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毒叔 / 待分类 / 四味毒叔 | 看《妖猫传》《芳华》的二逼观...

分享

   

四味毒叔 | 看《妖猫传》《芳华》的二逼观众:观影障碍其实是审美障碍

2020-08-04  四味毒叔


友情提示:请在有WIFI的情况下,观看完整版视频

本期特邀毒叔

歪牙·王雁林

01

今天聊一聊最近的两部电影《芳华》和《妖猫传》,因为它们都引起比较多的评论,而且大家都在聊。

刚刚看到消息,《芳华》票房过9亿了,非常了不起,我是9月份就看了,当时估计可能没有这么高,但他们很幸运地在12月份取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成绩。

02

坦率讲,刚刚看完《芳华》的时候,我不是特别喜欢,因为我觉得里面很多东西都没有说透,点到即止,不过瘾不满足,所以我个人的评价不是特别高。很多朋友来问我喜不喜欢,我说我觉得片子一般。

当然现在很多人会觉得不错,但我个人只谈好恶不谈好坏。

从好恶上来讲,《芳华》可能不属于我个人喜欢的那种电影,也不是我特别喜欢的审美,里面女孩跳舞穿着紧身短裤或者那些东西,我会觉得比较油腻,这种审美比较符合导演这个年纪的男人,但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这样。

《妖猫传》至少是今年舆论评论上分裂比较大的一部片子,好的说极好,烂的说极烂,朋友一直建议我一定要看。因为没看,所以我对这个片子本身好坏是没有发言权的。

因为没看所以谈不上好恶,但我会觉得舆论的这种分裂很有意思。像我们这种比较典型的普通观众,我对电影要求不会特别高,能看懂就不错。

一般来说,看不懂我会觉得不喜欢,但这是我个人的判断。很多像我这样的普通观众,其实真的只能说好恶不能说好坏,不能说这片子好或者片子坏,包括《妖猫传》出来以后,有一个导演就说,观众是百分之百有权利说喜欢或者不喜欢某个电影,但没有权利去评论好坏。

我觉得这句话说的有道理,为什么?因为好坏是有标准的,好恶是没有标准的,好恶是存乎一心,但好坏是有严格标准的。

03

所以作为普通观众来说,我们可以说喜欢或者不喜欢,但是真的没有权利去说好坏。

举个例子,比如90年代上的《大话西游》,那个时候电影院都不放电影,放各种录像,什么劲爆枪战片,鼻血情色片之类的,很多很惊悚的那个标题,然后下面是电影名字以及明星,李连杰、成龙、周润发、刘德华,那时候都是写在那个大白板上,然后放录像。

那时候《大话西游》写的是叫玄幻武打,两块钱可以看,看完以后我当场就懵逼了,觉得我靠这什么鬼,因为第一,那时候年纪也小,可能还不到20岁,然后每看那一段我都不知道是哪个500年,因为他们老是穿来穿去,我就老弄不清楚这一段和那段到底什么关系,这个人和那个人什么关系,一直弄不清楚,就很不喜欢,甚至都没看完。

若干年之后,等于到可能80后成长起来以后,网络上就有很多热词都是《大话西游》的,慢慢也有很多影评人重新来解读这部电影,说了很多,当看完这些影评以后,你会和自己的第一认识产生一个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买DVD重新看,看懂了觉得它确实很牛逼,确实是一个伟大的作品。

那么这个例子就很典型,普通观众特别是在电影审美上,可能是需要时间成长学习的,因为确实很多东西不是第一遍能看懂,或者因为水平或者年龄没有到,在一个阶段没有看懂,那么可能过几年或者过一段时间再看,你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04

那么怎么成长呢?

在电影观众里面有另外一类水平比较高的,我们叫他们文艺观众,所谓文艺真的没有调侃或者是不敬,或者戏虐的成分,真的是水平很高,他们大部分是专业人士和从业人员,并且经过长年的学习和工作。

对电影来说,他们有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包括从学养以及修养方面来说,可能是比我们高出一块,在看很多电影的时候,他们会看到我们普通观众看不到的东西,他们会看到更深刻的东西以及更高级的审美,这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电影观众是平等的,但审美这事肯定是不平等的,就是有人水平高有人水平低。

作为普通观众也没什么好沮丧的,应该觉得很幸运,因为你还有大把的成长空间,你可以在简单的事情上寻找到很好的快乐,这都是很好的,但如果你生活当中真有这么一个有水平的文艺观众,你就会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05

同样举个例子,原来《黑客帝国》第一集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看完以后都惊呆了,天呐!人类的电影居然能拍成这样,当时我印象当中第一个让我惊呆的并不是因为它的故事,特技,或者里面的那些子弹速度,360度转,包括各种各样特别科幻的镜头,哇靠,电影居然能这样。

当时人家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

第一,打得很好看。

第二,特技非常酷炫。

第三,画面令人叹为观止。

仅此而已,这可能是大多数人第一遍看《黑客帝国》时候的感受。

后来有机会在北京遇到一个文艺观众也聊到《黑客帝国》,当时我就说电影画面确实很好看,打的也很好看,但是故事没太看懂怎么回事,然后这文艺观众就开始跟我谈这个电影的世界观,就《黑客帝国》是构建了一个怎样的世界观,一个怎样的世界,然后这世界里他们的哲学是什么样子的等等。

他就谈得非常细,然后你就会发现,我靠,电影里面的很多细节,你完全忽略掉了,就它里面很多镜头的设计、道具使用、场景的拍摄等等这些东西其实都是有用意的,它是和它的世界观和整个哲学观是相关的。

但因为没有那样的修养和那样的学识,你是看不出来的,你不会觉得它是一个多么牛逼的东西,当他把这些东西掰开揉碎跟你讲清楚这些背景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这是一个伟大的电影。

06

伟大里面当然就包括雅俗共赏,但确实雅的部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到的,这就是我们文艺观众的意义,其实他应该更多地去承担审美水平提升的工作,但这个工作确实不太来钱,这帮人大部分都去干更挣钱的,比如当编剧当导演,他们就没有功夫来做这事。

所以在这次的《妖猫传》里,形成的舆论分野就很清晰,很多专业人士导演编剧,很多人都会觉得特别好,包括身边一些修养比较好的人也会觉得特别好。

但是普通观众,包括很多影评人对它的评价就不是特别高,主要体现在就是说画面很美,但是故事看不懂或者其他,我看的评论大概就是这样,都集中在这。

我觉得看不懂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像我这样的普通观众看不懂,看不懂就说看不懂嘛,这没什么。

这里面还存在另外一种二逼观众,这些二逼观众集中在豆瓣,包括很多影评人里面,那么二逼观众就看不懂,然后还得说好坏,这就不好,因为你可以说我个人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因为我看不懂,但你要说因为我看不懂,所以这是个烂片,那我觉得这就有问题。

因为从很多的渠道来说,这个片子确实有很多信息并不是普通人能看到的,比如他们说他们建的唐城的那个穹顶上有星座,然后这个镜头拍出来,可能很多人是不知道的,看到的就是有星星嘛,没什么了不起,但这是根据史书来的,因为这是查了大量史料以后说,在唐朝其实中国人已经把很多星座已经定位了,所以他们在唐城上是有这个的。

那里面还有一个镜头说用一场戏来解决唐玄宗和安禄山的关系,其实这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我没看,通过转述来说,电影里面采用的就是说,最重要的客人到了,转过来是唐玄宗在打鼓,安禄山在跳舞,一场戏就把这个人物关系交代清楚,这都是很高超的电影技巧,这都不是文本,因为这不是说用语言能描述的,而是真正的电影语言才能够去完成。

那么这在很多普通观众来说是看不到的,而且也不会觉得这个东西好,包括电影人物设置里面每一个人的前史和背景,这个人的各种史料,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那么这就会形成观影的障碍。

07


观影障碍到最后其实就是审美障碍,当我看不到你这些好的时候,那么我只能够去发现不好,然后就以这种不好作为评价的标准,我觉得这就挺二逼的。

首先,我们觉得,喜不喜欢是随时可以说的,但评价好坏的时候一定要有依据有标准,如果你的依据是因为你的水平不够,看不懂,所以你就说它不好,那这就把整个舆论和审美拉得很低,这问题就很大。

所以在现在中国电影的审美问题上来说,这问题可能会长时间存在,而且短时间内很难解决的问题是,很多影评人本身的水平是有问题的。

因为《妖猫传》的事儿跟一个导演聊,说为什么这帮影评人对《妖猫传》评价并不高,导演说,因为这帮影评人都水平不行,他们既当不了编剧也当不了导演,所以只能在影视圈的一些边缘产业里面混饭吃,比如当影评人,水平不行,所以他们看不懂就很正常。

这个说法也许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相信影评人里面有水平非常高的,但是不可否认也确实有这种现象,确实是因为水平不够,所以把很多不错的电影给误杀了,那么还是那句话,因为没看《妖猫传》,咱们不去做评价,还是那句话,看不懂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银翼杀手2049》我也没看懂,我也写影评,但是写影评,没看懂咋办,那就找一个水平高的人一块儿看,如果他也没看懂,那就说明片子确实有问题,如果人家看懂我没看懂,那就是我水平有问题,那就跟人学习,好好提升自己的修养。

只有整体审美上去以后,中国电影才会真正在水平上越来越高,而不仅仅是有票房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鹦鹉史航发起的影视娱乐圈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四味毒叔》第293次发声

微信ID:siweidushu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