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际会2009 / 阅读空间 / 范成大《峨眉山行记》

分享

   

范成大《峨眉山行记》

2020-08-02  风云际会2...

原文:

        峨眉有三山,为一列,曰大峨中峨小峨。中峨小峨昔传有游者,今不复有路。惟大峨一山其摩霄,为佛书所记普贤大士现之所。自郡城出西门,济燕渡,水汹涌甚险,此即雅州江。其源自嶲州邛部,合大渡河,水汹涌夷界千山以来。过渡,宿苏稽镇,壬辰早发苏稽,午过符文镇,两镇市井繁遝。符文出布,村妇聚观于道,皆行而绩麻,无素手者。民束艾蒿于门,燃之发烟,意者熏祓秽气,以为候迎之礼。至峨眉县宿。

癸巳,发峨眉县出西门登山,过慈福、普安二院,白水庄蜀村店,十二里龙神堂。自是磵谷舂淙,林樾雄垭,两龙堂,至中峰院。院有普贤阁,回环十七峰绕之。背倚白岩峰,右傍最高而峻挺者曰呼峰,下有茂真尊者庵。孙思邈隐峨眉时,与茂真常相呼应于此云。出院,过樟木、牛心二岭,及牛心院。路口至双溪桥,乱山如屏簇,有两山相对,各有一溪出焉,并流至桥下石堑,深数十丈,窈然沉碧,飞湍喷雪,奔桥外,则人岭岑蔚中。可数十步,两溪合为一,以投大壑,渊渟凝湛,散为溪滩。滩中悉是五色及白质青章石子,水色曲尘,与石色相得,如铺翠锦,非摹写可具。朝日照之,前则有光彩发溪上,倒射岩壑,相传以为大士小现也。牛心寺三藏师继业,自西域归,过此,将开山,两石溪上,揽得其一,上有眉目,以为宝瑞,至今藏寺中,此水遂名宝现溪。自是登危磴,过菩萨阁,当道有榜曰:“天下大峨山”,遂至白水普贤寺。自县至此皆峻阪,四十余里,然始是登顶之山脚耳。

甲午,宿白水寺,大雨不可登山。谒普贤大士铜像,国初敕成都所铸。有太宗、仁宗、真宗三朝所赐御制书百余卷,七宝冠,金珠璎珞架裟,金银缾钵、奁炉,匙箸、果罍,铜钟、鼓、锣、磐,蜡茶塔,芝草之属。又有崇宁中宫所赐钱幡及织成红幢等物甚多,内仁宗所赐红罗紫绣袈裟,上有御书发愿文,嘉祐七年十月十七日福宁殿御札记。次至经藏,亦朝廷遗尚方工作室宝藏也。正百为楼阙,两傍小楼夹之,钉铰皆以石俞石,极备奇靡,相传纯用京师端门之制。经书则造于成都,用石垂 纸书销银书之。卷首悉有销金图画,各图一卷之事。兼织轮相铃杵器物及“天下太平皇帝万岁”等字于繁花缛叶这中,令不复见此等织文矣。次至三千铁佛殿,云普贤居此山,有三千徒众共住,故作此佛,铸甚朴拙。是日设供且曰祷于大士,丐三日好晴以登山。 乙末,果大霁,遂登上峰。自此至峰顶光相寺七宝岩,其高六十里,大略去县中平地不下百里。又无复蹊蹬,斫木作长梯,钉岩壁,缘之而上。意天下登山险峻,无此比者。余以健卒挟山轿强登,以山丁三十人,曳大绳行前挽之,同行则用山中梯轿。出白水寺侧门,便登点心坡,言峻甚,足膝点于心胸云。过茅亭嘴、石子雷、大小深坑、骆驼岭簇店。凡言店者,当道板屋一间,将有登山客,则寺僧先遣人煮汤于店,以俟蒸炊。又过峰门、罗汉店、大小扶舁、错喜欢、木皮里、胡孙梯、雷洞坪。凡言坪者,差可以口足之处也。雷洞者,路在深崖,万仞蹬道缺处,则下瞰沉黑若洞然。相传下有渊水,神龙所居。凡七十二洞,岁旱则祷于第三洞。初投香币不及应,则投死彘妇人弊履之类以振触之,往往雷风暴发。峰顶光明岩上,所谓“兜罗绵云”亦多出于此洞。过新店、八十四盘、娑罗坪。娑罗者,其木叶如海桐,又似杨梅,花红白色,春夏间开,惟此山有之;初登山半即见之,至此满山皆是。大抵大峨之上,凡草木禽虫,悉非世间所有。昔固传闻,今亲验之。余来以季夏,数日前雪大降,木叶犹有雪渍烂斑之迹。草木之异,有如八仙而深紫,有如牵牛而大数倍,有如蓼而浅青。闻春时异花犹多,但是时山寒,人鲜能识之。草叶之异者,亦不可胜数。山高多风,木不能长,枝悉下垂。古苔如乱发,鬖鬖挂木上,垂至地,长数丈。又有塔松,状似杉而叶圆细,亦不能高,重重偃蹇如浮图,至山顶尤多。又断无鸟雀,盖山高,飞不能上。自娑罗坪过思佛亭、软草坪、洗脚溪,遂极峰顶光相寺,亦板屋无人居,中间有普贤小殿。以卯初登山,至此已申后。初衣暑绤,渐高渐寒,到八十四盘则骤寒。比及山顶亟挟纩两重,又加毳衲驼茸之裘,尽衣笥中所藏。系重巾,蹑禀毛靴,犹凛栗不自持,则炽炭拥炉危坐。山顶有泉,煮米不成饭,但碎如砂粒。万古冰雪之汁,不能熟物,余前知之,自山下携水一缶至,才自足也。移顷,冒寒登天仙桥,至光明岩,炷香小殿上,木皮盖之。王瞻叔参政尝易以瓦,为雪霜所薄,一年辄碎,后复以木皮易之,翻可支二三年。人云佛现悉以午,今已申后,不若归舍,明日复来。逡巡,忽云出岩下傍谷中,即雷洞山也。云中复有金光两道,横射岩腹,人亦谓之“小现”。日暮,云物皆散,四山寂然。乙夜灯出岩下,遍满弥望,以千百计。夜寒甚,不可久立。

丙申,复登岩眺望,岩后岷山万重; 少北则瓦屋山,在雅州; 少南则大瓦屋、近南诏,形状宛然瓦屋一间也。小瓦屋亦有光相,谓之“辟支佛现”。此诸山之后,即西域雪山,崔嵬刻削,凡数十百峰。初日照之,雪色洞明,如烂银晃耀曙光中。此雪自古至今未尝消也。山绵延入天竺诸番,相去不知几千里,望之但如在几案间。瑰奇胜绝之观真冠平生矣。复诣岩殿致祷,俄氛雾四起,混然一白。僧云:“银色世界也。”有顷,大雨倾注,氛雾辟易。僧云:“洗岩雨也,佛将大现。”兜罗绵云复布岩下,纷郁而上,将至岩数丈辄止。云平如玉地,时雨点有余飞。俯视岩腹,有大圆光偃卧平云之上,外晕三重,每重有青黄红绿之色。光之正中,虚明凝湛,观者各自见其形现于虚明之处,毫厘无隐,一如对镜,举手动足,影皆随形,而不见傍人。僧云:“摄身光也。”此光既没,前山风起云驰。风云之间,复出大圆相光,横亘数山,尽诸异色,合集成采,峰峦草木, 皆鲜妍绚, 不可正视。 云雾既散, 而此光独明,人谓之“清现”。凡佛光欲现,必先布云,所谓兜罗绵世界。光相依云而去,其不依云,则谓之“清现”,极难得。食顷,光渐移,过山而西。左顾雷洞山上,复出一光,如前而差小。须臾亦飞过山外,至平野间转徙,得得与岩正相值,色状俱变,遂为金桥,大略如吴江垂虹,而两圯各有紫云捧之,凡自午至未云物净尽,谓之“收岩”。独金桥现至酉后始没……。


丁酉,下山。始登山时,虽跻攀艰难,有绳曳其前,犹险而不危。下山时虽复以绳缒舆后,梯斗下舆夫难著脚,既险且危。下山渐觉暑气,以次减去绵衲。午至白水寺, 则如故。 闻昨暮寺中大雷雨, 峰顶夕阳快晴, 元不知也……食后游黑水,过虎溪桥,奔流激湍,大略似双溪而小不及。始开山僧自白水寻胜至此,溪涨不可渡,有虎蹲伏其傍,因遂跨之,乱流以济,故以名溪。黑白二水,皆以石色得名。黑水前对月峰,栋宇稍洁,宿寺中东阁。


秋七月戊戌朔离黑水,复过白水寺,前渡双溪桥,入牛心寺,雨后断路,白云峡水方涨,碧流白石,照人肺肝,如层冰积雪。篮舆下,行峡浅处以入寺,飞涛溅沫,襟裾皆濡。境过清,毛发尽竦。寺对青莲峰,有白云、青莲二阁最佳。牛心本孙思邈隐居,相传时出诸山寺中,人数见之。小说亦载招僧诵经施与金钱,正此山故事。有孙仙炼丹灶在峰顶,又淘米泉在白云峡最深处,去寺数里,水深不可涉。独访丹灶,灶傍多奇石。祠堂后一石尤佳,可以箕踞宴坐,名玩丹石。寺有唐画罗汉一板,笔迹超妙,眉目津津。欲与人语。成都古画浮屠像最多,以余所见,皆出此下。蜀画胡僧,惟卢楞枷之笔为第一,今见此板,乃知楞伽源流所自。馀十五板亡之矣。此寺即继业三藏所作。业姓王氏,耀州人,隶东京天寿院。乾德二年,诏沙门三百人入天竺,求舍利及贝 多叶书,业与遣中,至开宝九年始归寺。……业诣阙进所得梵夹舍利等,诏择名山修习。登峨眉北望牛心众峰环翊,遂作庵居,已而为寺。业年八十四而终。出牛心复过中峰之前,入新峨眉观。自观前山开新路极峻斗下,冒雨以游龙门。竭蹶数里, 至一处, 溪涧自两山石门中涌出, 是为龙门峡。 以一叶舟棹入石门,两岸千丈岩壁,色如碧玉,刻削光润。入峡千余丈,有两瀑布,各出一岩顶,相对飞下,嵌根有盘石承之,激为飞雨,溅沫满峡。舟过其前,衣皆沾洒湿透。又数丈,半岩有圆龛,去水可二丈,以木梯升之,即龙洞也。峡中绀碧无底,石寒水清,非复人世。舟行数十步,石壁益峻,水益湍,急回棹。舟人云:“前去更奇!”以雨大作,加飞瀑沾濡,暑肌起栗,骨惊神 ,凛栗其不可以久留也。昔尝闻峨眉双溪不减庐山三峡,前日过之真奇绝。及至龙门,则双溪又在下风,盖天下峡泉之胜当以龙门为第一。要之游者,自知未游者必以余言为过。然其路险绝, 乱石当道, 将至峡, 必舍舆蹑草履, 经营步于槎牙兀臬中方至峡口。盖大峨耸顶,天下绝观,蜀人固自罕游,而龙门又胜绝于山间,游峨眉者亦罕能到,非好奇喜事忘劳苦而不惮疾病者,不能至焉。复寻大路出山,初夜始至县中。

这篇游记选自 《吴船录》 上卷,题目为编者所加。宋孝宗淳熙四年(1177) 5月29日,作者由四川制置使任所回朝,自成都至平江数千里,沿途寻幽探胜,饱览长江的佳山胜水,写下了一万七千余言的日记体游记《吴船录》。本文只节录了描写游历峨眉山的一段文字,时间是从农历6月25日到7月初一日共六天。在这六天的记游里,作者以细腻的笔触,精美的语言,具体地描摹了峨眉山的奇景,为我们留下了一份瑰丽多彩的长幅画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