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山居士 / 成语典故 / 十三壮士归玉门——东汉帝国最为壮阔的气节

分享

   

十三壮士归玉门——东汉帝国最为壮阔的气节

2020-08-31  谷山居士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公元75年,那一年是东汉明帝永平十八年,经过光武帝和明帝两代人的励精图治,东汉帝国的国力空前强盛,一扫王莽篡位以来狼烟四起、生灵涂炭的混乱局面。

在此之前,大汉定远侯班超扬威西域,仅凭三十六人降服诸胡五十五国,之后大将军窦固率军在西域大破北匈奴。大汉帝国的权威再一次在西域得到确立。汉明帝决定趁热打铁,于永平十七年重新设立了中断六十五年的西域都护府,故事的主人公耿恭也正是在这一年被任命为戊己校尉,镇守西域。

耿恭出生于军人世家,他的祖父耿况、叔父耿弇都是东汉初期的名将。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耿恭,自幼习武,颇有韬略。据《后汉书》记载,耿恭“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

此时此刻,在西域各国表面的心悦诚服之下,却是暗流涌动的凶险局面,各国心怀鬼胎,面对着大汉在这个区域的强权统治,许多国家敢怒不敢言,都在等待一个跳反的机会。

不久之后,不甘失败的匈奴单于再次卷土重来,很快攻占了依附汉朝的车师后国,耿恭连忙派军队前去援助,奈何匈奴人实在剽悍,将前去救援的汉军悉数截杀,车师被匈奴人攻破,国王也被杀死。

匈奴单于得手之后,一不做二不休,率领两万人马向耿恭所驻守的金蒲城浩浩荡荡的杀来。两万匈奴士卒如狼似虎的将金蒲城围的水泄不通,颇有一番“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急之景。

而此时,城中只有数百汉军士卒,如果指挥不当的话,顷刻之间城池便会被攻破,重蹈车师的覆辙。

耿恭命令士卒们在箭头之上涂抹毒药,派人站在城头之上,手握弓箭,对匈奴人大喊:“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匈奴人付之一笑,继续强攻金蒲城,城墙之上汉军箭如雨下,不少中箭受伤的匈奴人拔出箭后,伤口立刻溃烂。

匈奴人看到汉军之箭果有神效,加之天降大雨,不利于攻城。单于下令暂且撤军,给汉军带来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匈奴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耿恭命令军队退守到城池更为坚固的疏勒城,向朝廷以及西域都护请求救援。而此时,匈奴人已经攻占了西域都护府,将另一位戊己校尉关宠也围困在了车师前国。

很快,匈奴单于集结起了一支更大的军队,加上周围附庸匈奴的西域各国军队,整整五万人,又一次气势汹汹的将疏勒城团团围住。

在当时,匈奴人没有掌握冶铁的技术,他们的骨制、石制箭头很难击穿汉军所佩戴的锁子甲,于是单于下令停止进攻,断绝了城中的水源,想要困死汉军,逼迫他们投降。

疏勒城位于茫茫戈壁之中,一旦断绝外界水源,城中立刻便会无水可用。汉军将士们口渴难耐,甚至去捡拾马匹的粪便,寄出其中的粪汁饮用。

耿恭看到这番情景,焦急万分,他下令在城中挖井探水,可一连挖下去十五丈,也没有半滴水渗出地面,将士们心灰意冷,濒临崩溃。

而此时,耿恭拔出自己的佩剑刺入土中,仰天叹道:“闻昔贰师将军拔佩刀剌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贰师将军便是西汉将领李广利。耿恭说完,虔诚的拜在井前,不一会,神奇的现象出现了,原本干涸见底的井中居然涌出了源源不断的清水。

汉军将士大喜过望,连忙扑入水中埋头痛饮,耿恭命令将士将水带到城墙之上,面对匈奴人泼洒而下。匈奴人目瞪口呆,以为汉军有神明相助,战争进入到了长期的相持阶段。

另一方面,当时的汉明帝已然驾崩,新任皇帝是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天子汉章帝。当一个满身尘土与血污的战士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大汉朝廷时,距离耿恭被围困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月。

汉章帝大吃一惊,连忙召集大臣举行廷议。

司空第五伦率先发言,他认为距离耿恭被围已经过去了八个月,以其数百人之力对抗数万人的大军,未免有些力不从心,如果朝廷此时发兵救援,很可能会徒劳无功,也许救援部队会遭遇到匈奴人的伏击,得不偿失。

第五伦的意见不无道理,得到了朝中大部分大臣的支持。

这时,司徒鲍昱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诚令权时后无边事可也,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又二部兵人裁各数十,匈奴围之,历旬不下,是其寡弱尽力之效也。可令敦煌、酒泉太守各将精骑二千,多其幡帜,倍道兼行,以赴其急。匈奴疲极之兵,必不敢当,四十日间,足还入塞。”

汉章帝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当即同意了鲍昱的意见,调集了七千汉军精骑,昼夜兼程前往西域,拯救大将耿恭。

此时的疏勒城已经被围困了一年之久,但是城头之上依然高高的飘扬着已经支离破碎的汉军战旗。然而,城中的情况却不容乐观,水源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粮食很快便吃尽了。从汉朝嫁到疏勒的王后偷偷给汉军送来了一部分军粮给养,但也只能解燃眉之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城内的汉军将士们只得将铠甲、弓弩上的皮筋取下煮食,即使情况艰苦若此,汉军和耿恭还是没有一点投降的念想,他们决意与疏勒城共存亡。

经过一年的围困,匈奴单于估计城中的汉军可能只有数十人了,看到他们如此坚决的抵抗,单于也生出了恻隐之心,他派人招降耿恭,如果耿恭愿意归降,将册封其为王爵,赐以妻子。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耿恭在城头上竖起了降旗,单于大喜,连忙派使节进城与耿恭洽谈。然而没过多久,只见耿恭押着匈奴使节在城墙之上,当着数万匈奴人的面,将使节斩首示众。并且当即与众将士一起煮食了使者的肉。岳飞《满江红》中“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即是典出此处。

匈奴单于勃然大怒,命令全军发起了最后的总进攻,耿恭和剩下的二十五位战士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战斗了。

前来救援的七千汉军先是到达了关宠的驻地柳中城,而关宠及所部汉军已然殉国,汉军大怒,向驻扎此地的匈奴人发动了进攻,斩杀了三千余人,俘虏了不计其数的牛羊马匹。

关宠所驻前车师国既然已经城破,那么耿恭所在的疏勒想必也是一样的结局了,几个将领商议之后,决定班师回国。而这些人中有一个耿恭曾经的部将范羌,他力主前往疏勒援助耿恭,大家合议之后,决定拨二千骑兵给范羌,让他先行前往救援,大部队在后慢慢跟进。

范羌率领着两千人在冰天雪地的天山之上艰难跋涉,终于到了疏勒城外,而此时此刻,奇迹出现了,匈奴军队依然在城外安营扎寨,而疏勒城头之上,依然高高飘扬着大汉的军旗,耿恭还活着!

范羌连忙派一支小部队悄悄溜进城中,将耿恭等十三位壮士接出了疏勒城匈奴人很快发现疏勒人去城空,连忙派遣军队前来追杀。汉军骑兵们殿后战斗,掩护十三位勇士先行撤离,数百名英勇的骑兵牺牲在了撤退的途中。

不久之后,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大汉十三壮士回到了玉门关内,玉门关守将亲自为他们沐浴更衣,汉章帝得知消息后激动不已,下诏亲自接见了耿恭。

十三勇士代表的是大汉帝国的一种气节,一种俾睨天下的精神,正是因为这种气节,所以才有霍去病的封狼居胥,才有终军的弱冠请缨,才有陈汤的“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才有班彪的“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这些强汉气魄,豪气干云,深深埋入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髓。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公号ID : lishigushi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