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溪ProbeT连山 / 古今地理●行... / 尧、舜、象文化对访尧的影响

分享

   

尧、舜、象文化对访尧的影响

2020-08-08  孟溪Probe...
刊发日期:2020-08-08 语音阅读:

◇周凌志

访尧是双牌县的一个小村,也是帝王赐福之地。地名的来由与尧、舜、象有关,许多的传说与帝王有关。

一般认为,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从公元前4000年开始的,在这之前的几万年、几十万年的历史几乎是空白。可以说,史前的空白是真实的空白,是什么都没有,也是什么都有,历史的真实的氛围,迫使我们只能小心翼翼的探求。

我们不妨走进历史的长河了解一些历史,了解尧、舜、象文化的根基。

传说黄帝以后,先后出了三个很出名的部落联盟首领,名叫尧、舜和禹。他们原来都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后来被推选为部落联盟的首领。战乱遍地,民不聊生,在黄河流域出现了尧、舜、禹部落联盟和“舜帝南巡”的传说,开始了中华民族的长期形成过程。

尧是儒家精神上的始祖。

《尧典》上,帝尧“教化万民,和协万邦”。尧文化是进取文化,是创造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

仁爱的品德。《说苑·君道》记载:“百姓有罪,在予一人。”尧就是这样的圣君,见到衣衫褴褛的穷苦人,他就惭愧地说:这是由于我没有治理好国家,才使他们饿肚子穿破衣服呀!见到囚犯便自责:这是因为我教化不好,才使他们犯罪的呀!当舜问尧“天子的用心”时,尧说:对求告无门的人不傲慢,对穷苦人要帮助,悲悯死者,喜爱孩子而同情妇女。尧的慈祥仁爱为舜、禹作出了榜样,也使他们在主政时发扬光大了这种美德。

民主的作风。帝尧喜欢征求众人的意见,用人也让大伙推荐,因此,“上下同心,君臣揖睦”,天下和洽。尤其是“尧设诽谤之木于四达之衢”,百姓万民无论有什么意见都可以畅所欲言,做到下情上达,政通人和。

俭朴的生活。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史书歌颂了帝尧的俭朴品行。都认为,帝尧屋顶上的草不要别人修剪,坐的车子不彩绘描画,铺的席子不收边缘,喝的羹汤不掺和面粉,吃的粮食不精细研磨。晚年时,尧因操劳患了疾病,平民子辛为他敬献灵芝,他婉谢不收,说自己吃惯了粗米饭,不习惯精食。正因为这样,帝尧受到了子民的爱戴和后世的敬仰。

勤勉的政道。尧舜禹为政,勤勉躬行。尧为天下百姓遍历五湖四海,施行教化。舜,作平民时就勤于劳作,善事农耕。后来无论是辅佐帝尧,还是施政,都保持了这种作风,经常巡视察看,了解下情。至于大禹的勤政,更是为天下人称道,担负治理洪水的重任后,三过家门而不入,辛劳了十三载,一直到了洪水平息,天下安定。

尧、舜功业卓著,品德高尚,后世子孙才对他们倍为推崇。孔子说:“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司马迁赞:“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帝尧则是华夏民族的文明始祖。

湖南古代居民属于古三苗集团和古越族集团,在父系氏族社会后期,这里属于三苗和九黎集团的各部落在强而有力的首领率领下,各部落联盟发生频繁的战争。

民间广泛流传的舜和象的故事正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编织而成。

光绪《道州志》载:“在州(道州)北六十里(现江村访尧对面的龙山),道旁有石碑,刻‘古封有鼻圩’五字。”远古时,访尧一带叫有庳(或叫有鼻)还是一片不毛之地,属三苗部族所辖,《书·大禹谟》载:舜命禹征伐三苗,一月不服,禹收兵还朝,舜便大布文德,舞干羽(舞者所执的两种舞具)于两阶,过了七十天,有苗就来朝见了,说明舜德行感化之深。后来,舜派其弟象治理有庳之圩。

舜帝是道德文化的鼻祖,舜文化是道德文化。《史记》所载:“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勤民事”的舜帝,孝感天地,德播人间。

舜教导臣民以“五典”—— 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美德指导自己的行为,臣民都乐意听从他的教诲,普遍依照“五典”行事。

舜帝文化精神之魂可称为“德为先,仁为怀,重教化,苦忧人,只为苍生不为身”,主张“事天,任地,务人”,舜文化是由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转折时期的中华文化。

象被“封之有庳”后,我们可以想象,作为战争胜利者一方的统帅——舜派他的弟弟——象来湘南作为地方长官,完全是一种胜利者对失败者的镇压。而象呢?却反而为失败者一方的广大群众所称誉,象在教化别人的同时也教化了自己。改恶从善,颇有政绩,受到百姓的尊敬。那时社会还相当落后,不可能有纪录历史,而是靠一代一代口口相传的。老百姓在极其艰苦的生存条件下繁衍后代,可见象在这种环境下的作用,可以想象,被封在有庳的象,是在一种怎样的条件下治理好有庳并得到被他镇压的人民的爱戴的。“大德曰生”是象的功绩之一,也是这里建立象祠的缘故。这里有“鼻亭”神遗址。

文化不发达的时代,在访尧这块土地上,一代一代的“口碑”野史传颂着尧、舜、象一些动人故事,成为一份宝贵的文化遗存。

文化是一种从容的演变,可以让我们走得更好,走得更远,它作为一种内心的需要,作为一种力量融合进我们的生活中。

按《周易》的说法,所谓“文化”是“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人文之“文”原来通假花纹之“纹”,在《说文解字》里的意思就是观察世间百态,把百态云集,了然于心,再去广播天下,赋予它一个理念,在观察之后,凝聚起一种信念,凝聚起一种对生命的态度与生活方式,再去布行天下,这才叫“化成”。

象在“化成”的过程中,演绎着一种象文化。

象的来到,起初有功有过,但他入境随俗,勇于自省,以尧为榜样,最终造福一方,赢得了民众的爱戴和拥护,开创了这块土地的文明。

王者之气开始让这南蛮之地风光起来,文明开始在潇水流域流淌,人口不断增长,房屋有序而建……帝王文化渗透人的心灵,对南蛮野蛮的驯化受到舜文化的影响,其教化受到象文化的影响,这些文化的亲和力影响并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访尧人。

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靠“口碑”传颂,而这样一个小山村口碑传颂的尧、舜、象的故事反映了一定的历史真实,从小村落残存的废墟中、瓦片、彩绘中同样可以触摸远古年代依然温热的气息。

天下教化,文明初始。

“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的家园美好生活,就这样随着岁月的故事在这“有庳古封城”发祥起来,而文明就在这南方小村悄无声息地孕育和吐纳……

德以养心。古老的文明在心中流淌,心被唤醒。村庄的文化是母性的,古村人用无比虔诚地、以膜拜地心境回望这些古老的文化,总是沉浸在神秘、悠远的意境里无法自拔。这些帝王文化的传播与渗透,使访尧这个名字流传并沿用至今,访尧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礼让蔚然成风。形成了独树一炽的村落文化,经过一代一代的不断“化成”,从而有了淳朴的民俗民风和气势雄伟、鼎盛一时的古代建筑群。

文化的博大和厚重,在纯朴的古村延伸,文化醒目地把根留在古老的土地上,绵长的缕缕情丝,在惠风的吹动下,发出苍凉的嗟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