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金瓶梅》共读集锦02 | 悦读读书

 悦读读书 2020-08-04

十月共读

金瓶梅

《金瓶梅》

原作名: 兰陵笑笑生

出版社: 南洋出版社

领读者:跑跑单车

领读者说

第六回

明代社会管理基本是到县即止,再往下的乡、甲、里等,都是实行民间自治,以乡民公约的形式体现,只有在出现“奸盗、诈伪、人命重事”时,才由官府出面。

所以武大被打,苦主不告诉,官府是不会来的。人死了,仵作就得来验尸。西门庆一封银子,武大化作青烟,武二也没了用银针验毒的机会。

西门庆喝鞋杯酒,充满了性暗示和幻想,与此类似的还有处女采茶、日本的口嚼酒、欧洲的束腰、非洲部落的颈圈等。

宋代之后,程朱理学盛行,对女性的束缚越发严苛,裹脚就是其中一个表现。女孩从四五岁就开始裹脚,逐渐将除大脚趾之外的脚趾弄骨折,弯到脚掌下方,这样女孩就不能走远路,也干不了什么重体力活儿,以此显示家教好,条件优越。

因为这个脚真的不好看,女人不愿意示人,甚至婚后都不愿意给丈夫看。三寸金莲因为神秘让男人好奇,也就成为了性的象征。

本回问题:女性的审美和男性的审美有何不同,整容隆胸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男人?

第七回

前六回紧着写潘金莲,按说这回该娶亲了吧,没想到笔锋一转,出了个孟玉楼。

莲出淤泥,瓶栽梅花,玉楼人罪杏花天,这杏花别有一番烂漫之趣。

西门庆找孟玉楼,是为了钱,薛婶说亲是为了钱,杨婆子和张四也是为了钱,孟玉楼无论是否看上西门庆,恐怕都躲不过被嫁的命运。

杨婆催嫁,张四劝止,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那么孟玉楼为什么一看到西门庆人物风流,就酥了身子,非要嫁他不可呢?

她在回答张四问题时,已经把前后想得清楚,就是她自认为可以笼络住西门庆,可以和其他妻妾争胜。

另外,不嫁西门庆,这个家她也守不住,没有亲戚可靠,小叔终会长大,所谓“公壮叔大,当嫁不当嫁”。西门庆有钱有权有貌,相当于现在的富二代,不嫁他又该嫁谁。

在这里多说一句,孟玉楼多有钱呢?两张南京拔步床,几百桶的松江贮丝布。拔步床大家可以百度一下样子,那是相当的华贵。西门庆算有钱了吧,大姐嫁给陈经济,陪嫁还是挪用了孟玉楼一张床。这个床的故事后文还要出现,大家留意吧。

金莲善琵琶,玉楼弹月琴。这些都是为了后文的伏笔。月琴又称阮,有悲愤意,喻玉楼为西门庆所辱。

本回问题:郎才女貌,这个成语说出了中国普遍认同的婚恋观,您的婚恋观是怎样的?

第八回

上回插入了孟玉楼一节,娶到家里,文字戛然而止,孟玉楼和吴月娘的关系,跟西门庆的恩爱一概不提,为啥,潘金莲还等着呢。

可是写金莲时,又不冷落孟玉楼,笔笔都带到她身上。真是一笔都不浪费啊。

迎儿是个可怜人,自幼失母,在12、3的年纪,就伺候潘金莲,每日被打骂。武大自顾不暇,也没有办法护住孩子。可能是被打怕了,也可能是被打傻了,潘金莲去王婆家和西门庆淫乱,武大卧病在床,迎儿都不敢给武大水喝。

再之后,潘金莲和西门庆在自己家作乐,也不避着小家伙。武二回来,迎儿不敢说实话。而武二只想着给哥哥报仇,同样没管迎儿死活。幸好,她还算得了善终。

第一回里说,潘金莲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这几回,慢慢写出了她都会什么。

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出潘金莲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这种坚韧顽强是其他女性角色做不到的。

武大百日,要做水陆道场,这是佛教里超度亡灵法事的称谓,全称是——法界圣凡水陆普度大斋胜会。来的和尚,一听就知道屋里在干嘛,和尚也不是什么好和尚。

本回问题:了解中外丧事礼仪,汉民族的丧事礼仪反映了怎样的生死观?

第九回

金瓶梅是将《水浒传》中第24-27回中的武松故事拿来,演绎出了一段新事,其中一些话语抄自《水浒传》。有人说金瓶梅可能和《水浒传》都来自于同一个母本,不是没可能,只是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金瓶梅的成书时间是一个谜,最早关于金瓶梅的记录是公安派文人袁宏道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写信给董其昌,说“《金瓶梅》从何得来?伏枕略观,云霞满纸,胜于枚生《七发》多矣。后段在何处,抄竟当于何处倒换?幸一的示。”

后来其弟袁中道写日记,其中提到,思白(董其昌)曰:近有一小说,名《金瓶梅》,极佳。可见该书应成文于万历年间,和《水浒传》差了有100多年。

《金瓶梅》引用了《水浒传》的故事,还借鉴了《如意君传》的描写,可在后文得见。

本回书里写到了西门庆女人们的样貌体态,之前各回不说,孟玉楼来没写,专等潘金莲,以她的视角,将各人情况一一评说。众人聚首,接下来必将开始争风吃醋,恃宠而骄的好戏。

本回问题:明代地方政府组织形式是怎样的,公务员队伍里都有谁?

第十回

西门庆为弄死武二,送给了知县50两银子,这是什么概念呢?

关于银子的购买力问题,历来众说纷纭,要考虑到年代、地区、丰歉等问题,第58回,应伯爵说4钱银子可以买一石七八斗米,够一家子吃一个月。但到了明末,这些钱连一斗米都买不到。

根据《明史食货志》,综合考虑金本位和米价折算,大概一两银子700块钱的样子。

也就是说西门庆花了2800元办酒席结拜,花了两万块钱聘礼娶了孟玉楼,花了三万五要武二的命,买个丫头3500,买张大床一万一。

买通王婆私通了潘金莲弄死了武大花了多少钱呢?一共也就不到一万块钱。

本回终于见到了一个正直的好官陈文昭,却也是在官场上处处掣肘,西门庆的银钱一到,诸事大吉。

明代党争,不论区直,只问派系,往往一个大官下台,后面就倒下一片。为了保住自己地位,同乡籍贯、座师同年、政治抱负、利益牵连,只要可以引为奥援的都是自己一系。这一点似乎现在也是一样。

本回,武二刺配孟州,乡邻赠送银两盘缠,比较有意思。同样一批人,坐视武大被害,武二来问又不敢言,现在主动给钱,为什么?应该是弥补过失心理,似乎给了钱就可以解脱自己的罪过。

本回问题:潘金莲为何主动把春梅献给西门庆?

打卡集锦

戴小娟

潘金莲如愿嫁给西门庆,王婆信誓旦旦地担保没有问题,但是岂有不透风的墙。


老实说我觉得钱才是这本书的主角吧,哪里都少不了它。
武松用它获得哥哥死去的真相,西门庆却又用钱将一切平定。


官场中官官相护,申冤的人被严刑拷打,发配,罪魁祸首却在家中纸醉金迷、温香软玉。


看似现实中的正义似乎永远打不败邪恶。


但是武松又是完全正义的吗,他所谓的为哥哥报酬必然也是藏着私欲的,他本可以不打死李外传,但是因为心中的怒,下狠手打死了。他伸张正义的方式并不正义,可她原本也尝试过正义的方式——报官,却并不管用。


因此纠结于武松是否正义没有意义,在一个本就“不正义”的社会,谁又能完全把握“正义”的度呢?要知道,你面对的可是一群不择手段的恶人。


因此,在社会制度还没有完善到可以保证每个人能有渠道去维护正义时,社会发展的道路必将被鲜血铺就,其中有被强权侵害,也有“正义者”自己拿起了屠刀。


再说说潘金莲,嫁入西门后,讨好大娘,善待春梅和虐待秋菊的这些行为,可见其心机深沉。

为何会主动把春梅送给西门庆,是因为当时丈夫收小本来就是常事,她若阻止,反而失了西门庆的心,不如顺水推舟,让西门庆感激他更爱她,同时和春梅关系搞好,往后也是自己的助力。至于西门庆看不上的秋菊,那就随意打骂了。

夜莺

潘金莲伙同王婆毒杀亲夫的故事妇孺皆知,但是今天读过原文仍然浑身发凉。看过了邪恶,而之后的正义却没有到来,打虎英雄勇有余而智不足,最后激情杀人耽误了报仇大计。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邪不压正只是向往,金瓶梅或许比水浒来的更加真实;薛嫂闪亮登场,业务水平不输同行王妈妈,巧妙处理玉楼家的三角关系,让人眼前一亮。

有趣的是,他竟然还把玉楼的年龄虚报了五岁…;烧夫灵和尚听淫声,穿越到日本动作爱情电影里常出现的剧情,顺便黑了一票六根不净凡心未了的和尚,想必在笑笑生的世界里没有佛陀上帝,没有鬼神,只有精赤条条赤身裸体的芸芸众生。

小贝多芬

俗话,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父母乃衣食之供,钱财乃衣食之购。古时今日,鲜有不对穷避之若鹜者,盖因温饱难以维系,翻身几代难求。

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中央奢靡无度,地方官商勾结,再者自古轻商重文,自此千万小道一并被散,唯有承蒙皇恩之道可通。本是压迫,必有反抗,然天朝臣子所奉孔孟之学,重君臣父子伦理之理,关系阡陌不可逾越。

不尊纲常者必为邻里不齿,名曰不肖,以此罪责遂立。时久成矩,似温水温吞,似火钳火烈,枷锁禁锢不可谓不深。周而复始,病态逐利同儒礼伦常刻与血脉之中。

再说玉楼与那张四的之辩则可一窥。

一劝恐登徒子院内人多口杂,难免喧闹;一辩各自相安,嫁鸡随鸡,岂有男人不好色。

二劝恐殴打妻小,薄情寡义;二辩无缝蛋不招苍蝇,可怜人必有可恨事。

三劝恐小女及笄,上下受气;三辩贤妻良母定能主内。

四劝恐专宿花柳,人性凉薄;四辩年少无知,嫁夫从夫。

张四虽句句在理,却一心图玉楼嫁与尚举人,好从中谋一份利。玉楼辩驳却似狂风嫩草,绵软无力随风飘摇,一面是深知西门家财,一面是钟情如意郎君,到底也是图利。字里行间,辩驳是假,唯利是真。

上官婉儿

进了卷二,剧情也渐入佳境,一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武大死得照旧窝囊,可奸夫淫妇的故事却就此展开。

潘金莲西门庆从偷情的猴急中淡定下来,弹琴、写字、吟诗……小潘向读者展现了一系列底层女子少见的才艺,纳妾、盘账、走关系……西门大官人也证明了自己是个有正事儿的地方大户。

当奸夫淫妇搞起情调、过起日子来,就不再只是那对遭人恨的扁平形象,比如小潘,身世可怜、尖酸刻薄、性格要强,天生体态风流,关键时刻却自有一番杀伐决断,一个“淫”字还能标签她吗?

世间那么多才子佳人,却将《水浒传》中的恶人写得如此立体丰满,作者怎么这么皮?

更让我奇怪的是,兰陵笑笑生要写世间俗事,为什么要以《水浒传》的经典桥段展开呢?是借经典桥段吸引眼球,还是为潘西这样的人物立传,又或是借此耸人听闻的故事讽刺现世?

还好领读提前告诉我们,这本书里没有好人,总算可以放下纠结,放松感受这个皆为利来、皆为利往的人间修罗场。卷一还好,还有些主角之间的情欲在其中,香艳刺激的剧情掩盖了赤裸裸的本质,可是卷二就十分写实了。

比如西门庆奸也奸了、打也打了,甚至伯仁因之而死,比偷情更刺激的莫过于此番风波了吧,西门庆肾上腺素平息,于是把小潘丢在脑后,去忙着纳妾。

纳妾也很经典,原以为是另一段类似潘金莲的香艳描写,没想到三句话不离钱,牵线的、做保的、提亲的、选人的、拆婚的无不为自己赤裸裸的算计、索要、打算,与风月毫无关系,实在有违禁书的声名。

仔细看看薛婶儿给西门庆牵线时对孟玉楼的介绍:财、况、貌、才,貌才排到第三位!

这哪是桩好婚事,明明是桩好买卖,而且再也不许污我们西门大官人只是好色之人,太片面了,明明就是贪财好色。男女之事尚且如此,更不要提那些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牵线、跑腿、说和)的小人物,无利不起义。

武松回来,剧情又掀起小高潮,上演了愣头青打官司不成逞凶赔进去自己的戏码,这一幕就看得五味杂陈了。

年少曾为这样的英雄好汉唏嘘过,成年后为制度的差强人意不平过,如今却从是非黑白的视角滑进了无穷无尽的灰色地带,比如在这一幕,我只看到了土壤,西门庆、杨提督、蔡天师……生长于其中,而武松却是块顽石,格格不入。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说,“一个国家样式的方方面面都隐含在它的人民中间”,深以为然,看看这两回对吃瓜老百姓的描写,心有判断却选择回避,唯一肯出来的郓哥还为了武松几两银子。

说是哪方也开罪不起也好说是被盘剥欺压惯了也罢,顺民就是顺民,明哲保身向来是顺民的第一选择,但从不妨碍顺民们寄希望于清官,清官来了,却又不得不臣服于庞大的官僚关系网,顺民们还是寄希望于绿林英雄吧,有一天能踩着七彩祥云……串场。

七月

前十回看得颇有些压抑。


耳熟能详的一个故事~


一段孽缘,几条性命。


千百年来,被世人咒骂唾弃的一个名字~


以作者的视角还原出的版本,又令人不忍俯瞰,感之悲凉。


被践踏蹂躏了的灵魂,复又蹂躏践踏灵魂。一众溺水之人,濒死前,绝望挣扎,生存面前,再无羞耻遮掩,再无人情感念,陋态百出。


这书中又岂止金莲一个恶人,所谓的好与好人,又能经起几分推敲?同是卑微的底层,谁又能比谁真正高尚多少?


若说读红楼,看尽兴盛凋落,物是人非,难掩幻灭之殇,那品金梅,却开篇便是满目哀情,蝇营狗苟,带入之后的惨淡,苦苦寻味间,倏然闪现丝丝生之荧光!


想作者著此书的心情一定是百转千回,五味杂陈。


若无恨,何以揭破居心良苦百般粉饰下的盛世繁华,阡陌井然。


若无爱,又何以把之鸡鸣狗盗,市井人家,写得如此细微。钻营冷漠背后的,活之趣味,欲念生机。


书其恶,叹其悲,戚之痛,念之殇。


煎熬凝炼,浓缩出凡,怨,恶,昭昭立目,警以尚可清醒之人。

编辑:灵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