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珉 / 说文论道 / 陈嘉珉:邓名先生自由诗集《煮雪》读后(...

分享

   

陈嘉珉:邓名先生自由诗集《煮雪》读后(丙)

2020-08-03  陈嘉珉

(原载邓名著《一诗一吟》,上海三联书店2020年6月第1版)

丙  价值作品

有一类诗歌,与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价格作品”不同,他本身是“价值标杆”,是“价值作品”,是从“道”流出的见性文字,用数字表示即是“一”,即《道德经》所说“道生一,一生二”之“一”。这类揭示道法、究明真谛,且有益养心养生、延年益寿的价值诗篇,是中华文化精髓最重要的载体之一,虽然相对数量不多,但绝对数量不少,并且诗脉不曾断裂、枯竭,故而加持了中华文化的悠久传承。试举几位作者如下:

贺知章——在唐朝二千二百多位诗人中,最长寿者是贺知章,他生性达观、个性幽默,其诗作多是言语中道的“价值作品”。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描述了贺知章的浪漫可爱:“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醉酒从马上摔下来,掉到井底照样睡大觉,这就是无拘无束、修得大自在的贺知章。他86岁请为道士,告老还乡,写了著名的千古绝唱《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从贺知章道士长寿的因缘看,可以反证出前述唐朝15位诗人活得不长的缘由。

虚云——这位20世纪50年代的世界寿星,倓虚大师赞其“挽滔天之狂澜,享百廿之遐龄”、“悟证之伟大高深为近千年来所罕见”。虚云不仅是一代高僧,同时是一位伟大诗人,他留下近八百首诗偈,每首都是见道见性、了义究竟的“价值”佳作。如《鼓山雨后晚桃》写的“雨醉山初醒,寒光入座微”,《拄杖》写的“采得一藤活似龙,半敲风雨半敲空”等,都是我曾经过目不忘、记忆犹新的经典句子。这些明心见性的“价值”诗句,不仅可以助持个人修行,而且还有许多重要的世俗功用。如我给人看四柱,就把虚云《年月日时歌》中的“一日复一日,切莫较得失”、“一气走到家,端坐空王室”等佳句,作为困局解法推荐给顾客。《南华寺河流改道》这篇杰作,也是我常用的风水指南和化煞妙法。其中所写“风雷并吼地灵惊,滂沱一夜到天明;开门另辟新世界南岸河成一字形”,记录了虚云大师调理南华寺风水的工程杰作,具有感天动地之伟力,一夜之间便把“冲涌有碍”的河道流向化解完毕。

虚云还是得道养生家。做养生家不容易,第一个指标是要活得长、活得健康。例如一个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70岁医学养生家,他没有资格给一个80岁的农村老妇人讲养生课,因为他不一定能够活到80岁。虚云大师健康地活到120岁,并且是见性成佛、得道成仙之人,所以是人类历史上最称职、最合格的养生家。他的《卧病偈》写道,“通身自是还元药,一念无非寿世方”、“不资药力资神力,只此伽陀大药王”,认为治疗身心疾病的最佳良药,都在自己身上,而不需外求。邓名先生在持桩习拳、援武入道的实修体证中,证到人天合一之境,提倡通过修持浑元养生桩来开发自身的疗疾大药,这个思想跟虚云大师是完全吻合的。笔者跟随邓名先生学习大成浑元养生桩,为此专门写了一首《站桩》偈:“身是自药不外寻,站桩捣炼即大成;虽是年老岁已暮,脚踏实地草自春。”

林庚——20世纪90年代初,我常在北大图书馆看书,无意中翻到林庚先生一首自由诗:“夜走进孤寂之乡/遂有泪像酒。原始人熊熊的火光/在森林中燃烧起来/此时耳语吧?”这是全诗的开头两段。这首名为《夜》的诗,轻轻静静地把我抓住了。于是循迹追踪,在北京大学出版社购到林庚先生的《问路集》,几乎一口气读完这本30021万字,诗选和诗论为一体的白色线装书。林庚诗作的时间跨度很大,从1931年写到1981年,长达半世纪之久,跨越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但知行合一、人天合一的“道”理一以贯之。林先生被称为“喧闹时代的隐退者”,这位百岁老人在九十华诞祝寿时,有人请教他长寿之道,他说第一条是“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林先生这种心不随境转、淡泊名利童真乐观的世界观和高洁品格,始终贯彻在他的诗歌创作中。我在林庚作品中,第一次读到自由诗的文字之美,以及无一字言道而道在其中的意境韵味。

我读邓名的自由诗,句式、意境很像林庚的诗,有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明显感觉。但邓名先生却从未读过林庚教授的诗,或许这就叫道交感应吧。

多年来会偶尔有意无意旁观文坛,追寻这类意涵中道的“价值作品”,但无一所获,所见多是在“价值杠杆”之上下波动的“价格作品”,其意或老阴、老阳,或少阴、少阳,难见意蕴深厚的中道“价值”佳作。当我认识邓名先生,发现邓君喝酒不醉、运动不累,交往平易近人、博爱宽厚,打拳援武入道、应机无住,经商如来如去、自在利人,写作拈墨随意、出神入化,是我所知世界上第一个把从商、写诗、书法、饮酒、打拳、教学集于一身化为一体的人,于是就决定向他学习大成拳浑元养生桩,并决定研读他的全部诗文作品。我把他的诗作专门存放在电脑和手机里,有时打印出来随身携带,不时当作经咒一般诵念,发现邓君诗作就属于这“一”类“价值诗篇”。近读邓名先生《煮雪》诗集,有一种“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心应觉感,故赋偈曰:

见道诗章何处寻,诗落邓家数邓名。

行者行到究竟处,逍遥台上听仙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