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捡漏 / 待分类 / 李晓燕 | 女人的坤包

分享

   

李晓燕 | 女人的坤包

2020-08-03  时光捡漏


大凡是女人都会有几个或者数十个包,不同季节不同服装,搭配不同的包。手提的,斜挎的,单肩的、双肩的应有尽有。我的包也不少,鞋柜上方一溜儿全是。我的包不管什么造型,功能基本一致,那就是除了不装化妆品,别的什么都装。

一次放学买了东西,打电话让先生帮忙拎包。过了马路他就看见我了,手提包里鼓鼓囊囊,原来里面装了一个红心大萝卜。他说,拜托,萝卜也是在包里装的吗?我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装里面正好。他说,你看与你的着装协调吗?我笑笑说,不光装菜,还有别的。他接过去一看,还真是,跟个菜篮子差不多。

我的手提包什么都装,就是不装化妆品,平时也不怎么用那些瓶瓶罐罐。家里要是有什么好吃的,我会装包里,和同事一起分享。走到街上,碰到一些零碎的东西,买了也会装包里。包里也经常会装了一个两个塑料袋,去了超市就不用再买袋子。

经常会在地铁或者饭店 ,看见一些女士,打开包,从里面取出小镜子口红眉笔之类,修饰一下容颜或者补补妆什么的,就知道女人的包里一般是装化妆品无疑了。女人的包,既是一种实用的需要,也是一种与服装鞋帽相配的装饰。当包成了女人生活的必须,就会有商家花样翻新的为你的喜好费心。我虽然也去品牌店看,但消费也就是几百块而已,太贵的我从不买。先生也曾给我买过几个值钱的包,但我想装啥就装啥,从没有因为贵而特别爱惜。包和其他的东西一样,贵与贱都是身外之物,它都是为人服务的,所以没有必要看重它,只要舒服就行。

对于职业女性而言,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或者礼仪使然,一般都是略施粉黛,更多的是素面朝天。所以她们的包里,除了钥匙,纸巾之类外,没有那么多的瓶瓶罐罐。前两天见到一位熟人,她面容光鲜,虽然她的孩子也已经上大学了,但她依然像洋娃娃一样,脸上的光亮太不真实,我真不敢想象,某一天,她如果不再注射玻尿酸或者人胚胎蛋白之类,她会成为什么样。还有一位,因为早年用化妆品过度,她脸部已严重灼伤,就像被化肥或者大火烧焦的土地,不忍卒读。相比而言,那些素面朝天的,让人觉得更真实,更愿意亲近。作家毕淑敏说过,“化妆品不过是一些高分子的化合物,一些水果的汁液和一些动物的油脂,他们同人类的自信与果敢实在是不相干的东西,犹如大厦需要钢筋铁骨来支撑,而绝非几根华而不实的竹竿。”很多人愿意看新闻发布会,并不一定是关心政治,更多的是愿意看看傅莹。瞧瞧她那一头白发吧,再看看她眼角的皱纹,她没有刻意修饰,却有掩不住的高贵与优雅。她的气质,她的谈吐岂止是倾国倾城而已?

人就像一棵树,一朵花,一支草,有芳华四溢之时,也有枯萎凋零之际,是自然规律,也是无法抗拒的法则。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为何要把自己隐藏在粉脂和油彩的后面?

一个成熟的女人,首先是真实的,自信的。她上班的脚步吧嗒吧嗒太匆忙,所以不在乎手里的小包是否得体。她下班后想的是厅堂的饭菜,所以包里就装了厨房的烟火。她也许不懂LV或者DIOR,但她永远知道,儿子爱吃什么,先生不爱吃什么。成熟的女人,她的包里装的是自信和温暖。

毕淑敏也是一位素面朝天的女人,她从不化妆,但这并没有影响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内科主治医师,国家一级作家和职业心理咨询师。不管用多少脂粉和油彩,我相信都不会描绘出这么美丽优雅的光环。当我得知她的包里也常常装了豆腐的时候,你也就不会再为我包里装了红心大萝卜而奇怪。

作者简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