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物来了 / 极物头条 /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分享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2020-08-07  极物来了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01

网络上的模仿热潮一阵又一阵。

但我真的没想到,连家暴都有人争先恐后地模仿。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美妆博主们推出了各色各样的「家暴妆」。

有的以创可贴作为潮流装饰,眼角一滴泪是整个妆容的点睛之笔。

有的着重强调淤青的晕染,嘴唇上似有似无的血迹,昭示着灾难的余烬。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在高超的化妆技术之下,这些伤痕逼真得令人心惊,联想起真正的家暴,内心更是一阵恶寒。

然而,「家暴妆」爱好者的态度却出人意料地荒唐。

“被家暴了,我可太酷了!”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我爱死这个家暴妆特效了”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言语之间,轻浮,戏谑。

在他们眼里,被家暴所受的伤害,是可以拿来炫技的作品,是可以拿来吸粉的流量,是可以拿来调侃的谈资。

范姐不止一次说过,踩在别人的伤口上娱乐,最无耻,最下流。

但玩弄「家暴妆」的人,总有一套说辞。

比如著名的「上纲上线」理论,把娱乐至死捧为高明,把严肃对待打为无趣。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有的更聪明,试图利用一个崇高的理由,把无脑狂欢包装成行为艺术。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的确,化妆可以作为一种手段,去宣传反家暴理念。

西班牙一位艺术家,就曾将几位好莱坞女星塑造成家暴受害者。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在她们脸上,你看不到自以为是的窃喜,也看不到故作姿态的可怜。

目光呆滞,神情麻木,每一道伤痕背后都有无法想象的惨烈,这才是家暴受害者的真实写照。

而玩弄「家暴妆」的网红们,却在社交平台上嘻嘻哈哈地谈论家暴。

没有一丝对受害者的尊重和同情,反而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造成二次伤害。

不仅如此,过度娱乐正在不知不觉中消解家暴的罪孽和残忍,这才是「家暴妆」风潮最可怕之处!

 02

家暴到底有多恐怖?

去年11月,宇芽家暴案惹怒了全网。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前男友陈某,对她辱骂,拉拽,殴打,穿着鞋子踩踏她的正脸。

宇芽说,“我甚至能够闻到他鞋底在外面踩过脏的味道。”

在一次施暴中,她试图逃进电梯求生。

但在绝对的力量压制面前,她什么都反抗不了,只能被生生拖回去,继续忍受暴打。

这个强壮又残暴的男人,挥出去的每一拳,踢出去的每一脚,都真真切切落在宇芽瘦小的身躯上。

事件披露后,陈某被依法处置,宇芽也远离了人渣,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然而,家暴却从未停止。

据调查,全世界有60%-70%的女性曾受到过伴侣的虐待,而其中55%的施暴方不止一次作案。

而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平均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受丈夫殴打。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惊人的数据背后,是一个个真实又血腥的案件,是一个个遭受暴力伤害的女性。

浙江温州的陈女士,被同居男友杨某拳击头部,摔倒昏迷,当日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江苏南京的董女士,长期遭受家暴后起诉离婚,却被丈夫当众残忍杀害。

河南商丘的刘女士,因为不堪忍受家暴,从二楼跳下,导致下肢截瘫。

可她说,跳楼是“为了逃生,不是自杀的行为。”

这些遭受家暴的女性,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有人格上的羞辱,精神上的折磨。

她们不得不生活在无穷无尽的恐惧之中,不知道拳头会在哪个瞬间突然降临,永远小心翼翼地看着伴侣脸色生活。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因为家暴,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

它是纯粹的人性之恶,纯粹的暴力伤害。

更令人绝望的是,家暴可能是一场难以逃脱的死循环。

很多人对于家暴依然保持着陈旧的认知,觉得家暴是家务事,是家丑,是丢脸的缺陷。

在这种社会氛围之下,被施暴的女性更加不敢反抗,暗自遭受恐惧、羞耻、困惑、无助等巨大的心理冲击。

进而造成“受虐妇女综合征”,导致受害者自责、内疚、低自尊、缺乏自我意识和自保能力、社会隔离等。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也因此,她们会更加依赖伴侣,哪怕生活中的所有痛苦都是眼前这个人带来的。

摆脱家暴,绝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可以潇洒地说走就走。

回到现实就会发现,这是一条艰难又漫长的荆棘之路。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03

家暴,顾名思义,发生在家庭中的暴力行为。

它所造成的伤害,不止一人,而是一整个家庭;也不止一时,而是一整段人生。

一位网友说,自己从小目睹父亲对母亲施暴。

印象最深的一次,父亲拿着刀抵在母亲脖子上,当时还是孩子的她,跪在地上苦苦求饶,才唤回父亲最后的一点理智。

“我向所有人都求助过,但什么都改变不了”。周遭的冷漠,让她心灰意冷,也让她对家暴感到麻木。

所以,初中一毕业,她就离开老家外出打工,躲开惨烈的现场,也懒得再去管父母的事。

“没有愤怒,没有同情,仿佛事不关己。”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但伤害没有消失。

残暴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彻底摧毁她对婚姻和家庭的向往,她害怕被家暴,更害怕孩子活得和她一样。

心理学家Steven Stosny说过,一个看到母亲被殴打受虐待的孩子,比孩子自己被殴打带来的心理伤害更大。

令人心痛的是,像周露这样自我消化童年的痛苦,已经是把家暴的影响范围降到最小。

因为,家暴可能会遗传。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白丝带“终止性别暴力男性热线”,曾接过6000多次咨询电话,其中约有15%来自施暴者。

这些对妻子施暴的男人,全都是原生家庭的家暴目击者,或受害者。

台湾一项研究发现,目睹家暴的男孩,长大后施暴的概率会比正常人高5倍;而目睹家暴的女孩,长大后被施暴的概率也比正常人高4倍。

因为,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要怎么和伴侣相处,正常的家庭沟通应该如何,而唯一的学习对象就是父母。

以致于长大后的某一天,在举起拳头之后,才发现自己活成了最讨厌的模样——极其厌恶家暴,却又一次次失控伤害亲近的人。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04

真正走进被家暴的女性,你就会发现,藏在伤痕累累的皮囊下,她们的灵魂更加破碎。

每一分每一秒,都宛如在地狱的烈火中煎熬。

而「家暴妆」,原本可以用触目惊心的直观效果,斥责加害者的暴虐和狠毒,掀开「家务事」这层遮羞布,显露赤裸裸的暴力本质。

但网红们对于家暴的肤浅认知,和娱乐至死的态度,最终还是演变成一场无耻的狂欢。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有的人在明处,互相请教如何让妆容更逼真,互相炫耀自己骗过了多少人,在朋友圈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波。

有的人在暗处,沉默地流血流泪,在不见光的家庭中尖叫、求救,在暴力的拳头下苟延残喘。

拼命想要遮掩的伤口、疤痕、淤青、血迹,却被嬉笑着深化、展出。

这是何等愚蠢,何等残忍!

家暴,还有任何人的伤痛,从来都不是可以被消费的话题。

娱乐需要底线,否则,就是对受害者的漠视和嘲讽,对加害者的开脱和变相支持。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写在最后:

我是范姐。

上一次写「化粪池警告」,有位读者与我据理力争,认为我在上纲上线,扰了别人的兴致。

但对不起,有些事情就是要上纲上线。

看似无心的玩笑,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来说,却是剜心般的疼痛。

看着她们满身的创伤,我实在说不出“玩笑而已,别当真”;也奉劝某些网友,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一点。

拒绝一切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娱乐!


文字为极物原创,转载请说明。

“家暴妆”,是我见过最丑陋的潮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