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湘文艺】李辉/静静的新墙河

 潇湘原创之家 2020-08-07

 静静的新墙河

作者:李辉

从岳阳到汩罗、长沙,沿107国道,或京珠高速南下都会途经一条弯弯曲曲的河。这条河名气并不大,河面也不宽,水只有那么浅浅的一握,且不时地被几个隆起的小沙洲分割,河里除了几艘挖沙船,在顽强地支撑着岁月的轮回,似乎看不到行船,但它却被泥沙悄然地淤积着一段悲壮的记忆,这就是新墙河。
我很多次从跨越在河面的大桥上经过,由车窗向外望去,绿悠悠的河水,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淌,每次只留下浮光掠影的散乱印象。但作为岳阳人,我很早就敬重这块土地,一直想走近它,探寻它。直到这次,我特意沿着新墙河一带,寻访村庄小镇,踏步青山绿水。可越是走近它,越是让我对这条沉寂的河,感觉到历史的几分厚重。
1939年9月至1944年5月,日军四次强渡新墙河,发动对长沙的进攻。四次拉锯会战,双方陈兵数十万,新墙河始终是第一战场。然而,昔日的新墙河应该不是这么安静,应该有着咆哮的河水,两岸有着不屈的杨林。日军占领岳阳后,新墙河以南的杨林曾是国民党县政府所在地。为抵抗日军,国民党第20军133师某部奉命坚守在附近的铜鼓山上。日军用飞机炮弹作掩护,又施放毒气,接连向我军阵地发起冲锋。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官兵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日军阻击在阵地前面。可敌人还是拼死争夺,最后,蜂涌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敌人扔下的炸弹,把他们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勇士们是仍然不退,最后和敌人拼剌刀,不少人都在肉博战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这是新墙河最壮烈的一次战斗。战后当地乡保长组织群众上山收尸,漫山遍野,尸首横陈,有的肢体不全,有的与敌人搅在一起,拉都拉不开。百姓们见此惨景,无不放声痛哭。杨林被攻陷后,日军在这一带烧杀掳抢,奸淫妇女,对被怀疑者剖腹挖心。如今的杨林镇上居住着两三百多号人。据说前些时候有人在山上发现一块刻有国民革命军20军阵亡将士的碑文,存放在乡政府大院。我去时,院内陆面正在铺设沥青,碑文不在了,问起也没人知道。
我只好带着一点遗憾驱车转到筻口,这是现在新墙河边最热闹的集镇。街上车来车往,两边的房子排得老长。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说,当时镇上来了一个小队的日本兵,一个连的国民党兵就潜伏在镇上的一间木板楼上。由于我方一名士兵过于紧张,不慎走了枪火。日本兵反应很快,双方发生枪战。那些当兵的年长的不过三十来岁,年小的才十几岁,有的还没得尝及人间烟火,就把生命奉献在此处。最后我军仅击毙一名日本兵,付出阵亡七名人员的代价,只能边打边撤。河以北的草鞋岭、笔架山,乔木和满山的灌木已经覆盖了远远近近的沟壑,酷似战壕。一问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战争,打过日本鬼子,也是一场大仗。日军一直仗着自己的火力装备,和士兵的体能优势及有素的训练,对我军疯狂出击,十分嚣张。但在史恩华营长的率领下,守军在这里用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坚实的长城,他令各连坚持抵抗,决不后退,敌人始终未能越雷池一步。山上山下几乎全是尸体,活人所剩无几。当师长打电话叫他在“万不得已时,考虑向南靠”时,他毅然决然斩钉截铁地回答:“军人没有万不得已”,史恩华临终前一句话就是“师长,我们来生再见吧。”最后全营官兵战死在阵地上……
在新墙河南岸的新墙镇,还有几间青瓦,土灰色的老墙,但大多已是水泥砌的楼房。烈日下的新墙镇,脚边不远就是河水。既是水乡,便一定有风了。丝丝细风掠过,当地几位健在的老人安详地守坐在自家门口,数落着过往的人们。到新墙河南岸去寻访旧战场,那里的很多人早已淡忘了那段硝烟战火。仅仅几个上了年纪的人,才勉强知道四川人王超奎,还说以前街上,能捡到子弹壳。从街上向南的口子,走过一条条植被茂密的小道就是相公岭。从这里开始,渐渐地峰峦起伏。踏着青翠的草丛,一步步爬上山岭。我站在灌木丛中,历史的腥风血雨扑面而来,那令人胆战心寒的杀戮和为民族的存亡而浴血奋战的英雄,仿佛就在眼前。相公岭是当年日军由岳阳进犯长沙的必经之地,是国民党第20军133师398团二营营长王超奎的防区。在日军疯狂的攻势面前,王营长身先士卒,带领官兵拼到最后关头。这时,他突然把枪口对准自己,对部下喊:现在阵地是守不住了。全营就剩你们几个了。我有军令在身,我不死,你们就得陪我一起在这里送命。我死了,你们还有逃命的可能。说完,抠动了扳机,自杀身亡。如果国家是为了利益而打仗,军人则是为了战场上的兄弟而战。王营长是好样的,他的弟兄们也没有一个孬种。那些残兵誓死都要带上自己的长官,用担架抬着他,往南散去。他们翻山越岭,一直到了汨罗,才遇到大军,该师师长听完突围士兵的哭诉后,脱下外衣,盖在王超奎的身上,抚尸恸哭。
山虽无言,然非无声。相公岭上,我思绪万千,无限感慨,任微风撩乱我的头发。我的血液似乎像那天上的骄阳,火热奔涌。我无法描绘出当年国军弟兄们英勇搏杀的情景和细节,但我能想象到他们置生死于度外的人生豪迈。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一种生死与共的兄弟情怀。他们想到的是如何多杀鬼子。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军人,国土才没有继续沦丧。中国的抗战是惨烈的,有时为了歼灭一股日军,往往要付出好几倍甚至更多的伤亡代价。而时下有些抗战剧,经常靠几个武侠的神勇就能干掉日军一个中队,如此娱乐抗战剧,不能不说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更是对先烈的不敬。
沿岸我没有看到昔日战争的一丝痕迹,更没有看到关于那段抗战的任何纪念碑文,听说有些地方原来是有碑的,大都在文革中被捣毁。对于那些为国殉难者,如果那些亲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们最后都不在了,人们眼前还会飘荡着那一个个不朽的生灵吗?有一种很难说出的心情。虽然我们已听不到河水的咆哮,看不到血气方刚的勇士,但那些暗淡了的刀光剑影,远去了的鼓角争鸣,会凝结成一种情愫,那便是缅怀。抛却旧日的恩怨和仇恨,凭吊为民族存亡贡献生命的精神,一种不屈的中华之魂。其实,墓碑的存不存在,或许就是一种形式。为曾经暴尸疆场的英烈们致敬吧!在这个世界,如果连民族英雄都不敬仰,我们还能敬仰谁呢 ?
青山有幸埋忠骨。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这片战场,经过植树、耕耘,渐渐难辨。新墙河的水在静静地流淌,但我的心潮久久不能平静……

作者简介

李辉,网名辉飞焉灭,湖南岳阳人,现在中石化旗下企业工作。 

图片:网络

征稿说明 《潇湘原创之家》

卢宗仁专辑         万辉华专辑        蒋正亚专辑      

彭定华专辑          吴标华专辑      易石秋专辑  

陈有红专辑         谭伟辉专辑       黄志中专辑  

谭湘岳专辑         沈保玲专辑       史建国专辑

朱素青专辑         杨英专辑           柳平国专辑

许光辉专辑         杨辉专辑          弘毅学子专辑

方绪南专辑         龚春林专辑      孙美堂专辑

(专辑持续更新,欢迎作者入驻……)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