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骆驼4753 / 今日看世界 / 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往事:如何在俄德夹缝中...

分享

   

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往事:如何在俄德夹缝中求得生存?

2020-08-05  老骆驼4753
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在20世纪前,很少以独立面目出现。也许立陶宛可以自夸,在中世纪末是欧洲最大的国家,但那是波兰-立陶宛王国联邦。在该联邦中,尽管每一方都保留了自己的领土、军队和国库,但是立陶宛在联邦内并不占优势,且多被波兰文化同化。随着波兰在18世纪的三次瓜分中消失,立陶宛大部分地区都被并入沙皇俄国。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都是中世纪德意志骑士团向东拓殖和传教后才成型,它们先是经历了5个世纪的骑士团统治,然后是3个世纪的沙俄统治。

但是由于波罗的海的统治阶级——德意志人文明程度上属于欧洲人的一员,沙俄对该地的德意志人采取了相当优厚的政策,不仅把瑞典王室征用的土地归还给地主(17世纪,瑞典王国最大的城市是拉脱维亚的塔林),还保证了在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占优势的路德宗教会的权利,行政和司法所用语言也不是俄语而是德语。此前的德意志贵族法团仍保留了传统的特权,省议会也继续在德意志人的控制之下。1871年之前的德意志只是一个地名,此时还只有德意志人而非德国人,波罗的海的德意志贵族只是关心自己的传统特权,安于在沙皇治下,正如加拿大的魁北克法裔居民并不情愿认同祖国那样,因此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交易。

绘画,描绘1710年俄军占领里加。1918年拉脱维亚独立,里加成为首都

简单说,波罗的海德裔因其得天独厚的出身,是半亚洲化的沙俄与说德语地区的欧洲进行外交、商业和军事沟通的最佳媒介。但是,1871年德意志帝国在铁与血中诞生,改变了这一切,1881年登基的亚历山大三世怀疑波罗的海贵族可能会把沙俄这片领土转向德意志帝国,开始废除了德裔的特权。

法国大革命激起的民族主义浪潮,见证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本地农民自身民族意识的觉醒。他们不再愿意从属于仅占人口不到1/10的德裔贵族的统治,而是转而去发现自己本民族的神话、语言和文字,寻找超越原先的封建体制、将共同体重新整合的新方式。比如,爱沙尼亚民族觉醒的一个体现,就是1869年开始举行的全国歌唱节。来自全国各地的1000名音乐家和歌唱家参与了盛会,还有2万其他人参与。4年后,拉脱维亚也举行了类似歌唱节。

19世纪末,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知识分子,作为得风气之先的民族发明家,已经开始日益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说话,波罗的海人也开始逐步把德意志人和沙皇俄国人看作是自己领土上的外国人。等到1905年革命后,圣彼得堡开杜马时,波罗的海人都向杜马派出了自己的代表。不过他们主要的诉求还是在于自治而非独立。这十年的议会生活,为将来的独立,提供了技巧训练。



独立的二十年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波罗的海人作为沙俄的臣民,投入了大战。但是1917年2月,随着沙皇退位,原先建立在君主效忠基础上的义务已经不再存在。但即便如此,1917年夏,爱沙尼亚新选举出的议会中,大部分代表并非倾向于脱离沙俄,而是成为一个民主的俄罗斯联邦的一员。

波罗的海诸国利用沙俄帝国的崩溃形势,将1914年还看似遥不可及的独立及时抓在了自己手中。1917年12月,德国控制下的立陶宛民族委员会宣布恢复独立的立陶宛国家;1918年1月,拉脱维亚国民议会宣布成立独立的共和国;1918年2月,爱沙尼亚长老委员会宣布独立,并建立临时政府。

1920年2月2日,爱沙尼亚与苏联签署《塔尔图和约》。苏联承认爱沙尼亚在法律上的独立地位。同年8月11日,苏联在和约中承认拉脱维亚独立。有意思的是,尽管在1919-1927年间有22万以上的拉脱维亚人从苏联回到新生的祖国,至少有15万拉脱维亚社会主义者留在了新生的苏联,列宁的卫队就是由拉脱维亚人组成。立陶宛更为曲折,它必须与红军、德国雇佣军、白俄军队、波兰军队作战,最终在1920年7月12日得到了苏联政府的承认和放弃立陶宛领土要求的承诺。莫斯科之所以愿意退却,既是军事上已经精疲力竭,也是出于缩短战线的考虑,以便拯救革命。

随着与苏联的长期共存前景已经不可避免,1921-1922年,这些新生国家被接纳加入国联,作为围堵苏联的中东欧“防范带”的组成部分。在苏联和德国都在舔着伤口,暂时蛰伏的年代,这一计划看似可以实现。1924年,爱沙尼亚共产党由于深信塔林的工人将会揭竿而起,在第三国际的支持下,发动了暴动。但起事后发现,支持者寥寥,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

在独立的二十年间,波罗的海三国经历了类似的经济与文化繁荣。剧场、乐团、广播站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1926年,每280名爱沙尼亚人中就有1人受过大学教育,这一比例高于德国、瑞典或者芬兰。

由于东欧存在的历史恩怨,波罗的海三国对于集体安全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反而很担心自己卷入大国的纷争。因此独立初期,尽管三国都宣布想创立波罗的海联盟,包括芬兰、瑞典和波兰,团结一致面对被国际社会抛弃的德国、苏联,但这一设想并没有实现。直到纳粹上台后,1934年9月,三国才匆匆建立了结盟协定。但这一协定缺乏统一的军事机构来落实,距离军事同盟还很遥远。

20世纪30年代,参加军事典礼的立陶宛骑兵。直到纳粹上台后,1934年9月,波罗的海三国才匆匆建立了结盟协定。但这一协定缺乏统一的军事机构来落实,距离军事同盟还很遥远


北国鼙鼓动地来


1939年,等到希特勒准备对波兰开刀时,波罗的海三国就成了他献给斯大林的筹码,从而消除吞并波兰的最后障碍。英法尽管也很想争取苏联的支持,但它们无法拿波罗的海国家和芬兰的主权去和斯大林交易。对于苏联来说,波罗的海三国是一个非常诱人的目标:列宁格勒的安全依赖于波罗的海沿岸的海空军基地,而列宁格勒不仅是第二大城市,还是重要的军事工业基地。斯大林急于乘着一度的法西斯敌人、现在的盟友挑战国际秩序时,将疆界尽可能向西推移,恢复沙皇俄国的传统领土——芬兰、波罗的海三国、西白俄罗斯与西乌克兰、比萨拉比亚,此后新形成的边界即所谓的“莫洛托夫线”。

1939年8月15日,苏德双方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一周后的8月23日,双方又签署了补充协议,约定波兰将被德苏瓜分,而芬兰、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纳入苏联势力范围,而立陶宛纳入德国势力范围。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9月28日,斯大林和里宾特洛甫又签署了第二份秘密议定书,调整了之前的势力范围约定:德国将获得更多的波兰领土,而立陶宛被转入苏联的势力范围。此后,德国还对波罗的海三国进行了撤侨行动,有效排除了在此地深耕数百年的德裔影响。与此同时,苏联于9-10月向三国发出最后通牒,压迫三国各与苏联签署共同防御协议,允许苏联在欧洲战争持续期间,在三国驻军:25000人在爱沙尼亚、30000人在拉脱维亚、20000人在立陶宛。

1940年,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人们聚在一起欢呼拉脱维亚被纳入苏联势力范围。一年后,苏德战争爆发,纳粹德国占领拉脱维亚全境

1940年5月,德国横扫西欧。5月末6月初,苏联指控波罗的海三国对苏不友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重组对苏友好的新政府。5月下旬,莫斯科还指控立陶宛绑架红军士兵。6月14日,收到最后通牒的立陶宛总统斯梅托纳试图回函辩解,展示对苏联的善意,但未被理睬。斯梅托纳劝说内阁至少要对苏联军队组织象征性的抵抗,但被否决,超出立陶宛国防军数量好几倍的30万红军占领了该国。

另外两国也是以类似方式,无血开城,落入被占领境地。维辛斯基、日丹诺夫和副外交人民委员德卡佐诺夫分别被派往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首都坐镇,迫使内阁辞职。7月中旬的选举开始前,发生了大规模的逮捕,仅在立陶宛,几天之内就逮捕了2000人。在这种情况下选举自然是毫无悬念,在投票率接近100%下,等额选举方式组成的新议会发表决议,宣布本国成为苏维埃共和国,随后,苏联在8月3-6日,批准这三国加入苏维埃联盟的申请。

苏联大量从中央和其他加盟共和国调动干部,入驻波罗的海三国。之所以不提拔本地干部,这也是苏联的无奈之举:居住在波罗的海本土共产党员人数很少,立陶宛从地下转入地上的共产党员仅有1500人,拉脱维亚500人、爱沙尼亚133人。

1941年7月,德军步兵旅进入拉脱维亚。在德军入侵时,很多波罗的海人将希特勒视为是更小的恶,纷纷起事支持

1941年6月,纳粹德国发起进攻,到9月初已经冲到了列宁格勒附近。1945年,在经历了四年的德国占领后,苏联又一次卷土重来,同时出台人口替代政策,使用俄裔居民冲淡当地民族的人口比例。在20世纪30年代,俄裔在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的人口占比分别是8%和12%。到了苏联解体前夕,比例已经上升到近一半。立陶宛由于人口基数大、缺乏海港,尽管莫斯科大力鼓励移民,但俄裔居民较少,直到苏联解体前夕,本民族人口仍然占到80%,苏联解体时立陶宛成为第一个宣布独立的国家,并非无因。

1944年,里加,苏联反攻德国收复拉脱维亚后,士兵们在解放的城市里行进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呼声不断高涨。1990年2月,爱沙尼亚公民选举了成员为464人的爱沙尼亚议会。5月,最高苏维埃宣布恢复“爱沙尼亚共和国”的国名,规定只有经过该苏维埃批准的法令才可以在爱沙尼亚施行。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议会通过了《立陶宛国家重建法案》,决定脱离苏联独立,是加盟共和国中第一个吹响独立号角的。1990年5月4日,拉脱维亚紧随其后宣布独立。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在三国中最后一个宣布独立。9月6日,苏联承认波罗的海三国独立。9月17日,波罗的海三国加入联合国;2004年5月1日,又加入北约与欧盟。

独立后,面对几乎和本地人口持平的俄裔人口,拉脱维亚宣布,1940年前在本国居住的人及其后代自动成为公民,其他人,主要是1940年以后移来的俄裔需要经过拉脱维亚语言、历史和宪法的考试,方能成为公民,以此来鼓励学习本民族语言。

有趣的是,俄罗斯对波罗的海三国外交政策,始终和波兰、捷克、匈牙利类似,即内心默认这三国和其他加盟共和国不同,显示出这三国数个世纪的特殊历史源流和近百年的奋战,给今日所积累的历史积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