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手抄课本 || 张同辉

 作家平台 2020-08-11


离春节还有好些天的时候,故乡孩提时代的伙伴福来就多次打电话约我,让我春节回家时一定要到他在县城新建的别墅里去看一看。

我的故乡紧傍运河,在河北省清河县的东部边缘。据说明朝时期就是运河边上的一个小有名气的水路驿站,但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还是一个近三千人的穷村,村庄的名字叫渡口驿。从走出家门到外地求学那年算起,我离开故乡已有二十多个春秋了,但水一般流逝的岁月,并没 能冲淡我对童年时代的印记。

我和福来同岁,家住一个胡同。从刚刚学会走路开始,我们就经常在一块玩耍。上学后,我们总是一块去学校,放学后又一块回家,小学五年,从没有改变。记得有一次,因为玩耍时不小心,他把唯一的一条裤子挂了个大洞,他妈妈为了忙于给全家人做午饭,直到上学时间到了还没有缝好,我就一直陪着他等穿上缝好的裤子才一起去上学,结果我们俩晚去了一节课。

福来名字虽然起得很好,但是他确实没有幸福的童年。他的父亲因病常年卧床不起,他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全家五口只有妈妈一人能下地劳动,全家人吃饭就是一个很大的困难,有时因为他和哥哥每学期几元钱的书费,他妈妈都要向别人家去借的。

大约是在读三年级那年,学校放寒假的第二天,福来妈妈因烧柴做饭引起家中失火。所幸灭火及时,才没有烧掉家中仅有的三间土屋,但一桶桶的水却无情地把家中仅有的被褥和衣服浇的全部湿透了(在我的印象中,除此之外,当时他家也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了),其中,也包括福来的书包。只记得当时福来为此急得哇哇大哭。

没有了课本,怎么读书呢?有人说,去县城新华书店也许还能够买到。可是,去县城来回要用一整天,更主要的是,买书要花钱呀。福来知道,家里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他怎么忍心再向大人要钱买书呢?

“辉哥,我想把课本抄下来。”福来对我说。

“抄下来?两本书(当时小学三年级只有语文和算术两个学科)?”我瞪大了眼睛问。

“是的。我爸爸现在连药都不舍得吃了,我实在不想花钱买书了。”看得出,福来已下定了抄书的决心。

“好,福来,要抄我和大华一齐帮你抄!”大华和我们也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好朋友。


我父亲在城里工作,回家时常常拿些单位要当废品处理掉的废旧纸张。因而,我从家里拿来许多白纸,虽然大小不一,但对于福来来说,可真是雪中送炭了。于是,我和福来、大华三人挤在当时我一人居住的一间小屋里,围在一张老式方桌上,先把纸全部裁成16开的,接下来就开始了抄书工作。我的任务是抄语文课本,福来抄算术,大华平时就喜欢到处乱写乱画,因此,他的工作是负责给白纸打横格和描画两本书上所有的插图。

一天夜里,我们三人边抄边玩,不知不觉到了深夜,大家都感到有点饿了。可是父母早已睡觉了,我不愿打扰他们的休息,就跑进厨房翻了个遍,虽然没有找到任何可吃的熟食,却发现墙角布袋里有很多地瓜干,我就用帽子兜了一些过来。怎样才能把它们弄熟呢?黑暗与宁静给了我特别的灵感,我悄悄地从院里拣来一些柴草,放进脸盆里点燃,然后我们用手拿着一片片地瓜干,把它们放到火苗上熏烤。没想到,烤的焦黄的地瓜干也能造就满屋子的香甜。我们一边烤一边吃,一边说一边笑,竟忘记抄书了……两本书,我们三人整整抄了一个寒假,它加深了我们兄弟般的感情,它成了我们真挚友谊的见证……

如今,福来已经成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羊绒经销商,我们手抄的那两本书已被摆放在福来别墅中那排进口的高档书橱最显眼的位置。据说,他的家具全部是进口的,他虽然建别墅用了70万元,但是装修却用了80万元。

如今,我的故乡已变得非常的美丽。村中新修了笔直的柏油马路,村民住上了统一规划建设的新房,村中仅像福来一样搞羊绒加工经销的就有上百户。是崭新的经济模式铸造了崭新的农村、崭新的家庭和崭新的人。

故乡,你变化得好快啊!

作者简介: 张同辉,男,1966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清河县。曾任中学教师,后被选调到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历任秘书、科长、副主任,现任临清市爱卫会主任、临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2009年12月,被中共临清市委、临清市人民政府授予“临清英才”荣誉称号。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