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杂文 / 外国网友也爱“修仙”?

分享

   

外国网友也爱“修仙”?

2020-08-06  lindan9997
2020-08-06 14:5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作者:武怡楠,编辑:江宇琦

当代外国人眼中,最熟悉的中国符号是什么?

2019年,新华社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就这一问题进行了调研,有近万名外国网友参与了投票。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人认为TikTok是他们最熟悉的中国元素,而同样上榜的还有因为《三体》而风靡海外的中国硬科幻和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中国的网络仙侠玄幻小说。

不同于因李小龙和成龙而风靡海外的中国功夫,这里提到的仙侠玄幻小说,更多是指因美籍华人、前美国外交官RWX(任我行、中文名c)翻译的长篇网文《盘龙》,而在美国兴起的英译版中国网文——也就是国内流行的网络爽文。

这股阅读热潮,从2014年前后一直持续到今天,助推《斗破苍穹》《斗罗大陆》等一大批网文出圈。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国在海外最热门的20个IP里,有一半都和网文相关。

为了方便同好阅读、上传作品,RWX创立了英译中国网文的汇聚地WuxiaWorld,该网站一度是全美最受欢迎的2000个网站之一。而在看到相关市场前景后,阅文集团也在2017年创立了海外英文网站及移动平台WebNovel,希望拓展该领域。

据阅文集团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 WebNovel用户访问量在这一年达到了约3600万,平台内容储备上有近700部中文译文作品(同比增长576.9%)和88000部本地语言原创文学作品。

“关键在于你的文化产品比较好,好到他们愿意跨越文化来了解你,这不是谁迎合谁的过程,而是你有文化魅力征服别人心灵的问题。”在谈到WebNovel的发展和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的前景时,阅文前CEO吴文辉曾如此说道。

然而或许是一种巧合,就在上述新华社调查完成后的这半年里,最被外国人所熟知的中国元素之二都先后遭遇了不同危机。

TikTok事件如今闹得沸沸扬扬,而更早一些时候,受美国当地种族冲突等社会问题所影响,原本就存在争议的仙侠玄幻,如今又再度作为种族、性别歧视的一个靶子而受到各方的谴责,很多翻译人员更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不得不选择离职。

文化出海这条路,着实不那么平坦。

海外“修仙”大军

说起中国仙侠、玄幻网文在海外的影响力,很多中国网友最先想到的,可能还是早年间的一个新闻:2014年,美国黑人小伙凯文·卡扎德失恋后偶然开始看中国的网文,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在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网文,甚至还成功戒掉了自己因失恋而染上的毒瘾。

这样一个有些猎奇属性的故事,其背后或许有被夸大的成分,但是中国仙侠、玄幻网文在全球各地越来越有影响力,甚至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已然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WuxiaWorld首页

在众多狂热爱好者中,凯文·卡扎德绝对不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因为随着看网文的人越来越多,一些骨灰级读者甚至按捺不住,纷纷加入了写作大军,开始用英文直接创作“中国式仙侠网文”。

土耳其人Dasi写作热门网文《神圣元素》时,尝试着将中国网文修真的套路与西方神话结合在一起。他曾表示,自己之前看网文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修真的有关情节,其中修炼、升级、等级不同能力不同等概念都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和Dasi的作品类似,丹麦人Tina Lynge的代表作是《蓝凤凰》,故事也是常见的中式修真套路,角色功力强弱根据“丹田”分上中下三级。据了解,《蓝凤凰》在欧美读者群体中颇受欢迎,甚至因为拥有了Kindle电子版,曾在三个月内卖出近万本。目前系列已经出到了第八本,而蓝凤凰的灵感,正来自中国四大神兽之一朱雀。

热门的中式网文《Unsouled》

据报道,Tina为了写道地的“中式网文”,学习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平均每更新一篇2000字的章节,她都需要花费5个小时。“我希望我的故事是对中国小说的体面的‘抄袭',因为那是我的初衷。”Tina表示。

除了作家为网文痴迷,在Reddit、Goodreads、Twitter、FaceBook、Quora、YouTube等平台上,还有大量读者互称道友(Daoist),热衷于讨论阅读网文时的一些小细节和体验。例如当有人质疑作者对书中“最强者”的描写前后不一致时,会有同好们耐心解释,这是因为主角前期没有上帝视角,对“最强者”的概念也在不断修正着。

是怎样一股神秘的东方力量,让中国的网文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美国乃至西方互联网世界里,影响最大的“中国文学创作”?

首要原因,自然和李小龙时代开启“kung fu”热,为新的东方符号被接受打下了地基有关。

现代中式仙侠、武侠网文中的血统出身、家族恩怨、修真炼体等内容,都充满着强烈而神秘的东方色彩,极大地扩宽了kung fu之外读者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比如《斗破苍穹》这类异界架空类网文,其中的斗气、斗灵、斗圣等境界等级,就被一些外国网友认为会成为下一个类似于“kung fu”这样的东方符号。

此外,和这类网文在中国互联网上流行的原因一样,比起严肃、阅读门槛较高的传统武侠小说,网络小说更简单粗暴,也因此而更容易被普罗大众所接纳,就像RWX所说的:“低俗小说是世界的统治者。”

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天道图书馆》一直是WuxiaWorld上最受欢迎的小说。这本扮猪吃老虎的无脑爽文,虽然之前常常被国内的读者批评太过幼稚,但就主角全程大开金手指的路数,却让它成为海外读者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而抛开文化内容层面的原因,中式网文走红背后,还有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原因,那便是价值观——西方血统论和中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样中外的价值观的碰撞,可能也让一些读者非常新鲜。

北大中文系的邵燕君曾提到,左翼理论家齐泽克在占领华尔街运动间,特别列举了中国的网络穿越小说,成羡慕中国人具有“幻想另外一种可能性”的能力。他表示,一直以来,西方社会的民众精神并没有真正的从贵族时代出走,不少年轻人对跨越阶级已经不敢兴趣,美国人“梦想的能力”已经“被占统治地位的系统压制了”。

在这种背景下,网文主角一路开挂逆袭的套路,给不少“热血青年”提供了某种程度上的“精神净土”,以至于在美国阶级矛盾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这种套路式的爽文也被更多人所认可、接纳。

“让更多人看到中国文化的切片”

中国仙侠网文能在海外走红,还有个绕不开的名字:《盘龙》和RWX。

大小的血睛鬃毛狮,力大无穷的紫睛金毛猿,毁天灭地的九头蛇皇,携带着毁灭雷电的恐怖雷龙,在《盘龙》的魔幻世界里,一个有着“盘龙戒指”的少年,开启了他的魔幻旅程……

这是外网上《盘龙》的故事简介,这本由知名网络小说家“我吃西红柿”在2014年创作的小说里,结合了西方神话设定和中国爽文的特有套路,经由RWX翻译后,迅速俘虏了一批原本喜欢读日本轻小说的欧美读者,并逐渐开始走红。

至今,在外网关于这本书的书评里,依然能看到不少资深读者表示,多年来一直在不断重温这本书。在Amazon的评论区,书迷Adam提到:“这是我2014年读过的第一本玄幻小说,至今在我心中仍然占有特殊的地位。”

而这本小说的翻译者RWX,也像他翻译的众多作品的主人公一样,人生经历颇为梦幻,真正意义上做到了“任我行”。

1995年,还在念中学的美籍华裔少年RWX偶然接触到了TVB的95版《神雕侠侣》,即使那个时候他根本听不懂粤语,也看不懂中文字幕,但他还是被里面神乎其神的打斗画面迷住了,并因此而爱上了武侠和中国文化。

大学期间,RWX自学了中文与翻译,而他选择翻译的第一部作品正是经典武侠作品《天龙八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RWX曾表示,翻译《天龙八部》的过程颇为痛苦,他看得懂“佛祖”,但换成“世尊释迦牟尼”就看不懂了;为了搞懂“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他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去查阅各种资料。

若干年后,RWX曾采访过《我欲封天》的作者耳根,当时RWX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一炷香究竟代表多久?”

大学毕业后,RWX成为了一名外交官,并继续利用闲暇时间翻译各种武侠小说。一开始,RWX选择将翻译作品发表到美国的某个论坛上,但却被论坛主攻日本轻小说的管理者排挤。于是随着看他翻译作品的越来越多,2014年年底,他决心创立了一个新网站WuxiaWorld,来更新自己的翻译。

2015年年底,以外交官的身份在世界各地工作了数年后,RWX辞去了这份体面的工作,计划全职运营WuxiaWorld。RWX告诉自己,他想完成十多年前在少年时代的某种想象,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文化的某些切片。

这个决定是大胆的,也是颇为正确的。

经过一年的尝试,2016年年底,每天访问WuxiaWorld的人次到达30万次;到了2017年5月,公开数据显示,WuxiaWorld的日均独立访问者数量已经达到97.92万,日均页面访问量达到1449.22万,位居Alexa全球网站排名的954位。

RWX(左)和唐家三少(右),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在三岁就离开中国、前往美国生活的RWX看来,自己正通过WuxiaWorld在加强中国的文化软实力输出,为两个社会之间寻找到一个纽带。“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市场。如果我没有看到WuxiaWorld的潜力,我将不会大胆地放弃我的外交生涯。”

其实不只是RWX,放眼整个西方互联网,还在很多和他类似的人,被各类中式网文所吸引,于是大胆地选择投身于这个看似有些奇怪的行业当中。

来自中国台湾的Etvolare是VolareTranslations翻译组的创立者,她于2015年开始翻译网文,为了保持高质量的网文水平,她一周也只翻译2~3章。她认为,近年来中国网文在欧美的兴起,同翻译的高质量脱不开关系。

根据Etvolare的说法,愿意承担这种“困难的爱好”的大都是美籍华裔或者有华语生活背景的人。新加坡翻译Oon Hong We的一天就颇有代表性。为了不耽误全职工作,他往往早上6点起床工作两个小时,然后去上班,晚餐后还会继续翻译网文到凌晨1点。Onn说:“译者就像作家一样,每天我们睁开眼睛,需要考虑的第一句事情就是更新章节。”

新的阶段

在WuxiaWorld和VolareTranslations等的助推下,中国网文在海外的影响力正变得越来越大,但一些问题也随之凸显。

首当其冲的,便是版权问题。WuxiaWorld这样的网站,一直以来存在一些版权上的灰色地带。虽然RWX会征求原作者的意见,但由于很多作品的版权是属于连载网站的,所以作者本身也无法授权。对此,RWX的解释是:“我们之前曾与作者联系,但我们并不知道网站已购买了他们的著作权。”

基于这样的状况,当阅文集团动起“出海”的心思之前,便和WuxiaWorld建立过相关合作,甚至有过短暂的蜜月期。

2016年底,WuxiaWorld与阅文集团达成了一个长达十年的版权协议。让后者获得了大部分正在翻译的、来自起点中文网的小说版权。直到2017年3月份,吴文辉在谈到在国际化问题的时候,还表示“阅文集团并不打算马上摘桃子,准备让子弹再飞一段时间”。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越来越大的盘子面前,阅文集团出海的节奏还是加快了。就在吴文辉表示“不打算马上摘桃子”后两个月的2017年5月15日,起点国际,也就是WebNovel正式在海外上线。

WebNovel首页

随后,起点国际并购了彼时规模仅次于WuxiaWorld的Gravity Tales,Wuxiaworld则收购了第三名的Volare Novels。从那时候开始,WebNovel和WuxiaWorld的竞争关系就正式建立起来了。

尽管双方的十年之约还没到期,但背靠中国网文大鳄的WebNovel毕竟来势汹汹,不对WuxiaWorld产生冲击是不可能的:截至2019年,WebNovel的内容储备已经达到700部中文译文作品和88000部本地语言原创文学作品。相较之下,WuxiaWorld在运营了五年之后,只翻译了56部中国小说。

因此,WebNovel建立初期,在全美网站的排名就有赶超WuxiaWorld之势,而这也是后者近年来热度较过往有所波动的重要原因。

在竞争的压力下,为了稳定的内容输出,这两个网站对翻译管理都走向了职业化或半职业。

WebNovel成立的同年,WuxiaWorld为翻译开启了打赏模式,打赏达到一定数额,这个数额的范围通常是20~80美元,译者才更新下一章节,目的是为了确保翻译们获得保底收入。读者的打赏再加上平台给翻译们的广告分成,好的网文译者的总收入不断攀升,进而吸引到不少民间大神加盟。

而凭借资本优势,WebNovel则雇用了一个由200多名翻译人员组成的团队,并以每章大概50—80美元的价格继续招聘翻译,这相当于在WuxiaWorld翻译的中等收入水平。因此一些无法挤进WuxiaWorld头部译者队伍的人员,也在近年流向了WebNovel。

不同的“雇佣模式”,也决定了两个平台的商业模式存在着差异。WuxiaWorld采取的是预读付费机制,类似于国内视频网站VIP会员的“提前看”,筛选出付费意愿强烈的读者,而WebNovel则依然采用的是国内常见的按章付费机制。

和相对成熟的中国网文市场不同,虽然RWX坚持认为其模式更合适,“强制要求每一个读者付费在根本上违背了粉丝社群的初衷”,但WuxiaWorld和WebNovel谁更适合西方市场,还需更多时间去检验,甚至得不断适应当地特色去做本土化调整。

RWX和希拉里

而需要去适应和调整的不止于商业模式,还包括了内容机制。

如前文所言,早期出海的网文凭借其“离经叛道”的价值观念,在美国受到了不少热血青年的喜爱,但伴随着其受众圈层的扩大,持有其他价值理念的读者进入,也带来了更多批判和反对的声音。而近来地缘政治的紧张和不同族群的对立加剧,更放大了这样的声音。

在当下,女性形象便是网文的一大争议。出海欧美的中式网络小说,往往以男频为主,而相关数据显示,男性读者更是占到九成以上。在美国的文化圈内,男频作品一直为人所诟病的就是女性形象比较单薄。Etvolare就公开表示,WuxiaWorld上清一色的都是以男性主角为主导的故事,女性角色只是附庸,这让她感到不适。

尽管Webnovel在出海时做得准备更充足,男频女频都有,但是热门女频作品大都是傻白甜爱上霸道总裁的套路。因此很多作品被认为是物化女性、凝视女性的故事,有时候反而会给女性读者更多的困扰。一位资深美国读者便表示:“与女主自己成长为BDSM的《五十度灰》不同,这类网文里的女生基本上都是被强奸,毫无性自主权”。

而到了近半年,随着美国种族、阶级问题引发的冲突越发激烈,中式网文也逐渐遭到更多美国网友的抵制,原因在于这部分网友认为,原作作者流露出性别歧视态度、刻画了对儿童的家庭暴力和以及出现了“棒子”“小日本”这样对日韩的贬损言论,是不够正确的。

对此Etvolare也承认,近半年多来,她认识的不少翻译人员都被迫从原来工作的公司辞职,因为他们正在翻译的中国网络小说引起了西方读者的强烈反对,而很多平台、翻译组的运营工作也因此承压颇大。想要在当下的环境下立足,可能需要作出一些调整和改变。

早在2016年,吴文辉就提过,中国网文已经可以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如今四年过去了,从现状来看中国网文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达到另外三者的高度和传播度,但其折射出的诸多问题——接地气的东西才更有传播空间、价值共鸣和内容共鸣同样重要、本土化的必要性,这些或许会给其他内容的传播,提供更多借鉴。

参考资料:

Global Times |Inspired by Chinese online literature,foreign authors add Eastern elements to their stories |Yin Lu

Sixth tone|Chinese Online Novels Find Foreign Fans|Wang Lianzhang

Sixth tone|The Chinese E-Publishers Making an EpicJourney to the West|Yin Yijun

Asiatimes|Wuxiagoes West: ex-diplomat feeds hunger for genre|Lin Wanxia

“起点国际”模式与“WuxiaWorld”模式——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两条道路,吉云飞

全球媒介革命视野下的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

中国网络小说出海:老外也逃不开屌丝逆袭的套路,DT财经

中国网文走向世界后,现在发展成怎么样了?,游研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作者:武怡楠,编辑:江宇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