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怀娟 | 为母亲送行

 时光捡漏 2020-08-03

您生活的笔记本

王怀娟

为母亲送行

       

今年的桃树开花,去年的燕子回家。可是,站在2019年的初春里,我这个飞行在外的小燕子却再也回不了家,那是因为母亲拆除了她亲手为我们搭建的小窝,关上了家的大门,背转身,决然地走向了另外一个世界。

母亲的离世,让我们兄弟姊妹猝不及防。没想到,竟然这样匆匆,又匆匆。她享年八十一岁。

的确,对于母亲,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却又无从说起,泣血垂泪,想起了关于她的一篇旧文,择要如下:

……

想想母亲的人生, 我的思绪就如波涛汹涌的大海般难以平静。

是的,关于母亲,我想说的太多太多,可每每提笔,竟又不知从何说起。

要说她的普通平常吗?

她的确很普通,跟普天下的农村妇女没什么两样。

小时经常爱哭,自小就被外婆抱养,从未念过书,家里的农活样样会干,做饭,洗衣,织布,绣花,村里过红白喜丧事时蒸的各式各样的面馍……凡是农村妇女所能干的活,她都能干 。

要说她的伟大吗?她又的确不平凡。

从未念过书,却能在受雇于乡镇的卫生院里为病人一副又一副的抓药,她所抓过的药方,比那时药房里所谓的“正式工”一天抓的药量还要多,而她只不过是当时卫生院里做饭的临时工而已。不识字,她就利用做饭的间隙把医生开的处方拿来一遍又一遍的看,请教别人那些难识的字迹。她真的很伟大,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艰难困顿的日子里,很少有人将即将分娩的妻子送到医院,而母亲,就成了乡间迎接新生命的天使,无论风雨交加,不管黑夜如漆,只要听到四里乡邻急促的敲门声,母亲就会立即背上那时简易的接生包,消失在我们茫然的视线中……

每每母亲说起这些,都会感叹良久,总说那时的人们胆子太大了,即使碰到难产也断然不去医院,至今,见到我们村里小一辈的几个女孩,母亲总会多看几眼,只有她知道,那是她当时拼了命才救下来的……为了救那些难产的婴儿,母亲常常会使出浑身解数,拍打,嘴对嘴的呼吸,直到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母亲才会瘫坐在地,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要说她的痛苦吗?

她的确比别人苦。

嫁给父亲时,爷爷奶奶已相继离世,父亲孤身一人,为了养家糊口常年奔波在外。没有依靠,没有帮衬,养育我们兄妹几个就全靠母亲一人了。我不知道母亲是怎样干完田间地头的农活,疲惫的回到家,然后再收拾冰冷的锅灶,来填饱我们哦哦待哺的肚皮,我只知道,如今的母亲早已没有了昔日硬朗的身板,病魔张牙舞爪地盯上了她:先是腰椎间盘突出的折磨,让她的双腿如灌了铅,寸步难行;继而是带状疱疹的光顾,使她周身如锥刺般疼痛,难以正常躺卧;然后是帕金森综合症的骚扰,让她常常会走着抖着,突然被钉在原地,无法挪动一步,医生说,这种病很难除根,只能维持原状。维持就维持吧,母亲,不怕。

可是突然有一天,母亲的肚子好痛好痛,难忍的疼痛让母亲狠狠的抓起自己的肚皮,想看看究竟是何方妖孽在作怪,忙乱中的三哥,将母亲送到医院,我和三哥陪着母亲做过各种冰冷的折磨人的仪器检查后,医生诊断为结肠瘤。开刀手术时,我们心里七上八下,生怕年迈的母亲会躲不过这一关。好在手术成功后做切片化验时,是良性。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母亲,泪眼迷蒙中,庆幸她又躲过了一劫。

可是,老天爷好像被阴霾遮住了眼。灾难又一次光顾了母亲。行动不便的她摔倒了,股骨头彻底粉碎,需要手术置换……我可怜的母亲,再一次经历了换骨的撕心裂肺……

那真是一段灰色的记忆,我无法忘记,每一次病痛的侵袭,都让我刻骨铭心的痛。背对母亲时,我常常会泪流满面,凝噎无语,我不知道上苍为何会这样久久地注视她,给她制造这么多的磨难……

而我又何尝不知道母亲的坚强呢?

人常说,人生的三大不幸,莫过于幼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而母亲,在她病痛晚年的时候,就经历了这样的磨难。当听到我二哥病逝的噩耗时,全家人都以为最不能承受伤痛的是她,所以迟迟不敢告诉她这个消息,怕这样的伤痛彻底击垮了她。但母亲就是母亲,她从我们连日来的言谈举止中,早已预感到了什么,只等我们最后的摊牌。她的猜测隐忍最终得到了证实后,竟然那么平静,我至今无法忘记,当时的母亲在三哥的搀扶下,艰难地走着,终于忍不住,只大声哀嚎了一声,便又被帕金森魔症死死地捆住了手脚,动弹不得。我知道,她已承受了太多太多的苦痛,再伤害一次又有何妨呢?我知道,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悲痛,她怕哀伤过度直接倒下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打击……所以,她拚命地挣扎,拍打自己僵硬的肢体,强打起精神,颤巍巍地挪着脚步,安慰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每一个人……可是,可是谁又知道,那段时间,每当夜深人静时,她是怎样艰难地辗转反侧,长吁短叹,泪洒枕边,难以入眠?我的平凡而又伟大、痛苦而又坚强的母亲啊,叫我如何不牵挂?

每每想起母亲的种种往事,我的心就像飘飞的蒲公英,散落一地。如今,母亲已年逾八旬,她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和遭遇,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每年冬天,我都有一个傻傻的期盼,期盼冬天不像冬天,就像期盼夏天飞雪满天一样。因为年迈的母亲已经不起大风大浪的折腾。可是2018年的冬天,却冷得出奇,连我都没有抵挡住寒冷的侵袭,频频生病,不能去照顾母亲……

在三哥和姐姐的悉心照料下,母亲又“熬”过了一个冬天,来到了2019年的春天!

正当我们 以为春天的脚步会牵引着母亲继续前行的时候,母亲却突然倒下了,什么也没说……

我慈爱的母亲啊,就这样离开了她牵挂的世界!让我拿什么来感谢您,我伟大的母亲!我能做到的,唯有披麻戴孝,泣血陪伴,送您安心上路!

母亲,您若在天有灵,一定感受到了十四日漫天飘舞的雪花,是上天对您的眷顾!连日来亲戚儿女的哭喊是对您深情的呼唤!母亲,您若心有灵犀,一定嗅到了鲜菊的丝丝幽香,品到了贡桔的甘甜滋润,那是我的好姐妹特意为您敬献的!母亲啊,您若地下有知,一定看到了我们单位领导和同事们在百忙中为您送行的身影!看到了我挚爱的同学劳碌奔波的辛苦!更感到了我年长的师友、可爱的学生、质朴的家长送您的真情!请原谅我,母亲,请不要责怪我在为您送行的路上,麻烦了这么多人!我知道,您生前最不愿意麻烦别人,总是有苦有累自己扛!可是,母亲,请您放心,在以后的路途中,我会秉持您的遗愿,继承您的坚强,感恩于这个世界的一花一草,一叶一木,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而丰盈!

母亲,请您安息!一路走好!今生为母女,来世还相依!

(仅以此文献给母亲)并再一次叩谢各位!

2019年正月二十日垂泪作此

作者简介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