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历史 /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

分享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2020-08-22  思明居士

我今天要说的这个人名叫孙礼,河北涿郡人。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为人呢?

《三国志》说他“刚断亢利。”意为刚正果断,倔强严厉。

而且他做事,常常出人意料,惊煞众人!

受人恩惠,决死相报。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混乱中,孙礼与母亲走失。

孙礼焦急万分,四处寻找,始终未见母亲的面。

正在惊慌失措之际,一个同乡名叫马台的人,无意间救了他的母亲。

母子终于团聚,孙礼喜出望外。他二话不说,将全部家庭财产,都捐赠给了马台。

《三国志》:“礼推家财尽以与台。”

母亲在孙礼的心中,泰山之重!比起母亲的性命,所有的家财,又算的了什么?!

就这样,孙礼仍然觉得报答不了马台的恩情。

不久,曹操平定了幽州,因为孙礼有一定的名望,便聘他为司空军谋掾,即当一个军事参谋。

而就在此时,马台出事了。因为什么犯的案不知道,史书上只写他“坐法当死。”

救母恩人此刻要被处死,孙礼心中翻起了波澜。救,马台的罪铁板钉钉,沒有法律规定可以让他腾挪。不救,自己又于心何忍,坐看恩人被处死?

心如油煎,辗转反侧!

几乎刹那间,他决定:帮助马台越狱逃跑!

马台在他的帮助下成功越狱。死罪又越狱,马台肯定罪加一等,孙礼刚任朝廷官员,就执法犯法,更是死罪!

“我们赶紧一起逃吧!”马台向孙礼建议。

“不,你走吧!救你,是为了报答救母之恩。但我身为朝廷命官,执法犯法,帮人越狱,有违我做人的大义。我已经决定好了,马上去自首,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孙礼说道。

马台认真地说:“你是为了我才犯的法,现在要去自首赴死,我马台要是一走了之,还算是个人吗?!你不走,我也不走。你自首,我也和你一起去自首!”

可以想象,大牢里逃了死刑犯,必定是一片慌乱。审查牢内谁是内应,派人外出四处追逃,此刻的官府正忙得不亦乐乎。

他们哪知道,此刻两个人,已经跪在了刺奸主簿温恢府门前!

温恢听了孙礼的陈述,不禁大为倾佩,不忍处死,但又不敢决断,便将案情详细报给曹操。

《三国志》:“恢嘉之,具白大祖,各减死一等。”

也就是各判处比死罪轻一级的处罚。

罪上加罪、身负两死的人,竟然意外活了下来!

甘冒风险,决不退缩。

似乎天无绝人之路,很久以后孙礼又被启用。从河间郡臣开始,一路行来,一路政绩,被招纳入朝,当了尚书。

一路虽然步步登高,但此生不改刚烈之心!

魏明帝继位以后,在洛阳大修宫室,百姓怨声载道。似乎上天也要惩罚魏国,天气突然反常,全国欠收。

不少人委婉地问魏明帝建议停工,但魏明帝只是表示知道了,却并不停工。

孙礼忍不住了,郑重地谏止魏明帝说:“现在建设宫殿,有违农时。上天已经发怒惩罚我们了。陛下还没看到吗?臣建议立即停工,放民还家。”

魏明帝只是笑笑,示意他不要再说。但孙礼毫不退让,说道:“请陛下当廷表态,马上停工。”

朝会不欢而散。有人告诫孙礼,皇帝已经生气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免得惹下大祸。

可是再上朝,孙礼仍然坚决与魏明帝争辩!无论皇帝多么恼怒,但他仍然不屈不挠!

最终,魏明帝专门向孙礼下诏,说道:“敬纳谠言,促遣民作。”

意思是我恭敬地听从你正直的话,马上把服役的百姓遣散吧。

孙礼亲自拿着诏书去遣散洛阳的民工。而洛阳的工程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完工。这时主管工程的李惠上奏魏明帝,要求再延长一个月。魏明帝刚下了遣散民工的诏书,哪能立刻反悔呢?但工程眼见着要完工,魏明帝心中又有不甘。

这时就看孙礼如何体会圣心吧。令魏明帝大跌眼镜的是,孙礼来到了建筑工地,根本不听李惠已经上奏朝廷、建议延工的话,也不再回去问问皇帝的旨意,直接宣布遣散民工。

“帝奇其意,而不责也。”

魏明帝对孙礼如此大胆而感到意外,但最后也没有责罚他。

因为这样的人没有私心,只有公义。处罚他,就要冒天下大不违。

为了正义,决不妥协。

孙礼维护正义,敢作敢为的性格,让魏明帝十分欣赏。尤其是他随魏明帝出外打猎,突然有猛虎扑向魏明帝的车子。千钧一发之际,孙礼扔鞭下马,拔剑刺虎!让四周的卫士看得目瞪口呆!这是魏明帝彻底转变了对孙礼的认知,在临终托孤时,专门让大将军曹爽拜孙礼为大将军长史。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曹爽)

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孙礼亮直不挠,爽弗便也。”

这说明孙礼坦荡正直,刚正不阿。“不挠”二字直指孙礼常常规劝曹爽,曹爽发火,孙礼并不屈服让步。有这样的长史在身边,曹爽如芒在背,不能随心所欲,双方的隔阂越来越大!

曹爽要让孙礼尝尝不尊的苦果。

正好这个时候有东吴要来犯境的情报,曹爽很快便以升官加爵的办法将孙礼叉出大将军府,让他当了扬州刺史。

扬州是与东吴对垒的前线。派他到扬州去,就是要让他好自为之。战胜东吴,保住扬州,一切好说。若战败了,被打死了,那是咎由自取。若战败没有死,大魏的法律是无情的,一帮刀斧手,早就在那苦等了!

东吴大将全琮果然帅数万兵众来进犯。刚刚到任扬州的孙礼,检查军队和防卫时,却倒吸了一口凉气。全州的防御部队,有些正在休假,有些外出执行任务,手中能够调动的军队极少。

身为大将军、也就是今天军委主席的曹爽,竟然让抗吴前线的军队形同虚设,让孙礼愤怒又无奈!

对抗吗?兵微将寡,如何抵敌?打,结果很可能就是死!

逃走吗?他孙礼绝不是这个性格!再说了,有人就等着他丢盔弃甲地回来!

与其等死,不如奋力一搏,或可转危为安!

洛阳的救兵远水难解近渴,孙礼只能一边紧急召回休假士兵和外出执行任务的部队,一边动员身边的卫队先行抗敌。双方在寿县的芍陂、也就是现在的安丰塘,展开了一场激战!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三国志》记:“礼躬勒卫兵御之,战于芍陂。自旦及暮,将士死伤过半。礼犯蹈白刃,马被数创,手秉枹鼓,奋不顾身,贼众乃退。”

看样子,这次战役打了整整一天。 为了鼓舞士气打退敌人,孙礼拍马舞刀,纵横于白刃之中,战马伤痕累累。他又亲擂战鼓,激励士兵与敌搏命!终于取得了一场以少胜多的,几乎不可能打胜的战果!

朝廷奖励绢700匹,孙礼一寸不留,全部奖励给伤、亡士兵。

然而,既然与曹爽半撕开了脸,对曹爽的打压便无处不在。

果然在他调任冀州牧的时候,一场划界风波,他成了阶下囚!

临走前,已经被剥夺兵权、当了太傅的司马懿对他说:“清河与平原郡为了边界问题争了八年,换了两任刺史都没有个结果。你去了,一定要处理好。”

孙礼直言不讳地回答:“两家都以荒废的墓地作为依据,断案的刺史又以老人的话为准。对老人又不能拷l问,而那些墓地变化很大。现在用这些依据来断案,就是古代司法圣贤皋陶来也不行啊。要想让双方彻底息讼,就要用魏明帝当初被封平原王时的地图来决断。现在地图就藏在国家档案馆,这就可以拿图出来分剖清楚,何必等我到了才断案呢?”

司马懿一听有道理,便对孙礼说:“你先去吧,地图随后就送到。”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司马懿)

孙礼一到任,把两郡招来,按地图查验,判决争议的地块属于平原郡的。

这下清河郡不干了,他们也许去找司马懿碰了钉子,或者根本没找司马懿,直接向曹爽申诉。

身为大将军,曹爽完全可以不管此事,何况太傅司马懿巳经过问了,你曹爽为何四处插手?

但曹爽就是要插手,因为这是孙礼的案子!

曹爽批示:“图不可用,当参异同。”

这是逼迫孙礼改变判决,同时暗地里剑指司马懿!

曹爽不准使用地图来判决, 而且要他参考不同意见, 孙礼进退失据,无比愤闷!

足宁愿屈辱而毁大义,还是坚守本心不惧强权?

孙礼又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

辞职!

在这封写给曹爽的奏书中,孙礼愤然写道:“管仲当齐桓公的辅佐,气量也很小,还能剥夺伯氏的封地,使伯it没有怨言”。臣受命任职,手捧天朝明确的地图,认真勘察地方的交界。地图上的界限那么清楚,却八年诉讼,纠缠不清。清河郡提出的划线的地界,跟地图上的定界差20里地。可有人就是听信一面之词,叫人怎能不苍然而涕下!臣作为一州之长,所下的判决连清河郡的一个县都不愿意执行,这说明了臣的软弱和无能。臣还有什么脸面尸位素餐,贪恋这个职位?臣巳经打点好行装,随时等侯处置。”

曹爽一见到这份奏书,不禁勃然大怒!立即以对上不敬罢了孙礼的官,判孙礼5年徒刑!在家不准出门!

洛阳议论纷纷,众多的朝臣也为孙礼打抱不平!

整整一年以后,曹爽抵不住舆论的压力,放他出门,当了城门校尉,一个看洛阳城门的卫官。

后来北方边境告急,朝廷一时无人可用,司马懿推荐了孙礼。曹爽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同意孙礼任并州刺史。

孙礼去见司马懿,向他告别,却面带怒色,一言不发!

司马懿觉得很奇怪,就问道:“你得到了并州,难道还嫌少吗?还是为了上次处置两州交界的事而怀恨?现在就要远别了,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孙礼回答:“为何明公这样说我?孙礼虽然没有德才,岂能为官位和往事而怀恨在心?我本以为明公古代的圣贤看齐,辅佐魏国,上对得起魏明帝的临终之托,下能建万世之功。可现在社稷将危,天下就要大乱,明公在做什么呢?就是我不高兴的原因。。”

话说完,多年的委屈和忿闷突然爆发,当着司马懿的面,竟然“涕泣横流,”大哭了起来!

孙礼爆发的情绪,让司马懿十分意外。这时司马懿,不可能将自己的内心问孙礼敞开,他只能说:

看似惊煞众人   实则不违本心   孙礼,一路行来    一生刚烈!

“且止,忍不可忍。”

意思是说,你且止住悲伤吧,现在就是要忍,忍不可忍之事!

孙礼是个心怀坦荡的人,他没有司马懿那样的老谋深算,带着愤怒,怅惘和未来的希望,他来到了并州,让并州恢复了安宁。

曹爽的娇奢淫逸,让司马懿一举推翻了曹魏政权。正始十年,也即嘉平一年,曹爽被杀,孙礼被迎回洛阳,当上了司隶校尉,随即又被提拔为三公之一的司空。

孙礼终于可以开心一笑,但却突然病逝!

一生刚烈,惊世骇俗,却在吐气扬眉时离开人世,洛阳人泪如雨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