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读书 / 待分类 / 星光战士 | 悦读

分享

   

星光战士 | 悦读

2020-08-04  悦读读书

哈哈

头号玩家

Ready Player One

1

聊聊电影

电影头号玩家的上映,使得很多人都跟着热血了一回,无数的彩蛋和致敬,似乎每个人都会被不断击中,从破体的异形,到可爱玲珑的hellokitty,再到反派操纵的机械哥斯拉,再到从天而降的元祖高达,即使我的储备如此小,还是被震撼的睡不着。

但是睡不着归睡不着,还是不太能释然的是,既然是无数的致敬,为何一直没有出现奥特曼的身影,可以说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中,多少会参与进来的一系列,而又毁誉参半,即使在原著小说中,最终战败机械哥斯拉的是帕西法尔用贝塔魔棒变身而成的奥特曼,斯派修姆光线和八分光轮干脆利索的解决了嚣张的机械哥斯拉。

(图为2007年剧场版致敬初代奥特曼的硫酸脸造型皮套)

输入

偶尔聊起最近在看的东西,因为会怀旧,也觉得自己作为成年人,不同的视角会带来新的感触

所以偶而翻出一部老的动漫,从头从剧情和设定看起,每每谈论时候说出奥特曼,都会有朋友笑着说小朋友还是长不大啊,这么幼稚的你还在看啊。

而在我看来比较可悲的是,在对这个系列没有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就打出了幼稚的定义,是对自己和作品的不负责。影视剧集的完整评论是建立在背景设定,拍摄手法,叙述连贯和剧情设置之上,缺少任何环节,都不能有底气的说自己对这部作品是了解的,这也是为何近年的影视评论质量低下,仅仅把评论的言调重点着墨于吐槽,是片面和轻率的。所以这也是限制了许多优秀作品的广泛传播。

奥特曼(Ultraman)系列从1966年诞生至今,其作为特摄的形式和英雄的题材,至今依然粉丝团体巨大,圆谷曾经的成功和辉煌也并非偶然,而今被万代收购逐渐丢掉了自己的奥特之心让整个系列的走向真正的变成子供向和卖玩具的宣传,也只能说让众多奥迷内心为之遗憾和惋惜。在圆谷英二开启的这个巨大的世界观中,无数的孩子因此受益,成为人生中十分珍贵的回忆。

儿时多看打斗,少时钟情特效,彼时不黯生之多艰,此时却收获颇丰。年少时曾幻想拿起神光棒(官方设定叫火花棱镜)变身拯救世界的少年们,只要曾经的奥特之心还在,你们仍旧是这个世界真正的英雄。

在有了1966年划时代的宇宙英雄的出现后,次年,赛文奥特曼又以新的姿态出现,无论从造型,怪兽设计以及哲学含义层面观察,圆谷都倾注了巨大的心血,也无愧圆谷英二特摄之神的称号,以及金城哲夫完美的配合,使得赛文在50年后的今天,打破了一贯的奥特曼风格,当奥特曼不再和怪兽以及宇宙人搏斗,而是作为更强大的力量出现一击必杀,那么人间体的遭遇和迫使他变身的缘由,就在剧中显得更为重要,也非常引人深思,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个似是而非的世界,心怀不轨的外星人靠着信息来入侵我们的世界,甚至委托外星人进行本土或星际侵略的竟是人类自己,当每个人都依靠外在物质来强化自己那些可有可无的性质,这个世界,还存在实质的东西么?有,一个女人对爱人的思念,竟然穿过了平行世界的障碍,为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呼唤来了救世主。终于在这个系列中,圆谷给我们抛出了一个命题:人类值得被歌颂吗?这个世界究竟是不是需要救世主?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当几部奥特曼连续下来,奥特曼的剧情可是深入人心之时,圆谷于1974年给这个系列做了个转型,尝试把剧情和设定改变,虽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潮,但是好的剧总是在毁誉中沉沉浮浮,又会随着时间的洗礼下,越发光辉,这就是雷欧(Leo)奥特曼的诞生。与众不同的在于,雷欧是L777星云被侵略后的孤儿,孤身来到地球,因为与赛文的约定而守护地球,在我眼里,雷欧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的成长史,没有强硬的家庭后台,没有绚烂的光线技能,只靠不断的训练突破自己,只用近身格斗生生打死怪兽(类似环太平洋中的跟怪兽搏斗方式),即使到了最后身边的人都被消灭了,仍旧坚定不移的孤身奋战。在变强的途中也好,在不断前行的路上也好,人总是孤零零的踟蹰,就算是良师和密友,也只是阶段性的引导和陪同,若是自己都放弃了自己,那还拥有什么呢?终于从栖身之地变成了第二故乡,当雷欧真正的归属了地球,他也终于带着期待和遗憾,开始了守护之旅。

昭和天皇之后,迎来了平成年代,奥特曼系列自然也揭开了新的篇章,当奥特曼再也不是来自于M78星云的光之国,不再是仰望时幻想的英雄,还能是什么呢?圆谷再一次给出了自己的设定。90年代初,在日本的经济开始不景气的时候,圆谷却把眼界放到了更远,转而思考人与人之间的纠葛,人与宇宙之间的联结,以及人与地球之间的互关。

输入

那一句新的风暴

已经出现

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一下子拉回了20年的回忆,就是在那几年,迪迦席卷了几乎假期的电视,作为3000万年前超古代文明的光之巨人,迪迦打过宿那鬼,也在露露耶(取材自克苏鲁神话的拉莱耶)击败过黑暗大邪神加坦杰厄(改自克苏鲁的大儿子加坦诺托亚),主角真角大古在思考自己的使命时,那句在作为奥特曼之前,我首先是个人类堪称经典,也正是如此,迪迦在绝地之中可以连接世界所有的人,只要人类的心中有光,迪迦就可以闪耀,所以迪迦是人类之光。即使如此,人类对地球的破坏还是使得越来越多的怪兽出现,而迪迦一己之力守护这颗星球是孤独的,幽怜说奥特曼不会干涉人类的选择,3000万年前人类沉浸在齐杰拉之花的麻痹中不可自拔导致种族全灭,奥特曼不会给人类救赎,只有自我救赎才是人类延续的唯一方法。

在迪迦的使命结束后,超级胜利队员飞鸟信遭遇了来自宇宙的迷之光芒,得以化身成新的光之巨人戴拿(Dyna),充满活力又鲁莽自我的男生,却在和奥特曼的并肩战斗中,逐渐成长到独当一面,然而在最终决战中,来自宇宙之间的光芒,却没能逃脱黑洞的束缚,消失在宇宙深处,飞鸟的那句我会回来的,让假戏成真,无论是戏中的女主由美村良还是戏外的演员齐藤理沙,都至今未婚的等待飞鸟的回归,也许可以说是一见误终生,正是悲剧的结尾,才成就了戴拿的地位,那些来自外部世界的,也许终归会回去,我们的那些擦肩而过,都变成了几十年间弥足珍贵的回忆,有些人的归宿是山海胡泊,而我们的起点是星辰大海。戴拿作为宇宙之光,至今仍能在星际间,照亮很多奥迷探索黑暗的道路,给与我们初心不变的勇气和只想守护你的强大。

如果地球有意志,他会怎么样呢?谁能代表地球的意志?技术死宅我梦的探索,终于找寻到了大地的意志——盖亚奥特曼(Gaia),在地球环境不断恶化之中,人类的扩张和自然的缩减,使得人与地球的关系岌岌可危,再加上宇宙中虎视眈眈的破灭招来体,盖亚还是给我们交了一张满意的答卷,人类在自然的面前需要妥协和改变,互相尊敬才会使种族更加强大,当大地赋予人智慧和力量,再次站起来的盖亚奥特曼,就是这颗星球,自生的强大守护神。作为地球之光,强力的守护这这颗星球上,众生平等的每一个生命。作为鲜明的环保主题,甚至出现了极端的净化机器,净化空气,高温火山和植物净化,为了防止地球的生命不再受到污染、冰河和干涸的威胁,而对于扩张领土的人类,地球的防卫机智不断的入侵,虽然奥特曼的出现终会拯救,但是不寒而栗的是,当人类狂妄的以为自己可以替地球做主,破坏了地球的自愈能力,那一刻,该是多可怕。

每部奥特曼中,都会选择有勇气的不同寻常的人来做人间体,他们都会在关键时刻正义感上线,化身无所不能的战士,打倒强大的敌人保护人类,没错,保护这颗星球只是个美丽的谎言,人类不能死,领土不能被侵占,不能受到威胁,一点,甚至一点,也不能。

终于迎来了新的变革,一部可以算是严格电视剧的奥特曼诞生——2004年的奈克瑟斯(Nexus),当奥特曼具有了自主意识,可以随意附身在任何人身上,当每次战斗的伤害都反馈到了适能者身上,每经历一次变身和战斗,适能者就离死亡更进一步,那么作为人类和奥特曼,还有没有继续奋斗下去的意义?这个系列的几位适能者都给予了我们他内心的答案。真木舜一为了让重病的独子能飞上蓝天,明知会死仍旧会继续战斗,战斗后死去。

姬矢准作为战地记者目睹了太多的战争和死亡,但是当异生兽来临,依旧会不断的化身去战斗,不知自己为何或者的怜,只要在战斗就会忘记死亡,为了报仇而不断偏激的风,都作为奈克瑟斯奥特曼去完成自己的夙愿和坚持,每次的坚持都在消耗鲜活的生命,让自己的身心趋向崩溃,终于,无数次在黑暗中站起来的那个人,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因为痛苦,所以深刻,靠着希望而活,被异生兽和黑暗扎基无数次粉碎的希望,却靠着苟延残喘和灰暗坚持下来,当得到了人们的声援,作为最终的适能者,孤门一辉的崛起,使得成年形态的奈克瑟斯进化成了传说中宇宙诞生的第一道光——诺亚(Noa)奥特曼,而具备了在整个奥特曼世界观中面对最强大的反派黑暗扎基的时候,那种压倒性的实力打击。

自己的人生不断的被设计,即使身边的大家都过得很艰辛,也会互相扶持给予温暖和光吧,只有经历的锤炼多了,没有选择颓废而继续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活,就一定会迸发出可以冲破黑暗的力量,在自己的世界中,足以打破时间和空间的束缚,直达人生的新纪元,用信念做成的方舟,会让自己在大洪水中安然栖身,自度度人,这也是诺亚的行为。所以光是纽带,会不断激励人坚定的走下去属于自己的道路,这份感情和信念,会在新的适能者中,不断传承下去。

这一个系列一直都有个共同的定位——空想特摄,凭借想象而得出的特摄题材,虽然很多人的印象里,特摄片约等于动画,也是因为国内并没有很好的特摄片导致,然而很少人知道,特摄场景的出品是如何艰辛,把一座城市微缩到摄影棚中,精细到每个街道和比例都一样,在我们眼中视为精致艺术品的房子和车辆模型,可能一集拍摄变因打斗情节而破坏殆尽,甚至因为一个镜头需要反复建造和破坏,制片方需要找到身型比例和肌肉分布符合的皮套演员,穿进紧贴着皮肤的皮套中,真真切切的打斗和挨打,倒下,空翻,受攻击而压碎大楼模型,水中战斗而卧倒,以及反反复复以求达到最好。

摄影手法也是叹为观止,明明是微缩模型,什么角度可以拍出感官上就是高楼大厦,那穿着皮套的真人,就是50米的巨人,而不用渺小的人去做对比,如何用单元剧的形式,25分钟去讲好这个故事,还要让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各有不同的观感,几十年来圆谷早就给我们拍摄了非常优秀的特摄作品,而在自诩成年人的嘴中,却以“幼稚”还略带嘲笑的一带而过,恍惚没有搞清楚是孩子太真实,还是大人太自欺。而深入的去看,类似女权、反思二战诸如此类题材也是穿插发生,即使拿到现代,也是很值得深思的话题,并且上世纪70年代的作品中不难发现,日本平民家庭的配置已然和近些年国内家庭的配置相差无几,而镜头中的40年前的日本,也是那么的繁荣和昌盛,也正是如此,成长中的我们在看时才能感同身受,并没有很大的物质代沟。而当我长大,终于真真正正的看懂了很多圆谷无声的控诉和拼命想传达给观众的思想。

作为空想出来的来自星之光的战士,有点应了迪迦奥特曼49集的剧情,圆谷英二安慰写不出剧本的金城哲夫说,金城,也许我们需要一个英雄。不得不感谢他们为我们的人生留下的数十位光的战士的回忆,有喜有悲,他们的成长陪伴着我们的成长,只要内心有爱,每个人都可以做拯救世界的奥特曼,内心慈爱,也可以做不败的勇者,直面黑暗,才能化不可能为可能,我们容身的这颗地球,也许在宇宙中并不唯一独特,这颗星星也沐浴光芒,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生命。不知从哪一刻起,我们竟忘记了儿时的抱负,不再想变身成无所不能,好像3000万年前就早早的丢掉了奥特之心,有人定义为成长,而在我的眼中,却如死亡。也许再也不会有经典的作品出品,圆谷早晚会被淹没在时光的浪潮之中,但是曾经几十年的奥特曼,却永远在许多儿童的心中发芽,在许多成年人的心中茁壮,也许有一天仰望天空,忽然心底生出一个想法,指着某一颗最亮的星,觉得,这就是我从少时找寻很久的,奥特之星吧。

作者简介

千手木木入慧:中二青年,爱好单调,手残志坚,稀松马虎,但是有片颗上进的小心思,希望日有精进。

编辑:紫星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