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深 / 红军故事 /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分享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2020-08-05  暮云深

长征途中流血受伤在所难免,张震一度伤得很重。晚年的张震面对各大报社记者的采访,提起长征往事来仍如数家珍,与其他有幸存活下来的将领一样,张震表示:“没有领导和战友们的关心、照顾, 我是不可能走完长征的。”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1934年10月17日,中央红军被迫转移,踏上漫漫长征路。

众战士从于都河畔出发,通过浮桥,阔别了驻扎、战斗多年的革命根据地。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听闻红军要走的消息,一个个地挥手告别,眼含热泪,拉着红军的粗布麻衣,嘱托他们打完胜仗早些回“家”。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时任红三军团第4师第10团作战参谋的张震,在出发前,右眼角枪伤的感染刚刚痊愈,却又因右臂中弹,伤口一直溃烂流脓,未得治疗,而饱受病痛折磨。出发之后,他随部队一同攻克了新田、古陂,西渡桃江,突破了敌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尔后病的愈发厉害,得了疟疾。

疟疾的症状就是高热、寒战、大汗,还会引起贫血,严重者危及生命。疲于行军、打仗的张震每日都发高烧,后来演变成路都走不了,只好躺在担架上,被战友们担着,待伤口有了好转,他不忍其他人为自己受累,就强撑着步行,跟着队伍突破了第二、第三、第四道封锁线。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1935年2月16日,红军二渡赤水后回到黔北。红三军团四师十团从二郎滩渡过赤水河来到了习水县,此时的张震疟疾还没好,队伍医疗器械不足,药物更是少得可怜,没有专门治疗这种病的药,所以只能一直拖着。

安顿下来的红军,忙着打土豪乡绅,为老百姓争一口气,县内有钱有势、平日里欺负农民欺负惯了的地主、恶霸们,早就闻风躲到了山里头,不敢出来。张震没有闲着,这边宣传要人手,他凑上去帮忙,那边开盐仓忙不过来,他也过去搭把手。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团政治处主任杨勇 看着东走西窜的张震,严厉中带着关切地说了一句:“张震,你不要命了,革命的路还长着呢!”

一听这话,张震眉眼里都带着笑意,不知说什么好。本来也是,张震个子高,现在因病越来越瘦,看起来就像一根竹竿子,风一吹就会倒似的。杨勇见张震没应答,又放缓了语气说:“你现在的任务是养好身体,在关键时刻要上得去!”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张震坚定地回答:“你就放心吧,关键时刻怎么也不会拖后腿的!”“好!快去休息一下,把伤养好,到时候看你的!” 杨勇拍了拍他的肩膀,舒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无事可做,到处都不让他忙活,不让他干这干那,张震就在土豪的家中东逛逛西瞧瞧,这一看,竟发现了“宝藏”。

原来,土豪的仓库里酿了不少米酒,飘着酒香的屋子,让人感觉空气中都带着类似甘蔗汁的甜味。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午饭时间,红军生火做饭了,张震就将仓库里藏着米酒一事告诉了大家。连年征战的红军战士们离家都不知多少年月了,路上也吃不到酒,这下子战士们都乐开了花,可以解解馋了。

注明:红军八大纪律规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买卖要公平,因此,除了土豪家得来的不义之财,漫天要价的盐和米被红军发给民众外,酒是付了对应的银元的】一人一碗酒,就着白白的米饭,这一餐多了一些滋味,张震端起米酒,咕噜咕噜两口下肚,满足地擦了擦嘴。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酒足饭饱后,红军准备回营地休息了,张震也收拾了一下跟上队伍步伐,可没走两步,头就发晕,两眼一黑险些栽倒在地,还好有战友扶住了他。在几个人的搀扶下,张震回到了驻地,躺下歇息,第二天天一亮,欲起身的张震发觉自己头痛欲裂,浑身动弹不得,只好大声呼救,让战友将他送往医院救治。

经过医生的诊治,张震是病情恶化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那碗米酒。米酒是发物,不适合受伤的人吃,会诱发新伤与旧伤。这可让张震傻了眼,可转头间,他又在心里责怪起了自己:“为什么要贪嘴喝那一碗酒呢?不喝该有多好!又要拖累大家!”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红军医院给出建议,药物暂时是没有的,只能用担架抬着上路了。那几天,张震一直郁结于心,本来自己个头就大,浪费人力抬他不说,翻山越岭抬着一个人得多辛苦,懊恼的情绪一直围绕着张震,久久不散。

这件事让团首长很挂心,他知道张震的脾气,亲自前去安抚他的情绪,还专门挑了一名体质最好的勤务兵照顾他,让他不要再自责了。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就这样,不同的担架员轮流抬着担架,一个勤务兵跟着张震,他们继续上路了。军团里的大大小小的将领,有好吃的,都第一个想到病着的张震,杨勇也好几次给张震送去了腊肉,说是吃了身体好得更快。

一路上缺衣少食,腊肉何其珍贵,张震本来被抬着就坐卧不安,所以就把这些腊肉尽可能地分给担架员、勤务兵,可是每每到吃饭的时候,这块肉打了大半个圈子,又回到了张震的碗里,大伙儿是真的不觉得伤病员是拖油瓶,红军真的就是一家亲啊!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接连躺了40天左右,张震的病大有好转,他第一时间就是不再麻烦别人抬着,而是用树枝做拐杖,撑着自己走。

4月上旬,红军途径娄山关,紧接着又抢占遵义城,四渡赤水,昔日熟悉的战友一个个地牺牲,其中包括了军团参谋长邓萍、团参谋长钟伟剑,张震心痛的同时,心里头盼望着自己能够赶快好起来,回到战场上去。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直到4月16日上午,红军来到了北盘江,天气晴好,阳光直晃晃地照下来,水面波光粼粼,浪花一层层地往前翻涌着,张震突然觉得,自己精气神都回到了从前的状态,他丢下手中的拐杖,终于可以独立行走了!

被战友们悉心照顾了几个月的他,眼中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没有战友、没有组织,他可能早就成了某处荒野地的一抔黄沙,随风吹散了。

张震:长征路上情谊深

康复后的张震,先后担任红一军团第4师第12团参谋长、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参谋、总务科科长、华中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所向披靡,杀敌无数,立下了赫赫战功。

这也算,不负众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