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阳说 / 漫说人生 / 40岁确诊癌症:20年拼命换来的钱,只够在...

分享

   

40岁确诊癌症:20年拼命换来的钱,只够在医院撑1年!

2020-09-03  沐阳说

    40岁以前拿命博钱,40岁以后拿钱买命。

    年轻就要拼一把,可有一群人,却拼来了绝症,有人说,这就是中国式的拼命人生。

    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最新癌症报告》显示(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的数据一般滞后3年):2015年恶性肿瘤发病约392.9万人,死亡约233.8万人。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分钟有7.5个人被确诊为癌症。并且,恶性肿瘤发病患者日趋年轻化。

    刚满四十岁的赵燕(化名),吃完女儿买的生日蛋糕后的第二天,因为严重的呕吐腹泻进了医院。

    她以为,只是急性胃炎而已。

    在医院里,她轻车熟路,熟悉的医生,熟悉的检查室。

    半天,结果出来了,赵燕的食道里可见大约4厘米长、3厘米宽的阴影,诊断结果栏赫然写着:肿瘤性病变待排。

    小县城的医院无法确诊,医生建议她去市医院复诊,赵燕并不太想去。

    可“肿瘤”二字实在具有杀伤力,家人帮她预约了专家号,半个月后,赵燕一家到市医院进行复查。

    5天的住院检查,专家医生给出了确切的诊断结果:食管上有恶性肿瘤依附。

    也就是食管癌,医生说,发现的还算早,如果再晚一阵子,肿瘤可能会下移,进入胃里。

    赵燕头一次觉得害怕,如果不是那块很甜的生日蛋糕,那颗肿瘤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继续扩散。

    知道结果的那一刻,在经过一分钟的恍神后,赵燕只问了医生两个问题。

    “有治吗?”

    “有。”

    “多少钱?”

    “这个不能确定,手术费差不多是四五万…….。”

    医生给赵燕的丈夫建议,虽然可以做微创手术,但她还年轻,开刀会更彻底一些。

    是啊,年轻,相对创口大小,手术可以优先选择更彻底的方式,因为四十岁,身强力壮,恢复能力好。

    赵燕哭了,四十岁的她心里诸多不甘,两句话在脑海中翻来覆去:我才四十岁,为什么?我做了什么坏事,为什么?

    “我不想做手术,不想把钱全砸医院里。”

    而她的家人却毫不含糊:做吧,命要紧,钱再赚就行。

    命比钱重要的道理,赵燕何尝不懂。

    拼了20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还没有买房,如今却要“上交”给医院,她纵有万千委屈,却也无可奈何。

    20多岁时,赵燕和丈夫经营一家服装作坊,自产自销,对于作坊里各种原料的刺激味道,没有一点点防备。

    白天摆摊卖货,晚上在工厂改版裁衣,没日没夜。

    赵燕和丈夫可以说是很早一批经商的个体户,可他们并不懂得什么经营发展之道,一心只想攒够钱,然后买房买车,过上好日子。

    三十岁时,电商发展如日中天,赵燕的服装小工厂没有跟上时代潮流,两年时间砸了20万,经营未见起色,工厂倒闭,为了谋生,两口子进了当地一家服装厂,劳动力密集的工厂里,要想多得,就要多劳,依然没日没夜。

    这一干,就是小十年。

    三十五岁,赵燕以为赚够了钱可以在当地按揭一套商品房,可女儿正读大学,赵燕又盘算着等女儿大学毕业再到市里买房,如今四十岁,女儿大学毕业,赵燕拿着辛苦攒下的三十万,却发现连一套郊区小户型的首付都不够。

    穷人追不上房价,买房梦也没有尽头。

    房子没着落,赵燕却进了医院,即将面临一场决定生死的大手术。

    术前准备一个星期,丈夫几乎每天都要给赵燕做心理建设。

    食管癌Ivor-Lewis根治术,听起来就是一种现代医疗的前沿技术,尤其是“根治”二字,打消了赵燕的顾虑。

    手术过程很流畅,术后,赵燕仔细的阅读了自己的手术记录,试图清晰的了解整个过程。

    记录上很简洁,麻醉之后,医生用超声刀从肚子切开,直接把食管下边的肿瘤连根切除,接着用吻合器把食管和胃缝合,出血100ml,手术一切顺利。

    赵燕看罢,内心充满着信心。

    赵燕在省医院待了21天,术后留院观察两个星期后,赵燕回了家。

    她翻出各种各样的发票和账单,简单核算了一下,21天,住院、手术、药费、以及家人在外租房的费用,一共花了105000元。

    省院医生建议赵燕回到县城后,继续接受放疗和化疗,相比在省医院,当地治疗可以省下不少费用。

    在家休养,赵燕真真切切感受到,用钱续命的感觉。

    一颗进口胃药23.4元,一碗治疗肿瘤的中药60元,不得不吃的营养品,每天80元,还有定时要做的化放疗,一个疗程两千……

    前20年用命攒下的钱,居然撑不过一年。

    赵燕的信心被击的粉碎,相对病死,她似乎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原本以为手术过后,赵燕会在治疗中慢慢康复。

    可事情却朝着难以预料的方向发展。

    一年之后,赵燕的身体急转直下,各种并发症纷纷出现,肠梗阻、胰腺炎、肠粘连、胆囊结石、胆囊炎、肝管结石、登革热、双肺炎和胰腺假性囊肿,轮番折磨着赵燕。

    一年之间,赵燕80%的时间都躺在医院病床上,身高160的她,体重不到80斤。

    每一次检查,都要接受肿瘤标志物的筛查,没有超标,这似乎是赵燕仅剩的心理安慰。

    “只要不复发,什么都行。”

    熬过了癌症,怎能被这些“小毛病”压垮,赵燕总这样想着。

    可赵燕身体每况愈下,一次胰腺囊肿,再次将她推入深渊。

    医生通过对囊肿内液进行肿瘤脱落细胞学检查,查了三次,发现了癌细胞,它狡猾的藏在内壁,躲过了CT影像。

    癌细胞卷土重来,医生毫无掩饰:胰腺癌恶化速度几块,可以尝试手术切除,术后需要化疗但用处不大,5年存活率不到5%。

    这一次的检查结果,赵燕并不知情,医生和家人达成共识,她只知道,还需要做个小手术。

    手术只用了4个小时,术后,赵燕断断续续昏睡了3天。

    术后第10天,赵燕能勉强下床,状态好时,她能在病区走上一个来回,第14天,赵燕各项指标相对正常,医生宣布她可以回家休养的那天,虽然会错意,但赵燕依然喜出望外,她满心期待着人生的第二场。

    进过ICU,人的各种欲望会减去大半,经过两场手术的赵燕,对买房似乎再没有什么执着。

    去年冬至,赵燕挂完最后一次点滴,一个护士进了病房,大喊一声“21床,赵燕,可以出院了”,然后递了一张通知单,医院里依旧匆忙,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即将离世的病人增加些许耐心。

    赵燕接过单子,像第一次手术后读手术记录一般,逐字逐字的读,出院诊断那一栏,写着胰腺继发恶性肿瘤,8个字,赵燕反复读了很多遍,懂了,眼泪汹涌而出。

    办完出院手续的丈夫和女儿回到病房,正好撞见赵燕那绝望且了无生气的眼神。

    五个月后,赵燕离开了。

    41岁,她没有房子,没有存款,也没有命……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