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杂志社 / 待分类 / 【青海】杨贵福的诗

分享

   

【青海】杨贵福的诗

2020-08-18  散文杂志社

作者简介

杨贵福,男,27岁,青海西宁人(青海省西宁市城北区大堡子镇巴浪村230号)。笔名:曹尔。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开问网签约作家。作品发表于《参花》、《中国诗》,及网络平台。所投均为原创首发。

杨贵福的诗

鸟与岛

群鸟刚刚栖止岛上,之于名,我自然不知皮毛,

只是旋踵间呆望其迅捷的身形,紧贴湖面而来的风

意欲吹开我的双臂,使我翩然地凌风奔跑起来,

其时发梢略感凉意,所闻(假定)却咸涩有余。

年中到了必要阶段,它们从瓦蓝的天际消退又重聚

说真的,但凡湖间一石一鸟随着季节变换姿彩,

有时候状态饱和无序,有时候空白而不失宁谧,

再如月之亏损,冬雪忽至,都没能逃出我的眼睛。

借由暖融融的朝霞,我能感受到光与影正在偏离,

浅蓝色的水平面循例消长,天水混溶,唯风呼啸,

曾经浩淼的湖水像我早些年的野心一样难以收束,

多少年来我在这虚拟的模型——也就是在湖中生息。

当我像一只候鸟,预先从柔软的湖面或者岛上起航,

我知道我所惮怕的一切早晚都将到来,倘若实属不慎

为风暴、恶浪、掠食者所伤,这也是我料定的一种,

勒马悬崖,发现所恋者仍是那片水灵的湖坚固的岛。

假如,我是一片云

自都兰寺略显苍黄的草地而南,

我大概花费了九十多个夜晚

把途中的波折与那份新意所带来的欢喜

重新抛向空中。仿佛一根羽毛,落到地上

我就是一只蚂蚁。我沿着发烫的公路

与众多决绝的朝圣者擦肩而过,

那些空灵的村庄,墨色的山石,千里春水,

那些蛛网般缠绵的情丝无不使我心怀顾念。

十四年以来,我的眉角东向时常现出一扇窗,

窗外沉静的海、孤岛以及新月似的峡湾,

却暗自消失于视野之外;

蓦然间,我瞥见的远不止这些,接下来

我将变为一只漫无目的的梅花鹿,

拂晓时分,我的身体变为另一种颜色。

十四年以来,我也曾惊闻一个人的死去,

那一刻,世界在我眼中猛地收缩了一下,

以至于几度使我哑口,除了天性

我几乎看透了趋于冷却下来的一切事物。

时下春光熙和,我无暇理睬初绽的桃花,

飘然而来的清风早已将我吹过山脊,

因为我是很轻,很轻的,有如一片云。

都兰寺,寺院名。

听说,你到了北回归线

听说你选择逃亡,清晨樱花正待盛开,

最后只留冷艳的花枝于朝雾中飘飖——

等同尘埃,你换了一种方式沦落四方;

虽然人们不知道你为何急于瓦解本体,

但是你拂过山海间每一处平畴、寒流。

听说,你悬浮于茶卡盐湖之上,夏末

其深广的蓝、流动的白几无边界可寻,

是任一个没有弹性的胸膛不能容纳的;

轻薄如翠的水面极易丧失原来的平静,

韶光似幻,分别有年,你在什么地方?

听说,你一直扑腾到了北回归线附近,

萧煞的戈壁以外群山绵延,别无其他,

到头来你和大地一样贫瘠,一样焦渴;

雨点噼噼啪啪砸下来,令人猝不及防,

风滚草等来了一场雨,所幸,你也是。

注:茶卡盐湖,内陆湖。

西行

朋友,你是否有幸遥望蓝天中的飞鹰

渐渐缩略为黑色的一点?

你是否流连于如茵的草场?

你会不会放下手头上的包袱,不远千里

去追捕原野中迷人的色彩?

不如暂时抛开程式化的表情和庶务,

策马奔向宽坦的草场吧!

朋友,不如和我一道去明朗的拉萨,

去参访布达拉宫中的神祇。

砉然扣响神秘地带的门扉吧!

请记得,与高原人那紫赯色的脸堂

亲切地打个照面吧!

去雅鲁藏布江源头,

在千年的碣石旁许下心愿吧!

朋友,即刻打点行囊、筹备什物,

和浑沌的南方告别吧。

乘火车,徒步,穿山越岭,

以身心来丈量瀚海世界的经纬吧!

朋友,请揭开土谷浑的面纱!

去篝火舞会上轻声欢歌!

征服色拉乌孜山的绝顶吧!

朋友,和我一道满心欢喜地出发吧,

去看牧人赶着云朵般的羊群

和苍茫的天际混为一体!

我们将聆听:翛然的经幡、播转的念珠、

吱吱作响的转经筒、

以及苍老的古道长亭

发出久久不去的嗟叹!

朋友,我们会心醉神驰地走进,

走进土著人的市井巷闾,在一间老坊,

细心挑选古拙的挂件;

无妨,和老阿妈要一碗飘香的奶茶小憩。

如果足够幸运的话,

没准儿会在未知的城墙下

目送一位含羞的姑娘远去……

朋友,难道你不愿一浴西天的落晖,

不愿放眼青稞的穗头排开的浪涛,

一睹滚滚沙尘堙没的骆驼?

那么,和我一道致以崇高的敬意吧!

感谢这方圣洁的土地,

并借由这自东向西的漫漫时空,

来涤滤自我的内心吧!

香日德河

我被浑然撺起来的阵阵浪花引动,

我暗中觉得,它那失修的河堤、

不绝的涛声隔日洞悉,

像极了自我保留的疼痛与呐喊。

当我独往香日德,这条道路

好似上帝预设好了的,不由分说。

此刻,我想给自己一个安排,

假如上帝允可,我便会逆流以做淹留。

我想坐下来,认真地缕一缕,

何以我的坚忍、歉疚、落泊无法禁绝,

而我的屈求与赎救又开不出相仿的花来。

的确,就算借故跳进河里,

纵向来看其自有相当的局限性,

可惜河水不会倒流,我欲启程。

若然已经洗白,我将翻越脱土山,

穿过稍稍止息的风沙区,

远赴人烟稀少的诺木洪,

卜居于本土族群之间,逐水草以遣余时。

地名:香日德 脱土山 诺木洪

《百姓文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