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说连载]张三疤子奇遇记(9—10)/柯尊解

 黄石新东西 2020-07-30



柯尊解,湖北省作协会员,曾任省作协理事、签约作家,黄石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19岁开始文学创作,曾在《长江》、《春风》、《鸭绿江》、《北方文学》、《收获》、《小说》等文学期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出版长篇小说《染血的脚印》(与刘坚合著),长篇小说《山鬼》、《原野》在《黄石日报》连载,长篇小说《被盗印的日记》在网络上连载,长篇小说《帅哥夏八骏》(在《东楚晚报》连载),退休后著有长篇小说《曾经的庄屋》《辰巳午未》


            9

三疤子一口气就跑到了江边,一头栽到江堤的一片草地上很伤心地呜呜大哭。哭了一阵子,三疤子还是觉得心里的那口恶气没有散出来,就到处找什么,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那片草地旁边是一个黄沙堆,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

   三疤子就拼了命似的将那些黄沙往江里头扒。扒着扒着,突然就扒出沙里有个拳头大的鹅卵石。三疤子捡起那个鹅卵石,就举起来狠命地捶打那只已经伤残的左手。三疤子把那只左手的每一个手指头都捶得鲜血淋淋,又换了左手拿那个鹅卵石来捶右手。

   等到雷震所长赶到的时候,三疤子已经丢开了那个鹅卵石,而将右手的四个手指头全塞进自己的嘴里,使劲地撕咬着。

   雷震所长赶上去劈面就是一拳。

   雷震所长本是想那狠狠的一拳能打开三疤子的嘴,没想到三疤子这回是犯了大倔。被雷震所长一拳打得仰面朝天睡到了黄沙堆上,还死死咬着自己的手指头。

   雷震所长怕三疤子真的咬断了手指头,就抓了一大把黄沙往三疤子的嘴里塞。三疤子被黄沙噎得难受,才不得不将自己的手指头吐出来。

   “混旦!”雷震所长照准三疤子的大腿,踢一脚骂一句:“你妈的不是个男人!”

   三疤子任凭雷震所长围着他乱踢,仰面躺着冲天吼叫:“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凭什么不让我改过呵--”

   雷震所长终于没有再踢三疤子,却呆呆望着三疤子。望了足足有一分多钟,突然也仰面睡到了黄沙堆上。

   “三疤子,”雷震所长跟三疤子头顶头睡了三五分钟,就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今年多大啦?”

   三疤子气呼呼说:“三十!”

   雷震所长装出来惊讶表情,恶毒讽刺说:“我还以为你只有三岁哩!”

   三疤子说:“你也挖苦我!”

   “你以为要做个人就那么容易吗?”雷震所长说:“你做了多少年的小偷?多少人家被你偷过?咱们那一块谁还不知道你张三疤子?突然你说你再不偷了,你就要人家突然就相信你呀?你也太霸道了吧?”

   三疤子负气说:“他们那么欺负人,怎么倒是我霸道啦?你说叫我怎么办啊?他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呀!”

   雷震所长猛地站起来说:“我叫你怎么办?我叫你马上到医院去把你那十个爪子治好了,好好活着!”

   三疤子就乖乖地跟着雷震所长去了医院。   

   医院拍了片子出来,左手有三个指头粉碎性骨折,加上那个被三疤子绞断的小手指,如果不及时治疗,三疤子的整只左手就残废了,右手也有一个指头骨折。

   可治三疤子的手指,医院说至少要预交两千五百块钱的押金。雷震所长就只好自认倒霉,把老婆手里的银行卡骗过来,给医院交了两千五百块,还得取出五百块钱做三疤子住院的伙食费。

   雷震所长就站在三疤子的病床前说:“三疤子呀三疤子,你是我大爷。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三千块钱是借给你的,不是孝敬你的,等你治好了伤,你可得挣钱还我!”

   三疤子咬咬牙说:“你放心!”

            10

   三疤子十个指头重伤五个,住在医院里吃饭都很费力。医院就找到雷震所长说,这不行,护士可以给他喂饭,可上厕所总不能让护士给他擦屁股吧。

   雷震所长说:我也不能给他擦屁股呀。

   雷震所长无计可施,喜头鱼竟回来了,她还把她那老娘带过回来,直接就住进了三疤子的家。

   雷震所长就念佛。可居委会的太婆却提醒雷震说,三疤子跟喜头鱼是嫖娼卖淫哩。

   雷震所长说:别说得那么难听,最多也只能算是乱搞男女关系吧?

   喜头鱼就到医院去照顾三疤子。

有了喜头鱼,三疤子治伤就特别认真。三疤子是狗肉,贱。左手伤得那么重,住进医院不到一个月,竟基本上没什么痛苦了。手不痛了,三疤子就跟喜头鱼商量说:“去看看四宝吧!”

   三疤子和喜头鱼找到收容站,站长竟说:“四宝偷偷跑出去一个多星期了。”

   三疤子跳起来,吼叫着:“孩子丢了,你们找都不找哇?我去告你们!”

   站长说:“谁说我们没找?我们都在电视台打了寻人广告哩!”

   三疤子没再跟那站长争吵,三疤子心都碎了,三疤子知道,跑出去流浪的四宝是看不到电视的,就是看到了电视,也不知道电视里在找她!

   三疤子跟喜头鱼找了大半夜,喜头鱼就说:“回去吧,咱们明天再出来找。”

   “这样回去我没法睡。”三疤子说。

   他们就继续四处找,找到凌晨三点了,三疤子自己都有些泄气了,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念叨着:“这孩子,死到哪里去了啊?”

   喜头鱼就说:“回家歇歇吧,咱们明天再找,会找到她的。”

   三疤子没再说什么,就跟喜头鱼回家。

   三疤子和喜头鱼回家,却见喜头鱼她老娘的被窝里还睡着个孩子!

   “四宝!”三疤子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三疤子赶过去就把四宝从热被窝里拉出来拼命亲着:“四宝!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啦,四宝!”

   四宝醒了,四宝醒来见着了三疤子就哭:“爸爸,你到哪儿去啦?我第一次回家,没看到你,我在家里等了你一天一夜,你还是不回来。怕他们来抓我,就到处去找你……”

   三疤子一面给四宝擦着眼泪,一边说:“饿吗?爸爸给你弄点吃的。”

   四宝说:“姥姥煮面给我吃啦。”

   “四宝,”三疤子说:“你不是要妈吗?看,你妈妈也回来啦!”

   四宝就望着喜头鱼叫:“妈妈--”

   喜头鱼就赶快伸手抱住了四宝。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