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桌 / 待分类 / 5位湖北农村人自述:肺炎阴影笼罩下的疫区...

分享

   

5位湖北农村人自述:肺炎阴影笼罩下的疫区春节

2020-08-27  小饭桌

大年初四,武汉肺炎疫情依然在时刻牵动着全国人的心。

根据官方信息披露,截至1月28日下午5点,全国确诊患者4599例(包括港澳台),疑似患者6973例,死亡106例。

全国人民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各地医疗物资、医护人员驰援武汉。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全市上下进入“备战状态”。2020年的春节注定变得不平凡。

但随着春节人口流动带来的疫情扩大,越来越多的人担心疫区出现“灯下黑”:除了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市区,周边地区的县城、村庄随着务工人员的返乡而形势严峻。

村镇的老人和年轻人似乎处于两个世界,农村老人信息不通畅,防范意识也不够。一边是年轻人忙于宣传防护措施,采购消毒水和口罩,一边是老年人笑着说“没事儿!

对于乡镇医院来说,更是陷入医疗物资紧张的困境。

小饭桌采访了5位湖北人,他们有的是从武汉返回农村的务工人员,有的是县城医院紧张战斗中的见证者,还有无法回武汉老家过年的北漂……希望通过他们的个人讲述,能够还原武汉封城之后,农村乡镇在这个春节抗击肺炎疫情的真实情况,同时引起更多人的自我防范意识,共渡难关。

返乡学生

“家里聚众打牌,最后我举报了爸妈”

郑筱易 在读研究生 春节从武汉返回黄冈

我应该是最早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警惕的那批人。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刚发布消息时我就当即买了一箱口罩寄过去,当时我爸妈,哥哥嫂子以及他们两个都未满3岁的小孩都在武汉。

1月15日我去武汉时疫情还没有传播起来,地铁和商场里也几乎没人戴口罩。19日我们连那箱未开封的口罩都没带回老家,全家开车回到黄冈乡下老家时和往年一样忙着置办年货,村里的人还一拨一拨的来我家打麻将打扑克。

1月21日(腊月二十七)确诊的病例陡增时我才开始紧张,我跟家人说,我们都是从武汉回来的,需要先自我隔离一段时间。结果家人劈头盖脸把我一顿骂,说我听风就是雨,就我怕死,比非典严重怎么了,这不也没死吗。

我没办法,开始给家人买口罩,结果线上线下全面缺货,即使春节期间还有物流也发不到黄冈。我找人从昆明寄了3箱口罩,结果一直滞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家里还是一拨一拨来人,麻将照打不误。直到腊月二十九家里还有两桌人打扑克。

后来我加了村里的微信群,每天都发一些疫情的信息希望村里人能警惕起来,结果被我爸痛骂一顿,说我书白读了。

我在群里说,我们全家都是武汉回来的,安全起见不要再来我家打牌。结果阿姨还笑着说,“我不怕。”更可笑的是,因为我在群里发疫情消息,我妈让我退了群。

这届父母真的太难带了,顽固观念的改变比想象中要难。

最后我真的去举报了,身边很多同学朋友也纷纷响应,都想举报村里面的疫情宣传工作不到位,一起商量怎么言简意赅地说清问题的严重性。

年三十晚上我找到县城疫情工作的举报邮箱连着发了三封,指出村干部没有做好宣传工作,没有登记武汉归乡人员,村里还有人聚众赌博十分危险。大年初一早上醒来又发了两遍,没有人回复我。

后来黄冈市封了,我们县城也封了,大家开始紧张起来,可还是有一些人不当回事。

大年初二,竟然开始有人来拜年,我家的麻将桌又支起来了。我论文也写不进去,家里真是一秒都不想待。

返乡务工人员

“武汉农村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样恐慌”

▌小彭  30岁  武汉市区工作 春节返回郊区

我没有料到自己的而立之年竟会从这场惊心动魄的疫情开始。

我是地道的武汉人,老家在武汉新洲区三店街,离汉口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大学毕业后在武汉汉阳沌口一家车企工作。

一开始官方说肺炎可控可防,且病毒的发源地离我很远,所以都没在意。22号在微博上看钟南山说病毒可以人传人并且处于上升期,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本来是要等到1月24日除夕放假的,我22号当天下午就戴着口罩回了老家。

但是村里人很少上网不刷微博,缺乏了解疫情的途径,老家几乎没人戴口罩。我爸妈做服装生意,因为担心影响客流更是拒绝戴口罩。

不过仅一天之后大家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虽然封城对武汉农村没有太强影响,但“封城”二字确实在警示村民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大家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村干部开始张贴加强疫情防控的通知,电视上开始循环播放新闻,老家热闹的商业街顿时冷清下来。

后来村子里干脆换成醒目的大红纸张贴“紧急通知”,行文重点就是一句核心内容“大年初一,禁止拜年”

我们村里没有广播,为了确保通知到位,党委会通知到各党员和村干部,再由他们去挨家挨户通知村民。最后又搬出村里的锣鼓,村干部在街上敲锣打鼓吆喝,让大家务必做好自身防护。

宣传效果还是有的,往年春节亲戚们都要一起拜年串门,相约去庙里烧香拜佛,村里一年中最热闹的就是过年这几天。

结果今年大家打个电话互相通知拜年取消,一家人吃顿饭刷刷新闻也就过去了,谁也没心思放鞭炮去热闹。

村子里只有两三个小卖部还营业,其它的饭馆、网吧全部暂停营业,像今年这样冷清的年,还是第一次。

其实除了冷清,村子里似乎也没有显著变化,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封村,武汉农村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恐慌,甚至因为处在核心区域反而会更冷静一些。

一个很大原因是,村子里很多在武汉市务工的人,大家都从武汉市来,所以回乡时更坦然,也没有发生村内人排斥返乡人的情况。

县城医院工作者


“医疗物资紧缺,

希望社会能多多关注地方医院”

刘聪聪  武汉某县城医院工作者(非医护人员)春节返回工作岗位

我原本是腊月二十六就放假的,初七才上班。但回家就休息了一天,科室领导直接电话通知说暂时取消假期,明天立马上岗。

之前一直有关注武汉肺炎疫情,但我们这样的三线小县城,医院当时没有明确的指示,也没接收到疑似病例。

结果到了腊月二十七,医院四层大楼的感染科开始把之前住的其他病人转移到其它科室,整栋大楼隔离开来用于接收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这栋楼也设了门禁,连家属都不可以靠近。

春节期间几天的时间里,每层有10个病房的四层大楼几乎住满了疑似病患,旁边的肿瘤科室也开始腾出床位来接收病人。

医院发热门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接收病患,凌晨三四点来医院就诊的也不少。医院人很多,全是排队验血做CT,但县医院没有检测试剂来确诊肺炎患者,都是防疫中心来抽取样本再送到市中心医院。情况不明显的就只能开了退烧药,让其回家自行隔离。

感染内科本来是有5名医生,后来又从肿瘤科调来了2名医生,还有20多名护士在这里坚守。

整个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是超负荷运转,休息时间很少,大家都很紧张,年三十基本都是在食堂打菜随便吃点。

医疗物资是外界一直关注的问题,确实很短缺。一开始能确保每人都有口罩和防护服,但是这些都是一次性的每天都要替换,物资已经捉襟见肘。其它科室有时也会跟感染科接触,就只能几个科室共享少数的口罩,有需求才能取。

物资短缺,病人数量却在不断增加。大家都在紧张备战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目前医院只接收到了一批社会捐赠,但是数量很有限。医院也在积极地发布公告希望能得到捐赠,我很希望社会能够多多关注到武汉下面的地方医院。

无法归家的北漂

“毕业后的第一次春节,

临出发前还是退了回武汉的车票”

陈默  刚毕业的北漂  老家湖北黄冈浠水县

我在武汉读的书,今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工作,爸爸妈妈在西安工作,一年到头也就能在过年时团聚。终于抢到一张凌晨三点的火车票,原计划腊月二十九可以到家。

1月20日(腊月二十六)网上疫情讨论越来越多,公司也给还留守岗位的员工发了口罩。

我嘱咐家人多囤一些口罩和消毒液,他们压根听不进去,都说农村空气好,没事儿。我妈还跑到医院去看望病人,家门口也全是跳广场舞的。

湖北农村春节期间的广场舞

确诊的人越来越多,我连夜收拾了行李,改签到第二天腊月二十八回家。结果一觉醒来黄冈市上了热搜,成为继武汉之后第二个重灾区。

我想立马回家,好歹能督促家人做好防范措施,但是火车要停经武汉,加上潜伏期长,如果春节返工时有感染的风险,还要连带着同事受牵连。

所以纠结了好久,临出发前我还是退了票,结果我爸妈听后很生气,直接撂下一句,你不愿意回就算了,别说这些吓死人的话,要死也是命!

于是今年给家里准备的年货,是我托老家朋友买的口罩,36块钱一个,帮忙送到了家里。

这是我毕业后第一次回家过年,竟然成了第一次没有和家人在一起的年。

留守北京的这些天,每天晚上都要跟爸妈反复叮嘱,出门一定戴口罩,不要让那么多人都聚在家里,他们竟然当成笑话听,后来我在视频里都急哭了。

当我妈在超市里连消毒液都抢不到的时候才说没想到这么严重,幸好我没有回来。

后来我爸妈陆续收到了通知,工作单位说节后也不要回西安,房东更是直截了当地说,没有通知不许回去,否则就去举报。

年三十我一个人去了北京朋友家包了饺子,过了一个特别的年。大年初一是外婆生日,跟自家几个人冷冷清清吃了顿饭,我原本给她准备好的红包也没送出去,

春节这几天里一直都宅在通州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其他舍友都回了老家。一个人去超市匆匆囤了些吃的放冰箱,哪都不敢去,就一个人待着也没人说话,捧着手机在网上关注疫情,漫长又难熬。

村干部

“镇上来了特派员,

赤脚医生量体温,

干部挨家挨户发传单”

吴凌  湖北某村支书家属

我大伯做了二十多年的村干部,村书记也当了十几年了。1月23日(腊月二十九)镇上召集各村干部召开了有关疫情的第一次会议,会上通报了我们县城以及我们镇目前的确诊、疑似病例,还有传达省委、市委、县委每个层级的疫情指示,要求村干部做好疫情宣传与防治工作这一类的,总之所有村干部都被要求全员在岗,不能外出。

考虑到村干部需要走访宣传,镇上给每个村干部发了口罩。村支书联合妇联主任、会计等四个村干部,每个人分配几个湾,需要挨家挨户发传单,传单上主要是疫情期间,不要串门拜年等内容,以及疫情防控防御等知识,有的村干部负责带着喇叭去宣传。

镇上领导要求村支书宣传的时候戴好口罩,不要过多的和村民交谈,镇上还特派一个公务员来支持和监督村委会工作。

村委会需要登记武汉归乡人员,记录姓名电话地址等信息。从大年初三开始,从其它省市返乡的人也都要登记,最后统一上报给镇上。村支书也安排了一位赤脚医生每两天去返乡人员家里测量体温。

我们村大年初一,村支书又去开了会,回来时带了最新的疫情发现和预防的材料。每天的工作基本就是镇上开完会就去村子里开会,开完会去挨家挨户地推,落实每户的情况,基本也是连轴转的状态。

(本文人名均为匿名)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