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爱,总是不知所措

 文侯读书 2020-08-08

院子里狼藉一片,母亲却很高兴。她叫来一个电焊工人,吩咐这个29岁的小伙子把墙角弃置不用的大铁笼子割开。

小伙子提前一天来看看活怎么干,一起来的还有妻子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小男孩一点不生分,进院就要爬通往平房的铁楼梯。母亲一边制止一边塞给孩子一瓶乳酸菌饮料,并安慰他不要怕已经躲进自己小窝的小狗豆豆。

小伙子说好明天早上再来,一家三口骑两辆电动车突突地离开。

母亲说把铁笼子割开,用废旧的钢筋焊起葡萄架,夏天来的时候就可以在樱桃树前的绿荫下喝茶吃饭了。母亲一脸神往,像个孩子。

第二天十二点多,活干完了,一个小时三十,小伙子要了120块钱,带上小焊机和被砂轮卡住的切割机,点上一支烟,突突离去。母亲没忘塞给他一盒烟。

午饭后,母亲开始收拾院子,突然就捂住胸口,皱起了眉头。

晚上一点多,我和母亲去急诊,打了个止疼针。第二天一早去医院做了内镜检查,是胃结石。前一天晚上,母亲看电视剧《娘道》,吃了不少山楂,大夫说山楂和柿子一样,多吃就会得胃结石。10×8厘米,黑褐色,很硬的一团。这东西把母亲的胃都磨破了,溃疡面积很大,渗出了血……

前一天的止疼针没一点用,但这是母亲出院后才告诉我的。我不知道,从夜晚到凌晨,从凌晨到中午,那些疼痛如何折磨我的母亲,而她又是怎样挨过的。

临近中午碎石时候,又要预约内镜,母亲一直安慰我,她说早些年就做过,一点也不疼,喝上一口药,那管子很顺地到了胃里,里面什么东西都能看见。母亲这时还笑了。

无痛的要多一千块钱麻醉,导引台上尖锐的询问和介绍从小喇叭里传出来,冰冷刺耳。整个大厅闷热忙乱,灰色黑色的老年人在冰凉的铁椅子上坐等叫号,面色凝重。我紧紧抓着母亲的手,想起十年前那一次胃镜活检前,母亲以为自己得了不好的病,偷偷买好了衣服……但她还是笑着跟我去了医院,一路上也不断安慰她的儿子。

为什么母亲生了病,会安慰自己的孩子?

这种命题还有很多。

电影《美丽人生》里,爸爸用自己的生命与儿子在纳粹集中营里“玩”了一场游戏。游戏结束,爸爸被德国兵抓到,但是他却笑着和儿子告别。

那个捧着母亲的心跑着去送给女友的男孩,跌倒时候,是母亲的心在担心他,“孩子,没摔疼吧?”

妻子有一次切菜,儿子在旁边看着。不小心把半个指甲切了下来,一声惊呼后,妻子忙问身边的儿子,没吓着你吧。

我们的父母都有个通病,只要你说了哪样菜好吃,他们就经常煮那道菜,直到你厌烦埋怨了为止。其实他们这辈子,就是在拼命把你觉得好的,给你,都给你,爱得不知所措了而已。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