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斋主人 / 重庆商会 / 别让商会为了“会费”变得卑不足道!

分享

   

别让商会为了“会费”变得卑不足道!

2020-08-14  朦胧斋主人

来源:商会平语

作者:徐胜平

很羡慕一种商会,就是那种从不需要为“会费”发愁的商会,也许这些商会的出生就是高大上的,比如有商业巨子作为后盾支撑,比如有地域优势作为依托,又比如有强大的行政化背景作为背书,这些商会的管理者和服务者都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不需要操心商会运作经费的来源问题,从而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商会的管理和服务工作上。可是在全中国数十万计的商协会组织的比例中,这种出生“高贵”的商会组织毕竟还是少数,因为绝大部分商协会都还是处在初创期和发展期的中小型商会组织,这些商会虽然都同样是带着梦想和使命成立,但最终又被“会费”束困着无法昂首阔步前行,这就是现在绝大多数商会组织最悲催的现实。
俗话说“有钱好办事”,也许在旁人眼中,商会听上去是很“高大上”的组织,至少表面上都是由各地方或者各行业的商界精英组成,所以看起来应该是不差钱的组织。可恰恰相反,在现实中眼下绝大多数的商会组织都是缺钱的,因为参与商会的人有钱不代表商会就有钱,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现在的商会不好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没有稳定而又充足的经费,商会就无法开展各类活动、就无法打造像样的办公场所,就无法打造专业、敬业且稳定的服务团队,从而就无法在商会建立起科学的管理、服务以及发展体系,更无法将商会推进到健康发展的良性循环。现在的商会组织在生存上有多困难,也许只有和我一样深处在基层商会服务一线的工作者才最深有体会,或许很多表面上看似风光无限的商会其实早就在苟延残喘,其实只不过是有些人碍于面子勉强维持罢了。
面对着新冠疫情爆发以及国际复杂形势带给我国经济的持续负面影响,中国现代商会组织的生存环境在短时间内肯定是堪忧的,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再次审视和思考“后疫情”时代关于商会“会费”问题的重要性。对于中国现代商会组织的发展来说,只要还没有建立起成熟的市场化运作体系,那么“会费”问题就是所有商会都面临着最敏感、最现实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现阶段的“会费”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对于绝大部分的商会组织而言“会费”就是绝对的生存资本,所以“会费”就像商会的粮食,而且是唯一的粮食来源,收不到“会费”很多商会就会断粮挨饿并陷入裁员、退租、停办活动以及停止服务的恶性循环,继而进入停摆状态变成名存实亡的“僵尸”商会,最后再慢慢消亡。毛主席说过“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可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商会都在为自己的“口粮”发愁,试问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商会能稳定吗、能活跃吗、能有希望吗?
对于所有商会组织来说,“会费”问题在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家商会简单的收入问题,但其实反应的是一家商会运转状态的“晴雨表”,真正呈现出来的问题是商会最为复杂的运营管理以及内部生态的综合问题。在我的文章里多次阐述过“会费”的问题,也仔细的分析过“会费”对于现代商会发展的作用和价值,也曾就“会费”和“以商养会”之间的问题做过辩证,但我们依然没能找到可以完全取代“会费”的新的商会发展模式。也许有人会说商会可以通过投资、经营、创收等方式来实现“以商养会”,可是在现实中“以商养会”更多停留在理论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没看到有几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成功案例,反而看到失败的悲剧却比比皆是。其次,在眼下经济大环境都不好的情况下,就连最擅长经营之道的很多企业都无法在这场危机中独善其身,更何况是本身就不具备经营属性也不具备经营能力的商会组织,凭什么觉得“创收”方面就有独特的经营之道,我觉得在现阶段陷入困境的商会管理者们还是多想想怎么在这场危机中积极互动、锁住人心、保存实力、缩衣节食、开源节流,稳住现有的局面才是正道。
为了彻底解决商会过度依赖“会费”并被“会费”严重制约的问题,很多专家提出了用投资经营等“创收”方式来取代“会费”,我和很多专家的观点不同,我虽然赞同并也在探索“以商养会”,但我不主张用完全摒弃“会费”的方式让商会全力投入到经营创收领域去实现所谓的“以商养会”,毕竟商会不是企业,营利赚钱并不是商会组织与生俱来的职责和能力。所以请一些“专业人士”不要动不动就用建议“不收”或者“免收”等这种否定“会费”价值的方式去传导有关商会创新发展的思维,那样只会误导很多新生的商会以及商会管理者,误导他们在还没有真正理解“会费”价值以及还没掌握商会运转规律的情况下就急于探寻经营化的道路,结果一不小心却把商会带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这里我们也要特别强调,对于现代商会的发展而言,收“会费”和推行商会“市场化”运作来“以商养会”之间并不矛盾,二者之间完全是可以融合在一块的,不应该把这两种运营方式作为对立的发展路线,最后应该是既能收好“会费”又能“创收”的商会才是真正优秀的商会,这也是我们追求商会最好的生存方式。所以我们可以断定,那些“会费”收得好的商会组织其实更容易推行“市场化”的运作,因为“会费”缴纳情况好,说明这样商会的运营状况良好,说明商会参与者队伍稳定并对商会有更多的归属、认可和希望。如果是一家连“会费”都无法正常收缴的商会,只想着通过整合所谓的商会资源来“创收”解决商会经费问题是不现实的,因为这样的商会根本就没有推动“市场化”运作的基础,在这些商会参与者的内心里其实早已对商会失去了信任和归属,已经无法团结和凝聚起来,也许剩下的只有彷徨、失望、遗憾和相互防备而已。
在“会费”的问题上,我一直坚守我的观点,那就是中国商会的“会费”制度肯定是会长期存在的,这是现代商会组织生存的基本保障,更是商协会等社会组织非营利属性所呈现的必然生存需求。对于商会而言,“会费”并不是简单的收入问题,而是商会的价值体现问题。对于商会的参与者而言,“会费”也不仅仅是简单的义务问题,而是对商会的价值认可问题,所以“会费”是衡量商会价值的标尺。从人性的角度上来看,免费的东西从来都不会被珍惜的,人只会珍惜自己认为有价值或者已经为之付出代价的事务。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应该是有对应价格的,所以在商会主张取消“会费”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假如商会是不收会费的,那么商会必定是要向企业那样通过经营创收来谋求生存,那个时候商会自身都忙着挣钱去了,还需要会员干嘛,还需要承担为会员服务的义务吗?说起来就算是“联合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这种超级平台不照样也都是依靠“会费”和“赞助”来生存和运行的吗?所以商会收取“会费”合法、合规、合理,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商会依法依规收取“会费”,并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应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做好“会费”收缴工作本来就是在对商会负责,因为商会收取“会费”的作用和意义是为了让商会更好的生存、更好的运转,只有健康运转的商会才能帮助会员整合资源,才能服务会员、服务社会、服务经济发展。
可现在悲哀又无奈的是,在面对“会费”这么一件看起来理所当然又名正言顺的事情,却让多少商会变得卑不足道和毫无底气。对于现代商会组织的参与者而言,“会费”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义务”或者“责任”问题,对商会而言也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而已,本来商会收缴“会费”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在现实中“会费”问题却让商会与参与者之间产生了无形的博弈,这是“利”与“义”之间的博弈,更是“舍”与“得”之间的博弈,同时也是“认可”与“否定”之间的博弈。参与者通过是否缴纳“会费”来审视、权衡、思索商会带给自己回报价值,商会也同样通过是否缴纳“会费”或者缴纳“会费”的态度来评判参与者的参与价值。
如果问现在商会最难做的工作是什么?我想一定是“会费”收缴工作应该不为过。现在的很多商会不是在收会费就是在为了收会费,而且是年复一年不断的轮回。整天想着如何收取“会费”的商会是悲哀的,可是如今又有多少商会不是在这种悲哀中煎熬。“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商会何尝不是如此,在面对“会费”的时候,我们的商会却显得那么卑微和渺小,一个以商人为参与主体的看似拥有强大资源的平台组织却在“会费”面前显得那么没有尊严。
商会的管理者和服务者们,请务必尊重“会费”更要珍惜“会费”;商会的参与者们,也请理解“会费”更要宽容“会费”。
中国现代商会真正崛起的时刻,应该是都不再为了“会费”而发愁的时候。所以,别让商会为了“会费”变得卑不足道!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