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梨花孤灯下 / 待分类 / 详细解析虚竹的开挂人生,连段誉都退舍三...

分享

   

详细解析虚竹的开挂人生,连段誉都退舍三分,却是可有可无之人

2020-08-05  暴雨梨花...

“天龙八部”本是大理佛教传说中的八种神道怪物,象征大千世界各种人物,以佛家的贪、嗔、痴所谓人性“三毒”揭示了争权、仇怨、情孽带给人世的不幸。

《天龙八部》通过小说中众多人物的描写,揭出了世间“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痛苦。可谓是精彩纷呈,被视为武侠小说的史诗巨著!

全书采用多中心叙事,大致可分为4个单元。第一个单元是段誉的故事。第二单元是乔峰(萧峰)的故事,第三单元是虚竹的故事,第四单元,则是大结局,所有人的故事。

段誉与乔峰的故事自不必说,都已经耳熟能详,倒背如流。两人相交点甚多,可以说相辅相成,相映成辉,构成了《天龙八部》的主线。

而虚竹的故事,在整个《天龙八部》中,都显得格格不入,太过突兀,几乎与段誉、乔峰没有多少交集与呼应,可以独立成篇。

很多人认为虚竹长这样,

或者这样,

其实最有可能长成这样:

小说原文描写:

这僧人二十三四岁年纪,浓眉大眼,一个大大的鼻子鼻孔朝天,容貌颇为丑陋,僧袍上打了许多补钉,却甚干净。

是不是很形象。

虚竹被读者称为“开挂人生”,简直太贴切了。自从他出场之后,如同一直都在中六合彩一般,由不得他选择。

别人梦寐以求而不得,他却是踩到狗屎都能踩出大运来。

其实整部小说,除了羡慕他的开挂外,虚竹的故事几乎乏陈可讲。

简单说就是,出场后一直开挂,先是被无崖子输入百年内功,然后又被天山童姥与李秋水传授武功,强行输入内功,然后睡觉得到老婆,然后做了灵鹫宫主人,然后看到父母死亡。

没有所谓的“侠”,几乎与“侠”无关,也没有所谓的“武”,他几乎没有所谓刻苦练过“武”。没有“武”,也没有“侠”,虚竹的故事,说好了是一场奇幻小说,说不好就是梦中夜话,一般傻子懒人老实人,都喜欢做这种梦。

下面就详细说一说虚竹的开挂人生。

先看看虚竹开挂前是什么样子!

虚竹的武功!

虽然他是少林弟子,是少林寺中最底层的僧人,也是武功最低的弟子。

虚竹连连摇手,说道:“小僧武功低微,如何敢和施主动手?”黑衣人笑道:“好几天没打架了,手痒得很。咱们过过招,又不是真打,怕什么?”虚竹退了两步,说道:“小僧虽曾练了几年功夫,只为健身之用,打架是打不来的。”黑衣人道:“少林寺和尚个个武功高强。初学武功的和尚,便不准踏出山门一步。小师父既然下得山来,定是一流好手。来,来!咱们说好只拆一百招,谁输谁赢,毫不相干。”

性格:太过迂腐,憨厚到让人讨厌,若是在社会上几乎是人人喊打

他等那三人喝罢,走近清水缸,用瓦碗舀了一碗水,双手捧住,双目低垂,恭恭敬敬地说偈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念咒道:“唵缚悉波罗摩尼莎诃。”念罢,端起碗来,就口喝水。

那黑衣人看得奇怪,问道:“小师父,你叽哩咕噜地念什么咒?”那僧人道:“小僧念的是饮水咒。佛说每一碗水中,有八万四千条小虫,出家人戒杀,因此要念了饮水咒,这才喝得。”黑衣人哈哈大笑,说道:“这水干净得很,一条虫子也没有,小师父真会说笑。”那僧人道:“施主有所不知。我辈凡夫看来,水中自然无虫,但我佛以天眼看水,却看到水中小虫成千上万。”黑衣人笑问:“你念了饮水咒之后,将八万四千条小虫喝入肚中,那些小虫便不死了?”那僧人踌躇道:“这……这个……师父倒没教过。多半小虫便不死了。”

那黄衣人插口道:“非也,非也!小虫还是要死的,只不过小师父念咒之后,八万四千条小虫通统往生西天极乐世界,小师父喝一碗水,超度了八万四千名众生。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那僧人不知他所说是真是假,双手捧着那碗水呆呆出神,喃喃地着:“一举超度八万四千条性命?小僧万万没这么大的法力。”

长相:惨不忍睹,不忍直视

这僧人二十三四岁年纪,浓眉大眼,一个大大的鼻子鼻孔朝天,容貌颇为丑陋,僧袍上打了许多补钉,却甚干净。

怪不得无崖子看到虚竹这个长相,都会心痛,若是白天,西夏公主能看得上他吗?

却听得那人说道:“噢,原来是个小和尚!唉,还是相貌丑陋的小和尚,难,难,难!唉,难,难,难!”

老头子看到虚竹相貌如此,不知西夏公主白天看到会怎么样?

下面我们就说说虚竹的开挂人生。

第一:虚竹的出场,在连载版与新修版是截然不同。

连载版里感觉还是为了直奔玲珑棋局而去。

多管叶二娘杀小孩吃心肝的闲事,被叶二娘抓去的。

那时估计若不是急着参加玲珑棋局,半路就会被杀了。

说话之间,山下走了四个人上来,当先一人是“无恶不作”叶二娘。第二个双杖点地,一身青袍,正是“恶贯满盈”段延庆。

南海鳄神远远的跟在后面,走得极是勉强。段誉料想第四个定是“穷凶极恶”云中鹤,哪知却是一个光头和尚。待得四人走到近处,见那个人中等身材,约摸二十三四岁年纪,双目炯炯有神,只是面颊红肿,僧袍撕得稀烂,额头上满是乌青,走路得一跛一拐,显是给人打伤了,而且伤势着实不轻。叶二娘越走越快,叫道:“好哥哥,你风采依然,这一次,我可不放你走了。”说着向丁春秋奔近。众人瞧了她这等妖媚的情状,只道她一定是投身入怀,上前搂住丁春秋的脖子。哪知叶二娘奔到丁春秋身前一丈之处,便即站定,笑道:“冤家,我要来和你亲热亲热,你恼不恼我?”丁春秋仍是一脸的道貌岸然,作全身仙风道骨、神圣不可侵犯之状,咳嗽了一声,道:“今日聪辩先生邀请当世高人,前来解棋。段先生,叶姑娘,岳兄数位惠然命驾,那是再好不过了。这一位是谁?”他眼望那个少年僧人,不识此人。却见那僧人叫道:“师伯祖,你老人家也在这里。”说着走到玄难身前,拜倒在地。

————————————————

这僧人道:“弟子虚竹,奉师父之命,送一通书信到五台山清凉寺去,归途上回到这三位施主。这位施主……”他指是叶二娘道:“抓住一个小儿,要挖他的心肝来吃……”

玄难“哼”了一声,双眉竖起,神色极是威严,向叶二娘望去。叶二娘笑道:“世上之人,都称小儿为‘心肝宝贝’,可见小儿心肝味道之美,天下皆知。你少林寺的和尚,一定是吃过不少的了。”玄难道:“罪过,罪过!”心下却是怒极,若不是功力消失,当时便要一掌向这妖妇拍去。叶二娘笑道:“你这个弟子年纪轻轻,却是爱装假道学、假正经,居然来劝我放了那个小儿。小妹问他凭什么多管闲事,他还不肯说出自己的来历。我三弟恼起上来,抡了他几个耳括子,他胆子倒也不小,竟敢还手。三弟本来当场便要挖了他的心肝,但是老大看出他是少林弟子,说道不可伤他性命,于是狠狠打了他一顿,带在他身边。”虚竹道:“弟子资质愚鲁,学艺不精,损了少林寺的威名,当领重责。师伯祖,这位女施主竟然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娃儿开膛破肚,挖了心肝来吃。请师伯祖出手,除此世上一害。”

而且连载版的叶二娘不仅无恶不作,嗜杀成性,还可以说风流淫荡,与丁春秋不清不楚。

在儿子虚竹面前与丁春秋打情骂俏,估计那时的金老爷子还没设定好,叶二娘会是虚竹的老娘,更与玄慈无关。不然连载版里的叶二娘不知给玄慈戴着多少顶带色的帽子了。

忽听得远处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春秋哥哥啊,我找得你好苦,你终于也来中原了,一定是为了我而来,我好欢喜!”这声音幽幽忽忽的飘来,却是十分清晰。段誉道:“啊,是无恶不作叶二娘!”丁春秋听了这声音,老脸显得颇为尴尬,双眼中迅速异常的闪过了一团杀气。只听叶二娘又叫道:“春秋好哥哥,你怎么不回答我?难道你就这么撇下我,不来睬我么?”她叫喊的声音虽是柔软动听,终究是语气太过肉麻,令人听着说不出的难受。

——————————

叶二娘越走越快,叫道:“好哥哥,你丰采依然,这一次,我可不放你走了。”说着向丁春秋奔近。众人瞧了她这等妖媚的情状,只道她一定是投身入怀,上前搂住丁春秋的脖子。哪知叶二娘奔到丁春秋身前一丈之处,便即站定,笑道:“冤家,我要来和你亲热亲热,你恼不恼我?”丁春秋仍是一脸的道貌岸然,作全身仙风道骨、神圣不可侵犯之状,咳嗽了一声,道:“今日聪辩先生邀请当世高人,前来解棋。段先生,叶姑娘,岳兄数位惠然命驾,那是再好不过了。这一位是谁?”他眼望那个少年僧人,不识此人。却见那僧人叫道:“师伯祖,你老人家也在这里。”说着走到玄难身前,拜倒在地。
——————————————————

慕容复一击不中,无意中却扯破了叶二娘的衣衫,不禁心下大是惭愧,说道:“得罪了!”众人只道叶二娘衣衫被扯,定感羞惭,立时便要遮掩,哪知她若无其事,反而洋洋自得,媚笑道:“青年人都是急色儿,大庭广众之间,也敢对老娘横加非礼。春秋哥哥,你也不用喝醋,我这颗心只是向着你,这种小白脸靠不住得紧,莫瞧他相貌英俊,我才不跟他相好呢。”王玉燕气得粉脸通红,道:“你……你也不怕羞,妇道人家,说这种话!”叶二娘双肩向后一撑,将破洞扯大,胸口的肌肤露得更加多了,笑道:“小姑娘,你不解风情,这种风流公子不会喜欢你的,要不然,他怎会当着你的面,伸手来摸我胸脯?”玉燕怒道:“不是!他不是!你胡道八道!”

而在三联版与新修版中,虚竹的出场纯属巧合了。

他本是去送信,半路在凉亭休息,

遇到丁春秋与游坦之来少林寻找冰蚕,包不同等慕容家的人,还有玄通等少林群僧被游坦之打伤,于是跟随他们一起去找薛慕华求医,然后被丁春秋挟持,跟着一起去参加的玲珑棋局。

虚竹又退了两步,说道:“施主有所不知,小僧此番下山,并不是武功已窥门径,只因寺中广遣弟子各处送信,人手不足,才命小僧勉强凑数。小僧本来携有十张英雄帖,师父吩咐,送完了这十张帖子,立即回山,千万不可跟人动武,现下已送了四张,还有六张在身。施主武功了得,就请收了这张英雄帖吧。”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油布包袱,打了开来,拿出一张大红帖子,恭恭敬敬地递过,说道:“请教施主高姓大名,小僧回寺好禀告师父。”

从这开始,虚竹开始有了话语,充当小说NPC讲解员的角色,强行显示存在感。

虚竹等少林僧不熟世务,不知那人忽男忽女,在捣什么鬼,只是听得心下不胜凄楚。邓百川等却知那人在扮演唐明皇和梅妃的故事,忽而串梅妃,忽而串唐明皇,声音口吻,惟妙惟肖,在这当口忽然来了这样一个伶人,人人心下嘀咕,不知此人是何用意。

——————————————

虚竹好奇心起,问道:“施主,你找什么?”那儒生道:“这位大和尚武功甚高,我兄弟斗他不过,我要取出兵刃,来个以二敌一之势,咦,奇怪,奇怪!我的兵刃却放到哪里去?”敲敲自己额头,用心思索。虚竹心想:“上阵要打架,却忘记兵器放在哪里,倒也有趣。”又问:“施主,你用的是什么兵刃?”

——————————————————

虚竹低声问身旁的少林僧慧方道:“师叔,这人是不是装傻?”慧方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次出寺,师父吩咐大家小心,江湖上人心诡诈,什么鬼花样都干得出来。”
————————————————————————

众人见这个如此横蛮凶狠的南海鳄神居然听段誉的话,对他以“徒儿”相称也不反口,都感奇怪。只朱丹臣等人明白其中原委,心下暗暗好笑。

虚竹坐在地下,寻思:“我师父常说,佛祖传下的修证法门是戒、定、慧三学。《楞严经》云:‘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我等钝根之人,难以摄心为戒,因此达摩祖师传下了方便法门,教我们由学武而摄心,也可由弈棋而摄心。学武讲究胜败,下棋也讲究胜败,恰和禅定之理相反,因此不论学武下棋,均须无胜败心。念经、吃饭、行路、睡觉,无胜败心极易,比武、下棋之时无胜败心却极难。若在比武、下棋之时能无胜败心,那便近道了。《法句经》有云:‘胜则启怨,负则自鄙。去胜负心,无诤自安。’我武功不佳,棋术低劣,和师兄弟们比武、下棋之时,一向胜少败多,师父反赞我能不嗔不怨,胜败心甚轻。怎地今日我见这位段施主下了一着错棋,便担心他落败,出言指点?何况以我的棋术,又怎能指点旁人?他这着棋虽与慕容公子的相同,此后便多半不同了,我自己不解,反而说‘只怕不行’,岂不是大有贡高自慢之心?”

几乎都与故事情节无关,但不能不写,所以是不是写上一段虚竹在做什么。

从这可以看出虚竹的出场,几乎纯属巧合和意外,几乎是可有可无的人物。

然后是虚竹介入到玲珑棋局中,其实并不是主动为之,也是被动的。

是岳老三为救老大段延庆拿虚竹做暗器用的。

南海鳄神心下焦急,眼见段延庆的杖头离他胸口已不过数寸,再延搁片刻,立时便点了自己死穴,当下顺手抓起虚竹,叫道:“老大,接住了这和尚!”说着便向段延庆掷去。

然后才是虚竹为救段延庆乱下棋子,救了段延庆,所以段延庆感激他,帮他破了玲珑棋局。

虚竹慈悲之心大动,心知要解段延庆的魔障,须从棋局入手,但棋艺低浅,要解开这局复杂无比的棋中难题,当真想也不敢想,眼见段延庆双目呆呆地凝视棋局,危机生于顷刻,突然间灵机一动:“我解不开棋局,但捣乱一番,却是容易,只须他心神一分,便有救了。既无棋局,何来胜败?”便道:“我来解这棋局。”快步上前,从棋盒中取过一枚白子,闭了眼睛,随手放上棋局。

他双眼还没睁开,只听得苏星河怒声斥道:“胡闹,胡闹,你自填一气,共活变成不活,自己杀死一块白棋,哪有这等下棋的?”虚竹睁眼看时,不禁满脸通红。

原来自己闭着眼睛瞎放一子,竟放在一块已给黑棋围得密不通风的白棋之中。这一块黑棋、白棋互相围住,双方无眼,剩有两个公气,黑棋如想收气,填去一气,白棋一子便可将黑棋吃光;白棋如想收气,填去一气,黑棋一子便将白棋吃光,围棋中称为“共活”,又称“双活”,所谓“此亦不敢先,彼亦不敢先”,双方都只能住手不下。虚竹在一块共活的大棋中下了一子,自己收气,那是将自己大片活棋奉上给对方吃去,对方若不吃白棋,便会给白棋吃了,因此黑棋非吃不可。棋道之中,从无这等自杀的行径。这块白棋一死,白方眼看是全军覆没了。

然后虚竹便开始了开挂人生。可是他学到无崖子的武功后,也没有继续出场,又失踪不见了。

直到万仙大会上直到末尾才出现,救走天山童姥,接着继续开挂人生。

而且虚竹的出现更是纯属巧合,意外之外。

眼见乌老大这一刀便要砍到那女童身上,突然间岩石后面跃出一个黑影,左掌挥出,一股大力撞开了乌老大,右手抓起地下布袋,将那女童连袋负在背上,便向西北角的山峰疾奔而上。

众人齐声发喊,向他追去。但那人奔行奇速,片刻间便冲入了山坡上的密林。诸洞主、岛主所发射暗器,不是打上了树身,便是给枝叶弹落。

段誉大喜,他目光敏锐,已认出了此人面目,那日在聪辩先生苏星河的棋会中曾和他会过,那个繁复无比的珍珑便是他解开的,果然听得慕容复叫道:“这人是少林寺的虚竹和尚。”段誉跟着叫道:“虚竹师兄,姓段的向你合十顶礼!你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见那人一掌便将乌老大推开,脚步轻捷,武功着实了得,又听慕容复和段誉说他是少林寺的和尚,少林寺盛名之下,人人心中存了怯意,不敢过分逼近。不过此事牵涉太过重大,这女孩为少林僧人救走,若不将这男女二人同时杀了灭口,众人的图谋便即泄漏,不测奇祸随之而至,各人唿哨叫嚷,疾追而前。

眼见这少林僧急奔上峰,山峰高耸入云,峰顶白雪皑皑,要攀到绝顶,就算是轻功高手,只怕也得四五天工夫。

————————————

抢了布袋之人,正是虚竹。他在小饭店中见到慕容复与丁春秋一场剧斗,只吓得魂不附体,乘着游坦之抢救阿紫、慕容复脱身出门、丁春秋追出门去之时,立即从后门溜出。他一心只想找到慧方等师伯叔,好听他们示下,但他不识路径,自经丁春秋和慕容复恶斗一役,成了惊弓之鸟,连小饭店、小客栈也不敢进去,只在山野间乱闯。

其时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相约在此间山谷中聚会,每人各携子弟亲信,人数着实不少,虚竹在途中自不免撞到。他见这些人显是江湖人物,便想向他们打听慧方等师叔伯的行踪,但见他们形貌凶恶,只怕与丁春秋是一伙,却又不敢,随即听得他们悄悄商议,似乎要干什么害人勾当,心想行侠仗义、扶危济困,少林弟子责无旁贷,当即跟随其后,终于将当晚情景一一瞧在眼里,听在耳中。他于江湖上诸般恩怨过节全然不懂,待见乌老大举刀要砍死一个全无抗拒之力的哑巴女孩,不由得慈悲心大动,心想不管谁是谁非,这女孩非救不可,当即从岩石后面冲出,抢了布袋便走。

只要虚竹出现,就会有好运来。

就好比众人千辛万苦寻找食材,烧火做饭,最后饭菜好了,却被虚竹从这里路过,直接连锅端走,并且还请人吃饭,被人大加赞赏,大事宣传有爱心一般。

虚竹救了天山童姥后,好运又开始了,得到天山童姥与李秋水传授武功与内力。

有人要问为什么要传给他?

回答就是没有为什么,除了虚竹,谁也不传,简直就是天选之子。

接着天山童姥为了让虚竹破戒,掳来了西夏公主,还是在黑夜之中,如果是白天,感觉西夏公主是宁死不屈的。

再贴一次虚竹相貌描写。

这僧人二十三四岁年纪,浓眉大眼,一个大大的鼻子鼻孔朝天,容貌颇为丑陋,僧袍上打了许多补钉,却甚干净。

有人会说,虚竹心好。

别说古代男女之间结婚恋爱,没有时间谈心,哪里会知道心眼好不好?

就是现在有时间谈恋爱,看到这个长相,女方都是扭头就走,如果经人介绍,想给男人一点面子,一般都会说,哥哥你人很好,可是我们不合适。

这样的相貌除非是有有钱权有势,才会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这也是为什么天山童姥晚上把西夏公主掳来的原因,估计还给吃了药物了。不然一个未婚纯情女子,不会如此主动。

于是虚竹功成名就,学到天山童姥与李秋水的武功,并且两人都身死,做了灵鹫宫的主人后,然后又开始消失了。

看小说时,有时都感觉逍遥派,特别是无崖子、天山童姥与李秋水的出现,几乎跟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多少关系,跟整部小说的故事发展关系也不大。单单是为了给虚竹开挂。

特别是天山童姥与李叔叔,纯粹是为了虚竹而出场,然后传功,然后死去,跟其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说为了对付逍遥派叛徒丁春秋,其实段誉身份也够了,段誉也是逍遥派传人,学到逍遥派最厉害的内功了,用北冥神功加六脉神剑为逍遥派铲除叛徒,还是稳稳的。

后来强行加入的虚竹在武功上与段誉有很多重合,所以他们两个在一起出现时也很少。

虚竹当上逍遥派掌门,灵鹫宫主人后,与段誉喝了一场酒后,就分开了。虚竹又开始玩起了莫名其妙的隐身状态,去少林寺继续当和尚。

然后是鸠摩智出现,虚竹打了一场架后,又消失不见。

丁春秋与游坦之大闹少林寺许久,虚竹一直没有出现。直到萧峰为救阿紫出现大战丁春秋三人。

虚竹才有出现,认下这个几乎没有一点交集过的结义大哥。

然后制服丁春秋,终于完成逍遥派必备的任务。

到了这里虚竹其实也该退场了,哪知后面萧远山揭露出叶二娘与玄慈的关系,虚竹又强行登场,只因为他腰背上的九个戒疤(新修版),在连载版里屁股上也有戒疤。

两人在擂鼓山时,所谓是母子连心,怎么一点心灵感应也没有呢?

叶二娘还差点杀死虚竹,若是虚竹相貌好一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家三口认亲后,萧远山逼死玄慈与叶二娘,虚竹竟然无动于衷,又习惯性隐身不见。

后面再出现就是到西夏招亲了,又是纯粹为虚竹量身定做的故事情节。根本就是没有一点悬念。

除非是虚竹不出现,只要他一出现,别人没有任何机会。就连段誉也要退舍三分。

若说段誉开挂,至少段誉还有英俊相貌、学识渊博,爱心泛滥,锲而不舍的追求。

可是虚竹的开挂,就是一个字,他就是挂,简单粗暴,没有任何要求。也不接受任何反驳。

西夏招亲结束后,然后在群雄救萧峰中出场一下,随着萧峰的身死,整部小说结束,虚竹也就消失不见。

其实仔细看虚竹的故事,几乎都不是自己本意所为,都是在别人胁迫完成的,却实现了人生逆袭。如果慕容复能有其中任何一次,命运就会改写。可偏偏一次都没有,所有的好运气都给了不想要的虚竹,真是命中注定,强求不得。

但虚竹的故事,几乎与段誉萧峰的故事,甚是与整部小说的故事完全不搭,故事风格也趋向玄幻,几乎脱离了金庸先生常用历史与现实的写作风格了。

以至于很多人都说这一段虚竹的故事是倪匡先生代笔所写,其实也很像倪匡天马行空的风格。倪匡应该不是只写了阿紫眼睛瞎了这一段,严重怀疑虚竹的故事也是倪匡所写,如叶二娘前期出现,并没有淫荡表现,这些应该都是倪匡所写。后来金庸老爷子删掉了大部分,但是虚竹的故事无法删除,或者当年的读者反应良好,于是硬着头皮写完。

这都是个人猜测,具体如何,谁也说不清楚了。

还有人说,古龙也代笔过《天龙八部》,现在已经无法考证。

个人是非常喜欢《天龙八部》,看了不知多少回,在这里只是聊聊个人的看法,并没有其他意思。

其实金庸小说中还有很多这样的男主角,比如石破天,几乎全程都是被迫状态,却完成了人生的逆袭。为什么会这样写呢,其实都是普通男人的思维。下一期聊聊《被迫人生,金庸男主角为什么会逆袭成功》!

以上只是闲暇之余自娱自乐,有喜欢的朋友可以讨论。

文章构思均是自创,谢绝转载。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