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洲文学 / 待分类 / 端午诗会 | 微子,杜思高,李永先 ,李鸣等...

分享

   

端午诗会 | 微子,杜思高,李永先 ,李鸣等 | 端午 诗殇

2020-07-23  花洲文学

花洲文学

文学的百花洲

关注

编者按:

      中国的诗歌,虽然从《诗经》里走来,但真正把诗作为人格灵魂、把诗推到诗的峰巅,当属屈原。五月五日这一天,一代诗人屈原,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他最后的、最壮丽的生命诗篇,从此,中华诗歌在中华天地,成了一条灵动的龙,纵横驰骋三千年,激荡在中华民族的灵魂里。所以,我们当以五月五日作为中国人的诗歌节,让所有壮丽的诗篇,都为她纵情高歌!

诗  殇

  ——把生命化成诗

                 是世间最美的祭品

  文|微子

娥冠

深履

兰草

香霭

天地间浮游着一个诗魂

古今里荡飘着一首长歌

恍惚是古

彷佛是今

梦非梦镜

诗非诗界

秋兰花玉佩叮咚和风

瘦瘦的身躯如仙如鹤

佩长剑

驾紫车

轻如羽

纵横错落成一首歌

在无垠的天幕下

发散又聚合

酿成春风细雨

汇成江海水波

会湘君

叹山鬼

咏离骚

唱九歌

人在苦中熬

诗韵千秋越

人神和鬼

都在哭啼

一支长歌

一带山岳

千顷洞庭波浪起

一派龙吟虎啸作

令晚秋枫林

顿失颜色

可恨美酒

当成寒冰

当故国

被利剑

一块块切割

那轰隆如雷的战车

也从诗人的心头碾过

一声子规的哀鸣

苦痛化成了鲜血

一只凄惶的鸟

在两湘的晨雾中

彷徨徘徊

问罢天神地神

去寻先贤圣哲

叩响爱的神门

撞击圣殿钟乐

在一个狂雨的黎明

山鬼簇拥着诗人

飘向汨罗

拜一拜送别的山民

看一眼多情的故国

抱一腔悲愤无处诉说

一头扎进祖母河

汨罗的波涛

拍着两岸的秀石

和着国殇的诗韵

转瞬间千载流过

五月五日这一天

贾谊唱过

陆游唱过

文天祥唱过

闻一多唱过

一曲曲清纯的诗

都升入了仙界 

千年的诗魂

千年的气节

风与雨不断的吟哦

历史的书页呼啦啦翻过

今天把昨天连接

阅读着先贤每一卷书页

一脉诗魂悄然复活

我采集南山一束小花

我含一口子规的清韵

风尘中面对洁净的天

我向久远的诗人叩拜

端午的白河

  文|杜思高

夕阳将要滚下山坡

像一个王朝走下坡路

白河被一段红绸遮裹

一颗丹心从水底浮出的红

把一段灰色的时光染亮

两岸垂柳依依

古楚国的艾草已长了两千二百多年

一只鸟在水面飞翔

忽高忽低旋转着寻找一个诗人留下的踪迹

不知疲劳地穿针引线缝合水天遗憾的裂缝

抱着水入睡

公元前278年五月

一个高贵的灵魂执意用汨罗江做枕头

沉重的呼吸压得江水惊慌奔跑

冲毁历史的堤坝

公元2019年五月

我在白河岸边远望春秋深处

想像大江东去壮怀激烈视死如归的场景

瘦弱的河床被眼泪淹没

一些石头成为眼里的结石

河水动荡

为无数碧玉簇拥摩擦提供摇篮

我用风的利刃在一枚浪花之上刻下大字

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亦将上下而求索!

端午记事

  文|李鸣

五月割村艾

到处是干旱的乡土

干旱地艾株托起

纤细的腰肢

弥香袭来关不住

被母亲的手镰拾取

洒满民间端午

这个节日我们将于土地

站在一起

跟庄稼们好好说话

不再去回想

发生楚国与屈子间的

那些纠葛历史

感受阳光火燎逼人

和着外面干热风的气旋

呼吁农业墒情

看看我们生活的际野

看看这些刚刚萌芽的作物

比如芝麻玉米花生等

他们就要在干渴里死去

就要在火热里消亡

这可是我那辛勤劳作的

农民兄弟用血与泪

养育的根苗

现在他们正破土生长

正用尖利的小舌头

极力地寻找水份

一场干旱持续旷久

看村外满是抗旱的人们

趟过端午节的氛围

把火势沿煮熟的蛋壳剥离

启动马达高速旋转

沿排灌井的深邃

让鲜活的地下水喷出高度

灌溉急于食水的农田

插枝门艾采风乡俗

祈求风调雨顺

向节日祭祀施恩

向三闾大夫的忠魂

向河水的鱼群发出指令

放过一个诗人高洁的灵魂

擦试忧伤的那滴眼泪

趁汨罗江汹湧不绝的河水

承载一个优美传说……

端午感怀 

  文|李永先

关于这个节日

传说很多

确实没必要细究

论证哪一个正确

只因忧国忧民的屈子

《怀沙》的绝唱

震撼了楚歌

当粽香飘过

汨罗江并没呜咽

飞溅的浪花

是为竞舟者欢歌

2297前的香火

焚毁楚都的亭台楼榭

驱魔的艾 菖蒲和蒜头

依然萦绕着今人的生活

是愤怒 怀念

个中滋味无法细说

清风无意拨弄树叶

先烈夙愿写入史册

史记向来公允表述

留下精华剔除糟粕

人的智商相差几多

女娲泥塑就已定格

机遇 贵人 提携

荣华岂可一生安乐

粗茶 淡饭 随缘

也是一种平静生活

大隐隐于市

小隐隐于野

一个

难道真的费解

这个世界

如同风平浪静的大海

无须证明

狂澜是哪朵浪花杰作

自然界本就多舛

又人为因素嫁祸

君王难懂臣子意

单浆划船能若何

又是一年端午节

读《离骚》

吟《九歌》

《天问》里面寻脉络

屈子人去志犹在

秭归游人齐拜谒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端午

  文|景自卫

小时候

端午到来时

母亲便会早早在房门插上一把野艾

为我的手腕系上色泽鲜亮的五色线

在我因饥饿而瘦若鸡肋的胸前佩戴香囊

母亲以此为我驱虫除毒

祈求我无病无灾健康平安

长大后

端午到来时

我也会像母亲一样在房门上插上一把野艾

为儿子的手腕系上好看的五色线

在他因挑食而瘦弱的胸前佩戴香囊

心里的祈愿恰如当年的母亲一样

神圣而庄严

不同的是

当年我讲给母亲听的故事

今天儿子要讲给我听

爸,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还有那个诗人屈原

……

这样的故事总会让我心存敬意而陷入沉思

端午

适合致敬历史更适合憧憬明天

端午

  文|杨存德

夏日凉风阵阵

吹去一夜烦闷

梦中几多画面

时空交错诗心

屈子泽畔行吟

离骚继之天问

粽子包着世道

斯楚伤感后人

谁能唤醒怀王

鞭挞亡国之君

千年弹指一瞬

献帝徽钦崇祯

陶潜挂冠而去

总把桃源问寻

饮酒南山之侧

茅舍四季如春

偶尔采菊东蓠

鸡犬之声为邻

都云闲云野鹤

谁知满怀愤懑

李白横空出世

其诗流水行云

每每神来之笔

倾倒帝王之尊

贵妃为之醉酒

江湖盛传奇闻

苏轼稼轩诸君

亦是两宋才俊

志在经天纬地

言行叱咤风云

然则总遭人忌

常在宦海沉沦

后人为之掬泪

叹息声声谁问

眨眼明清已去

南来北往雁阵

痛哉鸦片战争

八国联军入侵

长辫无法高翘

华人颜面丢尽

谁劝天公抖擞

重整民生民心

世界物竞天泽

只有适者生存

每每弱肉强食

处处寒光凛凛

先生拍案而起

革命让人振奋

可恨日本鬼子

包藏亡我之心

培植几多汉奸

复活秦桧阴魂

松花江上逞威

芦沟桥畔挑衅

南京血性屠城

有谁能够容忍

何况铁蹄露爪

遍撒生化细菌

提起老日之名

九州人神共愤

试看民族英雄

长戈横扫日军

平型关上大捷

台儿庄里显神

八年艰苦抗战

爆炒日本龟孙

世人扬眉吐气

百姓举杯同饮

然则谁主天下

介公山城长吟

蟠桃千年一熟

卧榻岂容他人

重庆和谈之后

国共同室责问

问之隆隆炮火

三年天下归心

蒋家王朝去了

隔海情天离恨

人民站了起来

傲立世界之林

五月端午粽子

新皮新瓤新仁

神州雄鸡高唱

中华万象更新

小康社会和谐

神州飞船载人

高铁朝发夕至

世博接力奥运

孔子学院普世

进化时尚基因

国学重振雄风

人文问祖寻根

回首两千余年

拈花梦境时分

我在端午畅想

屈原仍励后人

-End--

图|网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