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基于严酷军事纪律和训练,蒙古大军的“假撤退”战术

 cat1208 2020-08-13

蒙古军队在世界军事史上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案例,从未有民族进行如此宏伟的战略,赢得了如此多的战斗,征服过跨度如此庞大的区域,并因为残酷的屠杀政策被占领区如此强烈地厌恶。无数彼此都没有见过或听闻过的民族,从东欧的波兰、匈牙利至俄罗斯,从西亚的小亚细亚地区至叙利亚,从波斯地区至远东中国,从日本至缅甸,竟然都在对抗同一个可怕的敌人。

弓与箭是草原骑兵们最核心的武器,蒙古人当然也不例外。不过无论是西方史料,或是中国本身的史料,对于蒙古骑兵除了骑射也非常重视冲击都有较为详细的记载。

事实上,轻弓骑兵与重骑兵的配合之前已经被无数民族演绎过。先通过轻弓骑兵的箭雨覆盖,两翼包抄,削弱及诱敌,然后重骑兵伺机发动决定性突击。无论是公元前的帕提亚王国,还是波斯萨珊帝国,或是突厥人的游牧骑兵,都有这样的配合。但蒙古轻弓骑兵与重骑兵的配合是建立在严酷的军事纪律和训练之上的,较当时其他游牧民族发挥得更为完美。蒙古名将哲别与速不台的第一次攻俄之战,充分显示了这种铁一般的军事纪律,以及决战中蒙古重骑兵的重要性。

蒙古军队在面对敌人时,常采用诸多游牧民族擅长的“假撤退”战术。但多数游牧民族的假撤退战术是用来不断地袭扰,而蒙古骑兵高度严格的军纪,能保证更加长期且有序的假撤退,有的时候连续达到数天。甚至在长途追击的敌军队形陷入混乱时,蒙古军队的撤退阵型依然井然有序,还能够反过来,在有利的条件下突然发动令敌军无法预料的决战。

在1221年,速不台带领的蒙古军队就已经使用了假撤退大败格鲁吉亚军队,之后蒙古大军遇到了50000来自高加索北部的阿兰人和切尔克斯部落。为了对抗西征的蒙古大军,阿兰人加入了另一支游牧民族库曼人,但库曼联军也被蒙古击败。速不台与哲别则追赶着库曼人继续西进,库曼可汗被迫向加里奇的罗斯大公姆斯季斯拉夫求援。因为之前库曼人长期劫掠罗斯人的领地,库曼人要求的援助被耽搁了长达近一年。不过当蒙古大军临近,1223 年,姆斯季斯拉夫还是集结了各王公的罗斯军队,包括之前有过冲突与间隙的基辅大公的军队,共同来抵抗自东方来袭的蒙古军队。

蒙古军队的数量是两个万人队,数量为20000—23000 人,罗斯和库曼联军拥有的兵力非常具有争议,历史考证从30000—80000 人都有。罗斯人的军事布置是这样的:加里奇大公和沃里尼亚大公的罗斯军队向南穿过第聂伯河进发;基辅大公、切尔尼希夫大公以及来自库尔斯克的罗斯军队向北,挺进河的上游;擅长骑兵的库曼人则计划从后背迂回攻击蒙古军队。蒙古方面,速不台与哲别本来在等待术赤的援军,而后者由于生病没有赶到。蒙古军发现数量占据优势的罗斯人动向后,就立刻全军向东撤退。并留出1000 名后卫来继续报告罗斯人的进军动向。

但实际上,罗斯诸大公都是各自为战的, 完全按照自己的愿望去行军战斗。加里奇的罗斯军队在姆斯季斯拉夫的率领下奋勇向前,遭遇了蒙古军队后卫的1000 人。冒着蒙古弓骑兵的箭雨,罗斯军队冲过了河,依靠强大的兵力,他们击败蒙古军队的后卫, 俘获并杀死了后卫的蒙古将领。这也给予罗斯人一个错误的信息—蒙古军队战斗力并不强大,于是罗斯大公及库曼骑兵继续大胆地追击。

速不台与哲别全军一连撤退了九天,但对于蒙古军队来说这只是惯常的战术而已,撤退始终是秩序严明的,其如铁一般的纪律令人畏惧。而他们的对手罗斯人与库曼人追击时,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当联军追击至卡尔卡河,蒙古人发现联军由于追击开始混乱:库曼人大多冲在了队伍最前方,之后就是前后赶来的各罗斯主力军,他们也没有集中,这些破绽都可以利用。

速不台与哲别命令蒙古军队开始迅速地全面反击。库曼骑兵首先被蒙古骑兵打垮,前者利用两支罗斯军队—沃里尼亚和库尔斯克罗斯军中间的空隙逃出了战场。蒙古两名统帅利用这个空隙,决定动用蒙古重骑兵。手持骑矛的蒙古重骑兵冲击穿过这个缺口。处于后方的切尔尼科夫罗斯军还不知道战斗已经打响,结果在前进时撞上逃跑的库曼骑兵乱成一团。蒙古重骑兵抓住这个混乱的机会,继续猛冲后方混乱的罗斯军队,直接造成这条战线的整体崩溃,其指挥切尔尼希夫大公当场阵亡。

与此同时,配合默契的蒙古侧翼骑兵也立即迂回过来,包围了整个罗斯军队并切断了他们的退路,被包围的罗斯军队被一阵又一阵蒙古骑兵发射的漫天箭雨所覆盖,其中伴随着偶尔的骑兵冲锋。当最终的毁灭降临时,加里奇的大公姆斯季斯拉夫在包围圈中冲出一条路逃生。直到这个时候,基辅大公才领军赶到,当发现罗斯与库曼联军已经被击溃,他带着10000名分遣军返回他处于第聂伯河附近一座高地上的营寨。获胜的蒙古骑兵立即转过来再追击基辅大公,并包围了他高地上的营地。基辅大公最终支撑了三天,被迫向蒙古军队投降。蒙古人假意许诺他们的投降,并答应放所有的士兵回家。实际上,等他们投降后,蒙古人屠杀了所有投降的基辅罗斯军队,也包括他们的大公。根据习俗,在蒙古胜利的饮宴时基辅的大公及其贵族被以“不流血的方式”处置,也就是被残酷地活埋了。

根据诺夫哥罗德的资料,此战中罗斯与库曼联军损失了60000人,而蒙古军的损失并不大。生还的加里奇大公姆斯基拉夫和自己的军队撤到了西岸,烧毁了所有的船只,阻止蒙古人乘胜渡过第聂伯河。蒙古军队也没有继续西进,哲别和速不台随后率领蒙古大军返回。两位蒙古名将的此次西征,是整个世界历史上最长距离的骑兵奔袭,三年中攻击距离长达8900 公里。在返回后不久, 哲别去世,而速不台则与拔都在1237 年率蒙古军队再次返回基辅,用12 万大军征服了基辅罗斯公国。


本文摘自《单兵作战技能手册

欧亚大陆重骑兵的发展史,几乎就是一部各文明各民族的征战史。本书作为《重骑兵千年战史》的下册,从公元8世纪讲起,直至19世纪重骑兵退出历史舞台,是重骑兵发展至辉煌,又走向没落的高潮部分。


在这里,有法兰克重骑兵的崛起,也有拜占庭帝国的复兴,还能看到远东的辽、宋、西夏、金在重骑兵实力上的此消彼长。十字军东征的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席卷世界的蒙古草原重骑兵,都曾在萨拉丁创建的马穆鲁克重骑兵面前受挫。文艺复兴时期全身板甲的出现,使骑兵防护达到了*,奠定了*的骑士形象。而随着火器在战场上的普及,重装铠甲逐渐失宠,在拿破仑时期短暂地回光返照后,逐步成为一种荣誉的符号。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重骑兵实力就是陆军实力的标志,在两千多年里影响着世界历史的走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