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1208 / 经济 / 共济会:神秘面纱的背后

分享

   

共济会:神秘面纱的背后

2020-08-21  cat1208


▲ 共济会会员在他们的建筑物、绶带以及文字上使用了大量的符号。但外人最熟悉的可能是装饰在许多共济会会所的神秘符号:方矩和圆规。

☄ 共济会成功地保持了数百年的神秘性。

文= Tom Garlinghouse
译=瑞秋的春天
来源=LIVE SCIENCE(生活科学)

共济会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兄弟会组织,以白色围裙和神秘符号闻名于世。

尽管共济会历史悠久,但长期被笼罩在神秘的氛围当中。在外部观察者看来,该组织的仪式和做法近似邪教,排外而隐秘——甚至有些邪气。这部分源于共济会成员惯常的刻意为之,他们不愿向外人谈论该组织的仪式。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许多流行电影和畅销书渲染的结果,比如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2003年)。这些影视作品和书籍要么助长了人们的误解,要么把这家社团描述得令人不敢恭维。

但实际上,共济会是一个度过了漫长岁月和复杂历史的世界性组织。它的成员包括政治家、工程师、科学家、作家、发明家和哲学家。共济会成员中有许多人在革命、战争和知识运动等世界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共济会是什么?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共济会不仅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兄弟会组织,也是此类组织中规模最庞大的。据估计,共济会拥有约600万全球会员。兄弟会组织,顾名思义,是指几乎完全由男性组成的组织,他们因为共同的兴趣聚集在一起,通常是出于职业或者商业的原因。然而,当今女性也可以成为共济会会员(稍后会有更详细的介绍)。

但共济会会员也致力于更崇高的目标。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欧洲历史学名誉教授、《共济会的起源:事实与虚构》(2005年)一书的作者玛格丽特·雅各布(Margaret Jacob)告诉我们,共济会成员通过秘密的入会仪式及宗教礼仪来加强联系。他们大张旗鼓地宣扬“人类的兄弟情谊”,以往常和18世纪启蒙运动的原理如反君权主义、共和主义、精英统治和宪政等等相互关联。

这并不是说共济会是完全世俗化的,没有宗教方面的内容。它鼓励其成员相信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按照石匠们的行话,这个存在被称为“宇宙的伟大建筑师”。

雅各布进一步解释说,这位伟大的建筑师,类似于自然神论中的“造物者”,而不是基督教想象中的“人格神”。自然神论概念源于17世纪启蒙运动。它宣扬的理念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就像终极的“制表师”,一位创造了宇宙(秩序)但在其创造物的生涯中不起积极作用的神祗。

一套伦理规范也指导着成员的行为。这套范来源于几份文件,其中最著名的是一系列被称为《老律令》或《老宪章》的文件。据共济会会员撰写的在线杂志《Pietre-Stones Review of Freemasonry》所述,这些文件之一被称为“皇家诗歌”(Regius Poem),也称“哈利韦尔手稿”(Halliwell Manuscript),可追溯至14世纪后半叶或15世纪初,据说是提及共济会制度的最古老文件。“哈利韦尔手稿”以韵文写成,据说除了追溯共济会历史以外,还规定了共济会会员的恰当道德行为。例如,它敦促成员要“坚定、可靠、真实”,“不要受贿”或“窝藏盗匪”。

虽然很多共济会成员都是基督徒,但共济会和基督教之间关系十分复杂,往往因紧张而破裂。一些正教会的基督徒对共济会的自然神论持有异议,更不用说它在常人眼中与异教秘术之间的联系。然而,天主教会一直是共济会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1738年,罗马教宗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天主教徒成为共济会会员。直到今天,教宗对共济会的禁令仍然有效。梵蒂冈宣称共济会“与教会的教义不相调和”。

▲ 这是一幅1850年的蚀刻画,描绘了一名男子在被接纳为共济会会员前正在进行的入会仪式

共济会源于何时?

共济会有些来历不明。这一话题充斥着胡思乱想。一个比较荒唐的说法是,共济会成员是耶路撒冷所罗门神庙(也被称为第一圣殿)建造者的后裔。还有人认为共济会起源于圣殿骑士团(中世纪天主教军事组织)的一个分支。著名的美国革命家托马斯·潘恩试图将这一社团追溯至古埃及人和凯尔特人的德鲁伊教。还有一个长期存在的传言,说共济会和光照会(Illuminati,18世纪一家起源于德国的秘密组织)是一回事。

尽管有人继续相信这些理论,但这些理论大多已被揭穿。

雅各布表示:“共济会起源于中世纪欧洲的石匠协会。”这些行会在14世纪特别活跃,负责建造了一些欧洲最精美的建筑,如巴黎圣母院和伦敦西敏寺的华丽哥特式大教堂。

就和当时的许多手工业行会一样,石匠协会的成员小心翼翼地保守着自己的行业秘密,严格挑选学徒。新成员入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培训。在此期间,他们要掌握这门手艺,往往还要上高等数学和建筑学课。由于对共济会会员的技能供不应求,经验丰富的共济会会员往往是君主或教会高级官员所求之贤。

行会不仅为会员的工作完成提供工资保障和质量控制,而且还提供重要的社会联系。会员们聚集在支部会所,这里是共济会的总部和联络点,共济会成员在这里公开集会、一起用餐,并聚在一起讨论当天发生的事件和热点。

▲ 1900年左右的共济会成员。

然而,在16-17世纪,随着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兴起,旧的行会体系瓦解了。但共济会支部幸存了下来。为了增加会员和筹集资金,石匠公会开始招募外人。起初,新成员往往是现有成员的亲属,但也越来越多地接纳富人和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士。

这些新成员中有许多是“博学的绅士”,他们感兴趣于那些改变当时欧洲知识格局的哲学和知识趋势,比如理性主义、科学方法和牛顿物理学。这些人对于道德问题——尤其是如何培养道德品格同样深感兴趣。在这种新的关注点上,17世纪出现了“思辩型共济会”。雅各布说,共济会的这种现代形式,弱化了石匠工作的重要性,支部成了那些奉献及厕身于西方自由价值观的人士聚会的场所。

雅各布认为:“我们今天所知的共济会起源于18世纪早期的英格兰和苏格兰”。

共济会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发生在1717年,当时4家独立的伦敦支部成员聚集在一起,组建了后来被称为“英格兰第一总会”(Premier Grand Lodge of England)的组织。这家总会成了英国共济会的中心,促进了组织的传播普及。共济会在欧洲大陆迅速蔓延;很快共济会支部遍布欧洲各地,从西边的西班牙、葡萄牙到东边的俄罗斯。18世纪上半叶的北美殖民地也成立了共济会。

到了18世纪末,那时是启蒙运动的鼎盛时期,共济会获得了颇为卓著的社会声望。雅各布指出:“成为一名共济会会员,意味着你处于知识的前沿。”

然而,共济会并不总受到欢迎。例如,据《华盛顿邮报》报道,19世纪30年代的美国成立了一家名为“反共济会党”的政党。它是美国最早成立的第三家政党,其成员致力于对抗他们眼中共济会不应有的政治影响。后来成为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国务卿的威廉·塞沃德以反共济会党候选人的身份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妇女和少数族裔能

成为共济会会员吗?

早期的共济会会员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这意味着女性是被禁止加入的,这一点在《老律令》(“没有奴隶,没有女人,没有鲜廉寡耻者……”)中表述得十分清楚。这一反映了当时主流社会安排的原则延续了很长时间,尤其是在英国。

但随着时光流逝,妇女开始在该组织中发挥越来越积极的作用,特别是在欧洲大陆。雅各布说,例如,在18世纪40年代的法国,所谓的“采纳支部”(lodges of adoption)开始出现。这些支部允许男女混合,后者主要是男性会员的妻子、女儿和女性亲戚。她们并非完全独立,而是受传统男性会员的认可并处于依附状态。很快,类似的“采纳支部”在荷兰并最终在美国出现。

从这一传统加以演变,允许男性和女性成为正式成员的共济会组织最终形成了。这些组织包括“不凋花(Amaranth)”会团、“耶路撒冷白神殿”会团和“东方之星”会团。在这些组织中,男、女性都参加共济会仪式,女性也可以成为权威和担任领导职务。例如,东方之星中级别最高的女性,被称为“受尊敬的女会长”,作为该组织的仪式长。还有几个与共济会有关联的青少年女性组织,例如约伯女儿会和国际彩虹女孩会,这两个组织直到今天都很活跃。彩虹女孩会是东方之星的一个分支,主要致力于服务和慈善事业。

▲ 1937年6月,威斯敏斯特卡克斯顿大厅共济会堂的女共济会会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州本地人,20世纪70年代是“彩虹女孩”的一员,深情地回忆着这个组织。她说,自己作为一名年轻女性,从来没有因为是其中一家女性组织的成员而感到自卑,“我们是自主的,我们总是决定自己的议程。” 

她继续说,“回顾过去,如果非要说点什么,那就是这个组织让我看到了一个有点乌托邦式的社会,因为我们非常民主。这家会团运转良好、组织得力。”

时至今日,传统形式的共济会仍然是清一色的男性,但与之相关的女性共济会组织仍然活跃,大多参与慈善、教育和品德培养。

类似于它和女性的关系,美国共济会与少数民族,尤其是美国黑人的关系,也有着复杂的历史。据塞西尔·里瓦格(Cecile Revauger)的作品《黑人共济会》(2016年)所述,共济会在美国殖民地建立后,即独立战争之前,一些自由的殖民地黑人,包括一个名叫普林斯·霍尔(Prince Hall)的男子,就申请成为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支部的会员。霍尔起初遭到拒绝,但他坚持了下来,最终在1784年从英格兰第一总会那里获得了特许。他建立的共济会支部是美国第一个非裔美国支部,并成为后来兴起的许多其他黑人支部的基础。为了纪念创始人,这些黑人支部被命名为“普林斯·霍尔支部”,并且是专门为非裔美国人创设的。

虽然共济会的规范并没有严格禁止非白人少数族裔的成员资格,但让主流支部实现种族融合,是一场持续至今的斗争。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本世纪头十年,美国东南部一些支部实现种族融合的尝试,就遭到了一些白人会员的反对。

著名的共济会会员

据说,有多名著名的历史人物是共济会会员,包括被称为“南美解放者”的西蒙·玻利瓦尔;以大量哲学和政治著作而闻名的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还有德国著名诗人和作家歌德。著名作曲家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于1784年成为一名共济会会员。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提到,他的著名歌剧《魔笛》包含了共济会的元素,是其共济会信仰的代表作。

历史学家史蒂文·布洛克(Steven Bullock)在他的《革命兄弟会:共济会与美国社会秩序的转变,1730-1840年》(1998年)中指出,好几位开国元勋、著名的美国革命家和总统是共济会会员,包括乔治·华盛顿、保罗·里维尔、本杰明·富兰克林和安德鲁·杰克逊。《宾夕法尼亚历史与传记杂志》19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富兰克林是当时北美殖民地最早的共济会会员之一,于1734年成为费城支部的总会长。

▲ 肯特公爵爱德华王子在伦敦伯爵宫举行的共济会仪式上致辞。

共济会的象征

共济会的世界是由深奥的标记和符号组成,让大多数外人感到困惑。也许最常见的是矩尺和圆规,该组织公认的识别标志。它们通常被印在聚会场所入口处的门楣上,也能在举行仪式的会员所穿的围裙上找到。

虽然没有一个单一的、普遍赞成的意义,但根据一部共济会符号在线词典,大多数共济会会员可能会主张这两件物体结合在一起的意义所在:这代表着一名共济会会员的行为方式。矩尺意味着一个人应该对他的同胞采取“正直”的行动——也就是说,他应该在所有的人际交往中诚实坦率。圆规提醒会员要中庸节制,不要因生活恶习而丧失自制力。

一般来说,共济会的象征符号——比如蜂巢、金合欢树和全视之眼,仅举几例——是为了唤起崇高的理想,提醒成员采取恰当的行为举止,并传达重要的经验教训。

这位前“彩虹女孩”说:“共济会的象征符号在很大程度上与伦理有关——即一个人应该如何生活。”

共济会还有意义吗?

今天,共济会正在衰落。

雅各布说:“支部在招募男性方面遇到了极大困难。如今大多数年轻男性都不接受这种特征——如只对男性开放或只对女性开放的场所。”

支部会员数量减少,加入一个专属男性的异质、特权团体的吸引力,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烈了。虽然美国各州都有共济会支部的聚会场所,但其中许多现在都空荡荡了。

这种衰落的原因之一,是来自类似的兄弟会和服务组织的竞争,如奇人组织、哥伦布骑士组织、麋鹿慈善和保护协会和E Clampus Vitus(一家致力于保护美国西部遗产的兄弟会)。但这种衰落也有可能以新一代人信奉的不同价值观来解释。这种价值观体系通常与前几代人背道而驰。

雅各布认为,共济会衰落的问题根源于支部目前的成员结构。她指出,大多数会员年龄在50到60岁之间,主要是白人,政治立场非常保守,“这对年轻一代没有吸引力。”

经济科学+自然科学=完整的智力体系

在社会学科之外,还有一个更完美的自然科学世界。进入这个数理哲的少数派世界,能帮助人尝试思考、独立判断。不偏见、不盲从,尊重逻辑,欣赏理性,洗去诗与远方的浮华,从光锥之外审视世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