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聊斋志异 / 白话聊斋之侠女

分享

   

白话聊斋之侠女

2020-07-28  快乐老年4...

顾公子,南京人。博才多艺,但是家里非常贫困。母亲年纪又大了,顾公子也不忍心远离母亲出去挣钱,只有平日给别人写字作画,靠别人给的润笔费养家糊口。已经二十五岁,还没有娶妻。

顾公子家对面有一座很旧的空宅邸,刚来一对老婆婆和少女租住在里面。因为这家里没有男子,所以也不太方便去问她们是谁

一天,顾公子凑巧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少女从顾公子母亲的房里出来,看年纪大概十八九岁,秀丽美雅,这么漂亮的女子,世间罕有。这少女见到顾公子急忙避开走了,看起来非常严肃。

顾公子回到家问母亲这女子是谁。

母亲说道:“是我们家对面的女孩子,到我家来借剪刀和尺子。刚才跟我说家里除了她就只有一个母亲。

这女子看起来不像穷人,我问她为什么还没出嫁,她说因为母亲老了,担心自己出嫁没人照顾她母亲。我明天到她家拜访她母亲,从侧面打听一下;如果她们要求不高,我就提亲,以后你帮她照顾她母亲。”

第二天顾公子母亲到对面拜访,少女母亲耳朵聋了,观察她们房间,并没有发现前几天没吃完的粮食,家境也很穷困。问老婆婆她们怎么谋生,老婆婆说主要依靠女儿的刺绣,缝纫生活。

顾公子母亲用想和她们做一家人试探老婆婆,少女母亲好像同意,转身和少女商量此事;少女没说话,点头勉强同意,看起来不太高兴。

顾公子母亲回到家中,详细给顾公子描述今天的情况,疑惑道:“这个少女莫非是嫌弃我家穷困?这个女子不说话也不笑,漂亮得跟朵花一样,然而冷冰冰的,真是一个怪人。”母子二人猜想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只好将此事作罢。

一天,顾公子坐在书房。一位少年来求顾公子一幅画。长的像个女子一般漂亮,言语也很轻浮。

顾公子问他从哪里来,这个少年说从隔壁村子过来。从那以后少年两三天就会来一次。两人渐渐熟悉之后,说话也没了顾忌,互相戏谑。顾公子放浪的抱这个少年,少年也不怎么拒绝,于是二人私通。从那以后二人往来十分亲密。

一天刚好少女刚好顾公子家出来,少年看着她离开,问这个少女是谁。顾公子回答说是隔壁的女孩。

少年说道:“长的这么漂亮,神情看起来却这么吓人。”

白话聊斋之侠女

一会儿,顾公子到母亲房间,母亲说:“刚才隔壁少女过来向我们讨米做饭,说已经好几天没有生火做饭了。这个女子十分孝顺,这么穷,实在可怜啊。应该尽我们的力量稍微帮助一下她们”

顾公子听从母亲,背一斗米到女子家里,传达母亲的意思。女子接纳他们的帮助,却不说一声感谢。

从此以后,白天经常到顾公子家,看到顾公子母亲做衣服鞋子,就帮她做;在家里进进出出做家务就像是顾家媳妇儿。顾公子更加认为这女子贤惠。每次作画所得的钱物都会分一些给女子母亲。女子也不说任何感谢的话

顾公子母亲私处长了疮,早晚都在呻吟喊疼。女子就到顾公子母亲床前照看,为她清洗伤口上药,一天要来照顾三四次。顾公子母亲觉得心中十分亏欠,然而这个女子并不怕脏。

母亲说道;“唉,哪里能娶到你这样一个儿媳侍奉我到死啊。”

说完难过得抽泣。女子安慰她说:“你儿子非常孝顺,比我们寡母孤女强百倍。”

母亲说道:“床头的这些侍奉母亲的杂事,他再孝顺,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我土都埋半截了,早晚会死,我儿现在还没娶亲,我很担心断了顾家香火。”

二人正说话间,顾公子进来。母亲哭道:“多亏小娘子,儿啊,你不要忘了报答娘子的恩德。”顾公子跪下给女子磕头

女子说道:“你对我母亲好,我没有感谢你;我对你母亲好,你何必感谢我呢。”

自那以后,顾公子更加的尊敬喜爱她。然而这女子举止一点也不柔和,完全没有谈婚论嫁的余地。

白话聊斋之侠女

一天,女子走出门来,顾公子一直看着他。女子忽然回头,嫣然一笑。顾公子喜出望外,赶紧走到她家去。挑逗女子,她也不拒绝,高兴着和女子行云雨之事。

完事之后,告诫顾公子说:“这种事只有这一次,没有第二次了。”顾公子没答应,她就回去了。

第二天顾公子又想来和女子交欢。女子非常严厉,完全不管顾公子,就走了。顾公子一天来几次遇到女子,女子不给他好脸色。稍微轻浮一点,女子就用冷冰冰的话答复顾公子。

忽然在空地问顾公子:“白天来的那个少年是谁啊?”

顾公子告诉她,女子说:“你的行为举止,经常对我都很无礼,你一向放荡,我先把你和这少年的风流事放一边,请你转告少年:不要再来,再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顾公子这天晚上把女子说的话告诉少年,并且说道:“你还是小心谨慎为好,这女子不可侵犯,很厉害的样子。”

少年说道:“她既然不可侵犯,那你为何私下偷偷“侵犯”她呢?”顾公子辩白说没有的事。

少年说:“如果你没和她发生关系,你又怎么会听到她跟你说那些猥亵的话。”顾公子回答不上来,少年继续说道:“也请你转告她:不要假装正经,不然的话我就会到处宣扬你们不曾嫁娶,却私通”

顾公子很生气,少年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扫兴走了。

一天晚上,顾公子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女子忽然来了,笑着说道:“我和郎君还有情分在,大概是上天注定的。”

顾公子狂喜,把女子搂进怀里,突然听到很慌乱的脚步声传来,两人惊讶着从床上起来,少年已经推门进来。

顾公子惊讶问道:“你来做什么?”

少年说:“我来看看这个女子是多么的贞洁啊。”

少年又对女子说道:“今天的事才是正常人做的,不像你平时那么装模作样了。”

女子眉毛竖起来很生气,脸颊绯红,沉默着不说一句话。急忙翻开上衣,露出一个皮做的包,用手从里面拿出一把一尺长,晶莹剔透的匕首。少年看到这种情况,害怕跑了;女子追着少年到门外,四周看看,见不到人。

女子将匕首抛到空中,听到利刃穿过肉体的声音,利刃破空如同彩虹一样,一会儿听到一个东西掉在地上。顾公子急忙拿蜡烛过来,看到是一只白色的狐狸,如今已身首异处。

顾公子很是惊恐,女子说道:“这就是你的娈童,我本来已经饶了它,奈何他就是不想活。”将匕首放入包里

顾公子拉着女子进房间,说:“刚才这妖怪败了你我的兴致,求你明晚再来。”女子出门走了

第二天晚上,女子果然来了,二人又是一番云雨,不必细表。

事后,顾公子问她的法术哪里学的,女子说:“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你应该谨慎保密,泄露了恐怕不是你的福分。”

白话聊斋之侠女

顾公子又说要娶她过门,女子说道:“我和你住在一起,给你做家务,不是你妻子又是什么呢?你我既然已经有夫妻之实,又何必说那些嫁娶之事。”

顾公子说:“你不是因为我穷所以讨厌我吧?”

女子说:“你确实很穷,难道我很富吗?今晚之所以来和你相聚,就是因为可怜你穷。”走的时候嘱咐顾公子说:“你我做的这些苟且之事,不能再继续;要来的时候我自然会来;不来,你强迫我也没用。”

后来顾公子遇到女子总是想勾引,和她交欢,女子就赶紧避开顾公子。然而洗衣做饭,女子总是做的井井有条,俨然就是一个媳妇儿。

过几个月,女子的母亲死了,顾公子倾尽全力帮女子葬她母亲。女子因此一个人居住。

顾公子想着她一个人住可以乱来,于是翻墙到女子家,隔着窗户叫很多次,始终没人答应。看旁边的门,房子是空的,门关着的。偷偷怀疑女子有了别的男人,第二天晚上顾公子又来,情况跟前一天晚上一样。

于是顾公子把自己的玉佩留在窗子上,回去了。

第二天在顾家遇到女子,顾公子出门去,女子跟在后面说道:“郎君怀疑妾身?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心事不能告诉其他人,如今想让郎君不怀疑我是不可能了。然而我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帮我。”顾公子问是什么事

女子说道:“妾身已经有八个月身孕,恐怕很快就会分娩,妾身如今和你没有公开的夫妇名分,我能为你把孩子生下来,但是不能为郎君抚养这个孩子。

你可以悄悄告诉母亲,找一个奶妈,伪装成从其他地方找的一个养子,不要提到妾身”

顾公子答应,将情况告诉母亲,母亲笑道:“这可真是一个奇女子,明媒正娶不愿意,却又和我儿有私交。”母亲高兴接纳女子的主意。

又过一个多月,女子连着好几天没来顾公子家。母亲很怀疑出了什么事,到女子家探望,门庭冷落。敲了很久的门,女子才蓬头垢面从里面出来,开门把母亲让进来,又赶紧把门关上。

到里面房间,就看到一个婴儿在床上哭,母亲惊讶说道:“孩子生下来多久了?”女子回答:“三天了”。

母亲抱起婴儿,看到是个男孩儿,下巴丰满,上额广阔。欣喜道:“我儿已经为老身生下一个孙子,你一个人孤苦伶仃,以后打算怎么办?”

女子说道:“我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不敢告诉母亲,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把婴儿抱走吧。”母亲回家和儿子说了这件事,两人都觉得女子很奇怪。晚上去把孩子抱了回来。

过几天,半夜,女子忽然推开顾公子卧室,手里提着包裹,笑道:“我大事做完了,今天是来和你们道别的。”顾公子急忙问是怎么回事

女子说道:“公子帮我赡养我的母亲,我时刻铭记在心,人们都说‘有一次就够了不能有第二次。’因为报恩也不仅仅是在床上。

因为公子家里穷,一直没有成婚,所以和你行男女之事为你家延续香火。本来想着一次交合就能怀孕,没想到刚好月事来了。于是破戒又和公子交合。如今已报恩,志向也达成 ,我没有什么遗憾了。”

白话聊斋之侠女

顾公子说道:“你包裹里是什么东西”

女子说道:“仇人的头颅罢了。”打开一看,胡子头发缠在一起,血肉模糊。顾公子吓的半死,问这是怎么回事。

女子说道:“之前不和郎君说,因为这件事不做得隐秘点,怕仇人听到风声。如今大事已成,告诉你也无妨:妾身本来是浙江人,父亲官做到知府,被仇人陷害,抄没了我们家产。

妾身背着母亲出来,隐姓埋名三年。之所以没有立即报仇,不过是因为母亲还在;母亲去世之后,又怀孕耽搁,因此报仇之事一再延迟。前几天晚上出门,没有其他原因,不过到仇人家的路还不熟悉,怕弄错了。”

女子说完就走出门外,又嘱咐顾公子:“我给你生的儿子,好好抚养,公子福薄且不长寿,这个儿子会为你们光耀门楣。夜深了,不要惊动母亲,我走了。”

顾公子正难受,想问女子去哪里,女子如同一道闪电,转眼间就看不到了。顾公子惋惜叹气,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第二天顾公子将昨晚的事告诉母亲,互相都叹气,觉得很怪异。过三年,顾公子果然死了。他的儿子十八岁中进士,仍然侍奉奶奶到死。

异史氏说:“男子一定要家里有侠女,然后才可养娈童;不然的话,你爱娈童,娈童就要爱你的妻子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