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红月 / 凡人侃史 / 揭开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

分享

   

揭开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

2020-08-22  西江红月

我军在战争年代牺牲了许多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如抗战时期我军牺牲的最高将领左权和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最高将领朱瑞。左权的牺牲还可以理解, 因为当时日军偷袭八路军总部, 左权为了掩护八路军机关和人民群众安全转移, 英勇牺牲了, 这种牺牲是被动的、不得已的, 是在敌强我弱大背景下发生的。而朱瑞牺牲的情况却不同, 他是在我军占绝对优势的进攻作战中牺牲的, 可以说是一种主动的牺牲。朱瑞这样的高级将领非要亲自去最前线观看炮弹炸点, 这背后肯定有鲜为人知的重要原因。笔者经过深入调查和考证, 终于揭开了我军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作者 赵艳)

揭开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

亲手组建我军第一个摩托化重炮团

朱瑞从延安出发前得到的消息是:日军投降后, 将武器和装备都留在了东北, 号称“有大炮六千、骡马车辆无数, 弹药器材堆积如山”, 这对肩负发展壮大我军炮兵使命的延安炮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因此, 延安炮校出发时就将仅有的数量不多的火炮和器材都留给了兄弟部队, 轻装奔赴东北。但到东北以后, 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 苏军接收日军的数千门大炮拒不交给我军, 日军投降前隐匿、破坏的大炮又散落在东北各地, 原定的“接收装备、招兵买马”的计划完全落空。而且国民党军队已准备大举进攻东北摘“桃子”, 局势变得异常紧张。如果东北我军没有强大的炮兵, 就会在即将开始的与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中处于绝对的劣势。东北我军首长更加着急, 命令朱瑞立即克服困难, 迅速发展壮大炮兵部队。

面对复杂困难的处境和艰巨的任务, 朱瑞号召大家要白手起家, 发展壮大我军炮兵, 还是那句话“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炮校上至校长, 下至马夫, 通通派出去, 无论是城市、乡村, 还是山沟、荒野, 只要听说有炮就去寻找。

炮校师生基本上都来自关内, 还有很多是南方人, 当时正值东北的隆冬季节, 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情况下, 漫山遍野地去寻找火炮, 其艰难困苦的情景是不难想象的。据朱瑞炮校一名健在老干部张欣回忆:在深山老林里搜寻, “往往一脚伸出去, 就陷入半个身子, 有时脚还够不着底, 往外拔十分吃力, 只好滚动身子向前进”。“大家经常在漆黑的森林中过夜, 饿了, 啃一口石头般坚硬的窝头, 渴了, 捧一把雪放在嘴里”。

一天, 朱瑞接到报告, 炮校的炮3团在牡丹江市穆棱县八面通镇附近, 发现了日军的一个地下弹药库, 里面有大量日本制造的当时威力最大的150毫米榴弹炮炮弹, 朱瑞欣喜若狂, 立即从牡丹江赶到穆棱。朱瑞与炮3团的同志们研究后认为, 既然这里有这么多重型炮弹, 那么附近就应该有许多150毫米重炮, 如果我们能找到这批重炮, 那将对我军即将开始的大规模攻坚作战意义非凡。那么茫茫雪原, 到哪里去找这批重炮呢?朱瑞认为, 这批重炮很可能是日军为了防御苏联红军而配置的, 所以他命令部队把找炮的重点放在穆棱以东, 也就是中苏边境对苏联具有防御意义的地方。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炮3团终于在绥芬河附近的一个高地上, 发现了日军的重型火炮永久性防御工事, 在工事中找到了30门崭新的150毫米榴弹炮, 还有30多辆载重汽车。我军从来没有过这么先进的大口径火炮, 据亲历者回忆:“朱瑞与在场的炮校官兵, 手舞足蹈, 高兴的像个孩子”。

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 火炮上的小零件都已被日军拆走或破坏。宋承志将军曾回忆说:“实际上当时搜集到日本150毫米的火炮, 不少是没有用过的新炮, 只是日本人撤退时, 把轮子和小零件拆散了, 只要修造、组装起来, 就可以用”。同时, 由于日军的这些重炮在设计上是用骡马牵引, 轮轴上用的是钢瓦而不是轴承, 运动起来比较笨重, 不利于摩托化行军, 不适应我军未来在东北大地上进行的大规模攻坚作战。但如果要改成汽车牵引, 轮轴又特别容易磨损。

为了让这批当时的“撒手锏”武器起死回生, 朱瑞指示炮3团在穆棱成立了一个火炮修理所, 聘请了一批当地有技术专长的技术工人, 担负起把收集来的火炮、器材、车辆修理以及组装、改装的任务。朱瑞亲自过问修理所的工作, 发动大家开动脑筋想办法。他们把搜寻到的日军汽车改装成平板拖车, 行军时, 只要把火炮往平板车一放, 就可以用汽车牵引了。

经过大家几个月的努力, 修配组装了各种火炮64门 (包括30门150重炮) , 重新喷上漆, 像新出厂的一样, 不仅满足了炮3团装备的需要, 还分类配备给其它炮兵部队。这样我军第一支摩托化重炮部队就诞生了。

2011年我们到牡丹江市穆棱县见到了几位仍健在的修理所老工人, 都是90左右岁的老人了, 听说老部队来人了, 他们非常高兴, 盛装出席, 谈起当年朱瑞带领大家修造火炮的情景他们都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据这些老工人介绍:当时这30门150毫米榴弹炮修好后, 曾经在修理所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进行了试射, 但由于后加工装配的火炮零件比较粗糙, 严重影响了火炮的射击精度、距离和威力。后来他们又对零件进行了进一步加工, 因为这时辽沈战役即将打响, 我军这支唯一重炮团奉命立即开到锦州, 参加义县县城攻坚战, 已经来不及进行再次试射了。朱瑞就对工人们说, 那就只好到战场上再检验这批重炮的射击效果了。

揭开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

亲自指挥炮兵进行义县攻坚作战

辽沈战役的关键是拿下锦州, 以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而我军要拿下锦州, 必须首先攻占锦州北面的屏障——义县。义县是一座古城, 城墙是仿造锦州城建造的, 十分坚固, 城墙高7.6米, 底部宽7米, 顶部宽3.5米, 城墙外有堑壕、地堡群、鹿寨、铁丝网、雷区等六层防御设施, 易守难攻, 号称“固若金汤”, 守军为国民党93军的一个师, 约1万余人。

东北野战军炮兵司令员朱瑞奉命率领炮兵主力, 配属韩先楚的东野三纵 (即后来的40集团军) 攻打义县县城。东野首长和朱瑞都十分重视炮兵的这次攻坚作战, 因为锦州的城墙更高更厚。朱瑞决定把义县攻坚战作为锦州攻坚战的预演, 因此朱瑞亲自检查开战前的每一个细节, 亲力亲为, 不留一点隐患。

9月30日也就是开战前一天, 朱瑞准备亲自到他一手组建起来的炮3团去检查战前准备情况。炮3团是重炮, 射程远, 因此阵地设置的也比较远, 在大凌河的北岸 (义县县城在大凌河南边) , 当时已是深秋, 河水冰冷刺骨, 大凌河上既没有桥, 又没有船, 河水齐腰, 还经常有敌人的飞机袭扰, 大家都劝说朱瑞不要过河。朱瑞则坚持要过河, 有人要背他过去, 朱瑞笑着说:“你们瞧瞧, 哪个个子比得上我, 你们都过得了河, 还怕我过不去河?来, 咱们比比看吧”。说完朱瑞与大家一起涉水过河。在炮3团阵地, 朱瑞看着威武矗立在阵地上的30门150毫米榴弹炮, 即高兴又自豪, 就等着这批重炮大显身手了, 但朱瑞心底里还有一丝担忧, 不知射击效果到底如何。

义县攻坚战, 我军炮兵充分运用朱瑞司令员总结制定的战术原则, 集中了10倍于敌人的强大炮兵火力, 而且集中轰击义县城墙中的100多米长的一小段。

一切准备就绪, 1948年10月1日9时30分, 随着朱瑞司令员的一声令下, 我军炮兵率先开始了以开辟城墙突破口为主的炮火准备,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猛烈射击, 义县“固若金汤”的城墙被轰开了50多米宽的口子。据当时参战的一名步兵团长回忆:“我们的大炮真厉害, 根本没有用坦克, 还没等其它兵种伸手, 就把敌人打得像受了重伤的野兽, 接着我们步兵就发起了冲锋”。

到下午3时战斗结束, 全歼守敌1万余人, 活捉敌师长王世高, 顺利打开了锦州的北大门, 为锦州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在炮兵的火力运用、步炮协同、开辟突破口等方面, 这次攻坚战取得了新的作战经验, 为我军炮兵攻打锦州城和以后的攻坚作战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

揭开炮兵司令员朱瑞牺牲的历史之谜

履行誓言血洒辽沈解放战场

义县攻坚战打得很漂亮, 但有得也有失, 这就是朱瑞司令员的牺牲。就在我步兵刚刚冲进城不久, 朱瑞便不听配属首长韩先楚司令员的劝阻, 离开指挥所, 奔向城墙突破口查看炸点情况。朱瑞要亲自去看炸点的原因, 就是因为那批150毫米重炮在穆棱县八面通镇经过进一步的加工、维修后, 还没有经过试射就开到了前线, 射击效果究竟如何, 朱瑞心里没有底, 所以他坚持要亲自下去观察, 而且要马上就去, 如果下去晚了, 城墙突破口就可能被我军步兵破坏, 因为我步兵有上万人的攻城部队, 50米的突破口太小了, 必须拓宽, 这样就看不到炸点了。朱瑞既是炮兵最高指挥员, 更是莫斯科炮校毕业的炮兵技术专家, 只有自己亲自去观察炸点情况, 为下一步攻打锦州城总结经验教训, 朱瑞才最放心。

2010年我们去了义县朱瑞牺牲地, 在现场了解到了朱瑞牺牲的具体情况。当时朱瑞带着几个人沿着一条低洼的马车道低姿前进。突然, 敌人的机枪凶猛地向朱瑞他们扫射过来, 原来这是敌人的一个暗堡, 藏在厚厚的城墙内, 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朱瑞等人迅速卧倒, 幸亏那条马车道地势较低, 敌人的机枪扫射不到。朱瑞卧倒后, 回头看看随行人员隐蔽情况, 他发现身后有个同志卧倒的地势较高, 有被敌人的机枪扫射到的危险, 就伸手去拉了他下来, 不料就是这一拉, 朱瑞身旁的一颗地雷受到触动后猛然爆炸, 碎片击中心脏, 朱瑞当场壮烈牺牲, 时年43岁。

四野三纵韩先楚司令员得知朱瑞牺牲的消息后, 泣不成声地说:“从全歼敌人一个精锐师、缴获全部装备、迅速解决战斗来说, 义县战斗胜利了。但从朱瑞的牺牲来讲, 义县战斗打得并不漂亮!这个损失太惨重了!我对不起党, 我没有保护好你”。

朱瑞的壮烈牺牲引起了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极大震惊。1948年10月3日, 中共中央发出唁电:“正当我军在北宁线上胜利进攻之际, 我东北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员朱瑞同志于义县攻城战中光荣牺牲。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勋卓著, 今日牺牲, 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巨大损失, 中央特致深切悼念。望转令全军, 继续为革命战争的彻底胜利而奋斗, 以纪念朱瑞同志”。同时中央决定破例将东北炮校更名为“朱瑞炮校”, 以示纪念。

朱瑞曾经在延安炮校开学典礼上, 当着朱德等中央军委首长和全校官兵的面, 郑重宣布:“今后我将专一门干炮兵”, 而且“要老于斯、终于斯”。

朱瑞用鲜血在辽沈战役的战场上履行了自己的庄严承诺, 也用生命铸就了人民炮兵的辉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