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斯邓bdtcis / 待分类 / 我近期在修炼什么

分享

   

我近期在修炼什么

2020-08-08  布鲁斯邓b...

最近想到“回归本性”这个问题,但一直没忘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的“人生就是不断地完善自我,每天比过去好一点”的告诫。我认为,这二者并不矛盾。我们的本性中,潜伏着强大的改变世界的力量,这股原始力量,驱使我们拼搏奋进。而每天的自我修炼,能使我们意识到性格中需要转变的地方。比如说,坚决去执行一件事的顽强意志,如果遇到了挫折,该如何释放那股受挫的力量?如何面对外界的质疑和议论?我意识到,有时候,承受非议和质疑,是坚定不移地推进行动的一部分。不要将这股拼搏的力量,任性地化为愤怒或反击,而应当适当忽略,意识到自己的正确性和需要提高的地方,这也是修炼的意义。

那么,我近期要修炼什么?我应当每天都写作,不管写作少,总要写一段或一篇文章。不然,这一天就不算过去,没法安然入睡。比如,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虽然有诗一首,但还不够。每天的写作,可以只是个人想法的总结,也可以是对某个话题的诠释。

在波澜不惊或小麻烦不断的表象之下,我的内心依然有些波澜。近期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慌不忙,处变不惊,遇到任何事,都要淡定自若”。不解释,不维护自己的正确性,坚定不移地朝目标迈进。这是我近期的修炼。

近期我的进步在于,我意识到语言沟通需要针对不同的对象。有些话可以不说,有些事,可以只是心里清楚就够了。我仍然在思考,什么是好的领导。在我的信条中,团结所有人仍然是第一信念。而要团结所有人,就要聆听所有人的倾诉。能承受任何人的倾诉,承受他们的非议和责难(当然,大部分是对其他人的非议和责难),有这份包容心,是做领导的前提条件。在聆听的过程中,自己当然也会承受委屈或是非议。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要保持不慌不忙,镇定自若。

上面还只是表面装出来的,实际上,我仍然心中会泛起波澜。情绪上的波动,扰乱了我的理性行为。我知道,如果内心不安定,行动和表情上就会显露出来。我也仍然因为担心一些琐碎的小事,而无法安然入睡,总觉得有什么事在羁绊着我。这是我性格中求完美的倾向性在起作用。偶尔,不论还有多少事没有确定,我能酣睡过去,这对我是宝贵的经历。

从我自己出发,我再次确认:安人之心,是管理的首要责任。在一个团队中,我作为首脑,应当激发所有人的积极性,经常告诉他们我们的目标,我们为什么来了这里。我们都是来这里实现自己的目标的,每个人都有用,这个项目需要你们每个人。这跟我以前的想法,稍微有些不同。我要将这个想法,深深地埋在心底,变成我的行为指南。这需要反复实践,落地生根。不然,我很容易返回到过去的做法。一不小心,内心波动了,很有可能会因为急躁而说了不该说的话,不能遵守自己刚刚确立的原则。

那么,我是如何安自己的心的呢?因为有期待,所以担心自己不符合期待,或者无法达成期待,所以心中会不安。如果并不期待什么,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心要定,首要任务是要有主体感。这也是我极力想回到“自我本性”的一面。我设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体感,想掌控自己的生活,想领导一个团队,达成既定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大堆琐碎的事,以及不断发生的小麻烦,会扰乱我们的心神,让我们失去冷静,做出错误的判断。因此,安自己的心,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最近在反复听老喻的《人生算法-坚决行动的混球思维》,我对其中的提议,很有兴趣。我的性格中,就有这样的倾向。我不太容易受到他人论断和一时挫败的影响,能够力排众议,坚决执行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我会犹豫呢?肯定是过去的生活,让我看到了所有人生活的不容易,在我的性格中,培养了感性的一面。我是双面的,也是全面的。我既能冷酷无情,又能发过来想到,这么做可能会伤害他人的感情。我并非对老喻的说法言听计从,但也没有认为他说的不对。正如本文开头写到的,我想调和二者。即,在具体的事务中,既能做到不受自己和他人情绪波动的影响而坚决行动,又能体会到这个过程对他人的情感影响。

当我听了武志红的《自我的诞生》这门课,反复听着最后一课,深深认同他所讲的“进入无限世界”。没有人给我们设限,是我们自己给自己设限了。过去,我忌惮于他人的评价,呈现出性格软弱的一面。但实际上,我的本性,倾向于成为“进入无限世界”那一类人。我克制了自己的这种倾向。这跟我的本性相反。我当前的任务,是吸取过去的教训,将攻击性转化为去实现宏图伟业的意志,不再怀疑自己能成大事。

我知道这么说看上去有些难以相信,因为,想法的形成,虽然并不简单,但毕竟可行。而要坚决地执行这个想法,就很难了。与坚决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反差,我最近也经常怀疑自己是否就要这么浑浑噩噩过一生,再也没有什么作为了?

一方面,我确实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大的能力没有施展出来;另一方面,我确实没有一个适合我施展全部能力的平台。在我的性格中,还有自我怀疑和犹豫的成份。虽然告诉自己要坚决行动,哪怕做混球;要做进入无限世界那样的人,不要畏首畏尾,但这阵子也一直在反复中。新的思维习惯和行动,需要用一次次实际行动来定格。

今天我想到,作为人,最可贵的品质,是大胆想象一个自己想要的世界,接着,用坚强的意志,坚决去实现这个构想。会有挫折甚至最终失败,但事先不要料想结果会怎样,而要去想,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办法处理?每个人都需要确定性,而我要做的,就是不断地给他人提供确定性,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生存法则。在这个过程中,注意自己头脑中发生的感受,不要接受挫折感。如果你有挫折感,行动就会缺乏力量。要将全部的能量,用在实现目标上,而不是怀疑自己是否有那个能力,自己过去的人设又是什么。所谓修炼,就是要不断突破过去的我,慢慢地变得不同。

再次回到主体感这个问题上来。大部分时候,我因为放弃了主体感,觉得自己是在被生活的鞭子驱赶着走。我给自己的修炼任务,就是经常试着去主动做一件事,主动寻求(争取)。这样可以培养主体感。

在不断变化,各种意外和琐碎不断出现的日常生活中,该如何实践头脑中的这些理念呢?我采取的策略是立即着手做能做的和该做的事,在做事中稳定这颗浮躁的心,让心有着力处,拒绝胡思乱想。

观念的调整方面,从“这个世界一定是怎样的”,转变为“我想要世界是这个样子的,我为之不懈努力”。目标很重要,如果偏离了目标,会浪费宝贵的生命冲劲。

我性格中一直没变(偶尔变通,呈现出屈服的模样)的地方,就在于对盲从和毕恭屈膝的唾弃。这并不代表我狂妄。我学会了另一项品质:谦卑。谦卑是承认自己的不足,意识到自己的长处,能做什么,什么不能做。意识到自己不是全能的人,但并不因此感到羞愧,这就是我认为的谦卑。

我想到,直接藐视直至呵斥权力之下的众生,和盲从、屈服于超越自身的权势,都是人的本能。而试图超越于这二者,则是人的可贵努力和不朽尝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