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微文化_ / 待分类 / 父亲与鸟

分享

   

父亲与鸟

2020-09-02  东营微文...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关注微信公众号“东营微文化”,每天推送有温度的文字!

父亲与鸟

作者丨宋永信      摄影丨曹新庆

 小时候,父亲常给我看祖屋墙上挂的一鸟笼,对我说:这是你老爷爷养鸟的鸟笼子。对此,我是一脸的茫然。

      那时,养鸟对我简直是天方夜谭,我最迷的是,冬天大雪后,用拴着绳子的木棍支起家里的筛子,在筛子下撒一把谷子,然后躲在屋里静等麻雀的进入。当麻雀进得足够多的时候,快速拉下木棍,然后与姐姐一起去捉那扣在筛子下面的麻雀。

      父亲与鸟儿是天生有缘的,一口婉转悦耳的口哨,常常引来鸟儿的回鸣。

      春天的清晨,站在炊烟袅袅的自家屋后,面对大山,父亲或高亢或低吟,用动听悦耳的口哨声,与或近或远鸟儿的对话,就像一个乐队指挥,在指挥演奏一场群鸟晨曦奏鸣曲,真真构成了一幅天人合一的迷人画面。

      父亲开始养鸟,大概始于我儿子的出生。

 那几年,为了帮我照顾幼小的儿子,母亲只好抛下父亲来到济南,父亲说住济南不习惯,坚决不来,我也拗不过他,只有顺从。其实,父亲是舍不得离家,舍不得那百年老屋和屋里屋外的坛坛罐罐、鸡狗猪鸭,舍不得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为了打发孤独寂寞的时光,父亲在养狗的同时,又迷上了养鸟。

      最初父亲养鸟,是各种鸟都养的,但大多都是从山上逮回的各种雀鸟。有大山雀、黄腹山雀、煤山雀等等,尤其大山雀“啾儿啾儿”的叫声煞是好听。有时候,笼子里雀鸟的鸣叫,还会招来野外的雀儿飞进家里,躲在院子里的樱桃树上一起合唱。春天,樱花盛开,满园春色,暖阳下,伴着蜜蜂飞来飞去的嗡嗡声,鸟儿自由自在的欢唱,实在令人心旷神怡。

山上逮的鸟儿,由于没有人工驯化,是很难养的,有的气性很大,不吃不喝地闹绝食,但父亲总能把它们一一驯化的服服帖帖,用最靓丽的歌喉回报父亲。

      鸟儿们养一段时间后,父亲就把它们统统放归自然,每当放飞的时候,父亲一早就给鸟儿喂米喂水,然后不停地与鸟儿说着什么,就像叮嘱远行的孩儿,絮絮叨叨地讲个没完。鸟儿飞向蓝天的一刻,他总是眯着眼长久的注视、追寻着鸟儿飞翔的轨迹,似欣慰又似不舍。

有一次,看父亲放飞,我就问父亲:“这些鸟你养了这么长时间,又逮虫子,又买粟米,又教本领,付出那么多,怎么舍得放了啊!?”父亲说:“大自然才是鸟儿该待的地方啊!”

      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父亲养鸟的心思!

      父亲哪是在养鸟啊,父亲是在找伴,找一个朝夕相处聊天玩耍的伴啊!

      日久生情,父亲在养鸟的过程中,与鸟儿的感情与日俱增,而鸟儿对父亲也是情有独钟 ,甚至是不离不舍。

      母亲给我说过两段父亲养鸟的趣事。

      一年春天,父亲将养了一冬的四五只黄腹山雀放归原野。大约两个多月以后,有一天清晨四点半左右,天刚刚亮,就听见院子里有两只鸟儿此起彼伏地叫个不停。母亲听着叫声有些熟悉,就开玩笑地对父亲说:你养的鸟儿回来看你了!父亲说:别扯了,咋可能啊?但自己也感觉声音很熟。说话间,父亲便起床开门走到院子,仔细一看,父亲就乐的笑了起来,原来真是春天放飞的两只黄雀回来了!只见两只脚上缠有红丝线的黄雀,一只站在过去的鸟笼上,一只站在樱桃树枝上,正在欢快地鸣叫着!看到父亲走近,鸟儿一点也不害怕,站在鸟笼子上那只,竟一下飞到父亲的手上,用尖尖的嘴巴一下一下啄着父亲的手心,啄一下抬头看一眼父亲,像是给父亲撒娇,又像是在给父亲诉说。

      父亲打开鸟笼,两只鸟儿竟先后飞了进去,父亲赶紧拿来粟米和水喂给鸟儿,鸟儿不停地上下翻飞,“啾儿啾儿”地欢叫不停。

      在与父亲戏耍一个多小时以后,两只鸟儿才在父亲地哄赶下,极不情愿地姗姗飞走了。

      还有一次,父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刚进家门,就看到一只鸟儿在院墙角扑腾,但怎么也飞不起来,父亲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只翅膀受伤的鸽子。

      捡起地上的鸽子,父亲发现鸽子的一只翅膀几乎折断,鸽子有气无力,浑身颤抖,再仔细查看,鸽子灰紫色的羽毛油光闪亮,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美丽的五彩,一只脚上套着一个标有数字的圆环,父亲知道这是一只非同寻常的鸽子。

      顾不上吃饭,父亲连忙找来云南白药给鸽子包扎,用硬纸板把翅膀固定,随后又用解毒的绿豆水和炒熟的小米喂食鸽子。

      经过父亲精心的照料,鸽子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不到两周就像漂亮的公主一样,骄傲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一个周末,我回家看望父母,在与母亲闲聊时就说到了这只鸽子,母亲说:快别提了,这只鸽子不知为啥,偏偏落进咱院子,你爹现在啥也不干,天天照顾这只鸽子!父亲在一旁听到这样的指责,笑笑说道:你懂啥啊?这是只信鸽,鸽子主人找不到鸽子不知多着急哪!听到这里,我就轻声问父亲:你打算怎么处理啊?父亲坚定的说:我要让鸽子重新飞起来。

      回到济南,我马上上网查找,发现这是一只称作“詹森红狐”的信鸽,正在参加比赛哪。我随即给父亲打电话告知,父亲开心地说道:我就知道这是一只不凡的鸽子!放心吧,我一定让它重返蓝天。

      大概又过了两周的时间,在父亲细心的喂养下,鸽子终于恢复了元气。选择一个清晨,父亲与母亲一起,站在屋后,面对大山,用双手把鸽子放飞上了蓝天 。

      据母亲讲,这只鸽子后来又在春天和秋天飞回来两次。一次父亲不在家,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就飞走了;还有一次,吃过父亲喂的米和水后,在院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的巡视,盘桓半小时左右才离开。

      我想,这应该是鸽子在比赛的空隙回来看望和感谢父亲吧!

      父亲养的鸟儿,最令人难忘的就是那只“神鸟”画眉了。

      画眉是鸟儿当中叫声最动听的,几年的养鸟使父亲对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和依赖,可说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鸟”啊!

      看到父亲对鸟的痴迷,有一年春天,二姐就专门从鸟市给父亲买了一只画眉。

      就是这只画眉,在父亲精心的驯化下,堪称“神鸟”。

      那年春节,我接父母来济南过年,父亲也带着他心爱的画眉一起前来。刚来的几天,大概是环境陌生,挂在阳台笼子里的画眉极少鸣叫,只是在无人时偶尔鸣叫几声,由此,我就开玩笑地说父亲:怎么养了只傻鸟啊!?父亲说:别急啊,鸟儿认生,过两天你就知道这鸟的厉害了!

      年初三,中午饭后,我与母亲坐在床上闲聊,忽听见阳台上的鸟儿开始了鸣叫。

      一开始并没感到什么,只是听到鸟儿开始鸣叫而欣喜。但听着听着,我就被鸟儿的叫声吸引住了。

      这画眉的叫声的确很不一般。一开始鸟儿先是展开歌喉,一番的浅吟低唱,随后则是引吭高歌,在你以为唱段就要结束的时候,它却唱风一转,开始了自由自在的自选动作。

 这自选的唱段简直能把人笑翻天!   

      鸟儿先是来一段早上麻雀打架的“叽叽喳喳”声,随后是几只喜鹊的对唱,中间还夹杂着母鸡下蛋后“咯哒、咯哒”自豪的声音;接下来,山雀“啾儿啾儿”悠扬的声音开始登场,就在你陶醉于此的时候,一只土狗被主人踢了一脚,拖着长音由高到底的“呜呜”声,极不和谐地飞进了你的耳朵,简直令人哭笑不得;更令人捧腹的是鸟儿竟然学会了父亲喂鸟时召唤的“嘘嘘”声,那惟妙惟肖的声音,让不苟言笑的父亲也忍俊不住;鸟儿是不懂选择的,自选动作在灰喜鹊的“咯、咯”声和猫头鹰“咕咕喵”的叫声中噶然而止,让人既可气又好笑。

      顽皮的鸟儿,在潜移默化中,学会了老家周遭一天各种鸟儿和动物的声音,真是一只神鸟啊!

      这哪儿是在鸣唱,分明是来慰藉我思乡的情怀啊!

      趁着画眉在阳台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鸣唱,我在激动中迅速找出录音机,迫不及待地录了下来。

      现在,每每想家不能回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翻出这段录音,有滋有味地听上一段,闭上眼睛, 让鸟儿带我回归故园,一解思乡之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养鸟成了父亲最大的嗜好,遛鸟、喂鸟、赏鸟成了父亲每天的必修课,看到父亲与鸟其乐融融,听到父亲养鸟的趣事,我从心里对鸟儿无比的感激!诚愿鸟儿在天空自由自在的翱翔!诚愿父亲在鸟儿的陪伴下幸福晚年!   

作者简介

宋永信,男,汉族,1964年9月出生,山东章丘人,1982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山东省国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业余时间喜欢写作。

东营微文化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橄榄绿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张旋   任晓娣   吕娟娟   文姐

外联:郭杰瑞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