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6499dlrk / 待分类 / 【西楼雅苑】总(909)期【傻大胆儿】作者...

分享

   

【西楼雅苑】总(909)期【傻大胆儿】作者//马永

2020-08-25  新用户649...



傻大胆儿文/马永


      酒后,约莫九点,小沙和几个朋友在河滨公园高爽爽的聊着天。

    昏黄的路灯在城市的喧嚣中,毫无生气,暗淡得有点迷惘和无奈。月色还好,有风吹着,河滨公园里仍然很热闹。没有配乐的广场扇子舞还没散去,踏着欢快的节奏,流光溢彩。河两岸的夜钓者安静地盯着水面,不放过任何波兴水动。 

      小沙索性躺在河边的草坪上,借着酒兴,惬意地哼起歌来,“带着疲惫,带着愧对,我的心一路向北……”。

小沙是乡镇府的一名文员,上周刚过完三十岁生日,别看年纪不大,胆忒大,人称“傻(沙)大胆”,性格直爽,工作踏实。平日里,好喝点小酒,说话有点尖酸刻薄,做事却很有头脑,敢说敢为,不怕得罪人,属于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主。还经常编些歌曲讽刺那些工作不务实的领导,因此,他是乡政府不受领导欢迎的人之一。

“感谢李主任的热情款待,改天我安排”,黄主任又醉醺醺的动了一次“真情”!

     “黄大主任,你也是老领导了,改天是哪天啊,说话可算数啊”,“哈哈……”,胡主任打趣道。小沙想,这个“胡一刀”真会找茬儿,会钻空子,真是处处胡砍乱剁。

“等他电话,你看人家李主任,刚提拔车间主任就安排大伙搓一顿,黄主任,你也是公司老领导了,这么多年了,应该表示表示了,怎么老是改天啊”,人送外号“崔大鼻子”的工商银行崔主任也“嗅”了过来

“那是必须的,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兄弟们一个都不能少,我带头安排,胡主任、崔主任随后,小沙你可见证哦”黄主任大大咧咧的吐着烟圈。

小沙看看周围都是单位主任级别,唯独自己是“无名无份”,本不想作声,可一向不多言语的章主任(医院女同事都喊他“章里拐”)非叫他发表一下感慨!

“各位兄长,你们都是领导,我是无名小辈,普通职员一个,级别最低,没有我说话的地,也没有份量,酒也喝多了……”!

“小沙老弟,你是不当家不知油米贵,我们做这点事也不易,上有大领导,下有小领导,生在夹缝的滋味谁知晓,其实,无官一身轻哦,老崔老胡,你们说是不是啊?”,黄主任又一次大发感概。

“我们就像大领导的“腰”,摸滚打爬,伤不起啊,什么事情都不能退后,既要会做人,又要会做事,还要会领导。要具备能承上启下、承前启后、承点启面的能力”。“崔大鼻子”站在高度进行了总结。

小沙想,黄主任这番理论和崔大鼻子的见解,可谓入木三分!经验之谈。老黄是入职第二年就被提拔公司部门主任,将来定是当大领导的料,难怪别人背地都叫他“黄鼠狼”,“这黄鼠狼迟早会成精的”,小沙笑捂住了脸。

“小沙,笑什么,在你眼中,什么样的领导是好领导,我可是初出茅庐哦,承蒙各位兄弟多关照”,李主任又谦虚了。小沙想,你这个“李莲英”趁着酒气又嘲弄人了。

“李主任,你自己应该先谈谈新官上任的感受,你那三把火都烧哪了?”小沙道。

多年的交往,小沙心里最明白,“李莲英”这个人,老奸巨猾得很,平日里常常面带笑容,可是笑起来让人有不大诚实的感觉。公司好多人都知道他靠拍领导的马屁提拔的,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无可厚非!但李主任拍马屁,时机抓得好,分量搞得重,从不故弄玄虚,往往是在你不经意间,已经完成了他的妙作。今晚找这些兄弟来,算是喝他的庆功酒,席间从头吹到脚,真不知道自己算哪根葱!

“对,对!我们都想听听你的看法,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几个主任伸眉挤眼地不好意思表达,都故意凑近小沙,一身酒气熏人。

“小沙,别兜弯子了,就想听听你的意思,群众的呼声嘛”,李主任接着说,“实事求是,说真话,欢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也是你的强项,来,说说”,大会都围着小沙,好像小沙不夸夸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放小沙走似得。

小沙点了一支烟,朝众人看了看:“我也不是领导,凭我感觉胡说一句,大家不要见外”,小沙接着说,“各位都是好领导,个人认为,一个好领导,要长有大太监李莲英的嘴,见到大领导能说会道、会侃会编;要长有关东大侠胡一刀的伸手,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要长有警犬的大长鼻子,能嗅到任何人的踪迹,嗅着领导足迹走,才不会出轨;要长有铁李拐的胳膊,学会往里拐,专拐别人,不碰到自己;要长有黄鼠狼的脑瓜子,机灵钻滑,会打小算盘,永远不会有糊涂账;最后,还要长有像我“傻大胆”一样的一个胆量和酒风,小胆量干不了大事,酒风就是工作作风,大领导都喜欢大胆量、大酒量的人,这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具备这些才能,就可以做好领导的位置,高枕无忧了。不知我说得对不对,大家不要误解,玩笑,玩笑,喝多了,喝多了,哈哈……”。

“嗯……喝多了……喝多了!”众人沉默了,相觑苦笑一下。

作者简介:马永,笔名离木为花,20世纪70年代生,江苏省沭阳县人,中学高级教师,喜欢文学,喜欢朗诵,愿意结交更多相同爱好的朋友。写诗词、散文和随笔等多种文体,多篇散文、随笔、诗词在报刊和网络文学平台发表。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