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lixj1028 2020-08-19

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大多数剿匪部队扑了空。

1951年1月8日,大雨不停地一直下到深夜。此时,李天佑正指挥多路剿匪部队向瑶山外围股匪发动攻击。也许是巧合,这一天是李天佑37岁的生日。

李天佑在桂平前线指挥所发出总攻命令以后,默默地站在地图前,等待着部队报来进剿情况。他不时走到窗前,想知道前线的动静。指挥所的同志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纷纷去江边观察战地情况。只见北岸一片火光,部队出发。民兵出发,还有许多群众跟着当向导,抬担架。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可是,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我军除在外围少数村子消灭了400多名土匪,大多数部队扑了空。

李天佑想:在大进剿前,我军以连排班分散活动和分兵把口,土匪集中兵力来攻击我分散的部队,残杀我方人员。现在,土匪在我军多路奔袭的强大军事压力下,必然会化大股为小股,化整为零,以分散对付我军的集中,妄图伺机东山再起进行反扑。

土匪化整为零,我军应采取什么对策?根据新的敌情,李天佑决定进一步把股匪打散,只要土匪形不成拳头,失去大规模作战能力,就便于我军在封锁线内发动群众,一个个分别捉拿俘获。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李天佑想到这里,当即指示各路进剿部队:决不能因扑空就马上分散兵力,而应紧握作战主动权,按照预先划定的地区,深入了解敌情,选择目标,集中兵力进一步连续奔袭,来往扫荡,纵横驰骋,将股匪彻底打散,以便分而歼之。

他在下达给各部队的命令中强调指出:如果能抓住股匪就地消灭更好,抓不住股匪,不能就地消灭,打散也行,各部必须奔袭拉网扫荡,争取在大瑶山外围歼灭土匪大部或一部,不让他们逃人大瑶山内部残害瑶民!我军连续奔袭七八天,在封锁线内拉网扫荡。

土匪大出意料,惊慌失措,争相逃命,被我军东赶西撵,大股变小,小股变散,十几人一伙,三五个一群,东躲西藏,完全处于分散状态。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将土匪彻底打散,令其分别逃窜的目的达到后,李天佑在作战会议上指出:如我军继续集中兵力奔袭,无疑用拳头打跳蚤,不但不起作用,反而会让土匪有隙可乘,便于逃命。因此,必须灵活地运用战略战术,做到“匪变我变”。过去土匪集中时,我们以集中的兵力长途奔袭,抓住股匪就地消灭;现在土匪分散时,我们就要掌握时机,就地分散,发动群众,彻底肃清残匪。

为此,李天佑命令部队立即散开,分散驻剿,做到村村驻兵,山山有哨,跟踪追击,咬住不放,不彻底肃清散匪,决不收兵。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经过严密封锁与反复搜捕,我军10多天内歼匪13000多名。其中匪广西游击联军总司令黄品琼被我围困,冻饿而死。匪新一军军长余铸被我生俘。瑶山外围地区的大股土匪大部被我歼灭,只有少数股匪窜入瑶山内部。和瑶瑶山内部土匪勾结起来,杀人抢劫,无恶不作。

1月中旬,大匪首甘竟生、林秀山、韩蒙轩和瑶王李荣保等,在大瑶山的中心,金秀召开会议,制定了疯狂的报复计划。他们采取极其残酷的手段,欺骗、恐吓、威胁、迫害瑶胞,企图杀光抢光,以控制瑶山。许多瑶胞全家被杀。仅在大瑶山的长桐、金村、白衬、六拉、六段、务本、十锦等地,土匪就杀害了三四百瑶胞,村寨被洗劫一空。同时,土匪还造谣诬蔑我党我军的少数民族政策,并将通往瑶山的主要道路阻塞,在险要隘口、山头构筑工事,设置障碍,企图凭借瑶山天险,阻挡我军进入瑶山内部。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2月2日,荔浦县。李天佑召开了军分区司令员和师长会议,提出集中13个营的兵力,分路进入瑶山内部,以求全歼土匪。

在明确进剿瑶山的具体要求后,李天佑和前线指挥所成员穿过大、小瑶山中间的公路,来到大瑶山东面的蒙山县,指挥部队作战。

各路部队火速奔袭大瑶山。刚进瑶山口,战士们便感到山里山外大不一样。刚刚是早春二月;转眼之间却雾气腾腾,仿佛伸手一抓便是一把雨水口仰面山,只见山顶的积雪,闪耀着点点寒光。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李天佑在回忆录中写道:“那时,战士们爬过一山又一山,越爬越高,越爬越陡。有时走在云雾之上,整天整夜爬不上一座山顶。到处是几丈高的悬崖峭壁。在漆黑的夜里,战士们一个踩一个的肩膀,搭起人梯翻过去,紧贴着光秃秃的岩石摸过去。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枪一起掉下万丈深渊。战士们有的摔破了膝盖,有的摔伤了腰骨。沿途,还有土匪埋下的竹签子,藏在杂草和浮土里,战士们不小心踩上,便会穿透胶鞋刺入脚心。战士们几天几夜没睡觉,日夜穿行在几十里、上百里没有人烟的深山密林里,克服重重困难,以大瑶山的金秀、老山、圣堂山等地为中心,进行奔袭合围,由外向内步步压缩。”

担任切断西部瑶山口,龙尾的四三六团九连这时已奉命进入瑶山。他们所处的位置地势尤其险要,爬山如同爬云梯,前人的脚几乎踩到后人的脑袋。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好不容易爬到半山坡才看见一块不大的平地,战士们支撑不住了,便在森林里露营,恰好遇到几个瑶胞。他们告诉战士,土匪已经往东边的金秀跑了。

战士们立即奔向金秀。金秀位于大瑶山的中部,是大瑶山政治、经济的中心。这里只有六七十户瑶家,还不如山外的一个小村子。战士们遥遥望见金秀,在离村四五里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行装,放下了背包和干粮,准备战斗。

天刚亮,全连分三路扑向金秀,占领四周山头,用机枪打死了土匪的哨兵。突击队冲进金秀,只抓住了十几个土匪,而大股土匪窜进了原始森林,向老山方向逃窜。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各路剿匪部队跟踪追击,立即向老山搜剿。老山是金秀后面的大山,山上枝叶茂密,不见天日。地上落满几尺的腐叶,阴气森森。部队一进老山,就听说土匪向圣堂山跑了!是林秀山指挥的!

一听说罪大恶极的林秀山在圣堂山,战士们饭也顾不上吃,爬了一天一夜的大山,一气追到圣堂山山脚。可抬头一望圣堂山,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山高得出乎想象!

圣堂山是大瑶山西南部的最高峰。连绵几百里的崇山峻岭中,圣堂山一枝独秀,直插云天。广西中南部是从不下雪的,可是圣堂山上却终年积雪,白凌凌的冰溜子,冻结在树枝和茅草上,发出耀眼的白光。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圣堂山有多高?几乎没有人上去过,连最善于爬山的瑶胞,也只能爬到半山腰。“砰!”正在圣堂山脚下吃饭的战士们,忽然听到圣堂山上有枪响。“有情况,上!”连长银川华命令。战士们放下碗筷,扎紧草鞋,沿着山脊上山。

山越来越高,高得连树都不长,只有漫山齐人深的茅草。再往上走,连草也不长,只剩下光秃秃的岩石。天色渐渐暗下来,战士们在悬崖上一个拉一个往上爬,从早晨7时上山,爬了一天一夜,天亮一看,才到山腰!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望着高高的圣堂山,两天两夜没有吃饭的战士们肚子饿得咕噜直叫。连长心里不忍,命令部队“休息两小时”!连里一宣布休息,战士们就东歪歪西倒躺在山腰,再也不愿动弹了。炊事员刚想架锅做饭,却全身无力,浑身发抖,连锅也抓不住了,差一点滚到山下去,幸好别的战士顶住。

连长、指导员来回动员,叫大家不要大声说话,不要抽烟,锅架在隐蔽的地方,不要冒白烟。

经过两个小时的休息,战士们的体力恢复了许多,便一鼓作气地从山腰爬到了山顶。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让人惊奇的是,到了山顶,土匪没见着一个,却看见四三八团九连的模范五班和机枪组。他们早已蹲在圣堂山的北山头上,监视着妄想逃窜的林秀山匪部300多人,已经露宿了7天7夜。

四三六团九连的战士们跟四三八团九连的战士们会师了。可是搜索了半天也没见到匪首林秀山的影子,大家只好顺那边山坡往下追。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第二天清早,战士们在圣堂山脚下,刚要架锅做饭,却跟土匪遭遇了。土匪在树林里向外射击。他们看到我们人数不多,地形不熟,一个劲地乱嚷嚷:“打呀!抓活的!”

我们的六o炮弹打过去,一下炸死土匪20多个。土匪见势不妙,调头就跑。战士们乘胜追击,拉开大网搜山,一直搜了30里路,从上午搜到天黑,搜出土匪五六十人。

广西剿匪,副排长没见过这种睡法,几个人脚顶脚睡在一张被子下面

部队赶到山坡一个寨子里,看到山坡上一座房子格外显眼。那是一间东西对进屋,东屋一张大床,西屋也一张大床。副排长李皎带一个班搜索进去,发现东屋大床上躺着5个女的,西屋躺着7个女的。从屋外看去,他们的睡法很奇怪:一张被子下面,脚叠脚地围在一起,头顶四边床沿。战士们不便进去搜查,以为这是瑶民的风俗习惯。

叫来瑶民向导一看,向导摇摇头说:“没见过这种睡法!”副排长李岐说:“这里面一定有鬼,一定要翻开被子搜查一下。”揭开被子,果然发现两个带枪的男人。其中一个刚要掏枪。守门的战士眼明手快,一步跳过去,抓住了他的手,喝道:“不许动!”一审问,原来是两个土匪营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