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说 / 漫说人生 / “又酸又臭”的螺蛳粉,如何成为食品界的...

分享

   

“又酸又臭”的螺蛳粉,如何成为食品界的顶流网红?

2020-09-03  沐阳说

疫情过后,街口的“酸辣粉”和“兰州拉面”中间,硬生生挤了一个“正宗柳州螺蛳粉”。

正不正宗不知道,一到饭点,生意十分火爆。

好像,螺蛳粉突然就火了!

今年疫情期间,螺蛳粉多次上热搜,话题#螺蛳粉#获得1.9亿阅读和17万讨论量,由于供货不足,甚至造成全网催货的局面。

方便速食的袋装螺蛳粉也成为不少人的囤货必选,成了不少超市的“爆款”。

一个小众的地方特色小吃,能在美食遍地的成都异军突起,实在令人好奇。

螺蛳粉,柳州地区的一种米粉类小吃,用螺蛳熬汤作为汤底,以米粉为主食,配上酸笋、酸豆角、腐竹、木耳丝、榨菜等,口味稍重,集酸香辣鲜与一身。

关于螺蛳粉的起源,说法不一,柳州人自古便有“吃粉”和“嗦螺”的喜好,上世纪70-80年代的柳州夜市,智慧的柳州人民,将二者合一,创造出螺蛳粉,因独具风味广受人们喜爱,从此螺蛳粉便站稳了柳州当家小吃的名号。

对于柳州人来说,螺蛳粉从来不分早中晚,随时随地都可嗦一碗。

汤色红油鲜亮,米粉细白嫩长,青菜卧在一边,金黄酥脆的腐竹盖满粉上,稍稍掀开,就露出了下面的酸笋、木耳丝、黄花菜、酸豆角、花生米,再添一份鸭脚,一碗螺蛳粉,食之如饕餮。

这螺蛳粉有两大精髓,一是汤底,二是酸笋。

所谓“吃面吃汤,听戏听腔”,一锅绝妙的螺蛳粉汤,是将爆炒后的石螺,与猪筒骨、八角、辣椒、砂仁、草果、小茴香、肉桂等十数种天然香料共同熬制而成。熬制后的汤,色泽棕红鲜润,十分清澈,口感醇厚,香辣不腻,鲜美爽劲,回味无穷,却不再见丝毫的螺蛳肉。

而酸笋,也是柳州人的心头爱,像折耳根一样,喜食者奉为美味,而没接触过的人,则退避三舍。酸笋独特的味道,既丰富了螺蛳粉的口感层次,也缓解了霸道的辣味,直刺激着食客的唾液分泌。由于酸笋中含有大量的戊醛,因此闻起来又有一股臭味。和长沙臭豆腐一样,成也臭味败也臭味,有人好这一口,有人唯恐避之不及。

无数的市场实践告诉我们,只要紧紧抓住一个小众群体,便能获得成功,螺蛳粉便是如此,臭出了自己无可替代的江湖地位。

螺蛳粉并非天生就有现在的人气,不妨回想一下,在三年前,有多少人听过它的大名。

当然,作为柳州的地方小吃,在当地自然是无人不知,可它在全国的知名度,相比臭豆腐和酸辣粉实在差的太远,即便是《舌尖上的中国》播出,它在全国的接受度依然很低,小众到似乎很难有“出头之日”。

峰回路转,螺蛳粉地位的反转就在这三年之间。

销量是热度最有力的证明,在《2019年淘宝吃货大数据报告》中,螺蛳粉以2840万件成为中国特色小吃销量第一名,超过了早已火遍大江南北的辣条和烤冷面。

有了需求,就会有人开发产品。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今年8月中旬,全国各地新增近3000家螺蛳粉相关企业,而广西本地就增加了千余家。

到了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千万国人囿足在家,这无疑放大了螺蛳粉尤其是袋装速食螺蛳粉的流行度。

此外,由于众多视频平台的吃播内容兴起,一时之间,不少主播尝试了稍有猎奇感,又存在两极分化的螺蛳粉,在不少KOL的带领之下,螺蛳粉可以说是紧紧抓住了年青一代,在互联网上的热度持续上升。

如此大规模的吃播宣传带货,让人很难怀疑这不是一场有“预谋”的营销,但这并不重要,螺蛳粉一朝成名,成为食品界的顶流网红,即便是经济不景气的疫情期间,螺蛳粉产值依然逆势增长。

柳州市商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市袋装螺蛳粉产值已达到49.8亿元,预计全年将达90亿元。上半年,经柳州海关检验合格出口的螺蛳粉货值约750万元人民币,是去年出口总额的8倍。

显然,螺蛳粉正从一个三线工业城市走向全国,走出国门,靠着自己独特的风味疯狂圈粉。

那么,螺蛳粉究竟是如何成为人们心中现象级爆款食品的呢?

商业的套路暂且不论,极具辨识度的味道是独门一绝。

螺蛳粉独特的臭味,满足了不少人猎奇的心理,就身边朋友来说,因为臭味选择一试然后“入坑”直到无法自拔的人不在少数。而同样是臭,螺蛳粉和臭豆腐又有不同,螺蛳粉的臭更加内敛,不像臭豆腐一样溢于表面,甚至和名字有一些不搭,以至于不少人初吃螺蛳粉满碗找螺蛳肉。

而当克服了螺蛳粉的臭味后,真正嗦上一口粉,喝上一口汤后,其酸辣鲜香的口感必然是一个惊喜,颇有刺激性的重口味对于年轻人来说,向来是很讨喜的,尤其是一人独食时,火锅不应景,一碗螺蛳粉恰如其分。

而最重要的是,螺蛳粉和方便面一样,方便标准化生产,袋装速食,方便快捷。而和方便面“图片仅供参考”的差异化不同,因为没有储肉的复杂工艺,拆开螺蛳粉,其中的腌菜配料大大小小七八袋,极大的还原了螺蛳粉的风味,给人在柳州当地嗦粉的体验。

大器晚成的“网红”,离不开根正苗红的发展模式。

螺蛳粉短时间内迅速走红,背后必然有强力的推手。柳州政府,是最强而有力的助攻。

早在2010年,柳州政府就大力扶持“螺蛳粉进京”的发展规划,号召本地的创业人士到北京、广州等外地开店。

2015年,为响应全国供给侧改革,低发展着汽车、钢铁、冶金等重型工业的柳州,许多产业需要转型,而作为地方特色的螺蛳粉成为了响应号召的不二之选。

螺蛳粉“出圈”之前,柳州政府做了诸多努力。

不管是设立专项扶持资金,还是举办“万人同吃螺蛳粉”活动,螺蛳粉并非“一夜爆红”,它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冷启动。

2014年,有商家模仿方便面工艺,将汤底进行浓缩,将螺蛳粉产业化,预包装的螺蛳粉再次让政府看见了机会。

2015年,柳州政府推出“电商柳州”项目,鼓励当地生产预包装螺蛳粉,于是“好欢螺”、“螺霸王”等线上品牌相继产生,不过一年时间,当地工厂数量达到52家,电商商家超过1500家。

还不止这些,柳州政府每年为螺蛳粉产业投入大量资金,每年拿出650万奖励优秀的螺蛳粉品牌;并且投资建设螺蛳粉产业园,2016年,柳州政府制定柳州螺蛳粉食品安全地方标准,想从行政角度规范产业发展,并提供从产房、专利、人才到销售、培训、种植的一系列补贴扶持。商家们租借工厂和机器,自发策划网上营销,抓住从微商到电商的各类线上渠道,成立行业协会,全民下海发展螺蛳粉。

所以,螺蛳粉能有当前的人气,其实是有“预谋”的。正如柳州市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所说,与其说柳州螺蛳粉是新晋的网红,倒不如说是大器晚成,其发展历程早就刻上了走红的基因。

受人喜欢的好品牌,把螺蛳粉推向C位。

和其他地方小吃不同,螺蛳粉的爱好者能够脱口说出自己最喜欢最熟悉的品牌,甚至能说出不同品牌之间的细微的差异。

相比与之类似的酸辣粉,这样的品牌效应,确实是碾压性的优势了。

当然,这也和柳州政府对螺蛳粉品牌建设的扶持有关,螺蛳粉一开始就奠定了品牌的性质。

而同样,正是这些消费者喜闻乐见的好品牌,通过各自对品牌的建设、市场营销等,对整个螺蛳粉产业形成一个反推力。

比如“好欢螺”品牌与网易云音乐进行的跨界营销,推出了小龙虾口味螺蛳粉包装,并发布了一支名为《暖心治愈:一切误解背后的美好》的广告,引起了不小轰动和影响。

不光如此,盒马鲜生、天猫等平台对优秀的螺蛳粉品牌发挥了流量曝光的作用。

好品牌,大平台,联合将螺蛳粉推向了C位。

螺蛳粉走出柳州,将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和挑战。

螺蛳粉爆火,满足了一些纯粹吃货的口腹之欲,也满足了尝试者的猎奇心理,但似乎,依然很难动摇那些对它退避三舍的人。

人们对螺蛳粉的爱憎过于分明,与臭豆腐无异。

尝鲜的消费者和流量冲击下的狂欢,显然不能撑起螺蛳粉如今宏大的产业,更难以撑起螺蛳粉的发展宏图。

受众群体潮涨潮退,数量早已稳定甚至还在下滑,螺蛳粉品牌越来越多,大家都在抢。

螺蛳粉这几年势头迅猛,从小吃到产品,可以说是众多地方小吃的楷模。

可局限于受众群体,在方便速食品类中,螺蛳粉的销量依然难以挤进前三名。

螺蛳粉走出柳州,“餐餐可吃”、“随处可吃”、“随时可吃”的属性被削弱,小吃变成产品,最终还是变回了小吃。

而纵观食品市场,方便速食类的地方小吃逐渐走向工业化生产,手抓饼、肉夹馍、湖南米粉纷纷亮相。

螺蛳粉走出柳州,舞台变大,竞争只会更激励。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