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到此一游 / 待分类 / 【 乡土风情 】母亲眼中,我永远是孩子

分享

   

【 乡土风情 】母亲眼中,我永远是孩子

2020-08-10  贾宝玉到...

  【 导读小引 】一个人,无论他年纪多大,在母亲眼中,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下文中母亲对我呵护备至点点滴滴,描写细腻,情真意切,容易引起我们心灵的共鸣。

         2016年7月的一天,正在和父亲往蛇皮袋里拾掇沙子的母亲,突然昏厥在院里。等我放下学校的事,赶到医院时,她刚要从车上扶下来。我一步并做两步跨到母亲身边:“妈,您怎么啦?”母亲无力地动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两眼疲乏,半天挤出了一句话:“缓一下就好了。”

         检查结果出来后才知道母亲患了心房颤动症。根据医生建议做了手术,安了心脏起搏器。出院到家后,她见到父亲的第一句话是:“要不是娃娃,我就再也回不到咱家了。”

         一年后,在药物的维持下,母亲身体才慢慢恢复了些。

         家里有部老人机,我每周要打电话过去问候一下父母。母亲一接电话总是那一句:“三文,你在学校上课吗?家里娃娃都好着吗?要吃好。要休息好。把人家工作干好。”她好像一直守着机子在等我的消息。我放大声音:“妈,我好着呢,放心。”有一种说不上的难过瞬间涌上心头——我为母亲做过什么,能做什么?

         每过上几周,我像例行公事一样要回一趟家。母亲似乎有心电感应,老站在路边把过往的班车一辆一辆地照看,直到远去,才重新坐到门口的大青石上等待下一个坚信和希望。一发现我从车上下来,母亲就像接亲戚一样 ,一面招呼,一面帮我提东西。没等我坐稳,她已经用像耙子一样瘦削的手把她认为最香的馍馍递到我手中: “饿坏了,赶紧吃!”不一会,又把炒的菜、鸡蛋一个劲地往碗里添,于是一碗饭变戏法似的越吃越多。母亲瞅着我吃饭的样子,脸上露出了欢欣的微笑,那笑仿佛是古朴典雅幽深的老巷道,突然跑出来了一个开朗的小女孩,可爱活泼……

         我家院子的东北角有两间土房,一间是驴圈,一间是堆放柴火的。年久失修,破败坍塌。

一次回家,我和父亲在院里喝罐罐茶,母亲凑过来闲谝。

         “那两间房子破旧没用,一进大门就看见垮垮的。

         “孩子回家来也没有个住处,睡不了个安稳觉。不如拆了,重新盖一间,也就宽舒了。”母亲好庄重的样子。

         “没事,家里就您和我爸。修了也没人住。“我很随意地笑着说。

         暑假,我回家了。父亲为了了却母亲的夙愿,趁他还能行动,已经拆倒土房动工了。我也只好帮活了。我不停地掂砖,提水,和灰,来回穿梭,马不停蹄,没弄几下,满脸汗滴,钻进眼里,怪难受的,时不时撩起衣襟擦拭。汗渍渗湿了衣背,鞋子沾满了泥巴,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已经立在我身后,端着一杯蜂蜜水,拿着一条新毛巾,悄悄地嘀咕着:“擦擦汗,喝一口吧!”满脸心疼的样子。

         我下意识地有种感动有点难堪,一头是切切真情,一头是母亲“自私”的尴尬。母亲眼中,似乎只有我才流汗,只有我才口渴,其余人她全然忘了。末了,一觉睡到大天亮。一骨碌爬起来时,枕边摞着干净如新的那身运动衣。我知道母亲又连夜洗衣服了。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别人面前邋遢,即使劳动。她常教育我们:“乏死,在人面前要拿出精神。”母亲朴素的想法就是要我们重视形象气质。我佩服母亲的细致和伟大。

         到我像转娘家一样要回我的另一个家的时候,母亲老早就把园子里铲的芫荽、油菜、韭菜洗得干干净净,装进洗过的塑料袋,码得整整齐齐。厅台上立好了一袋自磨的小麦面粉,看着就是础过的,瓷实瓷实的。旁边还有一塑料壶胡麻油和烙的几页抹布油饼。仿佛码头上要出港的货物,应有尽有。

         看着年迈的母亲,我突然恨怨自己:我岂不是成了“寄生人” “ 啃老族”!

      “拿上,拿上,已经装好了,我和你爸吃不动就浪费了!”母亲急切担心地劝我,生怕我说不。班车扬起尘灰,母亲单薄的身子被淹没,渐行渐远,可她的白发永远飘在儿子的心中。很快,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在母亲眼中,我永远是需要牵挂的孩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源:选自中国乡村美文·作者丁福文

发布于 6分钟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