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眉剑客 / 诗文 /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

分享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2020-08-22  扬眉剑客

文|兵法天下【作品】


导读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骚人墨客,文质彬彬;诗词文章,之乎者也;玉树临风,出口成章。如此美好儒雅的形象,无论是古代的经史子集,还是如今影视剧中,早已约定俗成,无可颠覆。

可殊不知,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老虎不发威但绝不是“病猫”,他们有时损起人来,也可以语惊四座,骂起人来,甚至惊天地泣鬼神。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虚伪”

在《诗经·鄘风·相鼠》中有这样的描写: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

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

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 《鄘风·相鼠》我认为大概是《诗经》里骂人最露骨、最直接、最解恨、最犀利的一首。

  • 古文人用“嫌于虐且俚矣”来形容它,意思是最粗鄙的语言暴力,是《诗》三百篇所仅有的。

  • 这首诗表面上看是在描述老鼠,实则是统治者用虚伪的礼节以欺骗民众,令人深恶痛绝,将其比之为人人厌恶的老鼠,如今品味是如此辛辣的讽刺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无耻”

同样在《诗经》中,其《小雅·巧言》:

蛇蛇硕言,出自口矣。

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

无拳无勇,职为乱阶。

既微且尰,尔勇伊何。

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 毋庸置疑,此诗是一个遭受到谗言伤害,抑郁不得志的官吏,为讽刺统治者听信谗言,导致国家混乱而作的。

  • 讥刺周王为谗言所惑,终竟招致祸乱,同时痛斥了进谗者的厚颜无耻。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嘲讽”

宋代大文豪苏轼的《洗儿诗》中写到: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东坡手笔,短短四句,语气戏谑,基调反讽,实乃事出有因。

  • “人皆养子望聪明”,这是每一个父母人心所向,众望所归。

  • 然而苏轼本人却仕途受大挫,屡遭排挤,长期谪贬,痛定思痛。

  • 这首诗看似是苏轼自言自语,自我调侃的自嘲之作,实际上却是嘲讽了那个时代的政治荒谬,进而体现出一个道理:越是聪明越是危险,愚笨之人却能稳坐高位。真可谓:人生聪明糊涂始!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忘恩负义”

清代文学大家曹雪芹在《红楼梦·迎春判词》中写道: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人所共知,曹翁在《红楼梦》里,“金陵十二钗判词”,实际就是对其中人物结局的一种隐讳的总结,贾迎春的判词同样揭露了她的悲惨命运。

  • “子系”,可以合并为繁体字“孫”姓,暗藏迎春丈夫姓孙;

  • “中山狼”典出名马中锡《中山狼传》,比喻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小人;

  • 迎春的丈夫孙绍祖靠贾家发迹,却翻脸无情恩将仇报,反诬贾家欠债,不出一年,其结果将贾迎春虐待致死。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兄弟相残”

这个题材,最为著名的首推三国时期曹植的《七步诗》: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这首诗连同这个典故,家喻户晓,路人皆知,也许是由于《三国演义》的原因广为中国人熟知。

  • 一旦出现兄弟不睦,手足相残,都会发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质问和呐喊。

  • 兄弟反目为仇,于国家是最大的祸事;于兄弟是家庭最大的悲剧。亲情与我们血肉相连,尤为深厚。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狗眼看人低”

清代诗人文映江的《咏针》一针见血:

百炼千锤一根针,一颠一倒布上行,

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

  • 全诗名为咏针,实为讽刺,但诗中只字不提讽刺的那类人。

  • 即使如此,就算以前只对诗文知识略懂,也能一眼看明白这首诗讽刺的是哪类人,这就是这首诗的点睛之笔,绝妙之处。

  • 诗人文映江虽然名不见经传,这首诗可谓旷世佳作。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贪婪”

元代·无名氏的一曲《醉太平·夺泥燕口》,道尽了世间的贪得无厌: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

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 这首元代散曲小令,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高度夸张的手法,淋漓尽致地讽刺贪小利者。

  • 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主人公却能为之,如同一个放大镜将世间的贪得无厌描述的入木三分。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有关“好高骛远”

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其二》: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 其中“王杨卢骆”指的便是著名的“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他们大多才华横溢,却又命运多舛。

  • 尽管如此,他们诗文创作不拘俗套,清新刚健,与隋末唐初“齐梁文风”的文坛主流相违背,尤其是在诗文的创作技巧上,显得粗糙。

  • 自诩为文坛主流的那批人,纷纷嘲讽轻视“初唐四杰”,所以杜甫写了这首诗做出了反嘲,抨击那些好高骛远之徒。

细品这些古诗词,读着读着便读出了人性的丑恶。

@兵法天下 如是说(结束语)

古人对自己看不惯的人和事,通过诗词歌赋等方式进行批判,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对于统治者的嘲讽往往含蓄隐晦,文人间的“撕逼对骂”,就好像“神仙打架”。在“外行人”眼中,很多只是看看热闹,根本看不懂门道,而其中可能隐藏了许多高深莫测的变化,这也许就是文人们特有的语言驾驭能力,另类的说话之道吧!


温馨提示:兵法天下诗词,尊崇原创,不忘初心。读书本难,行文不易,头条有缘,文笔相见。若得认可,敬请赞转分享,雅评留言。赠人玫瑰 ,手有余香;奇文共欣赏,疑意相与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