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读书 / 待分类 / 《人类简史》共读第1天 | 悦读读书会

分享

   

《人类简史》共读第1天 | 悦读读书会

2020-08-04  悦读读书

本月起,读书会共读《人类简史》,领读者为——娜娜书友。从今天开始,我们将精选共度群内的打卡内容,以飨读者。

@娜娜 领读

《人类简史》共20章,我们计划用20天读完,一起回顾人类的发展历程。希望大家能建立起与以往了解的朝代王国更替史不同的“大历史观”,与作者一同从历史学、生物学、基因学、人类学、科技、政治、经济等学科,站在更高的视野来看待、了解人类史。

第一天共读,我们先来翻开第一章《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从135亿年前大爆炸发生,到7万年前,智人消灭了人属其他兄弟,开始创造文化,人类的祖先在进化中逐渐爬上了生物链顶端。这些变化是如何形成的?

问题

1.智人大脑的进化与直立行走,给人类带来哪些影响和改变?

2.从生物链中端跃居顶端,智人仅用了几十万年就完成了进化。而狮子老虎等爬上生物链顶端进化了几百万年。请设想一下,突破常规的飞跃可能有什么后果?

@carrie

从看完高毅教授的序开始,我就知道作者的论点会令我十分信服。从宏观角度出发,把视野拉长,站在“上帝”的高度上,不把人类特殊化,不贴上“高贵”的标签,不以人类为中心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阐述,一定会还原一个客观的人类史。

第一章,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对,人类,首先只是地球上的一种动物,其次也没什么特别。这点上我与作者的价值观十分投契。地球上本有多种人种,为什么到今天只剩了智人孤独在世?还没看第二章,但我隐约闻到了血腥的气息。

 人类并非善类,不光会对其他物种痛下杀手,也是地球上除了黑猩猩之外唯一会对同类大肆屠杀的物种(看了人类简史大家一定知道黑猩猩与我们也是近亲)。期待后面的章节为我们揭开智人如何一步步统治世界的真相,但在揭开真相的同时,当我们面对那些祖先杀掉同宗同源的近亲物种的历史时,作为一直笑傲食物链顶端智人后代的我们,会不会感到一丝丝孤独和悲壮?

回答今天的领读问题:                    

 直立行走对人类而言太棒了:让人类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从而躲避危险发现猎物,解放了双手去制造工具和劳动,这种进化上的巨大胜利其实完全可以弥补肩背和颈椎病,毕竟这两种病保养得当也不是必然的,但是人类不直立行走,那我们今天就还是跟猩猩猴子一起在丛林里比邻而居。

要说造成女性难产也基本被解决了,现在全球的人类难产产妇死亡率可能比黑猩猩产妇们还要低。人类走到今天的地球统治地位,应该好好感谢那个第一个直立行走的祖先。

第二个问题:人类突破常规的飞跃带来的后果?这是全球性悲哀,我作为一个人类也不想这样......环境污染、物种灭绝、资源透支....人类请慢点走,请等等你的灵魂....

@张勇

哲学三大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好吧,别的回来再说,我现在就想知道我是从哪来的?

600万年前,有一头母猿产下两个女儿,一头成为黑猩猩的祖先,另一位成为我们伟大人类的祖母。(以后见到黑猩猩不可亵玩焉)

最早的人类从大约250万年前的东非开始演化,祖先“南方古猿”。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足迹开始遍及北非、欧洲、亚洲广大地带。开始有了“尼安德特人”等,不一一赘述,因为都是打酱油的角色。我们的祖先是“智人”。

物竞天择,智人成为统治世界的族群。

既然是“智人”吗,脑袋一定要大(脑量大),然后直立行走(高瞻远瞩,解放双手),从而发明、制造、使用工具,加社交(协作),智人愈来愈强大。

智人从食物链中到顶端的大跳跃,靠得不是像黑猩猩一类的肢体力量的强大,而是头脑与解放出的双手创造和使用的工具的强大。

@百合小巷

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有些小小的兴奋,像是偷窥了大人秘密的孩子,我站在宇宙的时间轴上,跳出狭小的空间,像翻书一样翻阅着人类的历史,或喜或悲,或忧或怒。

 "有较大的大脑,会使用工具,有超凡的学习能力,还有复杂的社会结构。这些优势使人类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动物。"用火,让人类与其他动物有了明显不同,虽然动物能够利用风和海流,却无法控制这些自然的力量,然而,人类掌握了这种不会受自身力量所限的能量,很多发展便是水到渠成,智人有了独特的语言,所以能够征服世界。

关于突破常规的飞跃,想起几年前的一篇随笔里的一点思考,摘要部分如下,或许读完本书,会别有思考。

 ''日出、日落,一片落叶从树梢坠向土地的进程中,河流中下游平原开始出现了大规模的聚居区,野蛮失色,文明受宠。农业技术的创新带来了劳动分工,商品交换雕琢了贸易的雏形;工业兴起,经济发展带来的剩余价值进一步刺激了城市化的进程,技术的成果如婴儿的啼哭,破晓了一个新时代的黎明。

时钟滴答摆动,物质与财富的魔咒使更多的人疯狂的挤向城市的中心,车来车往,人来人去,宴会、攀比、创富、GDP,城市变得愈加紧迫起来,生产而非生活成为核心和一切目标的指向。

当某一事物开始占据主流,老朽的过程就开始了,政治上叫寡头,经济上叫垄断。竞争在某些舞台上被迫退场,资源分配不均,发展开始走向畸形。声名、金钱、荣耀变成标尺,城市给每一个奔波其中的人一箱子的面具,会议、酒宴、演出…为争名逐利身不由己却依然前赴后继。

于是,离城市的中心越近,离自己的内心便越远。城市,变成了一个大怪物。

在某一个躁动仍有余温的城市夜晚,时钟突然摆停,这个星球的上空,漂浮着怎样的繁荣与凋敝,喧闹与空寂?

于是,在这个大怪物曳尾之际,一部分清醒而又独立的人选择了逃离。

他们内心强大,不涉主流,享受宁静,自得其乐。不刻意与别人一致,也不故意与别人不同,能放弃主流价值而自醒,远离名场而自新。与城市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与乡土保持亲密融洽的联系。追求的不是比别人更好,而是更像一个人本身。

当无力打败这个怪物,那就成为一个怪物,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抗拒成为他们。

强大的个体改变整体,万物乃至人类得以进化。强大的个体不一定是领袖,他们可以是异类,比如第一只站立行走的猴子。假如一个浮躁的消费主义时代将人类引向毁灭,那么异类就是一种救赎。他们或许以不情愿的方式在城市的边缘留下补白,提醒人们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离城市的中心越远,离自己的内心就越近。"


@雉雉

思考的代价是什么?我们的大脑消耗了更多的能量,肌肉必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得到更多的眷顾。看起来大脑变大更不利于我们人类的发展,但实际上是我们另外的一个进步直立行走帮助我们解放了双手,用眼睛看到草原上的潜在风险,大脑负责分析危险系数,然后我们的手部肌肉再次强化,不适为了移动是为了创造工具。

听起来,人类的大脑称霸了所有的动物,但我们的婴儿和幼儿却因为母亲盆骨的缩小而在母体里得不到发育完全。因此,人类会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里需要他人的照顾。但人类的可塑性也就因为这一点而变化巨大。

因此养育之恩要远远大于生育之恩。此外,一些直男癌们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因为所有的雌性动物分娩得很简单就无视女性的分娩危险。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哺乳动物的一个方面,你也可以看成是上帝偏爱人类的代价。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