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诗书画情 / 易经 / 《易经》系辞下传诗解3精义入神穷神知化

分享

   

《易经》系辞下传诗解3精义入神穷神知化

2020-08-05  琴诗书画情

题文诗:

易者象也,象者像也,彖者材,爻者效,

天下之动,故吉凶生,而悔吝著.阳卦多阴,

阴卦多阳,阳卦奇主,阴卦耦主.其德行何?

一君二民,道君子;二君一民,道小人.

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孔子释曰:何思何虑?

殊涂同归,百虑一致.日往月来,月往日来,

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暑来,暑往寒来,

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伸,

相感,而利生.尺蠖之屈,以求信伸.

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

利用安身,以崇德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情生日月,寒暑有情.易曰困石,据于蒺藜,

入于其宫,不见妻凶.孔子释曰:困非所困,

名必辱,据非所据,身必危,既辱且危,

死期将至,妻可得见?易经有曰:公用射隼,

于高墉上,获无不利.孔子释曰:隼者禽也,

弓矢者器,射者人也.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动而不括,出而有获,成器而动,动无不利.

 【原文】(三)

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①彖者,材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是故吉凶生而悔吝著也。②

〔注释〕

①易:《周易》。象:卦象。像;像形。

②彖:彖辞,即卦辞。材:通裁,有裁断之义。屈万里先生《读易三种》引吴凌云《吴氏遗着》卷一:“案古音……彖读若彘,材读若之。”按:甲骨文彖、彘本一字,唐兰《古文字学导论》下编六十一页有说。由上文“象也者,像也”及下文“爻也者,效天下之动者也”之读法思之,当以屈先生引吴说之解为确。

 〔译文〕

所以《周易》是讲卦象的,而卦象,是象征万物的,彖辞,是裁断(一卦之义)的。爻,是效法天下万物变动的,因此吉凶产生而悔吝显出。

 【原文】(四)

阳卦多阴,阴卦多阳,其故何也?①阳卦奇,阴卦耦。②其德行何也?阳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阴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③

注释:

①阳卦多阴:阳卦多阴爻。震、坎、艮为阳卦,皆由一阳二阴组成,阴卦多阳:阴卦多阳爻。巽、离、兑为阴卦,皆一阴二阳组成,阳爻多于阴爻。

②阳卦奇:阳卦是由一阳二阴,以一阳为主,故曰一阳为奇。阴卦耦:历代有歧,先儒主要有三说:(1)阴卦两阳,两阳为耦。(2)阴卦以一阴为主,一阴为耦。(3)阳为一画,阴为两画,阳卦共五画,阴卦共四画,五画为奇,四画为耦。由下文“一君而二民”、“二君而一民”思之,当以第二说为是。正如来知德所言:“若依旧注阳卦皆五画,阴卦皆四画,其意以阳卦阳一画,阴四画也,阴卦阳二画、阴二画也,若如此则下文阳‘一君’‘二民’,非二民乃四民矣,阴‘二君’‘一民’,非一民,乃二民矣。”(《易经集注》)

③德行:品德行为。阳一君而二民:阳卦一阳爻二阴爻,阳爻为君,阴爻为民,阴二君而一民:阴卦二阳爻一阴爻。

〔译文〕

阳卦多阴爻,阴卦多阳爻。原因何在?阳卦以(一阳)奇为主,阴卦以(一阴)耦为主。它的德行如何?阳卦一个国君,两个臣民(二民事一君),是君子之道:阴卦两个国君,一个臣民(一民兼事二君)这是小人之道。

 【原文】((五)

     《易》曰:“憧憧往来,朋从尔思。”①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②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③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④《易》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⑤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耶?”⑥《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⑦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⑧

〔注释〕

①此引《咸》卦九四爻辞。其意为:虽然往来心意不定,朋友们顺从你的想法。憧憧:心意不定。

②此言天道往来自然感应。同归:指同归于“一”,亦即《系辞》:“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涂:同途。即道路。一致:即致一。岁:年。屈:消退。信:通伸,进长。

③此言物理屈伸相感。尺蠖:昆虫。我国北方称“步曲”,南方称:“造桥虫”。《说文》云:“尺蠖,屈申虫也。”《方言》称为蝍$。此虫体细长,行动时,先屈而后伸。蛰:潜藏。

④言学问屈伸相感。利用安身:此“利”,当指上文“屈伸相感而利生焉”之“利”,此“用”,当指“精义入神以致用也”之“用”,故“利用”,实为能达到屈伸相感、精义入神的境界,方可安身。或,有(见王引之《经传释词》)。穷尽知化:穷尽神道,通晓变化。神,阴阳不测,化,变化。

⑤引《困》六三爻辞。其意为:被石头所困,又被蒺藜占据,进入宫室,不见他的妻子,凶。

⑥非所困而困:是释《困于石》。困,困扰。非所据而据:是释“据于蒺藜”。据,占据。

⑦引《解》卦上爻辞。其意为:某公在高墙上射中隼鸟而获之,没有什么不利的。公:古代职称。古分公、侯、伯、子、男五等。隼读:sǔn,鹰类鸟。墉:城墙。

⑧器:器具,此指弓矢。括:一本作“栝”。先儒多认为,古代矢头曰镞,矢末曰括,引申为结阂,结碍。“不括”即畅通自如。然案《群经平议》卷二:“括与适通,《书·君奭篇》‘南宫括’,《大传》作‘南宫适’是其证。《说文》:‘$部,适,疾也。读与括同。’然则‘不括,即不适,言不疾也。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是君子不疾于动,故曰动而不适。”此说极有新义,应从之。

〔译文〕

周易》说:“往来心意不定,朋友们顺从你的想法。”孔子说:“天下有什么可以思索,有什么可以忧虑的呢?天下万物本同归(于一)而道路各异,(虽)归致于一,但有百般思虑。(因此)天下有什么可以思索有什么可以忧虑的?日去则月来,月去则日来,日月来去相互推移而光明产生。寒去则暑来,暑去则寒来,寒暑相互推移而一岁形成。往,意味着屈缩:来,意味着伸展。屈伸相互感应而功利生成。尺蠖屈缩,以求得伸展。龙蛇蛰伏,以保存其身。精义能入于神,方可致力于运用。宜于运用以安居其身,方可以增崇其德,超过这些以求往,则有所不知,能穷尽神道,知晓变化,这才是德性隆盛(的表现)。《周易》说:“被石头所困,又有蒺藜占据,入于宫室而看不到妻子,凶。”孔子说:“不该遭受困危的事却受到了困危,其名必受羞辱,不该占据的而去占据,其身必有危险。既羞辱又有危险,死期将到,妻子还能见吗?”《周易》说:“公在高墙上射中了隼鸟,获得它没有什么不利。”孔子说:“隼,是禽鸟;弓矢,是射鸟的器具;射隼的是人。君子把器具藏在身上,等待时机而行动,哪有什么不利的?行动沉着而不急,所以出手而有所获,是说具备了现成的器具然后行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