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物道人物 / “胭脂水粉”,雍正的少女心

   

“胭脂水粉”,雍正的少女心

2020-07-29  物道

物道君语:

雍正的内心,住着一个萌萌的小姑娘。

你了解清朝的雍正皇帝吗?

有人说,他是宫斗剧里那个负心汉,凉薄无情。

有人说,他是历史上心狠手辣的四爷,九子夺嫡中隐忍不发直至成功。

有人说,他是清朝审美的巅峰,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乾隆的审美却像暴发富。

图|《故宫淘宝》微博

确实,雍正时代是清朝瓷器的巅峰,这离不开他的审美追求和当时技艺的发展。

无论正史野史如何评价雍正,他的审美却可用三个字来形容:少女心



雍正的少女心,是纯粹

马未都曾说:“颜色釉是一种含蓄的表达,你必须具备美学素养才能够去体会。

雍正喜欢的瓷,便是单色釉瓷,胎薄体轻,色彩强烈又温柔。譬如最出名的胭脂红,捧一只胭脂红釉碗,如少女绯红的脸庞,是妥妥的斩男色。

图|清 雍正 胭脂红釉碗


还有胭脂水粉,据说是雍正的最爱。这只胭脂水釉梅瓶,隔着几百年的时光,依然能感受到如三月桃花的明媚,欲说还休的娇媚。

用它来做器物,以小为美,内施白釉,外施胭脂水,还要以黄金为着色剂。灯光下,如晴朗天气的晚霞泛着金光。




这是松石绿,如山间草木,可可爱爱。



这是粉青,温润如玉,带着一丝丝羞答答。



这是天蓝。和天青色不一样,蓝得轻浅,岁月柔和。




皇家必然少不了黄色,但雍正喜欢的黄,带点小清新,带点温厚。像这只黄色玻璃光素水丞,像一只萌萌的小梨,让人很想来一口。



图|清 雍正 黄色玻璃光素水丞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雍正追求的瓷色之美,纯粹自由。

它不像在陶瓷上画画那么直接,也不是靠纹路图案来解读,而是充满想象、无尽留白。



雍正的少女心,是极致

雍正甚是推崇宋朝审美,要求瓷器仿着五大名窑来做。

他专门派了年羹尧的哥哥年希尧,到景德镇监工烧窑。自己凡是有什么需求,就直接下旨给他。

雍正十一年,“美术总监”年希尧送来十二色菊瓣盘。

图|清 雍正 十二色菊瓣盘

这十二个盘,分别是“白釉、绿釉、湖水釉、葱心绿、黄釉、淡黄釉、米黄釉、天蓝釉、洒蓝釉、胭脂釉、紫金釉、薄荷釉”,隔了数百年的时光,今天再去博物馆看时,依然琳琅满目,让人过目不忘。



它们器形古雅,釉色醇润,符合雍正一向的审美追求:极致、清雅、文气。

甚至当时仿的宋瓷,有的还漂亮过从前的。据学者考证,这主要是因为技艺更为精湛。其次是雍正真的很喜欢宋朝极简美。

热爱,往往就是极致的原因和答案。帝王的热爱,能倾一国之力,再现极致的美丽。

图|清 雍正 十二色菊瓣盘

雍正的少女心,是做自己

雍正的一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蛮苦的。

前半生,在九子夺嫡中如履薄冰,手足相残。后半生,只做了十三年皇帝,兢兢业业,半夜都在批奏折。

或许,真的是压抑了太久。

图|《故宫淘宝》微博

甫一登基,他便下了圣旨:“按十二时辰做近视眼镜十二副。”像个小孩一样,换个时辰就换副眼镜。

有时他会赏赐给大臣,并说不喜欢了就拿回来,特别随和,不是世人认知中那么阴鸷。

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不再克制。喜欢小狗,便在宫中养了很多只,还亲自给他们设计衣服。喜欢鼻烟壶,就下旨让匠人做,做好了便重赏。喜欢花,便设计了许多有趣的花器,要皇宫中总有花香缕缕。



甚至,他还热衷于cosplay换装,让画师将自己穿上不同的服装,一会化身“洋人武松”去打虎,一会在水边洗脚,一会去山间“戏猿”。

或许,历史总是被“误”写的。

总觉得在雍正的不苟言笑,铁腕强权下,其实藏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爱玩、爱闹、爱一切的美好。

图|雍正行乐图

但生于帝王家,本就不被允许有太多的喜怒哀乐。

他只好将一腔柔情都付以瓷色,把所有的温柔都留在了自己的审美里。



蒋勋说:“美,是回来做自己。"

雍正的少女心,便是回来做自己。

没有身为帝王的“偶像包袱”,没有隐忍克制的无可奈何,只需要坦坦荡荡地表达自己所爱,追求美的纯粹。

图|郎世宁《雍正读书图》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