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书橱 / 读书记录 / 时间节拍器,教会了我……

分享

   

时间节拍器,教会了我……

2020-08-23  遇到书橱

对于时间的快慢,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知和体会。等待红灯的时间里,着急的人会认为时间过得很慢,心情愉悦的人会觉得时间正常地流逝着,正在聊天的人会发觉时间过得很快,也有人会无视当前时间的长短……似乎在人的脑海中有某个器官在遥控着我们判断的标准。

《时间,快与慢》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19世纪初英国航海家富兰克林是一位理解事物和行为举止非常迟缓的人,许多运动中的物体对他来说都显得太快了;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明白其中的原理;但由于他的感知反应很慢,不同节点上的事情到了他脑海中,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以至于他能很好地把事件串联起来,获得缜密周到的解决方案,正是得益于他缓慢的思维方式,在许多次危险中挽救了船员的生命。

富兰克林的老师Orme教授通过实验证实他的智力是正常的,对于时间速度感知过快并不是生理或智力的缺陷。

同时,众多的实验也证明智商与反应速度之间没有十分明显的关系,虽然理解速度更快的人,经常被认为智商很高。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家长骂孩子笨,一个道理或一件事情怎么说了这么多遍仍然没有理解和做好;或者看到一些老师常常抱怨说自己教的学生反应太慢,智商太低了,一个知识点重复讲了好几次,学生都没弄懂。

现在看来,并不是孩子的智力问题。只要智商在正常水平,对于知识的理解,更多的只是他们对时间感知速度快慢所造成的影响。也许刚好这些孩子对于事物的运动感知就是比别人快些,但或许他们拥有别人没有思维优点,就像富兰克林一样。

新生入学,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专任教师基本会对这届的学生有总体的评价,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学生智力的讨论,主要是通过教师对课程内容的讲解,学生能吸引理解多少这方面去进行评价。往往许多教师的评价总是认为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去引导了,但学生仍听不懂所以然,他们就认为这届学生的智力水平不行;而没有从深层次的生理或心理因素去分析,学生不能很好理解教师授课内容的原因。

儿童教育专家陈鹤琴先生曾说过: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正好从侧面印证了不同人对时间感知快慢的不同这个结果。孩子们只是理解得慢一点而已,只要给足时间和精力去培养引导,他们同样是可以理解知识内涵的。

这也从另一方面告诉我们,在教育和培养孩子的时候不能操之过急,应该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地完成;知识之间的连续的,如果前一个理论没有消化,就接受新的理论,效果只能是越来越差。对于在有限的学期时间里,如何取舍教学目标和内容,教师一定要先从把握学生生理感知开始,对于那些时间感知快的学生,宁愿少教,以知识完全掌握为主,也不要多教,填鸭式的教学不仅苦了教师,更是加重了学生的身心负担。

有感知时间快的,也应该有感知慢的,也就是认为在眼里事物运动都是很慢的人;在这些人的脑海中,似乎对时间遥控的感官特别发达,以至于他们能快速去理解各种事情。

由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超体》中就有一幕,随着药物的效用愈发显现,女主露西的大脑被开发程度越高,她能清晰地感悟着时间与生命的进化过程。甚至由于对时间感知过慢,人类的发展历程一幕幕飞速地划过露西的脑海,她穿梭时空回到了过去,和人类最古老的祖先进行了对话。

在电影《黑客帝国》中同样存在过这样的情节,许多战斗的场景都是通过慢动作来实现,因为主角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时间在一秒之中被延长了好几倍,反而给观众造成慢动作的错觉,但无疑这种拍摄手法正好突显了主人公的智慧形象。

对事物感知速度慢的情况,《时间,快与慢》把它称作“慢动作效应”,它认为感知器官由于能够更快地处理外界刺激,从而使得个体可以更快地应对危机。

也就像我们听到过,一位路人看到从楼上摔落的婴儿,本能地做出抢救的动作;又或者,在高速路上,看到快要撞上前车,司机会立刻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一样,在这些危险发生的时候,时间相对当事人来说是变慢了的。

因为只有大脑在危急时刻的高速运转,才能使个体获得更大的幸存机率。

书中还提到,除了在危急的时候,个体会在主观上产生时间延长感外;通过富有情感色彩的内容也可以获得这种时间的持久感。而相对于消极的内容,积极、充满震撼力的内容对于所获得的时间持久感会更长。

《时间,快与慢》对于时间感知快慢在人体脑海中的讨论,使我们相信,在个体身上确实存一个类似于时间节拍器的感官,它控制着人们对时间感知的速度。虽然这个节奏器在许多时候会固定着同一个频率,或快或慢;但通过外界的影响,时间节拍器有可能会被激活,一定的程度上,让个体主观意识到时间是变快或变慢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