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博学苑 / 悲凉之雾,遍... / 薛宝钗才是凤姐的亲表妹,为何王熙凤喜欢...

分享

   

薛宝钗才是凤姐的亲表妹,为何王熙凤喜欢黛玉,胜过宝钗?

2020-07-26  雅博学苑

《红楼梦》中存在很多奇怪的交际关系,比如两位女主角薛宝钗、林黛玉与王熙凤的关系,薛宝钗是薛姨妈之女,薛姨妈乃是王熙凤的亲姑姑,宝钗和凤姐是有血缘关系的亲表姐妹,可这对姐妹之间却并不亲近,甚至纵观全书,宝钗、凤姐之间几乎没有两人的单独对话,着实奇怪;

反观王熙凤对林黛玉,两人之间并无半点血缘关系,可交情却甚厚,两人彼此嬉笑调侃的情节,亦不算少数,为何会出现这般巨大的异样反差呢?我们今日不妨来探索一番:

凤姐、宝钗关系不佳的佐证与探究

在具体分析原因之前,秉承“掰开揉碎”的原则,先来说说薛宝钗和王熙凤的关系,正如笔者所言,整本《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薛宝钗完全没有单独正面交流的描写,这种不写之写,已然说明了很多问题。

譬如全书王夫人与李纨无丝毫对话描写、贾母与迎春也无任何交谈叙述,曹公之所以不写,就是告诉读者,两人的关系很一般,甚至很差,宝钗、凤姐也难逃脱这个定律!

王熙凤倒是提到过薛宝钗,如第五十五回,王熙凤掰着手指头跟平儿一个一个评价贾府当年子孙,期间在提到过钗、黛时,王熙凤的原话是这样的:在这林丫头和宝姑娘,她两个倒好,偏又都是亲戚,又不好管咱家务事。

一个林丫头、一个宝姑娘,凤姐亲谁,疏谁,一目了然!

王熙凤不喜薛宝钗,但宝钗对凤姐倒是不疏远,甚至时常称王熙凤为凤丫头,多番打趣,如第三十五回,贾宝玉被贾政笞挞卧病在床,贾母、王熙凤、王夫人、薛姨妈、宝钗母子前来探望,期间宝钗故作“幽默”打趣了凤姐一把,且看原文:

宝钗在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听说,便答道:“我如今老了,哪里还巧什么。”——第三十五回

试窥探宝钗此处此言用意,不难理解,宝钗想与凤姐打配合,一个捧哏、一个逗哏,讨贾母开心,因此用“凤丫头”称呼比自己还大的凤姐,可王熙凤却并没有接宝钗的茬儿,甚至在一旁不发一言,想必此时宝钗的处境无比尴尬,可见幽默不成,便成了尴尬,贾母见凤姐不答话,便出言接话儿,暂时解开这个僵局。

宝钗在背后,亦常装做与凤姐很熟的样子,再如第四十二回,宝钗评价黛玉之“母蝗虫”的调侃式幽默,也曾提起过凤姐:“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情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井取笑。”

再如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宝钗在安慰被打的平儿时,亦有此言:“你(平儿)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不过她多吃一口酒,她可不拿你出气?”

这些种种例子都足以证明,王熙凤对宝钗,其实并不热情,因为她是个爽快人——爱憎分明,不欣赏的人,她不会委屈自己去亲近;而宝钗则为人八面玲珑,做事滴水不露,她对赵姨娘、对下人尚且如此,所以她有意与亲表姐王熙凤亲近,但很明显,这并未收获凤姐的认同。

凤姐、黛玉关系极好的探究与佐证

反观凤姐与黛玉的关系,则必须用一个“好”字来形容,王熙凤眼光极高,又是个性情直爽之人,这已然注定她的朋友不多,除了一开场的秦可卿,堪称是凤姐的好闺蜜,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林黛玉跟凤姐堪称好友知己了。

凤姐和黛玉交往甚密,如第二十五回,王熙凤曾借着吃茶之机打趣黛玉:“我明日还有一件事要请求你......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儿”,惹得黛玉羞红了脸,直要打凤姐,其后赵姨娘、周姨娘前来,众姊妹纷纷前去招待,“独凤姐只和黛玉说笑,正眼也不看她”,可见黛玉、凤姐一般秉性,两人都看不上人品卑劣的赵姨娘,爱恨从不掩藏,其他人赶着上去给赵姨娘让座招待,凤、黛偏就不理,两人一处说话,不与众人为伍,闺蜜属性一览无遗!

也正是因为凤姐和黛玉关系甚好,到了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王熙凤担任抄检队长,在到了林黛玉居住的潇湘馆时,黛玉起身要探看何事,王熙凤的表现是这样的:

一头说,一头到了潇湘馆内。黛玉已睡了。忽报这些人来,也不知为甚事,才要起来,只见凤姐已走进来,忙按住她,不许起来。只说:“你睡着罢!我们就走。”——第七十四回

凤姐对黛玉是何等的关心。而论对林黛玉人品的了解,王熙凤胜过贾府任何人,证据就是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读者只知道史湘云嘴贱,直言称林黛玉长得像戏子,却忽略了最初提问之人乃是阿凤:

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你们再看不出来。”宝钗心里知道,便只一笑,不肯说,宝玉也猜着了,亦不敢说,史湘云接着笑道:“到像林妹妹的模样儿。”——第二十二回

在场众人,为何都不敢说出答案呢?因为大家都认为,林黛玉是个爱耍小性子的人,如果直接说出来,林黛玉必定会生气,因此不敢回答,唯独说话不经大脑的史湘云说了出来,换句话说,如果史湘云能反应过来,她也不会直接说出答案,但作为挑起“事端”的王熙凤却敢提这个问题——她难道不怕会因此得罪林黛玉吗?

凤姐才不怕呢,因为她知道林黛玉只是表面上看上去爱闹脾气,实则都是针对贾宝玉而言的,对于其他事,林妹妹可是大方的很,一个小小的戏子玩笑,林黛玉是开得起的,正是基于对林黛玉的这层认识,王熙凤才敢当着贾母的面这般调侃黛玉。

而事后的一切也证明了这一点,林黛玉并没有因为所谓的“戏子”玩笑生气,她生气的是贾宝玉居然给史湘云使眼色,因为贾宝玉既然使眼色,那就证明连贾宝玉也觉得林黛玉开不起这样的玩笑,是个爱耍小脾气的人,黛玉生气的贾宝玉不了解自己,而不是这个玩笑本身。

由此可见,截至第二十二回,王熙凤对林黛玉的了解,远胜贾府其他人!

凤姐为何亲黛玉,疏宝钗?

关于王熙凤为何喜欢黛玉,疏远宝钗,目前很多解读都停留在功利角度,他们认为王熙凤支持宝黛爱情,因为只有林黛玉成了未来的宝二奶奶,才能保住自己的管家之位(黛玉身子弱,一旦与宝玉成亲,贾母断然不会让她拖着病体管家,管家权只能继续交给王熙凤来打理);

而若是薛宝钗嫁给贾宝玉,那么王熙凤的管家之位就会被王夫人收走,移交给宝二奶奶薛宝钗,正是基于这层考虑,王熙凤才亲近黛玉,疏远宝钗。

这个说法自然是正确的,但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站在感性的角度来考量王熙凤对黛玉、宝钗的亲疏关系,因为王熙凤就算再能算计,她也是个人,她不是个机器,举个简单的例子,若林黛玉是赵姨娘那般品行,王熙凤安会昧着良心与她交好?可见利益考量是真,但个人感情更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王熙凤之所以喜欢黛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人品性相似,比较合得来,比如凤、黛两人有很多相同点——两人都是从小被当做男孩养大的!

王熙凤自然不用多说,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时,王熙凤一出场,曹公就介绍:黛玉亦曾听见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叫王熙凤;

但大家却忽略了林黛玉,她从小也是被父亲林如海当做男孩养大的,第二回曾记:今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夫妻无子,故爱女如珍,且又见她聪明灵秀,便也欲使她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

正因为凤、黛两人,从小是被当做男孩子养的,所以她们两个身上有着一般女子所没有的傲气,阿凤傲“管家之才”,黛玉傲“吟诗之才”,两人均是锋芒毕露的人物,时刻想着如何展现自己的本领,而且翻遍全书,只有林黛玉和王熙凤有过“蹬着门槛子嗑瓜子”这样的不淑女举动!

王熙凤、林黛玉乃是同类人,但宝钗不是,她一方面是典型的封建淑女,同时,她性格过于敦厚严谨,王熙凤评价她“事不关己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这与王熙凤的锋芒毕露、爱憎分明的人生观相冲突,而且宝钗过于理性,总是藏愚守拙、喜怒不言于表,这也是王熙凤所不喜欢的。

对于王熙凤而言,她貌似更喜欢刘姥姥这样大智若愚的人物,即便知道贾府众人在戏弄她,刘姥姥也极力配合,大家玩的不亦乐乎。但宝钗完全不是这种人,她无法真正融进去王熙凤的圈子,比如第四十回,王熙凤怂恿刘姥姥大喊:“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时,贾母笑了、黛玉笑了、探春笑了,甚至一向不苟言笑的王夫人也笑了,曹公记录了在场所有人的笑态,唯独没有提到薛宝钗,可见宝钗处在人群之中,并未发笑,她看似处在人群之中,但始终有一种疏离感。

薛宝钗无法真正跟王熙凤打成一片,成为朋友,尽管她张口闭口都是“凤丫头”,貌似跟凤姐很熟的样子,但王熙凤本人从来没搭过腔。宝钗太周到了,哥哥薛蟠从外地带了礼物,她专门给赵姨娘送一份,惹得赵姨娘都在心里连夸“宝丫头懂事”;贾府人人厌恶的贾环,薛宝钗也礼貌周到地对待他(贾环、莺儿赌钱一事),这些王熙凤是做不到的,她骂贾环,惩治赵姨娘,因为她没法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摆出笑脸。

王熙凤、宝钗的性格,就差了这么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足以让两个人彼此敬而远之,宝钗对凤姐亲近,是因为她面面俱到的性格导致的,她可以这么对凤姐、对史湘云、对邢岫烟,对任何人,但这种“好”缺乏独特性,始终停留在陌生人的尊重客气上。可对凤姐而言,缺乏以真心相待的朋友关系,就如工作同事一般,实在累人,还是跟黛玉扯扯皮、吹吹牛、开开玩笑比较有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