实热闹上两天。人多了,自然也有些人走进了两侧的书店。
  眼看着卖水卖饮料的小商贩周末都能小赚一笔,一楼南侧一家经营教辅书籍的店主王大姐着实有些“眼馋”。“光是看着这么多人,进店的没几个。”王大姐说,每个周末早上她都会早早来到店里打理一下,上上下下清扫干净。虽然卖书的生意每况愈下,房租却还是年年水涨船高。现在他们的房租每天每平方米四块五,一个四十平方米的小店一天光房租就是180块。几年前她的店和这里的大多数书店差不多,主营人文社科类书籍,用她的话说很多顾客都是“文艺青年”。后来买书的人越来越少,只能转型卖实体书店销售情况还不错的教辅书。她说,这里的书店一年中最热闹的可能是9月开学后第一周的周末了,因为很多学校开学后指定教辅书籍,每一名学生都会买,“这是刚性需求”。那两天几乎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买书,不挑不选直接冲着学校指定的书籍而去,摞在门口的一大摞书俩小时就卖光了。
  眼看着实体书店的关门潮如秋风扫落叶般席卷着书市,转型为卖教辅书书市显然也还在惨淡地苦苦支撑。

  人文书店难以为继
  “书这类产品基本上是同质化经营。”另外一名店主张先生无奈地说。只要不是罕见图书,一本书你能从国营的新华书店买到,能从网上书店当当网、亚马逊买到,也能从民营的小书店买到,不像衣服等商品可能就是这家店有。现在的网上书店不仅便宜而且快递到家,同等质量下人们肯定逐渐转向网购图书。“少数年轻人也会逛实体书店,不过大多只是去闻闻墨香,网购仍是他们的主要购书方式。”张先生说。
  确实如此。近年来,随着网上书店、数字化阅读的普及,“书店”这一传统商业模式很快成为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之一。2012年是济南品牌书店最为没落的一个年份。当年10月,素有“济南独立书店地标”之称的三联书店济南分销店连续亏损后悄然谢幕。作为济南最早的一家人文社科类民营书店,三联书店于1994年在济南文化东路开业后历经曲折,19年中四次搬迁,最终难以为继而关门歇业。仅仅相隔两个月后,济南另一家人文书店,位于文化东路的致远书店也相继关门。致远书店成立于1996年,主要经营外国文学、文艺理论、当代文学和励志文学等人文类书籍,是济南为数不多的人文类书店之一。作为一家民营实体书店,致远书店在济南读者中享有较高的美誉度。致远书店的招牌由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题写,山东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张炜曾应邀出任书店学术总监。因其经营的图书以正版、高品位、学术性为基础,且与山东师范大学毗邻,学术氛围浓郁,曾经吸引了一批高阶层读者。致远书店的倒闭令很多文化人吃惊、伤感、无奈。之后,山大小树林书店的衰落更是让这种文化失落感达到顶峰。作为山大人的共同记忆,小树林和小树林书店曾陪伴他们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和三联书店一样,小树林书店也是经过了多次搬迁后最终销声匿迹。
  其他高校周边人文书店的生存状况也不乐观,随着房租上涨、收入下降,这些人文书店要么倒闭,要么转向教辅书市场。位于山大千佛山校区和趵突泉校区之间的济南蕴秀书坊,也曾是许多爱书人流连忘返的老书店。店面不大,但店主用心经营,布局颇像私家书房,给人温馨舒适之感,但最终也没有熬过市场寒冬。而像山师东路的润泽书屋,在经过了一番调整后,书店改为经营考研、考公务员的教辅书籍,得以继续生存。

  “杂货铺”式独立书店
  7月下旬,英雄山书市最大的书店读乐尔的关门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相关负责人称,公司并未如外界所说的破产,还在正常运营着,只是经营业务变了,不再做图书零售和批发,现在主要做馆配、农家书屋和政府采购,所以店面暂时没有了。
  近两年,体验经济时代的推动又让独立书店有些回潮的趋势。2013年底,品聚书吧在齐鲁软件园的开业,这让济南独立书店的复苏之路迎来了一丝曙光,随后的这两年多中,大大小小近十家民营综合性书店在济南开门纳客,爱书人终于又有了买书的好去处。济南目前的独立书店分布比较散,但大多集中在商业区。品聚书吧三家店分别在齐鲁软件园、恒隆广场、和谐广场;睿丁岛生活美学书吧开设在CCPARK;阡陌书店经三纬四路口西行50米路南的老商埠区;如月书坊位于长清大学城商业街;斐塔书吧位于绿地中心。
  显然,传统的卖书模式不能抓住有效的读者群了。济南现有的大部分独立书店除了主营图书,还推出了展览、讲座、沙龙、读书会等各式各样的文化活动,这些活动成为书店招揽人气的一大法宝。以今年的“世界读书日”为例,品聚书吧推出了“阅·享 品聚时光精品图书展”,展出近30家优秀出版社的3万余册精品图书。睿丁岛生活美学书吧也推出了“阅来阅精彩”读书快闪总动员活动,吸引了众多年轻读书群体的目光。
  事实上,“独立书店不独立”这个话题,已经引发大家的讨论,几乎所有的新型独立书店都在强调“生活创意”这个概念,比如独立书店的先锋诚品的学名不叫书店,而叫“诚品生活”。从济南数家的独立书店来看,几乎每一家书店都引入了现下最流行的经营模式——把书店做成“吧”的形式,既有书,还有饮品、音乐、文创产品、文化活动等种类繁多的“混搭卖点”,通过这些副业来填补亏损,实现盈利。甚至,还有一些主业不在于卖书的店也搭上了“书店”的顺风车,这些业态以咖啡店居多,最近甚至也有面馆融入了“书”的噱头。这样也不乏质疑的声音:独立书店究竟是书店还是杂货铺?
  对于这些问题,济南独立书店的经营者发出了两种声音。开在大学城的如月书坊一直坚守一隅,小店不大,书却占了大部分面积,店主表示会继续坚守初衷。已经开了三家店面的品聚书吧,已经是济南独立书店的一张名片,从第一家店开业以来就为了生存不断寻找赢利点,目前三家店各有分工,恒隆店主打文化牌,和谐店开设创意集市、油画课堂、手工作坊等。这两种态度的背后都有大量的拥护者,独立书店的探索之路还在继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