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123456 / 朋友文章 /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我忆路遥

分享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我忆路遥

2020-08-07  海燕123456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我忆路遥
柏雨果
07-30 17:43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前几日,与文化界一拨朋友相聚饭局,打开电视,正在又一次播放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这部我们已经看过数遍的剧目,没想到又引起大家热烈的兴趣。在座的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杯筷,硬是饶有兴趣聚精会神的看到了这集电视剧结束。于是,我们一夥人的话题又让剧情引到了路遥身上。在座的朋友中大都是路遥生前好友,话题自然丰富而有趣,我也从中知道了许多从前不知道的有关路遥的故事。

    我与路遥接触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大约是1983年初,那时,影片《人生》正在紧张的拍摄筹备之中。导演吴天明把编剧路遥介绍给了我。在此之前,中央广播电视台播出的小说《人生》是我必听的节目之一,眼前这位中等个头、圆脸微胖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的人竟是已在社会上有广泛影响的作家路遥!

关于坊间传说的路遥的桥段很多,其中最多的是围绕他打呼噜。路遥的呼噜在他的朋友中一向是富有盛名,陕北一位朋友曾给我说,路遥住在陕北某县招待所写《人生》时,鼾声竟将房间墙上挂的《旅客须知》镜框震落掉了地上。对此我不太置信,多为夸大演绎之词。
但我亲历的关于路遥打呼噜的两个故事与大家分享。1984年4月,影片《人生》完成后,我随摄制组去一些省市进行首映宣传活动,半夜路遥如雷鼾声竟将硬卧车厢的旅客打的无法入睡,车长找到我,我给车长说打呼噜的是《人生》作者路遥,车长一听大为惊讶:他就是作家路遥啊,我也是他的崇拜者啊!但一车厢旅客睡不成觉也是个事,这样,我把他调到隔壁车厢软卧包间吧,正好有空床位。这就是文学的力量啊!天快亮时,我们的目的地快到了,我去叫他,他仍在软卧中大秀鼾技——被他的鼾声打出包间外的两个外国人还趴在过道小桌上睡觉呢!
还有一次,我们去长沙参加电影界一个会议,他与导演吴天明同住一个房间,半夜路遥上洗手间,见吴导演床上空无一物,自言自语道:吴天明在这个城市还有女朋友乎?后来发现,卫生间的浴缸里睡的正是吴导演!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崇拜柳青。柳青在他心中有非常崇高的地位,他多次说,柳青的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无人能比肩的高峰。图为路遥在柳青墓前。(资料)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1985年,影片《人生》获得第八届中国电影“百花奖”、“金鸡奖”等多个奖项,并由国家电影局推荐给“奥斯卡”奖评选委员会,因此,西安电影制片厂、导演吴天明、编剧路遥及《人生》主创人员在全国名声大噪。图为路遥(左一)吴天明(中)及女主角饰演者吴玉芳(右一)在第八届中国电影百花奖授奖大会上。

1985年,影片《人生》获得第八届中国电影“百花奖”、“金鸡奖”等多个奖项。右三为编辑路遥。右二为导演吴天明,左三为摄影师陈万才,左二为女主角饰演者吴玉芳,吴玉芳获得本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许友夫获最佳作曲奖,图为摄制组主创人员在颁奖大会上。

    参加首映式活动的《人生》摄制组主创人员留影于四川乐山大佛。右三为编剧路遥,左四为作曲许友夫,左三为副导演陈兴中,右一为摄影师陈万才。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1985年中国电影“双奖”颁奖活动期间,影片人生在成都四川大学体育场露天首映。放映途中天突降大雨,但场内上万名师生竟无人退场。影片结束时,观众中竟有学生高喊“西影万岁!《人生》万岁!吴天明万岁!”等口号。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1988年,是西影厂建厂三十周年。常言道三十而立,三十岁的西影此时达到了鼎盛时期。是年九月,西影厂隆重的举办了厂庆纪念活动,路遥当然成为被邀的贵宾之一。吴天明1984年担任西影厂厂长后,一心想把路遥调进西影厂担任文学副厂长,但事与愿违,1985年省上将路遥安排为省作协副主席。图为时任西影厂厂长的吴天明信心满满与路遥畅谈西影厂下一步发展的规划与设想。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路远。路远是他与妻子林达所生。把“百般宠爱于一身”用在路遥对女儿的爱上一点不为过分。作为陕北人再加之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环境之中,所以,除过吸烟这个唯一嗜好之外,自己生活向来节俭朴素,但是为自己的女儿路远的生活学习需要却不吝花费。他满足着女儿的一切要求,“对女儿不要过分宠爱——”朋友们的好心劝告,路遥总是一笑了之。“我爱女儿胜过爱我自己”,路遥在一篇文章中写到。

路遥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路远。路远是他与妻子林达所生。把“百般宠爱于一身”用在路遥对女儿的爱上一点不为过分。作为陕北人再加之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环境之中,所以,除过吸烟这个唯一嗜好之外,自己生活向来节俭朴素,但是为自己的女儿路远的生活学习需要却不吝花费。他满足着女儿的一切要求,“对女儿不要过分宠爱——”朋友们的好心劝告,路遥总是一笑了之。“我爱女儿胜过爱我自己”,路遥在一篇文章中写到。

路遥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路远。路远是他与妻子林达所生。把“百般宠爱于一身”用在路遥对女儿的爱上一点不为过分。作为陕北人再加之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环境之中,所以,除过吸烟这个唯一嗜好之外,自己生活向来节俭朴素,但是为自己的女儿路远的生活学习需要却不吝花费。他满足着女儿的一切要求,“对女儿不要过分宠爱——”朋友们的好心劝告,路遥总是一笑了之。“我爱女儿胜过爱我自己”,路遥在一篇文章中写到。

路遥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路远。路远是他与妻子林达所生。把“百般宠爱于一身”用在路遥对女儿的爱上一点不为过分。作为陕北人再加之从小生活在一个贫困环境之中,所以,除过吸烟这个唯一嗜好之外,自己生活向来节俭朴素,但是为自己的女儿路远的生活学习需要却不吝花费。他满足着女儿的一切要求,“对女儿不要过分宠爱——”朋友们的好心劝告,路遥总是一笑了之。“我爱女儿胜过爱我自己”,路遥在一篇文章中写到。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1991年《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1992年11月17日上午,路遥在西安病逝,年仅四十二岁。21日文学界及各界朋友与路遥作了最后的告别。为路遥火化背棺的是著名作家、西安电影制片厂文学部主任、厂长助理张子良。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的女儿路远在追悼会上。右二为路远母亲、路遥妻子林达。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在路遥遗像前,摆放着妻子林达与女儿路远泣敬的挽章,上边写着: 路遥,若灵魂有知,请听一听我们的倾诉……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英年早逝,西影厂及他的朋友们都感到万分的惋惜与震惊。当时,《人生》的导演吴天明尚旅居在美国,电话打来,嘱我一定写一个挽章以表哀悼。思索良久我拟了这样两句话:“三尺白练悼文坛顿失英才,一片哀情哭上苍夺我挚友”。路遥兄歇笔,在天永安。

             吴天明 柏雨果携家属 敬挽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2011年,路遥纪念馆在路遥的家乡清涧县石咀驿镇王家堡村建成。十二月九号举行了隆重的开馆仪式。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纪念馆内一角。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的故居坐落在纪念馆对面山坡上的几间窑洞里。在这里路遥度过了他的童年、少年、青年。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纪念馆院中的雕塑 垦荒的牛。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路遥纪念馆院中的雕塑 垦荒的牛。

柏雨果 回望西影(八) 我忆路遥


更新于 昨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