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王维的《鸟鸣涧》格律有没有问题?

分享

   

王维的《鸟鸣涧》格律有没有问题?

2020-07-29  梧桐树边羽

王维的《鸟鸣涧》格律有没有问题?


首先回答,《鸟鸣涧》的格律是有问题的。

但是有问题,就不是诗,不是唐诗了,就不好了吗?

当然不是的。

格律是从诗中归纳总结而来,只是方便近体诗初学者快速入门的一套音韵调整工具。而这种归纳总结,是不完全归纳。

不完全归纳,是只选取了诗词创作大数据下最常用、最普遍的平仄组成格式,定为格律诗专用规则——注意只是格律诗专用规则,而并非所有诗的规则。

写古体诗(不遵守平仄格律)的诗人,是不在乎平仄格律限制的。

这种不在乎,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懂而不在乎,一种是不懂更不在乎。

经常有人笑话近体诗人带着镣铐去学习、考察古诗,好像学习了平仄格律就把诗歌的意境丢掉了一样。

这种人就像总认为豪门出纨绔子弟,寒门才能出贵子的人一样,思维狭隘。

要知道豪门同样多才俊,寒门也出凤凰男。格律之间多精品,古体也不掩风流。

王维的五言诗,多不遵守格律,这可能和他的性格有关,但更多地应该是因为时代有关。

在他和李白的时代,格律虽然成型,并未完备。而五言诗历史悠久,诗人们写“现代歌词”的时候,喜欢使用新进的“七绝”格式,但是在写五言的时候,是作为仿古的心态来“讲情怀”的。

就好像我们今天写古诗词,不论是古体、近体、词牌,更讲究的是一种仪式,一种情怀。

而在盛唐,写五言古诗就类似于我们今天这种崇古的情怀。所以五古的创作是非常多的,而七言古诗大多符合格律,因为它们在当时是时尚、进步的。

我们今天考究一首古诗是否合格律,除了对作品进行划分区别之外,其实意义不大。

诗写得好不好,主要是从内容、意境来判定。格律只是带给我们形式上的机巧和用心,与诗词反映、表达的东西是无关的。

为什么说王维的《鸟鸣涧》不合格律呢?

《鸟鸣涧》王维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岀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人闲桂花落”,平仄为“平平仄平仄”,学习格律的朋友就知道,这实际上是“平平平仄仄”的变格,即“锦鲤翻波”。

这首诗如果是格律诗的话,就从首句这个律句开始定调了。

整体平仄应该推出来是下面这样(推导过程详见格律诗专栏):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我们会看到,除了“春山空”和第四句“春涧中”的两个“春”字平仄不合适外,其他地方都是合律的。而两个“春”字都是在第三字的位置,根据“一三五不论”的规则,好像整体并没有出律。

但是我们要知道,所谓“一三五不论”是有条件的,是不能造成大的诗病情况下,才能成立的。

“夜静春山空”的第三字用平声字,就犯了格律诗的大忌“三平尾”,这是很严重的诗病,严重到直接被认为是出律的程度。

只要出现了三平尾,都不用考察其他地方是否合律,直接划到古风范畴即可。

第四句中“时鸣春涧中”,原本是“平平仄仄平”,这里是“平平平仄平”,并没有问题,因为它没有违反“二四六分明”,仍然是相替的律句,所以在这里的平仄变化是允许的。

我们称这首诗为古绝,就是因为第二句的“三平尾”。

但是除了三平尾之外,其他句子平仄都是合格律的,这又保证了整首诗的清朗通顺,再加上意境空灵,所以这依然是一首杰出的五言古诗。

只不过不是格律诗罢了。

超越格律之上,不为格律挂心,才能更好地把心沉入王维的“无我之境”,体会他不同于诗仙、诗圣的诗佛境界。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