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散文 / 待分类 / 【山东】张修东|生活在煤海之上

分享

   

【山东】张修东|生活在煤海之上

2020-08-08  新锐散文

东方散文秋季版
      

张修东,男,笔名东莱顺。1965年生,山东莱芜人,大学文化,现在山东鲁安能源集团公司工作。系山东省散文学会、中国煤矿作协、山东省青年作协、泰安市作协会员,肥城市作协副主席,山东省第21届作家班学员。

多篇文学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中国煤炭报》《中国安全生产报》《时代文学》《中外文艺》《散文诗》《杂文天地》《大众日报》《贵州日报》《当代小说》《当代散文》《山东青年作家》《散文时代》《青海湖》《散文中国》《大唐民间艺术》《班组天地》《泰山文艺》《大汶河》等。

《静听桃花落雨》等收录《当代文学作品精选》,《中国散文大系》《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4》《现代文阅读》《醉美桃都》。曾获“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三等奖”,“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第三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二等奖,中国散文学会“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最佳美文奖”,首届“桃花源文学奖”等。

《记得给别人留条路》被浙江嘉兴等多个地市选编入中考语文试题、高考必读哲理散文,被百年教学网列为2013中考议论文阅读真题。

出版有散文集《纸上河流》。

作者简介
生活在煤海之上


“地上有草。

你可能知道这个事实,却很少去想它的意义。

有草的地方,其实就是好地方。”

这段熟悉的文字,取自著名作家周大新《地上有草》的开头语。一经过目,便难忘记。

是的,地上有草,其实就是好地方,地上不仅仅有草;地下有煤,其实就是好地方,地下不仅仅有煤。我于是庆幸自己:生活在煤海之上。

1981年我参加工作到肥城矿务局陶阳煤矿,十几年后,看到出版的《陶阳煤矿志》上说:“1956年1月,华东煤田地质勘探局技术员胡鸿运(女)、吴宜生等4人,来肥城县境内踏探,在有益村附近发现有煤迹象。”自此,经过钻探、建设,两年之后,一座年产60万吨的中型矿井揭开神秘面纱,友谊村附近“地下有煤”的事实,说明这里是个好地方,也彻底改变了生活在这里人们的生存理念和生活方式。50多年后,这座为国家奉献了几千万吨煤炭的矿井,仍在身体羸弱地服役。

应该说,小时候,最早认识的燃料除了柴火就是煤,其原因自然是有在肥城煤矿做工的父亲的铺垫,那时候,一个冬天能烧上半吨煤就算是好生活了。天冬日寒,风吹草干,在少量的煤面前,既要省着点用,还要想法子过日子,于是奶奶就手把手教我们弟兄几个把成块的煤捣碎,掺和上黄土、水,与之融为一体,制作成胚子,晾干晒透,放在屋里备用。家里有个工人支撑,奶奶在老家算是享福的了。看看大爷大娘家,只是临近春节了才捣鼓点煤,还不舍得烧,更不用说在晚上闷住炉灶取暖了。打那,我与煤产生了感情,觉得煤真是个好东西,生产煤的地方肯定是个好地方。谁曾想,十六七岁的年纪,却鬼使神差来到矿上做了一名为采煤工作拓巷道、做基础的掘进工。在井下劳作的几年时间里,沿途天天见到似曾相识的黑黑的煤,重又培养起久违的感情来,更是有了一种亲切感。

现在想来,多少年前,人们的生活是离不开煤的:取暖,做饭,锅炉烧水,澡堂子供热,甚至发电,内燃机车动力等。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我还记得,煤矿工人要是退休,除了单位赠送的一对红红的暖水瓶,就是一吨半吨的煤加上一些劈柴了。既是待遇也是关心,挺自豪的!那时退休工人从农村回到矿上与老工友叙旧,大都是为了托关系弄回点煤。人不在矿上了,有煤这个“连襟”,正是个桥梁,也是个说头。

煤是有生命的。煤,百年千载的岁数,依旧在几百米的地下深藏不漏,从不自己要求什么,从不自己扎哈,或者是炫耀什么,比较低调,非常含蓄,因为它知道,只要不面世不出世不离群,就一直活着,生命就没有停滞。等到有一天,煤由井下流动到地面,然后被人类使用后化为灰烬,自然像人类来自于土地又回归土地的结局一样,煤的生命才有了新的轮回。

煤是活物,它自然是会走动的,在意念中,它们大都希望今生能见到蓝天白云,走入寻常百姓家。不信你看,那煤溜边、皮带上、矿车里、罐笼内,不都是他们活跃的身影吗?来自几百米的地下,层次递进,循步攀高,运动到煤场、车斗、火车皮内,不都是煤跃动的身影吗?煤是活物在流动,生产煤的人也是流动的,为了开采地下的煤,矿工师傅走了一茬又一茬,新到的新面孔连井口都不认得他们了,连平直的巷道也听不出他们的语音是来自四川还是河南……

煤懂得亲吻亲近的人,热爱解放它的人。煤向来与矿工是黑哥们。上井的哥们都沾染了它的粉末,是煤的铁杆“粉丝”。煤看着只露满口白牙和两只白眼珠的矿工,也不自然地要笑出声来了。

只要今生与煤结缘,也就懂得“地下有煤”的含义。前几年从事煤炭运销工作时,有个习惯就是经常爬上煤堆,登上煤仓,攀上装煤的列车,亲近它,抚摸它……矿工心里有个理念,就是煤堆再高不能高过煤仓的,要不日子就难过了。矿工是喜欢煤的,但是对煤堆却是另外一种情怀:出不来煤、煤场没有煤,急得慌;出来煤了、煤场储存的煤多了,更是心发慌。我想问,你见过冬日的煤堆吗?那可是黑与白的结合,白覆表面,黑在里层,却是展露一颗红红的炭火心的呀!

细想想,煤挖了,就得“吃干炸净”,慢慢地,只是成为工业的粮食了。采过煤之后,需及时充填,否则地面塌陷,房屋皲裂,对地面破坏性大,危及住户居民的人身安全。地下有煤,生产煤的过程中,副产品就是矸石等杂物,也是个宝,也有它的用途。十几年前,矿区大兴建设了几座小型矸石热电厂,吃矸石,化煤粉,综合利用,不过好景不长,现在已经没了踪影。生产的矸石堆积成高高的矸石山,成了矿区的一景,据说有的煤矿还在矸石山上大力改造,栽树扩景,荒废的山成了矿工休闲的好去处。矸石的另一用途便是改善道路,垫实铺基,去矿区附近表弟的鱼池的那段路,回忆起来还有我们几弟兄留下的足迹呢。

地下有煤,地下的煤还在不停歇地挖着,地下有煤的日子值得指望,值得期待,但是价位却是上不去了的,由此导致的矿工生存质量下降,生活质量艰辛,人人谈煤价则色变。令人寒心的,一些煤矿资源近似枯竭,关井了,封井了!最难过的应该是矿工。那些为矿山发展操劳几十年的矿工师傅,像流动的煤一样,不得不舍家撇业,背包前行,另寻他路,另找出路,当然不光光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小家。

煤的开采有始有终,即使在有限的时间跨度和空间幅度内,你我看不到。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想:既然煤的价位不尽人意,既然生产的煤养活不了五百多万矿工,既然不开采的煤永远有生命,那煤的生产经营是否能换一种姿态生存,那煤的替代产品又在哪里卧底呢?!几千年的蓄积,几千年的等待,几千年的卧薪尝胆,最终会有一个一致的结果,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资源会枯竭的。

地下有煤,我们应该珍惜它才是!

地下不仅仅有煤,我们应该珍惜它们才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