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鄧子 / 星闻影事 / 那是1999年的一天,梅艳芳很美,张国荣还在

分享

   

那是1999年的一天,梅艳芳很美,张国荣还在

2020-08-28  老鄧子

梅艳芳大概未曾想到,自她离开后,自己的那帮“损友”们,一个个变得爱哭起来。

后来,无论是刘德华、张学友还是梁家辉、曾志伟,都曾在节目中聊起她时,落下泪来。

曾经,他们约好55岁一起退休,不再插手演艺圈的事情,开着车环游世界。

而如今,梅艳芳缺席了。




2003年5月24日,张国荣离世的第54天,梅艳芳以监制的身份,出现在香港的一场演唱会上。

这是一场由梅艳芳发起的慈善演唱会,目的是为了鼓励大家,共同抗击非典。演出所筹得的所有资金,都将悉数捐出。

那是梅艳芳生命中最后一个五月。

按照原定计划,这个月,梅艳芳本该去国外治疗癌症,但因为担心耽误这场义演,她选择放弃这次治疗机会。

《1:99抗击非典演唱会》上的梅艳芳(2003)


在那场演唱会上,被称为“香港的女儿”的梅艳芳说:“我们要留存住这份希望,待到未来的某一天,再以这份希望鼓励我们。”
 
这份希望确实被留存住了。
 
在2020年爆发的这场疫情中,梅艳芳的粉丝自发筹集了资金与物资,以梅艳芳的名义捐往疫区。
 
但与2003年不同的是,梅艳芳不在了。

 
今年是梅艳芳去世的第17年,在8月26日七夕节这天,一部由其粉丝发起、耗时8年拍摄的电影《梅艳芳菲》,在内陆正式上映。

这部电影以粉丝视角出发,记录下了梅艳芳的许多人生片段与故事。
 
曾经,梅艳芳问粉丝:“当有天我离开,到底还有多少人,能真正记住梅艳芳这个人呢?”
 
故人已去,深情犹在。
 
如今她已离去17年,穿越时空,粉丝们在电影的海报上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生爱你千百回。”
 

1968年夏天,香港荔园游乐场,那是梅艳芳童年的起点。

每天下午3点,梅艳芳都会与姐姐穿上满是亮片的连衣裙,被母亲用劣质的化妆品在脸上涂抹几下,然后在不断的催促声中登上舞台,开始今天的演出。

这一年,梅艳芳只有5岁。

幼年时期的梅艳芳

梅艳芳出生的那一天,家中没有一个人为她的来到感到高兴。

在家人眼中,这个浑身皱巴巴的小孩,不过是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又添了一个包袱。

在梅艳芳出生前的几个月,做海员的父亲因为一次出海意外失踪,再也没回来。

从此,一家五口的生计,都落在了母亲肩上。

因为穷,在梅艳芳出生前,母亲甚至还动过将她送给别人的念头,但好在,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打消了。

父亲失踪后,母亲身上的所有家当,仅够她在香港偏远的地脚租一个床位。于是这张远离窗户,宽度仅有一米二的床位,成了四个孩子的容身之处——通常床头睡两个,床尾睡两个,而母亲覃美金则是用两个板凳一拼,木板一铺,当做自己的床。

梅艳芳与母亲、哥哥姐姐

日子贫困,四岁半时,梅艳芳就与姐姐梅爱芳一起,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戏园演出,赚钱贴补家用。

在鱼龙混杂的演出现场,梅艳芳从未因为“儿童”的身份而被照顾。

她常常提着水壶穿梭在喝醉酒的客人中,为他们添茶倒水,而骂骂咧咧来收“保护费”的地痞,更是三天两头就要出现一次。

这些经历充斥着梅艳芳年幼的人生,让她早早便看懂了人生百态。

梅艳芳与姐姐梅爱芳

而在学校,梅艳芳似乎也没有拾回“儿童”的身份。

她被同学们称为“怪物”,因为她从不和同学们一起游戏,所有休息时间都被她用来完成功课——放学后,她的大部分时间,都要留给自己那份“戏园工作”。

此外,在那个年代,登台以歌女的身份演出,被认为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那时,梅艳芳的同学总会追着她,以“小歌女”来称呼她。

年幼时与姐姐登台演出的梅艳芳(左)

纵使这样,梅艳芳都不觉得这些是“人间地狱”。因为和那时自己在家中的处境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

许多年后,她在采访中说道:“如果有机会,我想重新再过一遍人生,不过这个人生要从十几岁开始,十几岁前的人生就不要了,太苦了。”

梅艳芳7岁那年,母亲决定再婚,从此,梅艳芳的人生中,突然多了一个名叫“继父”的角色。

和继父共同生活的那十几年,也是梅艳芳尊严被踩到地上的十几年:“那时他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骂我,用各种各样难听的话语:没用、饭桶……他什么都骂。”

但她从未在继父面前落过一次泪,她憋着一股劲儿,在心中不断发誓:“我一定要做出一点什么来,给他看看。”

梅艳芳(右)与姐姐梅爱芳(左)

1982年,香港举办第一届“新秀歌星大赛”,梅艳芳的姐姐替她报名参加。

在当时,这个比赛有近3000人报名,这其中,还有当年21岁的张学友,结果比赛时,他还没唱两句,评委就将他淘汰了,原因很简单:“唱得还行,长得太丑。”

与张学友的处境不同,舞台经验丰富的梅艳芳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决赛的舞台。

决赛之夜,她凭借一首徐小凤的《风的季节》,一举夺冠,并且被当时如日中天的华星唱片签约下来,正式成为了歌手。

19岁的梅艳芳在决赛之夜演唱《风的季节》(1982)

进入娱乐圈这一年,梅艳芳仅有19岁,可是如果按照她4岁登台演出的时间算起,这一年是她演出的第15年了。

梅艳芳的叛逆期,在她进入20岁之后,才姗姗来迟。

初入娱乐圈,公司给梅艳芳的定位是“邻家女孩”,所以在她1982年发行的首张专辑《赤色梅艳芳》中,梅艳芳穿着白色的裙子,留着长长的卷发,唱着少女的哀思。

“邻家少女”时期的梅艳芳

作为一位新人,从专辑销量上来说,这张专辑并不算失败——在当时,该专辑一经发售就拿下了当月中文金曲榜的冠军。

但是从舆论上看,关于梅艳芳的新闻,却朝着奇怪的方向走去。

在香港娱乐圈,每一位站在聚光灯下的新人,都将接受来自整个媒体的审视,梅艳芳也不例外。

随着梅艳芳的过往渐渐浮出水面,香港媒体开始在文章中武断地认为,年幼时为了生计在歌厅唱歌的梅艳芳,一定会染上恶习。

而这与公司替她立下的“邻家少女”人设,显然背道而驰。

铺天盖地的质疑声让19岁的梅艳芳十分痛苦,她开始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逃避现实。

就在这时,刘培基出现在了梅艳芳的生命中,将她拉出了人生的泥沼。

梅艳芳与刘培基

在遇见梅艳芳之前,刘培基就已经是香港顶级的形象设计师了。

刘培基第一次见梅艳芳时,正是她遭遇铺天盖地攻击的时候,在公司的安排下,梅艳芳来到刘培基的工作室,请他为自己打造一个新造型。

后来,在一次采访中,刘培基描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当时我在忙,我就让梅艳芳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等我,但她不看杂志,反而一直紧紧地盯着我,我去哪里,她的目光就跟到哪里。”

“那时的她,太没有安全感了。”

刚出道时的梅艳芳


自此以后,刘培基成为了梅艳芳的设计师,为她把控专辑中的造型,除此之外,他还带着梅艳芳出入各大艺术展览,以提高她的审美水平。

一次,有人在采访刘培基时,对梅艳芳的过往经历发出质疑。面对媒体,一向温柔的刘培基,却一反常态地严厉训斥了媒体。

在梅艳芳的记忆中,好像从没有人,这样维护过自己。

梅艳芳与刘培基

人前,刘培基维护着梅艳芳,人后,他比谁都明白,梅艳芳存在的问题,并非依靠逃避就能解决的。

在梅艳芳出道的80年代初期,香港娱乐圈正值黄金时代的开端,各路香江美人层出不穷,身处其中,梅艳芳的外貌,并不算出众。

就连她自己都曾说:“我很丑,我也知道自己很丑,我从小就十分害怕照镜子。”

不能以外貌取胜,刘培基决定另辟蹊径,以风格翻盘。

1985年,梅艳芳推出第二张专辑《坏女孩》,出现在专辑封面的她,剪去了长发,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帅气的短发。

而在主打歌《坏女孩》MV中,梅艳芳穿着紧身大衣,带着墨镜,桀骜不驯地走在街头的形象,与她之前的邻家少女形象截然相反。

这种形象上的反差,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新鲜感,也让梅艳芳在娱乐圈中独树一帜。

这张专辑在发行当年,就卖出了40万张的好成绩,隔年,又卖出了72万张,成为了梅艳芳最畅销的专辑。

梅艳芳1985年发行的《坏女孩》专辑

从这张专辑起,梅艳芳开始逐步奠定了自己的百变风格。

无论是《妖女》中性感的埃及艳后装扮,还是《梦里贵妇》中魅惑的中世纪女人造型,她都能完美消化,并且每次都会掀起一股专属于她的时尚潮流。

23岁梅艳芳在专辑《妖女》中的造型(1986)

与此同时,香港媒体还将梅艳芳与张国荣、谭咏麟一起,并称为“两王一后”,形成了香港乐坛三角鼎立的光辉时代。

张国荣、梅艳芳与谭咏麟

那些年,梅艳芳需要打败的对手,似乎只有自己。

她曾经在香港红馆连开28场演唱会,打破了香港演唱会单人场次记录,而这个记录,隔年就被梅艳芳自己以30场刷新。

而她在业界的绰号,也由“梅二十八”,变成了“梅三十”。

与此同时,她还被《美国时代周刊》冠以“东方麦当娜”的称号,名利纷至沓来,梅艳芳走进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张曼玉曾说过,在香港演艺圈里,自己最喜欢的演员是梅艳芳:“因为她是一个很豪爽的女人,她从来都是自在的做自己,不去和其他人作比较。”

回头看来,张曼玉与梅艳芳的电影生涯,有着诸多交集。

梅艳芳与张曼玉

1983年,邵氏电影公司开拍电影《缘份》,男主角是张国荣,女主角则是刚从“香港小姐”选拔中脱颖而出的张曼玉。

而女二号却迟迟没觅得合适人选,这时张国荣想到了好友梅艳芳,在他的推荐下,梅艳芳拿下了剧中“安妮”一角。

凭借在电影中出色且生动的表演,梅艳芳首战告捷,获得了当年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缘分 张国荣;梅艳芳
《缘份》中27岁的张国荣与20岁的梅艳芳(1983)

如果说《缘份》这部电影,让梅艳芳迈入了电影行业的大门,那么接下来她出演的电影《胭脂扣》,则让梅艳芳真正爱上了演戏。

1986年,电影《胭脂扣》筹备开拍,在最初,女主角就定下由梅艳芳出演,但是男主角却始终悬而未决。

由于这是一部以女性视角为主的电影,所以不可避免的,男主角的光芒会被缩小,当时,梅艳芳抱着试探的心态打电话给好友张国荣,问他是否愿意出演,张国荣二话没说,当即接下了这个角色。

《胭脂扣》中的梅艳芳与张国荣

凭借这部电影,梅艳芳拿下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这一年,是1989年,梅艳芳26岁。

从1983年出道,到成为歌后与影后,她只用了6年不到的时间。

《胭脂扣》后,导演关锦鹏又为梅艳芳量身定做了电影《阮玲玉》,因为在他与编剧李碧华眼中,梅艳芳与阮玲玉的经历有几分相似:同样都是唱歌出身,又同样都拥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但此时,张国荣找到了好友李碧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阿梅本身命苦,应该演一些开心的戏,不要拍啦。”

最终由于种种原因,梅艳芳辞演了这个角色,而接档她演出的,正是张曼玉。

电影《阮玲玉》中的张曼玉(1991)

纵使没有出演《阮玲玉》,但在香港电影最黄金的那几年,毫无疑问,梅艳芳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梅艳芳曾说,自己从不会在拍戏上设限,或许也正是因此,她才带来了那么多经典角色。

无论是《川岛芳子》中的女特务,还是《钟无艳》中的齐宣王,对于不同角色,她总有自己独特的演绎方式。

电影《川岛芳子》中的梅艳芳与刘德华

而那些年,代表着香港影坛巅峰的“双周一成”,也都与梅艳芳合作了个遍。

从与周星驰的《审死官》,到与周润发的《英雄本色3》,再到与成龙的《醉拳2》。

在这些至今都被称之为经典的电影中,梅艳芳都留存下了她独具一格的“梅式演法”。

电影《审死官》中的梅艳芳与周星驰(1992)

当然也有遗憾。

如今看来,那部由徐克执导,张曼玉与王祖贤主演的电影《青蛇》,最初定下的主演,其实是梅艳芳与巩俐。

而在当时,梅艳芳也十分喜欢这个故事,只不过,徐克希望她演白蛇,而梅艳芳却更中意青蛇的故事。

梅艳芳与巩俐

徐克曾经在自己的自传《一个人的电影》中,谈到自己与梅艳芳的那次“失之交臂”:

“我想找梅艳芳演《青蛇》,希望她来演白蛇,但是她要演青蛇,就没谈好,她不来了。”

再后来,巩俐也因为工作原因,辞演了这部电影,最终主演变更为了张曼玉与王祖贤。

电影《青蛇》中的王祖贤与张曼玉(1993)

虽然没演成青蛇,但是戏外,梅艳芳却与《青蛇》中的“法海”赵文卓谈起了恋爱。

与顺遂的演艺生涯相比,梅艳芳的感情之路,却不太顺利。

遇见赵文卓时,梅艳芳已经连续五年被评为香港最受欢迎女歌手,是当之无愧的歌坛天后。

彼时,是赵文卓来香港的第4年,他拍过几部电影,有了一些名气,但地位始终在二线与三线演员之间来回徘徊。

他与梅艳芳的缘起,是因为张国荣。

赵文卓、梅艳芳与张国荣(1995)

一次,赵文卓与张国荣在健身房相遇,张国荣见他体格强健且出身于武术世家,于是和他提到,自己有一位朋友需要一名健身教练,问赵文卓是否愿意指导一二,赵文卓随即答应下来。

张国荣的这位朋友,就是梅艳芳。

亲密爱人 梅艳芳

就这样,赵文卓成为了梅艳芳的健身教练,在不断相处间,两人成为恋人,度过了一段极为甜蜜的时光。

与梅艳芳恋爱时,赵文卓正在徐克导演的剧组中拍戏,为了方便时刻与梅艳芳联络,赵文卓的腰间总挂着一个“大哥大”,一有空他就跑出拍摄现场,给梅艳芳打电话聊天。

然而,这段日后被赵文卓称之为“火星撞地球”的爱情,仅仅维持了一年,就以失败告终。

一方面是由于两人生长环境不同,导致两人观念上的差异。但更为关键的,是当时香港媒体在报道中不断夸大两人之间的地位差距。

最终,在两人逐渐敏感的关系中,这段感情终于走向破裂。

梅艳芳曾经说,如果自己谈了恋爱,一定会告诉媒体:“因为恋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没必要藏起来。”

后来她说:“香港媒体欠我一段爱情。”

回头看来,梅艳芳的许多段感情,都是在媒体的报道中渐渐暗淡,而这其中,最让梅艳芳刻骨铭心的,是她刚出道时的一段恋爱。

1985年,为了宣传新专辑《坏女孩》,梅艳芳来到日本,在东京音乐节上,她认识了日本男星近藤真彦。

近藤真彦年轻时

与近藤真彦的这段感情,大概是梅艳芳最接近“小女孩”姿态的一段时光——那时,刚刚走红的梅艳芳每日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上可以与近藤真彦打电话。

近藤真彦不会中文,而梅艳芳的日语也不太流利,两个人常常用日语与英语混杂着聊天,一聊就能聊上好几个小时。

梅艳芳与近藤真彦

一有空,梅艳芳就会飞去日本见自己的心上人——她不想让距离成为这段感情的障碍。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克服了语言与距离,却没法克服感情中出现第三个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近藤真彦与日本女星中森明菜的关系渐渐浮出水面。梅艳芳这才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场三角恋中。

面对自己珍视的感情陷入如此境地,梅艳芳没有多做纠缠,而是选择利落地退出。

梅艳芳与近藤真彦

爱过的人来了又走,最后剩下的永远只有自己,梅艳芳渐渐习惯了这种空欢喜后的寂寥。

但是偶尔她也会思考,究竟“梅艳芳”三个字,给自己的人生带来的是荣耀,还是无尽的孤独。

如今看来,与赵文卓的那段恋情,成为了梅艳芳人生中最后一段恋爱。

与赵文卓分手后,梅艳芳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与培养新人中,陈奕迅、陈小春、郭富城、谢霆锋、草蜢乐队等,都曾受到过梅艳芳的提点。

1999年5月,梅艳芳在香港红馆举办“百变梅艳芳”演唱会,张国荣为支持梅艳芳,一连出席7场。

在其中一场,两人还一同与歌迷约定,到80岁时还要一起唱歌,张国荣开心地对着歌迷喊:

“到时候全场免费!”

1999年《百变梅艳芳》演唱会上43岁的张国荣与36岁的梅艳芳

然而,命运却给梅艳芳开了一个玩笑。

在这次演唱会开完不久,她就在一次体检中,查出自己患有癌症,不过好在,发现时间较早,经过医治,梅艳芳很快痊愈。

这次患病,梅艳芳没有告诉任何人,生来要强的性格让她决定独自承受这一切。

黄霑就曾评价梅艳芳:“身为女身,却一身男人性格。”

梅艳芳曾说,自己的演艺生涯如果要用四个字来概括,那一定是“友情岁月”。

2002年,梅艳芳在自己出道第20年,推出了一张专辑《with》。

在这张专辑中,她与自己圈中的11位好友对唱,这其中就包括张国荣、刘德华、张学友、王菲、林忆莲、谭咏麟……

梅艳芳《with》专辑目录(2003)

这张专辑,成为了梅艳芳人生中最后一张专辑,在这一年的年底,她被医生告知,她的癌症,复发了。

一切在2003年急转直下。

先是4月,挚友张国荣的离世,让彼时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的梅艳芳,遭受了重大的打击。

再是5月,非典爆发,作为香港艺人协会会长的梅艳芳,四处奔波,连办几场义演,以鼓舞人心。

半年后,她身患癌症的消息,被媒体爆出,使得她不得不在好友的陪伴下,公开宣布自己患癌的消息。

梅艳芳在好友陪伴下召开发布会,宣布自己患癌

一连串的打击,让梅艳芳身心俱疲。


在这之后,她决定在这一年的年末连开7场演唱会,与自己的歌迷告别。

演唱会筹备阶段,她找到刘培基,请他为自己做一件婚纱。刘培基反问她,为何要将婚纱作为自己的演出服装。
 
梅艳芳回答:“我也是女人,我也想要一件属于自己的婚纱。”
 
刘培基至今都记得梅艳芳说这话时的样子,那时她因为化疗的原因,剃光了所有头发,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
 
这是梅艳芳最后一次请刘培基为自己做衣服。

 

刘培基为梅艳芳制作的婚纱


一个月后,梅艳芳穿着这件为自己量身制作的婚纱,在香港红馆连开7场演唱会,她的昔日好友张学友、刘德华、成龙、陈奕迅等纷纷前来助阵。


告别演唱会上的刘德华与梅艳芳


告别演唱会上的张学友与梅艳芳


告别演唱会上的成龙与梅艳芳


最后一场的最后一首歌,她选择了一首《夕阳之歌》。

演唱之前她说:“我是一个歌手也是一个演员,穿婚纱不是第一次,不过没有一次是属于我自己的,这可能是我一生的遗憾,但是我有你们的爱,我的遗憾都忘了。”
 
“我将我自己嫁给音乐,嫁给你们。”
 
一曲终了,她转身对着舞台与观众,大声说了一句:“再见”。
 
刘培基说:“我知道,她是真的在和大家说再见了。”

2003年,梅艳芳在告别演唱会上唱的最后一首《夕阳之歌》


按照计划,2004年1月6日,本应该是梅艳芳进入电影《十面埋伏》剧组的日子。
 
然而,这一天她却缺席了。
 
在7天前的2003年12月30日,凌晨2点,梅艳芳在好友的陪伴下,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此时,距离她向大家宣布自己患病,仅过去4个月。
 
在梅艳芳去世后,张艺谋没有找另外的人来替代梅艳芳,而是在开拍前调整了剧本,删去了梅艳芳的角色,并在电影的最后,特别致谢了梅艳芳。
 

电影《十面埋伏》最后,向梅艳芳致敬


曾经有人问梅艳芳:“如果有来世,你想拥有什么样的人生。”
 
她回答:“精彩地活过一次就好了,下一次不要再来这人世间了。”
 
“不好玩。”
 

然而这个“不好玩”的人世间,却始终无法忘记梅艳芳。
 
2013年12月30日,梅艳芳去世第十年。

由好友张学友牵头,举办了一场纪念梅艳芳的音乐会,她从前的恋人与好友纷纷出席。

演唱会上,梅艳芳的昔日好友们手持红色玫瑰,出现在台上,共同合唱了一首《夕阳之歌》,而在他们身后,是十年前的梅艳芳,最后一次演唱《夕阳之歌》。

十年过去,她的朋友都已渐渐老去,而屏幕上的梅艳芳,仍是当年的模样。

时间带走了岁月与容颜,却始终没有冲散人们对于梅艳芳的思念。

梅艳芳去世10周年
群星合唱《夕阳之歌》的感人视频

陈奕迅始终记得,在梅艳芳去世前的告别演唱会上,她拉着自己的手,对着台下说:“这是我小弟,你们多照顾。”
 
那一年,梅艳芳40岁,陈奕迅29岁。

 梅艳芳与陈奕迅在告别演唱会上的合唱(2003)


后来陈奕迅说:“每年我要想阿梅两次,10月10日一次,12月30日一次。”
 
“一次是她的生日,一次是她的忌日。”
 
说这话时,陈奕迅46岁了,而梅艳芳,依然40岁。

请加油,2020请回答,2008
李诞的困局中国好歌曲

张学友李宗盛陈奕迅张艾嘉

败诉的孙杨·消失的刘翔·老去的姚明
屠呦呦中华神医钟南山
中国孩子华为启示录泪别湖北

病毒的复仇明星捐款名单赵本山往事

赵雷朴树许巍李健王菲

王小波黄家驹张国荣

胡歌陈道明李荣浩张译

破产的央视标王网红教授戴建业

中国摇滚周星驰穷人韩红


独一无二
芳华绝代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