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想哪儿说哪儿---偏爱纯水墨的淡雅

2020-08-07  马教授的店   |  转藏
   

      几年前迷大丰朱爷,满世界找合适的画。什么样的画合适?当然先看价格,买不起馋死也白搭;其次看来路,来路不保险白给不能要;第三找水墨,认准纯水墨难度最大水平也最高。检点我手里捂着的朱爷,还真的大都是纯水墨。

      老五爱画纯水墨,一管笔,一池墨,一方纸,幻化无限生机,让人叹为观止。有一年画《墨象》扉页,有不少着色,同样精彩。于是有藏家要求订件着色,我也分到几件,说实话远不如纯水墨精彩。也许是我偏爱吧,至今仍偏爱。

      很多朋友买画爱提要求,譬如不按润格付账要求最低价,同样价格尺寸得稍大些,尽量多些笔墨越繁复越觉得好,已经完活又要求添几笔字或者多盖几方印章,等等,这些我也经历过,可以理解,只要作者敢加说明还有加的道理。

      有一点要求我觉得似乎不妥,或者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这要求就是必须着色,不着色好像就是在应付,也就是少了一道工序。我不是画家,不清楚画家感受,从收藏者或者贩卖者角度看,着色与否不该是判定好孬、工序的尺度。

      今年老瓜卖得不错,新画供不应求,旧画也有松动,如此市场条件下,真也算得上是个奇迹。同样问题来了,几位刚开始涉足收藏的朋友来家里看画,非要买着色的,我喜欢水墨藏水墨,她们就以为我不舍得、悄悄留一手。真冤。

      专业评价我说不出,对纯水墨的喜爱大概也是我的欣赏局限。还会坚持,因为面对这类作品我会激动。我正欣赏一幅老五平尺,纯水墨花鸟:芙蓉花下,一只鸡雏,小嘴尖尖,尾巴翘翘,背对读者,那无与伦比的淡雅之美,绝了!

 2018-11-22 22:17:52 于镂月裁云轩

想哪儿说哪儿---闲聊的避讳

想哪儿说哪儿---好鸟枝头乐逍遥

想哪儿说哪儿---争取做个好老头儿

想哪儿说哪儿---留几张有感觉的画

想哪儿说哪儿---过火了就俗了

想哪儿说哪儿---又添一个毛病

想哪儿说哪儿---女孩儿是“水做的”

想哪儿说哪儿---笨一点傻一点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进入马教授的店,专营名家金石书画.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