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诗人 / 待分类 / 辽宁抚顺 | 蓝狐:雪色苍茫(组诗)

分享

   

辽宁抚顺 | 蓝狐:雪色苍茫(组诗)

2020-07-31  鲁西诗人

雪色苍茫(组诗)

蓝   狐

○夜的外衣

夜太不安宁了
如果仔细去听,一定能
听到虚汗

那些被放牧的
云朵,一定藏着冬天
雨过了天未晴
谁正在打马而来

被抽出了棉絮
夜的外衣
心怀鬼胎

○夕阳下的蛋

一位老者坐在夕阳对面
像是在自言自语,反复喟叹——
有一只鸡下了一个蛋
蛋没了,鸡也不见了

没有人理睬老者
他的家人说他已健忘多年

○魇

我一直在盘算,每一个夜下
会有多少梦境同时上演
会有多少梦境接近真实,多少梦境
流于荒诞

有一次,我从梦中的梦中醒来
恍惚觉得自己已找到了
最终的答案
我想就此告知众人
一个全新的发现
却被爱人用力拉回到人间

刚刚。我再次被爱人耸了耸双肩
她轻声对我说
你已经被魇出了一身虚汗

○书信

刚刚,我收到了从另外一个城市
寄给自己的一封书信
我精心地把它收藏好
并没有拆看

我总是忘了昨天的昨天
自己究竟在忙碌着什么
忘了自己的体温在前夜的前夜
到底如何的温热
忘了说过的话语,归根结底还有几句
并不闪烁

到远方给自己寄信,让我蓦然间想起来
原本在那一天的一个午后,远方
有一个人告诉我
你依然在健康地
爱着生活

○残雪

春风很急。背对着春天赶来的方向
和一堆即将融化的残雪,默默对视
我希望它融化的速度能够慢些,再慢些
那样就可以更精准地感知
心头淤积的冷漠该如何
被一点点解冻——就会懂得
一个季节的感怀何以会打湿
所有的期盼,更会知晓为什么
有的灵魂,永远凝固在了冬天
刹那
我想,当春风猛然转过身去的
所有的残雪都会相拥而泣

○梦的门锁开了又开

总是一次次地
将我从梦中,拉出来
谁的手这么快

揉着发丝的痛
我说不准还有什么
正从梦中,向我走来

谁在谁的梦里
到底谁的手,悄悄地
将梦的门锁,开了又开

○雪色苍茫

躺在新攒的冬雪上,体会苍茫
一种软。一种凉。一种
自每一个毛孔陡然浸入的
孤绝和悲壮

谁记得第一朵雪花和第九百九十九朵雪花
各自的模样。谁记得
这一场冬寒和上一场冬寒
会把多少灵魂冻伤,谁记得
我倒下来的瞬间
血,是冷得生热还是热得冰凉

索性不打算再爬起来了
因为一旦站起,抖落的
都是苍茫

作者

简介

蓝狐,本名任东升,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抚顺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星星》《读者》《作家报》、加拿大《华侨时报》、美国《新大陆诗刊》、瑞典《北欧时报》、澳大利亚《当代国际汉诗》等报刊。出版有诗集《诗之鹤》,散文集《鎏金的典藏》,长篇小说《粉足》《炼狱1929》等。现为抚顺矿工报社副总编辑。

西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