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墨香 / 待分类 / 崔天然作品丨凉凉桃花

分享

   

崔天然作品丨凉凉桃花

2020-08-20  梅雨墨香

作者简介:崔天然,淮南师范学院中文系在校大三学生。


在这世间,有两个人的存在都是因为你,这两个人的命运都因你而注定。

“邓林”里依旧埋葬着你爱的那个人,我不过是吸收了她残存的气息,不过是有着和她相同的心跳,相似的容颜。

昔日夸父逐日弃其杖化为“邓林”,后来世代繁衍轮回,成我一大家族,我本是已经修炼千年很快就会飞升上仙的灵花,却遇见你在桃林深处痛葬爱妻,日日夜夜守护着不肯离去,五昼夜你滴水未进,气息奄奄,我只得耗费元神,用一汩一汩的花蜜将养着你,才使你活了下来。

如果不是日日夜夜的相伴,不是一曲“桃花引”拨乱我的芳心,不是夜夜月下清风撩人,不是你我前世有缘,心性相通,我又怎会放弃千年的修行,化作和她相似的凡人。

“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在我出现在你眼前的那一刻,你是惊诧莫名、无法相信的,不是脸上却带着欣喜。

“请问,请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凉凉。”

只是这一切我都无法与你明说,如果,现实太过悲伤,我愿意是你仰望天宇的那一颗微茫的星,愿意是你痛到残留之际的一丝希望,即使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无法强求,也无法取代,唯愿日日与你对影成双。

我只是不知道这么繁华的世间,为何人心却可以如此悲凉,如果开始就知道是怎样的结果,那时我脱口而出的“凉凉”,难道就是我的宿命。

有时我在后悔,我在埋怨,爱是如何?却让我为一个不会爱我的人放弃一切,只为做他身边的一个安慰,一个陪伴,只为让他看着我不会再感到那么悲伤。

桃花灼灼,我却整日在东风里望夕阳。

这世间不过如此罢了,一个人的悲喜注定另一个人的一生,我断然知道从我化身为人的那一刻,我就已不是我自己。桃之夭夭,奈何我也只为一人憔悴。

我知道,你和我的距离,不过是一个坟冢的距离,也许直到你死的一那刻,心里也不会容得下第二个人,如若你可以再来过一次,或许会把我看进心里,我在你眼前不过是她的幻影,梦时幻于心,醒时碍于眼。

每朵桃花定是不同的,可她们一眼望去,却是那么相似,况人又怎么能和桃花相比。花开伊始,蒸蒸日上,我却落入凡尘,为爱伤情。

爱在天地间流转,我的心却在消亡,如果你的爱太过荒凉,我愿散尽自己,成为你的香气。我愿意陪你再梦一场,而你却笑我太过痴狂。

你走了,你说此生注定无缘,即使是桃花,留一朵在心上已滚烫成殇,思念疯长。你不愿拿我做替代品,你说这一生有多长,都会守护初心,都会对她念念不忘。

“凉凉,后会有期。”

你走了。这往后,我的岁月该如何安放。

眼泪长着和露珠相似的样子,却是苦涩的,想起你,不觉泪已滑落。

就算真心从来没有对你诉说过,我相信那凉凉的月色也会把我对你的思念飘洒成河。爱上你,终究是没有结果的,我也会生生世世为你执着,只为轮回后可以融进你的心里,成为你心间的那一朵。

三千繁花只为等你一人,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其家。”我看到你在对我诉说。

再相见,不知是几生几世,愿那时,你的眉眼如清风明月,我亦可笑靥如花,是重逢,又如初见。

世人都闻得到那阵阵桃花香的甜蜜,谁又能觉得出其中的苦涩。

若这一切本来都是注定的,让我再论一句值不值得,又有什么意义呢。


《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编委会

 刘志成、许辉、张继炼、张庆龙、杨海蒂、梅雨墨、小聿

 执行总编:梅雨墨   

 编辑部主任:小聿    

 编辑部副主任:彭光品

 编辑:邹辉、张梵     

 微信平台部部长:木小沐  

 通联部部长:孙辉   

 通联部成员:周岑岑、赵爱霞  

 校对:彭光品

 封面题字:陈浩金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淮南市龙湖南路舜耕书院

 国内统一刊号:CN  15—1196/GO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8—7176


《木沐读书》和《初语阅读》两个微信公众平台作为《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自办的选稿基地,将会陆续推出各位作家的投稿以飨读者。

作为选稿基地,我们推出各位作家的来稿,旨在扩大交流范围,深入交流层次,在以文会友的同时,通过观摩、切磋,以提高大家的创作热情和创作水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