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王熙凤:你向命运索取的一切,早已在暗中...

分享

   

王熙凤:你向命运索取的一切,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2020-08-14  少读红楼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这是《红楼梦》中,专为王熙凤所作,名为《聪明累》的曲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这是王熙凤的判词。

    一片冰山,一只雌凤。那冰山固然是贾府,是末世的隐喻,可是也未必不是她“生前心已碎”的折射——可叹她“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在贾府这座大厦即将倾覆之前被休弃,继而病死,这就是她最终的命运吧。

    一、凤姐的狠与恶

    冥冥之中,也许一切都已经注定,只是,那时她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所有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她曾经气焰嚣张的声称: “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

    于是为了三千两银子,凤姐弄权铁槛寺,贪赃枉法,使得两个年轻的生命自杀殉情。张财主与李衙内两家自是“没意思”:张财主人财两空,也是自作自受。李衙内再气焰嚣张,拿死去的人儿也无可奈何。

    可是守备家先受辱退亲,又痛失爱子,未必不心存怨恨。张李二家诚然是罪魁祸首,可是若没有凤姐插手,勾结官府,使节度使云光出面拆散一对佳偶,也未必会导致这样惨烈的悲剧。守备即使在当时敢怒不敢言,事后也未必善罢甘休。

    况且此类事件,凤姐自铁槛寺之后,恣意妄为,均假借贾琏之名。这些贪赃枉法的恶行,一定会有一天暴露于朗朗乾坤之下。凤姐无处遁逃。

    还有尤二姐事件中,凤姐曾指使张华告到都察院,告贾琏,告贾府。张华一个泼皮无赖,为了钱可以听命于凤姐,也可以为了钱而“出卖”凤姐。凤姐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曾秘令旺儿将其“治死”,旺儿却阳奉阴违,留下活口。

    当初都察院“深知原委”,收了凤姐的三百两银子,又收了贾珍的二百两,乐得赚个盆满钵满。贾府当时的权势,便是都察院传唤被告,连家奴旺儿都不敢抓,遑论贾琏。可是将来有一天贾府事败势颓,这桩事情闹出来,可是一大罪状——“家孝国孝之中,违旨瞒亲,强逼退亲,停妻再娶”。这样的罪名,搞不好就是死罪。

    凤姐是始作俑者,这样的“陷害”亲夫,也够被休弃了。更何况在凤姐热衷于弄权与敛财,贾琏纵情于声色犬马的途中,二人渐行渐远。鲍二家的,尤二姐,秋桐……一件件,一桩桩,在他们的各自的人生里都投下了深深的阴影。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凤姐与贾琏也曾有过一段属于他们的静好时光,只是可惜太过短暂。凤姐之强势的确太过,琏二爷惧内,越发放纵自己。只是同为女子,我忍不住为凤姐而悲。

    二、凤姐的贪与痴

    凤姐敛财人人尽知,尤氏有一次就忍不住与平儿说:“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哪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这话虽是玩笑,却一语成谶。

    过去不太理解她为何对钱有着如此贪婪的执念,甚至贾琏交给尤二姐的私房钱被她不声不响的侵吞了,大闹荣国府时不忘讹诈尤氏母子五百两银子,替贾琏跟鸳鸯借当要的二百两“好处费”……真是可叹可笑。

    更为严重的是,贾府上下人等的月钱都被她拿去放债取利。书中借平儿之口说出,“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梯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

    清朝是允许私人放债的,但是法律对债务利率有严格的规定:凡民间私放钱债,“每月取利,不得超过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违者,笞四十。以余利计赃。”凤姐放债是否违禁取利?那些利钱是中饱私囊了还是填补进了贾府的官中?

    从凤姐的性格来看,我认为违禁的可能性很大。同时,我不认为这个放高利贷的所得她会充公。凤姐的苛酷贪婪也许并不是与生俱来的。

    贾琏不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他靠不住。而凤姐只有巧姐一个女儿。遇到贾琏这种纨绔子弟,更兼无子的劣势,凤姐敛财似乎就容易理解一些了。

    有人说,都是因为凤姐,好好的贾府才败落了。这话,我不敢苟同。“漫言不孝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贾珍身为族长,表面父慈子孝,实际淫靡成性,贾赦更是为了几把扇子可以把人弄得家破人亡,贾琏、宝玉、贾蓉这些玉字辈草字辈,更无一人能继承家业。

    整个贾府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就像宁荣二公所说的,家族至此,焉得不败?

    三、凤姐的悲与果

    凤姐不过是个二十左右的女子,甚至都没读过书,有那样卓越的管理才能已经实属难得了。然而身处末世,贾府已是强弩之末,她自身又有很大的局限性,一面苦苦支撑,一面也中饱私囊。

    凤姐身上,有当权者的众生相。既不能用政治家的标准要求她,也不能否认,贾府的败落,她难辞其咎。

    因此,凤姐,终究是逃不过财尽、被休的命运。

    “哭向金陵事更哀”。凤姐一向以她高贵的出身为傲,王家是四大家族之一,“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这显赫的出身是凤姐的荣耀,她的颐指气使,她的耀武扬威,大抵源于娘家带给她的底气。

    可是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贾家颓败之时,王家不可能拥有昔日的繁华富贵。当凤姐一无所有,被弃回家之时,王家也已败落无疑。“哭向金陵事更哀”的凤姐,一定是无依无靠,凄惨至极。

    凤姐被休,被迫与巧姐分离。巧姐是贾家的血脉,不可能被凤姐带到王家。凤姐亦是慈母心肠,乍乍的离了女儿,该是怎样的柔肠寸断?

    看巧姐的曲词:“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王仁是“狠舅”无疑,至于“奸兄”是谁,有待商榷。可是凤姐的哥哥王仁又是如何将巧姐卖掉的呢?

    我无法考证。也许是如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贾府被抄家之前,贾琏或凤姐为了保护女儿,想办法把她送至了王家。可谁知王仁,“忘仁”也,所托非人,空留遗恨。也许是贾府被抄家之后,王仁伙同贾家的不肖子孙,利欲熏心,将“一家子亲骨肉”推进火坑……

    如果凤姐生前就目睹或耳闻巧姐被卖,那么她一定会崩溃的。爱女被卖,沦落风尘,任是谁都受不了,更何况凤姐一生争强好胜,心高气傲。就算巧姐被卖于凤姐死后,对女儿的牵挂和想念也会日夜折磨她,啃噬她。再加上那已成大症候的病,凤姐一定命不久矣!

    纵观凤姐一生,曾经轰轰烈烈,风光无限,把那世人没见过没经过的都经历了一遍,作者也评说她,“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充分肯定了她的理家之才。可是脂砚斋也不止一次感慨,凤姐是“聪明中的痴人”!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凤姐之痴,是看不开,放不下。凤姐之死,实在凄凉。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