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过万物时,静静看,轻轻听

 fentouge 2020-08-01

修剪

春天了,一排树木在被剪枝,枝头簇新的原木色,令人视觉不安。孩子问:为什么剪?工人说:为它长得更好,这么简单。人会不会被修剪?很多的人,包括自己,生命依然在被修剪,比如修剪给生存,要拿时间一一安顿生活和精神,这不是高士的风范。不隐,不仕,不出家,众生活在人间,一边为难,一边努力加餐饭。

新绿

春天,既使来得晚些,也总会来的。往年,南方二月底,神秘的抽芽就某一夜突降。今年,已近春分,经过公园,发现树上起了惊蜇,一片新绿,是刚起的,它不是独丁丁地,大片绿色一齐到了。忍不住停一停,在树下坐一会儿,想世间美好的事物都一样。不用急,也不要等,不去惊动,让它自己走过来。

雷雨

每一个时刻都不是独来的,闪电来,还会带上雷、雨、风。雨水不停,又被困住,这是春末的第几十场雨呢?雨越下越大,一边躲雨,一边回想这段时间唯一的晴日,那天上山呆了一天,真幸运,没有辜负山风。雨后,大地进入一种氛围,青芒果,还有别的草木香,天然混合在一起,淡味的交响乐,经久不息。

太古

每回上山,总有一些事物,像第一回发现,静如太古。半日,在雨水与雨水之间偷闲,进山。这回,注意到山间有一种像素花的白藤叶子,风吹时,像一只只白蝶。想起周梦蝶,写《孤独国》的老诗人,他说他只想做一只紫色的蝴蝶,是因为喜爱那样的翅膀么?那样的人,不怕在现实中薄如蝉翼。身心皆是太古山。

相惜

“只有当最后一棵树死去,最后一条河被污染,最后一条鱼被捉住,我们才会意识到——钱不能用来填饱肚子。”生命是有长度的,生息的土地也如此。栖身之城,路过他乡,山花绽放,河流受伤,美此起彼伏,破坏也此起彼伏,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眷恋又痛惜的世界。透过雾霾看天空,是现代人想要的么?

烟火

抬头,难得天色洗净,这才叫不食人间烟火。又想起某些人,气味熟悉的一类,容易被误读的一类,当别人为该穿皮衣还是天鹅绒出场痛苦的时候,他或她一身布衣就出发了。担当在生活中,扎实于衣食粥米,并不玄虚,且爱花爱星星爱书籍爱一切美好的事物。看起来的不食烟火,只是把多余的贪念,抖落。身更轻盈,心也更轻盈。

无名

走在路上,被一种小花绊住了。不知道它叫不叫无名?是小野花,蹲下来看,旁边的三叶草成了庞然大物,它真像小米粒儿,小得完全,美得十分清楚。雨过了,草埂还湿了,有车辆的呼啸声,这个角落里没有滔滔的人声,是自然里的一贯静默,社会人群的鼎沸一下退空了,看一会儿微小,又感到生命很隆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